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高手汇聚镜墙厅

    白露潭回望地上瞬间躺倒在地的六个武装分子,有的痛苦呻吟,有的则直接就悄无声息了,朵朵在地上挨个儿检查,收拾起那些让白露潭引以为傲的冲锋枪,发现还有能够动弹的家伙,直接一巴掌甩过去,立刻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瞧见这幅情景,她露出了极为震惊的表情,难以置信地诧异喊道:“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露潭一脸震惊,而我则直接将她洁白如玉的粉颈给抓起来,掌心处感觉那脖子后面的皱纹明显比其他地方多,显然是在这全能灵修会中,有些纵欲过度了。从白露潭的言语中,我知道媚魔刘子涵居然也在这儿,而且还去对付杂毛小道去了,心中难免有些焦急,也不与她分说太多,使劲儿一掐,寒声喊道:“给我带路,带我去找老萧,要不然我掐死你你见过我心狠时候的样子,别以为咱们有多熟,像你这样的婊子,这世界上杀一个少一个,我下手从来不会想太多的!”
    听得我说得如此决绝,白露潭终于感受到了黑西装的那种绝望,口中喃喃道:“你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强……啊,我带路,别杀我,我都是被逼的!”
    在被我猛然一掐之后,白露潭果断屈服了,指着那道铁门说道:“从这里走,左转,你朋友在那边,不过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被拿下,对付你的是笈多大师,对付他的则是刘姐,还有在这里所有的教内高手……你不要杀我,那里有密码的,你杀了我,他们若是一放毒气,或者生死河,你也走脱不得!”
    她当年卖我的时候不曾犹豫,此刻卖全能灵修会的人,也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我冷笑着,说你只要不作死,我自然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你倘若是表露出一丁点儿异心的话,说真的,我对你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任何小状况,我都会第一时间将你给弄死的,你千万记住。
    我的话语说得又冷淡,又平淡,然而总有一股决绝不破的意味在里面,被我搂在怀里的白露潭娇躯一哆嗦,头颅低下,轻轻地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只要不杀我,什么都成。”
    听得白露潭这般认命的话语,仿佛完全放弃了抵抗一般,我面上一句话也没有说,然而心中却是哼声冷笑,她这样的女人哪里会这么容易屈服,只怕一会儿但凡有一点儿机会,一定会突然蹿出来,咬我一口肉,方才自在。
    不过想到杂毛小道此刻正在遭受到媚魔刘子涵亲自坐镇的攻击中,我也不再与她纠缠什么,从地上捡起一把枪,顶在白露潭的腰间,轻声低喝道:“走吧,带路!”
    白露潭在前面走着,推开门,而朵朵则弄出了一套黑色衣服来扔给我,叮嘱道:“陆左哥哥,你光溜溜的,好羞羞脸啊,快点儿穿上吧,不然朵朵可不理你了!”我低头一瞧,嘿,这一番打斗过来,身上的确除了平整的四角底裤之外,全然无物。
    这样的装束我刚才还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在晶莹剔透、纯净如雪的朵朵面前,我多少也有了一丝不自在。
    我慌忙接过来,让朵朵帮忙看着白露潭,飞快地穿起了来自那武装分子身上的衣物,完了之后,我走过门,跟着白露潭行走了有一段长廊,尽头处又有一扇沉重的钢门,门上有电子锁,白露潭嘀嘀嘀地在上面一阵按动,然后喀嚓一声响动,门开了。
    白露潭推着门,朝着外面走去,她的肩头坐着朵朵,而我提着一把冲锋枪在后面跟着,听到里面有喊声,也有人朝这边问起:“白老师,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听得这声音,我一下子就跳了进去,张目一打量,瞧见这里竟然又回到了先前的那个大厅处,原先在这里苟且缠绵的那些人都已经不见了,地上到处都是散乱的瑜伽服和羊绒地毯,空气中有一股浓重的苦杏仁和洗衣粉混合的味道,披着一件白色瑜伽服的杂毛小道站在正中间,而他的周围有十三个黑衣长袍的家伙围绕,而在更远处,还有十来个人,簇拥着一位华服女子在旁边观看。
    这华服女子皓齿朱唇、肤如凝脂,面若桃花、千娇百媚,仅仅一瞥,便让人感觉当真是如那含在嘴里面的巧克力一般香浓,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柔情。我瞧她的面目轮廓,颇有些眼熟,下一秒终于反应过来,这人虽然与我在滇南丽江茶馆所遇到的那个曼妙女郎有些迥异,不过应该就是一人。
    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中的媚魔,刘子涵。
    瞧见杂毛小道被人围攻在此,我二话不说,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就朝着疑似媚魔的那个华服女子扣动扳机,冲锋枪在瞬间响动,一连串摇曳的火光隔空朝着媚魔射去,然而就在一瞬间,空间似乎恍惚了一下,那些火光在即将抵达华服女子身前的时候,直接就遁入了虚无之中。
    接着我瞧见那华服女子将左手前伸,如削葱根的手指鲜花一般绽放,空气中似乎有某种律动不断跳跃,再之后,我的前方五米处陡然冒出了带着火花的弹头,朝着我的全身袭来。
    斗转星移,子弹居然全数回返而归,朝着我尽数射来?
