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鬼剑斩断媚魔臂

    其实根本没有听到我所说的话语,白露潭就已经闭上眼睛,昏死过去。
    我直接将整个虚妄的女人给扔倒在一旁,不再理会,二话不说就冲进了人群里面。经过刚才的教训,我知道我们终究还是力有不逮,倘若让这里面的高手抱团而来,将我们给缠住了,然后通过各种邪法,将我们的力量一点一点地耗尽,媚魔便能够很轻松地将我们给压制住,到了那个时候,想杀要剐,悉听她便。
    经历了一番苦战,我们不能够再将战斗的节奏给拖下去,只有在这一刻,将破阵之时的那一股锐气保留下来,冲入人群中,将那些团结在一起的骨干成员弄得仓惶逃蹿,顾不得反抗,我们才会有生存下来的机会。
    想到了这里,我的杀意渐浓,一下子就冲到了正在为千面镜魇阵念诵咒文的人群之中,鬼剑也不再点燃,直接如花丛寻蝶,朝着这些人的要害刺去。
    杀入人群里面,比鬼剑更加厉害的是我的双手,灵活机变,应对自如,上面所承载的力量也不是寻常人物所能够抵挡的,稍微厉害的家伙或者还能够抵挡三两招,然而普通的成员,被我一掌拍在胸口,立刻就疼得直接闭过气去。
    我的这一番追逐,如同那恶狼闯进了羊群里,这些家伙瞧见杀神一般的我,终于没有再生出愤然一战的勇气,而是纷纷离散,四处逃开,除了个别极为扎手的角色,大部分的人光是接触到了我那炽热愤怒的眼神,都吓得浑身发抖。
    “陆老魔!陆老魔!”有人发狂地喊着,朝着大厅的出口狂奔而去。
    这外号叫得我好是一阵舒爽,终于明白那些人为何会叫大师兄作陈老魔了。原来被坏人畏惧,这是一件多么享受的事情啊。
    不过细细论述,我实在有些冤枉,即使为了打赢局部消耗战争,我刚才的气势也的确有些凶残了一点,但是除了那些反抗得最为激烈的家伙,我才会直接封喉杀死,夺取性命之外,旁人我也都只是将其敲晕过去,便是被我恨之入骨的白露潭,我也只是让她昏死。
    我从来不是嗜杀之人,也不信奉暴力至上的原则,对于我们养蛊人来说,手上沾了太多的鲜血,“孤、贫、夭”这三种宿命只会来得更加强烈。
    不过正因为我这见机立断的狠戾果决,和疯狂杀戮,使得在场大部分的邪教成员都生不起与我直接交锋的心思,毕竟这里大部分成员都是女人,她们所学的都是床第之见的魅惑之术,格斗交锋也偏重灵巧敏捷,心志并没有磨砺得如同岩石钢铁一般。
    她们顺风顺水自然无碍,但倘若是遭受到了我这般血腥恐怖的强手,立刻心理崩溃,纷纷逃散。
    恐惧是一种传染病,而当它达到沸腾的时候,则总是人力所不能压抑控制住的,即使她们的首领媚魔在此,也无济于事。当大部分成员都开始发疯了一般朝着外面涌出的时候,媚魔并没有来得及去阻拦,并且组织起一波反攻,因为这个时候,她所面对的,是杂毛小道全力一波的攻击。
    经过这一番交手,其实我和杂毛小道心里面都差不多能够明白到这媚魔的实力倘若是比上种种手段和名望,或者修为等综合实力,我们自然是远远不能匹敌这位成名已久的十二魔星,然而单纯谈论战斗力,其实我们双方的实力是,差不多的。
    或者说,在这迎战时光棍的气势之上,我们还占据得有一些优势,那就是面对死亡,从来是无所畏惧。
    这是因为我们所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回回都从生死边缘走过,见多了,便也不是那么害怕了。我们左道强就强在这一股子光棍气势上面,光脚不怕穿鞋的,在实力远远不如人家的时候,用脑袋战斗,从气势上压倒对方,这便孙子所言的:“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杂毛小道和媚魔对上,其实并不算旗鼓相当,因为经过了之前的破阵,他全身的劲力其实也有些枯竭,那飞剑软绵绵,并不得法,然而为了配合我,他依旧是咬着牙顶了上来,与媚魔交手。
    至于媚魔,其实也不好过,瞧见我如猛虎入了羊群,在自己心腹骨干之中大肆砍杀,好不痛快,不由得心急如焚,自己又被杂毛小道赖皮缠住,只有高声吩咐手下的高手以及摇摇欲坠的笈多大师,上前来拦我,如此一分神,倒也没有能够压制住杂毛小道。
    将最主要的一堆人砍跑,我筋骨松散,全身疲倦欲死,然而前面突然又多了几名高手,其中还有笈多老和尚这种精通瑜伽心灵修行之术的大师,自然是有些绝望之感。不过战斗进行到了这里,双方比拼的,都不过是意志的较量,谁能够咬着牙坚持到最后不倒下,那便是谁能够活着留下来。
