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暗战处处阻挠生

    电话一接通,大师兄立刻在那头把我和杂毛小道给狂批了一顿。
    他批评我们,说我们总是喜欢讲个人主义、英雄主义和冒险主义,一点儿组织纪律性和危机意识都没有,要不是有人即时把消息汇报到了他这儿来,不但会让那些人跑得远远,一点儿证据都没有,就连我们自身的生命安全,都保障不了,后果不堪设想。
    大师兄在电话那头对杂毛小道咆哮,语气激烈,不过越是如此,越能够代表了他对我们的关心,我们也不恼,只是嘿嘿地笑,骂完这些,大师兄自己也乐了,说你们两个家伙倒也真能惹事,才离开没几天的功夫,又弄出这么多事端来,我刚才接到了王琪宇的汇报,这次居然把媚魔给招惹出来了,什么个情况啊?
    杂毛小道对这个大师兄倒也还是有些童年的阴影,十分敬畏,于是老老实实地说道:“媚魔啊,给小毒物把半边臂膀都给卸下来了……”
    他挑了些黑框眼镜不知道的东西,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大致说了一遍。
    大师兄听完我们在最后居然被一个小警察给拦住了的事情,不由得叹气道:“我之所以会被派到东南这边来,中央也是有意图的,具体的事情也不跟你们说了,反正很多事情,我也举步维艰,所以有时候才需要你们两个帮我冲锋陷阵。这种情况会慢慢好转的,陆左这次又立了大功,想来许老那边的进度会快上很多,到时候你们两个人行事,就会方便一些……”
    我们又谈了一下罗金龙,大师兄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凝重了,说抓到在场证据了没有?
    我们告诉他没有,当时的场面实在是太混乱了,而那个家伙小心翼翼,根本就没有露面,所以罗金龙在全能灵修会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谁也不知道。大师兄沉吟,说罗金龙这个小子表面上看着轻狂骄躁,不过倒是跟他老子学了不少东西,也是个难以对付的家伙啊。
    我们都说是啊,这闹腾一晚上,他都没有一点消息出来,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阴沉的人。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了嘈杂声,过了十几秒钟,大师兄告诉我们,说他找的专机已经就位了,现在立刻乘飞机,带队重返三亚,虽然媚魔和一大部分成员逃离了,但是她们并没有离开南海岛,后续的抓捕工作,其实还是可以做文章的。他让我们两人先找地方休息,注意安全,明天碰面再细聊。
    与大师兄通完话之后,我和杂毛小道开车返回了落脚的旅店,有虎皮猫大人和朵朵在旁边放哨,睡得倒也香甜,不再赘叙。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我们接到老赵电话,匆匆洗漱过后,被人接到了大师兄在三亚临时的办公室,也是整治全能灵修会的专案指挥中心。我们到达的时候,瞧见长桌两旁一排排的电脑和忙碌奔走的工作人员,以及大屏幕上跳跃的电子信号,感觉煞有介事的模样。
    然而走进大师兄办公室的隔间,却发现他正深深陷入了真皮靠椅里,脸容被窗帘的阴影遮蔽,眼睛眯着,显得十分疲倦。赵兴瑞领着我们进来的,轻轻敲了一下门,说陈局,陆左和萧道长来了。陷入沉睡中的大师兄这才打起精神,直起身来,招呼我们坐下,然后叫老赵去泡三杯咖啡过来。
    杂毛小道最了解自家师兄,瞧见大师兄一脸疲倦之色,于是问说是不是案情进展得不顺利?
    大师兄摇摇头,说没有,昨天夜里又捣毁了全能灵修会的两个临时窝点,虽然没有抓到媚魔,但还是逮捕了十来人。杂毛小道嘿嘿笑,说这是好事啊,怎么瞧你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大师兄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脸色有些愤霾地说道:“从我飞机落地的那一分钟起,指挥部就接到了二十来个求情电话,从基层到中央,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部门,而指挥中心做事,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挠和掣肘,这一次明明可以将媚魔抓捕归案的,结果这样一拖延,却终成了幻影……”
    想起昨日在大厅中参加灵修会的那些学员,大师兄所遇到的阻拦,应该就是来自于这些家伙吧。
    我说这些人还真的是着急啊,这种事情就像翔,寻常人沾都不敢沾,他们怎么都变成了狗,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舔,这是什么道理?大师兄叹息,说没有证据毕竟我们还是要照章办事,最主要的证据都被他们给销毁了,莫须有的罪名是拿不下他们的。
    杂毛小道摸摸鼻子,说人证呢?
