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东南总局年终会

    当然,级别上虽然差不多,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副巡视员虽然属于副厅级,但因为是非领导职务,所以比不得大师兄这种统领东南的位高权重。不过即便如此,陡然给我提升到了这样的级别来,且不说我在宗教局仅仅算一名外围新丁,资历不够,便是够了,如我这般的年纪,也是承担不起的。
    一般担任这种职位的,莫不是退下来的那种老领导,我何德何能,怎敢居于这个级别上去?
    我下意识地回绝了大师兄的提议,他笑了笑,说提升这个在政治待遇的问题,并不是我所能够左右的,而是许老的决定,我要询问你的事情,是在年报里面,将你出现的地方给抹去,也就是出于你的安全考虑,将你引入暗线中,不作曝光,不过这也有可能抹杀你的功劳,所以需要征得你的体谅。
    啊?我想起来了,历次打击邪灵教和诸如吸血鬼事务的行动中,我都处于冲锋在前的角色,特别是诛杀闵魔,将南方省大部分邪灵教骨干剿灭的伟相力工厂一役中,我更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此说来,我的确是功不可没,大师兄这是怕我一会儿有所想法,所以提前告知。
    说句实话,我这个人不能说有多么淡泊名利,但是可能是混迹社会这么多年,对于名利一事,看得比较通透,倘若我是站在了前台,自然需要诸多威名为护佑,然而这般游离于宗教局边缘,这些荣誉对于我来说,实在是隔靴搔痒,真正能够让别人重视自己的,不是这些虚假的东西,而是我手头上的实力。
    有着这样的认识,我便对此并无芥蒂,点头说好,然后又问大师兄,说许老为何会做这样的决定?
    大师兄笑了,说你早上跟他谈话,自己就没有一点儿察觉?
    我摇头,说不知道。
    他笑了笑,说这事情呢,说起来也比较唐突,因为一般这种超常规提拔,都会遭到大部分人的反对,不过许老的目的呢,我大致也知道一些,应该是想给你一个超然的身份,让你不用受到去年的那种待遇,这件事情的操作说起来比较难办,不过许老在局里面的威望十分高,而且你自身的功劳和实力,也足以证明了你能够担当得起这个级别,所以呢,你就不要多想了,好吧……
    大师兄好言宽慰我,不过似乎话语里面又有一些别的东西引而不发,这时有人来找他,他朝我挥挥手,也算是作别。我出了房间,只见董仲明迎了上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陆左,恭喜啊,升官了,什么时候请客?
    我有些晕晕乎乎,说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你能够跟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么?
    董仲明叹气,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个级别是给你弄了一个护身符,以后寻常小脚色,是弄不到你的。不过说变化呢,其实并没有太多,不过是给你的工资提高了一些,然后麻烦少一些毕竟不是什么领导性职位,别人未必会理你,而且我还有一个猜测,那就是以后可能有事情要求你……
    得,这董秘书的水平就是高,三言两语,就把这事情给解释清楚了,也就是说,这个是我那在宗教局当大佬的师叔祖许老,给我套的一个大帽子,让我不必如同以前一样,被人随意栽赃陷害,而与此同时,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以后大师兄使唤我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
    尼玛,不愧是传说中的黑手双城,连对自己人也这么黑。
    不过呢,说起来,整个2012年宗教局精英集训营中的毕业成员,职位最高的莫过于老赵这个局长助理,现在好像是一个副处级,而我整整比他高两级,也算是十分荣耀、牛波伊之事了,如此想想,我倒也能够欣然接受。
    回到会场,我找到了秦振他们,在旁边坐下,不到一会儿,现场开始响起了音乐,然后主要领导进场了,这些有东南局的领导,有各省部的头头,以及总局来人,林林总总,有的是修行者,有的则是纯粹的技术官僚,我并没有瞧见许老出现在现场,不知道是回帝都去了,还是不想参加这大会。
    年终总结,自然有扛把子陈志程先生致言,大师兄也是一个口才极佳的领导者,脱稿演讲,给大家概括性地总结了一番近两年来的工作重心和取得的成绩,以及期望明年的发展,他并没有按照秘书拟定的稿子说,各种数据和时间随手拈来,讲得十分有激情,惹得现场一阵有一阵激烈的掌声轰鸣。
