第八十八章 得此强援,黑央尊者

    虽然身上伤势颇重,然而我的恢复力也是迥异于常人,内有肥虫子的蛊力不断补足,外有他信长老的巫医治疗,药汤浸泡,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之类的情形,并不存在,故而自由行走,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需要动作轻缓一些,不宜太过于急躁。
    考虑到我的伤势,谈话的地点并没有选在黑央族的会议厅,而是在病房不远处的一个小亭子里,而且还有人专门过来,用滑竿软轿抬着。我谢绝了这种封建大爷的待遇,在一个花香遍体的小美女引领下,与杂毛小道一起,缓慢前往。
    两边相距不到百米,并不花费多少时间,那亭子位于小山包上,周边皆是药圃和花海,芬芳扑鼻,内里宽敞,中间桌椅皆有,上置茶盏,倒也是个谈事情的好去处。
    我们过来的时候,亭内已经坐了五个人,正中的一个,正是那日在山门前身形佝偻的老苗子,神光内敛,其余四位也皆是不凡之人,瞧着表现出来的精神意志,并不会比萨库朗的麻贵以及王伦汉、哈罗上师等人差,诸如马脸长老松日落者,实力似乎还强上许多,与达图上师不分高下。
    如此看来,黑央族当真是高手林立,不可小觑。
    来的路上,我和杂毛小道还在心中暗自揣测,知道这谈话地点选在此处,这里面大有深意,我自省得,也不言语,走到亭前,黑央族的族长以及四个长老也都颇讲礼数,出门来迎,又装模作样地准备跪拜,被我拦住了。
    瞧着这几人,我用最真诚的声音苦苦请求道:“各位,各位,你们都是我叔爷爷辈份的长辈,岂能总是行此大礼,折杀了小子的福寿了。山前之时,我身上有伤,拦之不及,此番诸位倘若再这般讲究,我便拼得旧疾在身,也不敢久留,直接出了此处,各自两消才好……”
    听得我这铿锵有力的劝告,那族长方才止住这等礼数,犹还说道:“神使大人过谦了,您是老祖宗亲口指定的黑央族贵人,自身的实力也惊艳绝伦,的确当得起我们一拜。”
    这话说得真诚,不过我却也不是小孩儿,知道我倘若顺坡下驴,说不得要被人忌恨,于是连忙摇手说道:“族长,各位前辈,陆左当日并不知道我们还有这等渊源,故而多有冒犯,如今经过大熊哥这一番联系,才感觉我们还真是失散千年的亲人。既是亲人,便不要讲太多礼数,疏离了情感,小子陆左呢,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值不起大家如此对待,你们就把我当作一个客人,一个亲戚、或者一个朋友,如此,我们相处起来,才能轻松自在,彼此无碍,诸位前辈觉得可行?”
    黑央族族长和高层在此之前,应该也是有过商议的,他们最担心的不过就是我这个家伙借由祖宗之名,妖言惑众,然后充当神棍,抢班夺权,将他们给高高挂起来,倘若如此,他们必然是一番雷霆手段,可管不得先祖南征大将军,是否会从陵墓中再次爬出来。
    不过我的这番态度,却让这一圈老头子长长舒了一口气,知道我根本就看不上他们在这山窝窝里面的产业,既然如此,和平友好的基调便已经定了下来,彼此客套一番之后,带着进入亭中安坐,由族长给我介绍在座诸人。
    这四位长老,除了相当于二号人物的大祭师松日落和负责后勤装备研究的他信之外,一个负责族中财务的矮个儿老头,一个负责孩童教育的斯文老者,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相比之下,倒是他信的修为最为弱小。
    即便如此,他信也能够与那哈罗上师比拟,专长之处,便是连许先生也极为赞赏。
    而我也给在座诸人引荐了杂毛小道的身份,北国中原之地的茅山,即使是远在南疆僻壤的黑央族也曾得闻,掌门弟子的威名,以及杂毛小道正经时展露出来的气度,也让黑央族的高层震惊不已,都流露出了恭敬的神态来。
    双方都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那么谈话就显得颇为愉快,族长跟我解释了黑央族和萨库朗合作的经过,说黑央族本来与世无争地在这缅北山林中自给自足地生活,可惜那许先生自东而来,对四散零落的萨库朗进行整合,将大毒枭王伦汗招于麾下,然后又兵逼黑央峡谷,亲自赴约,前来谈判。
    当日族长瞧见复出之后的许先生实在是太过于厉害,倘若当时起了冲突,只怕整个黑央族便有覆灭之危,于是也只有委屈求全,暂居人下,同意了依附听遣的条件,而许先生恩威并施,的确也帮着王伦汗作了不少错事,心中惶恐。
    所幸神使驾到,先祖复出,终于将许映智这个滔天魔头给降服,他们自然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昨日已经大队而出,将王伦汗的老巢给疏理一空,并且将这一片区域所有的萨库朗残余分子都清除,关的关,杀的杀,倒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听闻此言,我不由得一阵诧异,说萨库朗曾经是与契努卡并肩而立的大组织,怎么这么容易就给剿灭了?
