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诡异的蓑衣人

    萧家先祖当年位列茅山长老之位,而后隐退天王镇,开枝散叶,成就了句容萧家之名。
    萧老爷子是句容萧家的中兴之辈,年轻时闯下了偌大名头,一身业技,一门四郎,除了杂毛小道的父亲实力不显之外,其余皆是实力显著之辈,那大伯在西北局中身居要职,三叔、小叔的实力也有目共睹,在苏南苏北,那也是极有名的宗族。
    小叔虽然当年左臂缺失,然而这些年来发奋图强,实力却是精进不断,此番出手,倒也让人另眼相看。那客老太瞧见小叔提剑而来,不由得眉头微皱,低声喝骂道:“好一个多管闲事的土贼,你们这些人,可真的是不知好歹,一会儿杨大人若是来了,你们就等着受死吧!”
    身边最为依仗的东西给人破了,客老太倒也没有逞强,而是一个晃身,朝着旁边逃开。
    杀人行凶,事了拂衣去,我们哪里能够让她这般的潇洒,立刻冲上前去,准备围追堵截,把她直接给拿下,然而我们刚刚奔走几步,那些犹自沉浸在幻觉中的村民却是不管不顾,朝着我们这边冲来,我避开两个抄着条凳砸来的汉子,却没注意腿脚被几个小萝卜头给抱住,张嘴便朝着我的大腿咬来。
    我将气劲布满腿部肌肉的表面上,那些小孩子即便是属狗的,也不能够隔着裤子咬中我肌肉,然而这样一番纠缠,我终究还是冲不上去了。
    而在对面,小叔则因为我们支援不及,独自面对着客老太以及手下四相海的攻击,面对着这一干修行高手,小叔倒也不惊慌,舞动从三叔那儿借来的雷击枣木剑,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竟然也能够将其牵制住,不让他们伤及本身。
    这五人一扑而上,气势汹汹,小叔也阻拦不得,不敢硬上,而客老太等人去意匆匆,也不曾为难小叔。
    小叔被逼至灵棚边缘,黑暗中突然冲出一道黑影,手中寒光一亮,朝着他的后心刺去。
    “小叔,小心身后!”我气劲一震,将这几个小孩给直接逼开,不过依旧来不及救援,惟有大声提醒,然而正在与那五人对峙的小叔哪里能够防得住那畜牲,惟有回剑,勉强来挡,眼瞧着那人即将要刺入小叔身后,一道清越的声音也从暗处出来,似一道金光,朝着那名身居五行遁术的袭击者,手腕射去。[综漫]蓝波的游走路线图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蛰伏许久的杂毛小道终于忍不住出了手,那名五行遁术也是个高手,身手简直宛如鬼魅一般,敏捷至极,一感知到那雷罚将至,那身子便微微一晃,人却是已经脱离了雷罚的攻击范畴,隐没旁处。
    我奋力脱离这些村民的围攻,回头吩咐慈元阁少东家,让他们管住这些村民,然后返身冲向灵棚。
    当我到达灵棚的时候,那客老太等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瞧见一道诡异的黑影时隐时现,忽左忽右地不断闪现,正在跟杂毛小道和小叔纠缠阻击,不让他们冲入后院拿人。
    是想要拼死断后,然后凭借自己的五行遁术最后撤离么?
    瞧见这人依仗着自己身手的敏捷,和诡异莫测的五行遁术不断阻击,十足的卖骚,我倒也不客气,脑海中飞速模拟,根据那炁场的感应变化,预判着此人的落脚点……三、二、一对了,对了,就是这里!
    我心念一动,从怀中掏出震镜,凌空一照,口中高呼曰:“无量天尊!”
    那脍炙人口的引导秘咒一出口,一大篷瓦蓝瓦蓝的光芒立刻照在了那名蓑衣男子身上,当下也是一僵,根本动弹不得,趁着这功夫,早就等候多时的杂毛小道雷罚脱手,倏然射过他的小腹处,直接穿过,炸出一篷脓汁浆液来,而与此同时,小叔也错步跟上,手朝着那摇摇欲坠的家伙腰间一抹,掏出一个锦绣罗彩袋,收入手中。
    直到这时,那人方才“啊”的一声凄厉叫唤,瘫倒在地。
    我和杂毛小道并肩作战数载,彼此的心意早已相通,并不管这名已经没有行动能力、而且又毫无名头的家伙,而是朝着那屋子后院冲了过去,追杀客老太。
    很快我们就来到后院,却已经不见了几人踪影,我跳上墙头,四处望去,只可惜这茫茫雨夜,却没有瞧见半分踪影,唯有看见这小村的各处屋顶墙头,都有古怪的纸花和幡旗在飘扬,在这样的雨夜中,鼓荡风动,猎猎作响,让人心中郁积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论配角和boss的倒掉
    我正惆怅,却听杂毛小道在呼唤我:“小毒物,过这里来看!”
