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湖中救人

    洛瞎子话音一落,便见龙虎山那名弟子的头颅一震,啊的一声,立刻跌下了桌子来。
    他下来的姿势也是比较奇特,身子前倾,竟然是以头触地,脑瓜子妥妥地砸在了那木板上,咚的一声响,清脆之极。万万没想到,看着本来还是蛮占有优势的龙虎山竟然先支撑不下来,我们都纷纷站了起来,眯着眼朝中间看去,却见那个弟子全身不断抽搐,手脚的筋收缩,竟然口吐白沫起来。
    殷鼎将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情况,探头过来一瞧,却见这名弟子眉心略黑,嘴唇发紫,有一点受了寒毒的迹象,不由疑虑地摸着下巴,皱眉不已,而旁边的年轻弟子却毫不客气地朝着那个获胜者破口大骂道:“你妈的使诈是吧,这哪里是灵识对峙,简直就是下毒!”
    瞧见这名子弟连呼吸都开始不畅起来,旁边的罗鼎全也不由得皱起眉头,指着崂山领头的那个山居道人喝问道:“白格勒,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门下弟子修炼的,到底是什么魔功?”
    那获胜的一方自然是颇为得意,面对着龙虎山的指着,白格勒长老摸着微须含笑说道:“道便是道,无所谓正,也无所谓邪,而在于使用者本身。按你这么说,人家茅山拿鬼捉妖,你们龙虎山天师道整日吸精双修,可不是最大的淫邪之辈?真的猛士,要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输了不要紧,但是倘若是想靠狡辩就将这场子找回来,莫不是想让在场的诸位江湖朋友,笑掉大牙?”
    殷鼎将是龙虎山此行的带头大哥,听得崂山白格勒这般说话,甚至还拿自家修行的功法来说事儿,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来了,终于皱着眉头反驳了:“说倒也不是这么说的,白道友,我们事先说好是灵识对峙,然而你门下弟子最后却用上了邪灵教那红尘冰魔功,暗地里坏了规矩我们两派这冲突事小,但是牵扯上了那万恶的邪灵教,那可就是大事情了……”
    白格勒也不祛,嘿然笑道:“这门法子是我师兄无尘真人当年惩戒邪教的时候,留下来的战利品,看着也有些用处,便赏给了门下弟子,你少给我们泼脏水;说道邪灵教,谁不知道,当年你龙虎山跟他们却是牵扯不清,十二魔星中的秦鲁海,说起来还是张天师的师叔,此话不假吧?”
    这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相互之间揭老底,一时间倒也不分上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喊了一声:“快看,湖边有古怪呢!”
    吵架不好玩,所以有人这般一喊,我们立刻转过头来,朝着不远处的湖面上瞧去,却见离我们十几米的湖面上,那里本来有一艘渔船正在泛舟湖面,上面有两人,一个戴斗笠雨蓑的老渔翁,还有一个却是个如花似玉的渔家少女,如此画面自然是极富有诗意的美景,然而此刻那渔船就在我们站起来的瞬间,却给某种东西从水底下使了气力,给直接打翻了。
    这二月天,天寒地冻,湖面虽然没有结冰,但是自然是寒冷刺骨,见湖面上翻船,湖中的人有性命之危,许多人便也坐不住了,我瞧见一个罗金龙、一个慈元阁少东家,还有几个场中之人,直接霍然而起,二话不说便把身上厚重的衣服一脱,人便一个箭步,朝三楼的窗口往外,一跃而下。
    我们所在的这处酒楼,小半是临湖而建,从窗中跃下,自然就是跳到了湖水里。
    这么冷的湖水,想想都直打哆嗦,敢于第一时间站出来的,倒是颇让人心生敬意,即使是罗金龙,在这一会儿,也让我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点了一个赞。
    不过当我也准备跳下去救人的时候,小叔却是一把拉住了我,低声说道:“稍安勿躁!”
    我有些诧异,但瞧见杂毛小道给我使眼色,却是刚才一直在扫量我们的那两个人也站了起来,我匆匆一瞥,我靠,高个儿的那个男子好雄壮的胸肌,而在那一瞬间,他竟然不经意间流露出让人心悸的实力来。不过他也只是下意识的防备,所以一放即收,并没有让旁人察觉得到。
    我手捂住了心脏,暗道乖乖,这种实力,竟然不比那一流高手差个几分,却是有能够比得上我们所遇到的那些十二魔星或者同等级别高手的实力。这般的高手跑到这儿来蒙头蒙面,到底是为了哪般?