    在这一瞬间,我也不做犹豫,身子一弓,人便朝着后面退去,将刚刚打开的那道门倏然合拢,听到那门面上叮叮叮地响声骤起,继而落下,这才放下了心,将右手上面的冲锋枪仍在地上,阴着脸再次冲出来,瞧见白露潭果然已经脱离了朵朵的掌控,在旁边高手的接应下,成功到达了媚魔身边来。
    不过她也没有白走,朵朵在她的脸上挠出了十道血淋淋的抓痕,那血痕每道都差不多有一公分宽,十道遍布脸上,鲜血狰狞,她也算是毁了容。
    我心情沉重地瞧着媚魔刘子涵,到底是十二魔星中的大人物,刚才露出来的那一手子弹转移,便能够瞧得出来,她实在是一位手段高超的一流强者,虽然我们曾经在此之前,有过跟顶级高手较量过的经验,但那无一不是在装备齐全的情况下一番苦战,然后在各路强援的帮助下才勉强取得获胜的战绩,而我们此刻所面对的,不但有媚魔这种一流高手,还有她所领导下的,全能灵修会的大部分骨干成员。
    至于我们,手上连趁手的法器都没有,这可怎么打?
    瞧见我用着一进一出的精彩方式躲开了自己的反击,媚魔倒也有些意外,回头瞧向了跑到自己跟前的白露潭,皱着眉头说道:“小白,怎么让他给冲出来了,那六个赤军旅的精锐士兵呢?中央机房怎么了,笈多大师呢?”
    媚魔一连串地问题抛出来,然而白露潭却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在确定自己安全之后,她连忙瞧向了旁边的镜墙上,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皮肉外翻的恐怖脸容,不由得跪倒在地,悲切地大喊一声,朝着在空中飘浮,朝我诉说歉意的朵朵疯狂叫骂道:“你这个小婊子,你***都死了,还出来干什么,你看看你都对我做了什么,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小婊子!”
    她的语言是如此恶毒,朵朵经过鬼妖婆婆醍醐灌顶之后,虽然童真依旧,但是并不代表她听不懂这话语,入得这耳中是如此的肮脏,凝脂净白的脸上立刻变得一阵青狞,瞬间就进入了狂躁模式来。
    白露潭疯狂叫骂朵朵,没有回答媚魔的话语,不过旁边的一面镜墙暗门闪动,拖着疲惫身躯的笈多大师缓慢走了出来,对着媚魔说道:“我在这儿,一切都是老衲的错,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居然这么硬,硬到我还没有聚拢意念,便被他伤及了要害,惭愧啊,惭愧!”
    媚魔回眼瞧了一下满脸痛苦的笈多大师,目光扫量到了大师的下身处,不由得诧异地问道:“大师,你这是怎么回事?”但见笈多大师的裤裆处一片血染,滴滴答答地留着鲜血,沿路而来,让媚魔也忍不住出声问道。
    笈多大师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旁边立刻有两人过来搀扶着他,在旁人的帮助下他终于站稳了,目光朝着我这边看来,满含恨意地缓声说道:“终日打雁,今天总算是被啄瞎了眼睛,老衲我这东西今天算是报废了,也罢,也罢,我一生精修密宗瑜伽,却最终得此下场,佛主自有真意,不是我们所能够揣度的……”
    老和尚自暴自弃的话语说着,我这才知道自己那黄狗撒尿的一踹,居然踢中了那里。
    话说,我真有这么猥琐么,这是碎蛋超人的节奏?
    我正想说话,被那十三人围在场中的杂毛小道哈哈大笑了起来,朝着那印度老僧扬声说道:“大师倒是想得好开,值得小弟学习,便比如我,瞧见这周遭的美女,特别是您面前这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哪里能够说出这般豁达的话语来?”

猜你喜欢: 《我只是艘工业舰》 《火仙纪》 《火影之联盟》 《奥特曼格斗进化》 《全红楼都在围观贾赦闹上进》 《最后的帝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