    我长吸了一个口气,感觉肺叶舒张,气海之中枯竭的阴阳鱼气旋又升起了几分气力来,而鬼剑则在朵朵的支撑下自动格挡,总算没有被这一波反扑打垮。
    事实上我一旦咬牙坚持下来,过了那股浑身疲倦欲死的状态,立刻又有新力生出,怒目圆睁,将一名四十多岁的肥胖妇人一脚给踹飞出去之后,鬼剑一抖,朝着这印度老僧的胸口刺去。
    我这边疲惫不堪,而笈多大师其实也是蛋疼了一晚上,剧烈的疼痛已经分去了他大部分的心神,即便是双手柔若无骨地抵抗,却也没有了将我制服的气力,瞧见我这一剑而来,他不但没有往后退开,而是直接迎着剑锋上来,让那鬼剑穿过自己的胸膛,然后运用起自己最为得意的瑜伽修行之法,将所有肌肉的力量都集中在伤口上,将我那把锋利莫测的鬼剑给紧紧夹住,让我不得抽回。
    这之后,他那枯瘦无肉的双手猛然掐在了我的脖子上,宝相庄严的脸上也露出了最为愤怒的表情,口中大声叫道:“夺去我男人的尊严,你很得意什么?来吧,让死亡,来洗刷你身上的罪恶吧!阿弥陀佛……”
    我这一路砍杀得顺风顺水,却不曾想遭受过最为痛苦伤势的这印度老僧,居然强忍到了现在,在瞬间爆发,采取了以命搏命的方式,将局势一下子反转过来。而我此刻除了从脖子上传来疯狂的掐力之外,另外两个被我镇住的骨干高手瞅准了机会,也纷纷手持利刃,朝着我这儿猛扑而来。
    墙倒众人推,在我即将被两把短刀刺中背脊的时候,杂毛小道也面临了最大的危机,他刺向了媚魔胸口的飞剑竟然被那女人使了手段,直接就给转移到了我这里来,手中飞剑失去控制,杂毛小道的精神陡然一松,却见那个媚魔倏然伸出了两根彩绸,朝着自己的全身袭来。
    匆匆一瞥,我瞧见雷罚朝着这边射来,也顾及不得杂毛小道的安危,双腿朝着面前这老和尚的腰间一缠,顺势就跌倒在地,避开了杂毛小道的雷罚,也避开了那两人的攻击。
    我与笈多大师在地上不断翻滚,在这个过程中,我总算是借助了重心的不断转移,挣脱了老和尚拼尽死力的这一掐,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然而这一下并不算久,那精通瑜伽之术的笈多大师最不怕的,便是贴身缠斗,在反应过来之后,浑身如同八爪鱼,将我给死死勒住,张开嘴巴,朝着我的喉咙咬来。
    人倘若是真的到了极端的仇恨,或者饥饿状态,咬人吃肉并不算稀罕的事情,不过我可不想被人吞咽进肚皮里面,最后化作米田共,于是昂起头颅,将这家伙的嘴给狠狠撞歪。
    我和这印度老僧在这地上奋力搏斗,那两个尾随而来的灵修会骨干也终于手持尖刀,冲到了近前,这两人一男一女,长得都是奇形怪状,一时间难以言叙,瞧见我被印度老僧死死压制在地上,那男的不由得一阵欢喜,举着刀就朝着我的大腿根部捅来。
    我奋力一滚,却动弹不得,唯有将大腿处的肌肉紧紧绷起,少受些伤害。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白光乍现,朵朵适时从鬼剑里挣脱出来,一把抓住那短刃,张口便朝着手腕咬下去,一口鲜血下了肚,朵朵满面青狞,而那个被咬中手的男子深受鬼寒,直接瘫倒在地,另外一个女的一声叫唤,头也不会地朝着出口跑去。
    老和尚笈多被朵朵突然的冒出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而角力已久,等待多时的我一个屈膝,正好顶到了这印度友人的伤口处,积蓄已久的疼痛终于在这瞬间爆发了,他的双眼一翻白,顿时昏死过去。
    我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瞧见杂毛小道给媚魔捆得紧紧,如同缠粽子一般,慌忙将鬼剑从笈多大师的胸口拔出,拼尽全力一激发,气势便涨了几尺,然后飞身朝着媚魔冲去,那女人早有感应,扭头过来,将左手伸出,有一道彩绸准备飞出。
    而就在这一刻,一道蓝光冲头顶处破碎的镜子里直接笼罩在媚魔身上,她的动作顿时一僵,而我的鬼剑及时到达,刷的一剑,血光飚射,半边臂膀冲天而起。

猜你喜欢: 《幽若天眷顾》 《[综]我的笔友各个都是大佬》 《万蛊至尊》 《巅峰文明》 《被快穿的人你伤不起》 《逍遥小僵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