    被这大胸肌男人给吓了一跳,我便也没有了跳下去救人的心思,想着前后都已经下去了五位修行者,在这春寒之中,倒也不会费太大的劲儿。
    话是这么说,三楼一层的大多数人都围到了窗边来,朝着湖面上瞧去,却见那打翻的渔船在湖面上折腾了一下,然后开始往下沉去,而那渔船上的祖孙俩儿倒也都是识得水性的人,在度过最开始的慌乱之后,也将身上的衣物脱下,然后朝着湖边游了过来,而罗金龙和慈元阁少东家等人也朝着那边接应过去。
    所有的事情都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正在奋力往前划水的打渔翁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一般,猛然往下一沉,湖面上起了水旋子,竟然直接就沉入湖底去了。
    有古怪!
    瞧见这情况,在五人中最领先的慈元阁少东家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准备去瞧瞧是什么动静,而这酒楼上的人也顾不得龙虎山和崂山的纷争,纷纷往着楼下跑去。杂毛小道要照顾那洛瞎子,我便站了起来,也跟着人群往楼下跑去,准备出一份力,怎么着也不能够淹死人。
    然而我挤到楼梯口的时候,腰间突然有一只手摸了过来,值此危急时刻,我也是灵觉大开,立刻就感觉到了,左右也不会再重蹈当日在金陵那神偷猴三儿的覆辙,于是伸手过去抓。
    入手处是一只滑腻白皙的小手儿,我抬头一看,却正是刚才披着人皮面具打量我们的二人组中,矮个儿的那个。摸到这手,我便立刻知道是个雌儿,还待抓住教训,却见那人横了我一眼,身子竟然如同滑鱼,在人群中左扭右扭,居然就不见了踪影。
    所有人匆匆而下,时间倒也不长,人命关天,我也懒得理这个摸我钱包的小贼,冲出酒楼,来到了湖边,举目一瞧,却见那个老头已经被那个少东家给救了出来,正在往回拖呢,岸边有认识那少东家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少东家高声答应,说是个成了精的水猴子。
    妈的,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谋害这湖上的乡亲?
    听到那少东家的答话,立刻有人义愤填膺,在湖边找了几艘船,直接过去接应他们。这翻船的一老一少,总共两人,却已经被刚刚跳入湖中的五人给接应到,慈元阁少东家带着那老渔翁,而渔家女则被另外一个人给拉着,朝着这湖边刚刚出发的船上游来,而另外三人则根本不惧那寻常人极其害怕的水猴子,直接就地搜寻起来。
    说来也是迅疾,当那慈元阁少东家将那老渔翁给推上了接应的船只时,他的一个同伴便已经找到了那个胆大包天的水猴子,直接跟那水鬼儿厮打起来。
    所谓水猴子,其实跟那水鬼、河童等物差不多,都是积怨颇深的鬼灵沉积在水中数年,然后依托某些尸体成灵,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找替死鬼,直接将那些在水上讨生活的渔家或者入水游泳的男女拖入水中,据说它们跟幽府签有协议,能够从这些人的死亡中,获取足够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
    更有甚者,直接成蛟化龙,成为一方水神,颇为风光。
    此物在战乱之时最是猖獗,然而到了和平时期,能够谋害的人命太少,于是便也少有传闻,这一只倒也罕见,想来应该是冬天游泳的人少,找不到替死鬼,所以方才铤而走险,一定要弄死一两个,方才能交差。
    当然,这也只是坊间传闻,做不得准,不过这东西在水里面的力道十分大,水性不强的人,即便是修行者,对它也是无可奈何的。当然,敢第一时间跳下来,并且留下来与这水猴子对峙的,都是颇有自信之人,故而一番厮打之后,那慈元阁少东家的同伴却也没有被按到水里去,而是紧紧将这水猴子给抓住,不让它逃遁而走。
    罗金龙和另外一个修行者终于赶到了厮打现场,三人齐心协力,终于将那水猴子给制服,罗金龙却是个狠角色,直接将中指屈起,然后照着那黑乎乎、**的黑东西脑袋使劲儿捶打了几下,立刻一大片黑红色的鲜血溢了出来。
    水猴子挣扎了一番,最后四肢一蹬,直接就死了过去。
    然而当那三人拖着水猴子尸身,准备往回游的时候,殷鼎将突然朝着水里面大声喊道:“金龙,快回来,快!你们身后有东西,那水猴子根本就不是掀翻渔船的罪魁祸首!”

猜你喜欢: 《极品对手》 《天眼狂医》 《至强女汉子》 《再婚boss追爱路》 《闲巫在都市》 《婚情告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