    听得我的话语,这黑央族族长朝我恭谨地行了一礼,说这也多亏了神使……呃,陆左小兄弟你啊萨库朗强,则强在这些顶尖的高手之上,其余分散在各国的分部,皆是收敛钱财的居所,并没有什么战斗力,现在的情形是,萨库朗基地的高手在这两年来分崩离析,死的死,散的散,早已不成气候,那些分部也是乐得自在悠闲。
    我们得知,许先生将大头目仓差拿杀害吸食,鸠占鹊巢,此番出山重整萨库朗,在与契努卡的交锋中屡次得手,凶悍非常,而麾下若干近年来新培养出来的弟子,本来以他的绝世武力,可成大业,然而今朝死于你手,大厦将倾,下面树倒猢狲散,成不了气候了。
    说到这里,他脸上出现了颇为傲气的神色:“许先生既死,其余人等,又怎么能够入得我黑央族眼中,自然是有一个,灭一个了!”
    萨库朗以及格朗教派,绑架少女,炮制人彘,提炼人油……种种恶行罄竹难书,是一个十分邪恶极端的邪教组织,如今能够覆灭,确实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我们脸上不由得都露出了欢欣鼓舞的表情,虽然余虐仍在,但是并不影响我们的心情,当下也是以茶代酒,痛饮一杯。
    茶乃粗茶,入得喉中,却有一股淡淡芳香,族长问起我解下来的打算,我的根在中国,自然是准备回国的,然而他和旁边几位长老却极力挽留,说他们都已经逐渐衰老,族内近年来虽然涌现出来的年轻人不少,但是真正能够服众的却没有一个,以我的实力,再加上先祖的认可,留下来,带领黑央族走上辉煌,如此最好不过。
    黑央族世外桃源,风景优美,人物灵秀,留下来养老或者休闲度假,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不过让我留下来奋斗终生,带领族人走向辉煌,我却是力有不逮,再说了,现在是和平时期,这四千多口子人也做不成什么事,脱贫致富倒是正理。
    责任太大,我也不敢答应,只是说在中国有自己的事业,分不得神,但是黑央族但凡有所需要,一句话,我立刻便会赶过来的。
    如此一番推托,面前诸位老者终于明白我真的没有心思留在此处,只得遗憾地叹息,也表了态,说我永远是黑央族的尊者,日后但有所求,无论万里,他们都会前来,听奉调遣。
    如此一番言语交流之后,大家的谈话便已经接近尾声,而这个时候松日落长老突然提出,说护陵圣女本来该在祖陵前守护先祖,可是先祖走入了地下,而我则是代表着先祖的神使,我走可以,圣女需要陪同我一起,也算是有个联络。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一阵头大,四娘子身手其实非常不错,然而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娘让我带回去,回头再给我使点媚眼和小风骚啥的,我可怎么扛得住?
    我正待推托,然而杂毛小道却是两眼放光,直接就替我应承下来,还与几位长老相谈甚欢,直接将我给略过,憋得我肝儿都差点儿坏损。
    我们在黑央族又带了四天时间,总算是将伤势养好,精力充沛,于是便与族长辞行,临行前的头天夜晚,黑央族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富有民族特色的美食佳肴和舞蹈,让人目不暇接,倒也畅快。
    次日早晨,黑央族全体高层十里相送,隆重之极,直到我们再三推托,方才离去。
    待人离开之后,我、杂毛小道以及被族中长老指派跟来的四娘子,便朝着寨里苗村快步行去。四娘子这妹子莫看当日交战妩媚风骚,正经起来,却是那天上的仙女作派,让人难以亲近,她此番前来不情不愿,我心里也窝着一肚子的火,好在杂毛小道居中周旋,又使些小手段与四娘子逗乐,好歹没有打起来。
    一路疾行,我们在午后两点时就赶到了苗村外不远的福龙潭,正想进村,从林子侧面突然杀出了一队实枪荷弹的人马,朝着我们这边围了过来。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园木青青相予欢》 《超强电脑管家》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清穿八福晋》 《冰封末日时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