    大师兄点头,说他手下的团队正在对那些受伤不重的嫌疑犯进行连夜审讯,不过反馈过来的情况并不乐观,大部分都表示自己并不知情,只是会所的工作人员,很多女的说自己是某模特公司的,只承认在进行灵修,却不承认是组织方,至于被指认头目的,要么逃走,要么死伤。
    这些人经过全能灵修会的洗脑,有着很强的警戒心和防范心理,所以想要进行定罪,还是有一些难度。
    当然,困难不少,但是收获也还算是巨大,现在就要看案件发展的进度,倘若能够将那些在暗中下绊子的人挖出来,这一次的战绩,绝对比上一次闵魔覆灭要大上许多,甚至还能够一举挖掘并击溃很多隐藏在人民内部的蛀虫。
    大师兄先前疲惫,也只是被那些内部的蛀虫给恶心到了,此刻说起了案件的进展,就变得意气风发起来,言语之间也充满了激情,让人感觉到心中澎湃。谈完这些,我和杂毛小道便被大师兄安排了差事,加入了此番案件的侦查支援工作,如此忙忙碌碌小半个月,一直到2011年的一月中旬,整个案子方才落下帷幕,我们也终于得闲了些。
    经过这半个月的奋战,我们顺藤摸瓜,总共捣毁全能灵修会分布在南海岛三亚、海口的八个窝点,案情蔓延,南方省南方市、鹏市、洪山、江城等地相继都有窝点被陆续查处,全能灵修会骨干成员共计四十八名被抓捕归案,各地涉案的官员也被掌握了大量证据,准备移交纪委和检察。
    一时间风起云涌,好是一番热闹。
    当然,案件并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因为涉及到很多事情和领域,这里牵扯的关系如同那蜘蛛网一般,如何把握,真的让人头疼,有的关系,就是连大师兄也不得不重视起来,这里面的玄机让人头疼,所幸这些都由大师兄来处理,跟我们这些下面做事的人关系不大。
    时间匆匆流逝,又快到了年末,而案情又差不多到了尾声,我们便跟大师兄告辞,退出了专案组,准备返回东官。
    在机场等待登机的时候,我们凑巧碰到了准备返回广南的罗金龙。
    这小子当天有不在场证据,那个妈妈桑戴菲随着媚魔逃离了,没人指证他,故而躲过这一劫,这些天也被大师兄拉进了专案组,不过属于另外一个小队,跟我们碰面的机会并不多,见到我们拖着行李从他身边路过,他颇为识趣地站起来,跟我们打招呼。
    杂毛小道瞥了一眼罗金龙和他旁边的几个同伴,毫不留情地说道:“罗金龙,别以为你这次能够躲过,下一次还能够这么幸运。你有本事永远猫着身子,藏在黑暗里坑队友,要不然,只要露出半点马脚,我都会让你死得很有型的……”
    这个帅气的年轻人摸着鼻子,淡然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萧道长,我们之间是有误会,但是凡事都需要证据,你如果随意威胁一名秘密战线的在职成员,这事情可是很严重的。”
    “很严重?”杂毛小道眉头一挑,看着颇为得意的罗金龙,一手就将这小子的脖子给揪起来,肃声说道:“别得意,总有一天,你会哭得很凄惨的!”杂毛小道力大,罗金龙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了,他旁边几位同伴围上来质询,而周围的群众纷纷侧目,场面有些紧张。
    杂毛小道松开罗金龙,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又拍了拍他的脸,这才与我扬长而去。
    我们走到登机口办理手续,罗金龙的人在后面嚷嚷几句,却没有追上来,我踢了杂毛小道一脚,问他为何要惹恼罗金龙这种小人,这样言语交锋,不管胜负都没有啥用处,反倒平添许多麻烦。
    杂毛小道一脸坏笑,说罗金龙这人,自觉有些谋略,做事倒也能够不留口舌,不过终究是年少气盛,想要他主动露出马脚,只有让他愤怒,当愤怒到达临界值,冲昏了头脑,才会做出傻事来,到时候我们才能够抓他马脚至于麻烦,咱们还怕麻烦么?
    杂毛小道这般分说,我也只有苦笑,说这家伙的心思,还真的可怕。
    当天回到了东官,接近年末,于是便准备了过年休息的相关事宜,我和杂毛小道都各自要回家,张艾妮回苏北、小俊回豫南,简四则跟林齐鸣那厮去鲁东过年,好在老万是本地人,便让他和四娘子在此留守看家。
    年关一天一天将近,过年的气氛开始浓烈,而这个时候,我突然接到大师兄的一个电话,说白露潭在转运白城子监狱的途中,畏罪自杀而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愣了半天,最后悠悠一声长叹,不知所云。

猜你喜欢: 《前方高能》 《重生之极品仙帝》 《我在烈火中等你》 《可恶的真相》 《重生之最强蜜婚》 《奶爸村官海岛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