    我回身转来,却见杂毛小道小心翼翼地在院角的一口古井旁,探头望去。我心中疑惑,要知道这南方水系发达,深井较少,一般多为敞口井或者压水井,而且这村子就临着湖边,怎么会有这么一口古法深井呢?
    不过当我走到杂毛小道的旁边时,才瞧见这井口挂着几缕布条,却是跟客老太身边那四个黑袍人的衣服材质差不多,我皱眉问道:“他们从这里逃遁了么?”
    杂毛小道抓着一根布条,紧紧攥在手心,脸色有些不好,沉着脸说道:“应该是。他们在此布阵,所为的绝对不是你我,或者慈元阁诸人事实上这村子的阵法依然还在继续运转,他们没走,只是暂避了我们的锋芒而已。我可以预料得到,他们还会有高手前来,而听他们的口气,似乎应该能够胜过我们……”
    我头有些晕,甩了甩头上那些寒彻入骨的雨水,问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杂毛小道抬头看天,但见我们头顶之上,二十三条孤魂萦绕,不断旋转,将整个村庄蒙上了一层古怪的气息,这气息并不似鬼气阴森,反而透露出一股威严和庄重。朵朵在那灵旋附近游走,正在找机会接近,然而却强攻不得,只有望洋兴叹。
    这杂毛小道沉吟一番,指着村庄旁边的那座土山说道:“二月榆落,魁临於卯;八月麦生,天罡据酉,此处依山靠水,山河走势颇有龙冢之相,今朝又被这些家伙弄出这一番造型和布置,我估计他们所为的,应该也是那头被传闻闹得沸沸扬扬的真龙。如此说来,倒是与我们的目的一样。且不管,刚才那个家伙虽然被雷罚穿腹而过,不过我留了手,应该还没有死,我们先回去,盘问一番,再作打算。
    我点头,指了指脚下这黑黢黢不见底的深井,说这儿怎么办?
    杂毛小道嘿然一笑,跑到院墙旁边,一脚踹塌,然后将这院墙留下的砖石给抱着寻,往井下扔去。[hp]我亲爱的铂金“公主”
    看到他的示范,我表示明白,深井危险,虽然不能追进去,但至少也要将这儿堵死,不让他们有机会出来才行。杂毛小道在搬砖石,我扭头一看,瞧见院子角落有一块磨石,好几百斤,于是鼓足了凄厉,咬着牙,奋力搬起,将井口砸得个稀巴烂,然后盖住,也算是封住了出口。
    忙完这些,我们返回前院,瞧见慈元阁诸人已经将那些被迷幻住的村民给镇住了,没有再发狂地胡乱攻击,而是七零八落地躺到在地上,昏迷不醒。慈元阁五人正费力将这些村民转移到这灵棚下,客老太一干人等应该是采用了药物以及邪法等诸多手段,并力而施,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我们现在也没有时间将他们救醒,一切都要等事后再说。
    收回目光,我们却没有在灵棚里面找到小叔和那名被杂毛小道给捅入腹间的五行遁术者。
    什么个情况?我左右瞧看,并没有见着,杂毛小道瞧见那个少东家的妹子兴高采烈地迎了上来,皱眉问道:“这位姑娘,有没有看到我小叔?”那妹子并没有回答杂毛小道的问题,而是略有些失望地问杂毛小道,说啊,你就是雷罚飞剑萧克明啊?
    一番激战,又被那瓢泼大雨浇在头上,此刻的杂毛小道绝对谈不上帅气,而是落汤鸡一只,形象不佳。然而杂毛小道哪里有闲情逸致管这女孩儿心思,皱眉点头,说是我,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小叔,就是刚才那个两鬓发白的中年人?
    那妹子摇头说不知道,没注意。她的回答让我们略有郁闷,旁边的少东家主动走过来,说你小叔他刚才追那个蓑衣人去了,很快,一下子就消失了,我们根本来不及追……我叫方志龙,见过两位大侠。
    我们点了点头,不过现在也没有心情跟他寒暄,正准备出去寻找,这时瞧见小叔从村子后面缓缓走了过来,立刻迎上去,瞧见小叔孤单一人,那个蓑衣人早已不见。杂毛小道问他叔怎么回事,小叔苦笑,说本以为他中了你一记飞剑,再厉害的角色也要躺卧不起,却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是一头死物,在你们跑去了后院,竟然一跃而起,暴起伤人而不得之后,转头便逃向了村后,我追了一段时间,怕有埋伏,只有回来了。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那个会五行遁术的家伙,竟然是头死物?

猜你喜欢: 《城市德鲁伊》 《我在火影当忍者》 《绝地求生之诸神之战》 《至高龙主》 《[综]变种人富江》 《重生暖婚:总统大人,放肆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