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灵识对峙

    这老瞎子的脾气和口气都蛮大的,然而杂毛小道却并不介意,而是连忙起身过来迎他,躬身笑道:“洛老哥,多年不见了,你倒是变得太多,小弟这乍一下儿,还真的有点不敢认了呢,哈哈。”
    他将那老瞎子手上的家当给归拢好,放在一边,然后斟上茶,给我们介绍道:“小毒物,小叔,这位老先生是我当年流浪江湖时的忘年交,姓洛,名博延,是铁齿神算刘的开山大弟子,那年我被逐出了山门,心死如灰,却是他带着我闯荡了两个月,也是他给找的铁齿神算刘,将我这一身命格勘破,我这方才没有在这十年的漂泊中迷失方向,落魄成为一个没出息的江湖汉子。”
    哦,原来是郭一指的大师兄啊!
    我一边给这位爷道歉,一边打量他那破旧的墨镜后面,到底有没有一双犀利的眼睛。
    郭一指往日爱装瞎子,然而他大师兄却的确是真瞎,见我怀疑,直接将墨镜取下来,露出了一双肉皮结痂的眼部来,嘿然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说你们别奇怪,我的眼睛是真的瞧不见,所以也不要客气,直接叫我洛瞎子就行了,反正小茅崽当年也是这么叫我的。
    杂毛小道陪着笑,说当年不懂事,怎么顺口怎么喊,现在哪里还敢这么不知深浅?说句老实话,就冲你当年为求道艺、自毁双目的那股狠劲儿,我也不能这么称呼你。
    洛瞎子叹了一口气,一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感慨,然后胡子一抖,摆摆手,谦虚地说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做不得数,再说了,我这流年断月、梅花断命、寻龙点穴以及摸骨寻脉断生机的手段,都是些文戏,跟你们这些武夫子可比不得。
    杂毛小道满口奉承,说哪里哪里,你老这才是老成谋国之术,乃万人敌的法子,现在刘师可不是也已经入了大内,谋算国运了么?对了,我听郭一指说你已经已经跟随刘师一起入了阁,大内行走,为何会出现在这儿,难道……
    杂毛小道语音拖长,想要问他是否奉了上头的旨意,前来查探消息,而那个洛瞎子却摆手说非也非也,你可都想错了,其实呢,也就是我这人早些年犯了些因果,结果近年来修为一直没有寸进,于是便立下大宏誓,一定要行那济癫和尚之法,游走红尘,为万人趋利避害,解脱苦困,于是便浪荡天涯,走哪算哪,结果不知不觉便来到这洞庭湖边,暗有所感,掐指一算,却道是有老友在此,方才过来一见而已。
    听这洛瞎子此言,当真是位红尘奇人,我们都拱手敬叹,不断称赞。
    谈话间,便听到楼梯有声音传来,抬头一看,却是五个身穿黑色常服的道人,这五人里面有一个胳膊上面缠着绷带,吊在胸口,而另外一个的脑袋也包得严实,瞧着伤口在左耳,应该是给人削掉了,这两人垂头丧气,而领着头儿的三个中年道人却是气咻咻,走得楼来之后,却是直接奔向中间空着的桌子前坐下。
    瞧着他们胸口处隐约有一块黑色牌子,我便知道这五人乃崂山派的修行道人。
    这算是正主,另一方龙虎山也跟随在后面走了上来,为首者除了老道殷鼎将之外,还有一个与他修为差不多的矮个儿道士,另外便还有四人,皆作寻常打扮,显然大家将这场子包下,也是有不想将事情闹大的想法。
    不过让我心中一跳的事情发生来,跟随着这六个龙虎山天师道的道人一同出现的,居然还有罗金龙这个小子。
    瞧见他,我和杂毛小道不由得对视一眼,这还真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在三亚根本还没有分别多久,这个小子又跑到这儿来插一腿了,实在是让人欢喜。那罗金龙一上楼来,却也没有张扬,而是左右瞧看了一番,然后直接朝着慈元阁的少东家那儿走去,显然两人是认识的。
    双方到齐,便开始摆事实讲道理,崂山这边将两个斗殴的当事人直接从医院里拉了过来,不过别看龙虎山这儿一个受伤的人都没有,但是那伤者其实还在医院里面急救呢,根本就没办法过来参加。这场闹剧都是小辈人弄出来的,殷鼎将和他旁边那个矮胖老者罗鼎全这两个鼎字辈的师叔们却没有参与,同样,崂山派领头的那个老者此番前来,也只是为门下弟子出头,与他倒也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即是江湖人,虽然修的是那清静无为的道,但这是人就有一口气,特别是身上有些本事的,故而双方一来便是言语交锋,枪来剑往的也十分凌厉。