    说到成绩,就不得不提起闵魔覆灭一事,这个可以说是本年度最值得称耀的事情,大师兄将我和杂毛小道省略而去,重点的讲到了当时局内骨干的秘密潜入,然后后方运筹帷幄,一网打尽的幕后工作。
    做完年终报告,然后开始举行表彰大会,给那些在这两年来在秘密战线上做出突出贡献的工作人员,进行表彰和颁奖。这人名一个一个地念,我很多熟悉的人,诸如掌柜的、董仲明、曹彦君、秦振、滕晓和朱晨晨都榜上有名,一个个上去领了奖,受到了领导们亲切的慰问和鼓励。
    表彰完一线同志,接着就是开始论功行赏,进行职务调整,很多人升了官,也有人降了职,似乎是因为秘密战线的缘故,所以效率十分高,我瞧见掌柜的终于从二线再次返回一线,升任东官的扛把子一职。
    升职的还有很多,但是我认识的七剑里面,除了董仲明前往鹏城任职之外,其余人都没有担任提及。
    显然,这些作为大师兄最核心班底的家伙们,也和我一样,并不会太在乎官场上面的职位。
    体现自己价值的东西很多,在我看来,作为一个修行者,最好的就是实力。
    之后的总结会,还有各个级别的领导发言,然后还有一线代表,林林总总,到了最后的时候,大师兄再次上台来,开始念起了那些牺牲在第一线的同志们的姓名来,配合着肃穆庄严的音乐声,全场起立,一起敬礼默哀,哀悼那些不幸去世的一线同仁。
    我将拳头放在胸口,余光打量周遭的同志,发现这些人不管是什么级别,什么职位,多大的年纪,但是在这一刻,脸色都极为庄严而神圣,抬头看,那是闪耀的国徽,金红相间的颜色,中间是五星照耀下的**,周围是谷穗和齿轮。
    这些人,他们在秘密的战线上,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行动中,抛洒着自己的热血,在了祖国和人民的安宁奉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得不到世人的尊重,他们甚至还会被别人误解,因为这些事务的特殊性,他们甚至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跟自己的家人暴露。
    相比他们,我能够在历次生死危机中活下来,实在是太幸运了。
    总结会一直开到了下午六点半,然后饥肠辘辘的我们被工作人员引导着,前往会议中心旁边的大餐厅处会餐。跟想象中的自助餐不同,而是一桌十人的那种酒宴似的会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照例跟秦振、滕晓和朱晨晨一起,其间还碰到了曹彦君,把他也拉了过来,至于其他人,会后就都没有见着了。
    找不到人便算了,这一整天的会议开下来,而且我中午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的,不觉就有些饥饿,开餐之前有领导祝词,然后开始上菜,我直接来了一个风卷残云,吃得那叫一个畅快,曹彦君也是好久没有跟我一起同桌吃饭,不住地拿起酒杯,过来劝我喝酒。
    虽然肥虫子在我体内沉睡,但是它只要在我肚中,便可以消解酒精,我自然是来者不拒,拉着他和秦振拼酒,不知不觉,这两人就有些迷迷糊糊了。
    与我们同桌的除了上述几人,其余的都是南方省的同仁,其实也都有过一面之交,但不熟,不过既然同桌吃饭,自然要相互介绍一些,攀攀关联,这个谁你认识不,啊,那个谁是我们这儿的……如此一论,大家也都熟络,再接着几杯酒下了肚子,便揽腰拍背,不亦乐乎起来。
    酒桌上气氛很浓,喝到一半,尹悦跑了过来,拉着我喊小毒物,来喝酒,这个妞儿裤子穿得鼓鼓囊囊,虽然长相颇为秀丽,却如同一个宅女一般,我跟她喝了两杯,结果才知道老赵他们在西面一桌,于是被拉过去敬酒,发现董仲明、老赵、破烂掌柜的、余家源等人都在,好是一轮酒喝下来,正准备灌他们呢,对我知根知底的掌柜的便笑着骂我,说你这个开挂的家伙,哪个敢和你拼酒?
    我被拆穿,意兴阑珊地返回来,发现朱晨晨和滕晓不见了,而秦振一脸郁闷地在喝闷酒。
    我问怎么回事,怎么这副表情?
    秦振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然后一双眼睛里尽是火,咬着牙在我的耳边轻声低语道:“刚才滕晓跟朱晨晨求婚了,朱晨晨拒绝了,说两人不合适。”我说啊,怎么回事这样呢?是不是跟昨天的那件事情有关?
    秦振点了点头,低声告诉我,说朱晨晨以前之所以跟罗金龙在一起,是被他给**了。

猜你喜欢: 《宠物小精灵之御守晴明》 《美貌女配撩宠记[穿书]》 《空姐妻子的秘密》 《绝色王爷的傻妃》 《芷凝春露》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