    不过我们来看讲数,又不是看那国际大专辩论赛,这机锋打得天花乱坠,是对是错,你死我活,可是跟我们有毛关系,于是我们倒也没有怎么上心,不知不觉间,将人服务员刚刚上来的点心,又给吃得七七八八,四散零落。
    然而别看我嘴巴、手上都没有挺得住,然而在这期间的每一分一秒,都在无时不刻地观察着四周的来人。
    场中除了当事者双方,差不多围了三十来人,倘若说个个本事了得,这自然是吹牛皮,但至少有一半左右的人,都是有些本事的,除了崂山、龙虎山之外,慈元阁有三人,其余不报名号的闲散人士也三五成群,各成一系,不过并没有让我们眼前一亮,或者能够感到威胁的大拿,便是殷鼎将、罗鼎全这样属于茅山二代弟子翘楚的鼎字辈高手,在我们眼里,也不值一哂。
    时间匆匆如流水,不知不觉间,我们的眼界竟然已经到达了这个地步,回头想一想,难免有些自得。
    杂毛小道并不在意场中的争斗,而是在与那洛瞎子低声交谈着这些年的经历,不过在这个地方,他也不会提太多,匆匆说起,不深不浅,倒也不会暴露我们的身份。那个洛瞎子是个妙人,言语间模棱两可,我感觉杂毛小道当年街头行骗、忽悠旁人的本事,说不得就是跟此老学得。
    然而修行者终究不是街头流氓或者菜市场的妇女同胞,相互对喷,这也不是一个事儿,到了最后,终究还是要看手头的实力,所以双方长辈都出言约定,论起了道行修行来。
    说到这里,我倒是有些兴奋,咱们今天过来,除了打探消息之外,无外乎就是瞅瞅这点乐子,于是便都打起了精神,准备瞧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手段比试。很快,他们就谈妥了法子,居然并不是我所喜欢的全武行,而是灵识对峙。
    所谓灵识对峙,这个我讲得算是比较少的,其实也就是拼精神意志,双方不断给对方施加精神压力,在那难以言喻的炁场之中,将自己的炁压迫对方,形成一种意志上的压倒性,如果达到一定程度的话,倘若被压方不活动一下身体,活络精血,只怕就会有某些危险,甚至直接就假死过去。
    其实这种事情在古时候也都有记载,算是道士修者之间的比斗中,比较文雅的一种,当年吴承恩写那《西游记》,说唐僧在车迟国中与那虎力大仙比坐禅,便是从此法中来,不过唐僧虽然佛法精深,却吃不透这其中奥妙,只以为能坐定便可,而后来吴承恩安排孙猴儿上去捣乱,倒也是合乎此间原理。
    这是题外话,不足言叙,单说这崂山和龙虎山说妥了此番比斗之法,立刻派出了两名资历差不离的门下弟子上前来,各踞一张八仙桌,相隔不过两米,对视而坐,凝目皱眉,却是立刻对上了精神。
    两人相对枯坐,不知法门的人看着自然是十分枯燥无味,然而能够用神念触摸到那炁场变化的人士,却能够立刻感受到其中的强弱变化,此消彼长,此长彼又消,来来去去,其中的精彩倒是真心好看,将我们这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深深吸引其中。
    不过这双方所挑的子弟,辈分差不多,而且实力倒也旗鼓相当,一时半会,倒也瞧不出什么胜负来。
    我起初还是仔细地感受着空间中炁场的变化,然而一分钟之后,杂毛小道不经意间碰了一下我,说小毒物,左边靠窗的方向,那两个人老是不经意地瞧着你,这是何道理?
    经过杂毛小道提醒,我这才不经意地用余光扫过去,却见在窗边坐着两个男子,模样皆十分普通,刚才我粗略看一眼也没怎么注意,此番一打量,方才瞧见这两人面目生硬,却是蒙上了人皮面具,然而这面具比我们这杨操祖传的手艺颇有些差距,所以我勉强能够瞧得出来。
    这两个人中个子偏矮的一个,感觉十分敏锐,感觉到我的注意力瞟过来,立刻收回了目光,我皱着眉头,正想细看时,却听到旁边洛瞎子低声叹道:“哎,这龙虎山要输了……”

猜你喜欢: 《重回80当大佬》 《我真的长生不老》 《绝对杀戮》 《影帝暖宠:重生娇妻怀里来》 《厂公独宠“他”》 《盖世农民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