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贵客驾到

    慈元阁少东家对我和杂毛小道似乎十分感兴趣,一进屋子里,便满怀欣喜地想要与我聊一聊人生和理想,以及过往经历,却不料村口这时传来一种悉悉索索的古怪声音,细细一听,却有些像是那长蛇游动,贴地而来的声响。
    听到这声音,我们所有人的心脏不由自主地都提了起来,仔细想一想,来的那东西倘若是那真龙,必然能够感知到地面上任何的动静,一旦我们随意走动,它必然仓惶逃离,远走湖中。
    这想法使得我们浑身绷得僵直,都不敢动弹,惟有直勾勾地往窗外望去,不过等了好一会儿,却都没有发现那玩意爬近,而是感觉它在村口的周围游绕了一圈,却迟迟不肯进来。
    我早已开启了遁世环,将气息收敛,心中多少也有些忐忑,这真龙一身是宝不假,但倘若真的当它是那案板上任人宰割的肥肉,那可真的就有些异想天开了。
    龙是什么?它首先是一种祥瑞之物,其次,还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图腾生物,且不说它在传说中那种行云布雨的本事,单说它本身单纯拥有的那体形和力量,都不是我等凡人所能够想象的,相信自己、拥有信心是一回事儿,但倘若真的与这样的生物交手,说句实话,这世间有几个人,心里有底?
    那村口的东西将至未至,正等得着急,头顶上突然传来瓦片轻微的响动声,我的身子一弓,右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鬼剑,想着莫非是那道黑影再次返回来了么?
    这时从屋顶跃下来两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我们的窗边,背部紧紧靠着窗户前的墙壁。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这诡异的宁静让我屡次忍耐不住,准备拔起鬼剑,朝着这两人砍过去了。不过我终究是忍住了,现在敌我情况不明,此间的情形颇为诡异,外有孤鹰巡空,内有大阵相连,各路人马,群贤毕至,贸然出头的下场必然是不太好的。
    死一样的宁静之后,一声熟悉的声音低沉响起:“姐,怎么回事,客海玲他们不在,鱼头会的人也不在,地上倒是一堆根本动弹不得的破烂符兵,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进击的巨人]定位误差
    听到这虽然刻意压低了语调,但依然清脆如黄鹂婉转的声音,我的心中一跳,脸上立刻蒙上了一层阴霾洛小北,没想到她们竟然也参与进来了,而旁边那个被叫做“姐”的女子,应该就是邪灵教右使洛飞雨吧?
    果然,洛小北这边话音一落,旁边那个女子便也低声回答道:“这里刚才应该是发生了一场火拼,客海玲和鱼头帮的人不敌,逃遁了,不过看天上那阵法依然还在维续,说明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转入了暗处唉,客海玲这个老太婆自从男人死了之后,性子实在是太偏激了,手段血腥,竟然将这整个村子的人都杀害大半,这事情一旦暴露出来,只怕这里风声鹤唳,我们又要受到官面上的镇压了!”
    “小佛爷不是一直说么,一旦他的计划成功,所有的阻力将不再是问题,到那个时候,天下间就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他了,他便是行走在人间的王,想要做什么,便能够做什么,些许性命,些许荣辱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
    洛小北酸溜溜地说道,听得自家妹子这般说起,玲珑剔透的洛右使自然知道她是在说反话,只是长长叹息,说小北,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干什么,只不过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在我们这边,所以你万事都要小心,也不要胡乱表达自己不同的意见,小心隔墙有耳,你知道的,佛爷堂的势力越来越大,小佛爷对一应教务基本上都能够一言而决之,姐姐现在在教中的日子也很难过,真正出了事情,我也帮不了你。
    洛右使说起话来语重心长,而洛小北也知道厉害,不再多言,只是撒娇一般地说道:“哎呦,姐,我知道啦,你最近越来越像老妈了,啰嗦!嗯,现在到底什么个情况,不是说新入教的杨供奉也要过来么,怎么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洛右使黯然说道:“谁知道?这客海玲是杨供奉的心腹,此番洞庭湖的整个计划,也是他所提出来的,他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搞砸得。至于我们,来走一个过场便是了,只要不让别人瞧见我们心中的芥蒂,一切和和气气,那就最好。”
    洛小北一肚子气没出发,不由得使劲儿踢了一下墙,这妮子力气甚大,整面墙都仿佛要塌了一般,吓了我一大跳,正心惊胆战间,洛小北说话了:“那个杨供奉仗着自己的江湖地位高,修为厉害,屡次想要将姐姐你这右使之位弄下来,让他坐,咱何必帮他,照我说,直接回去便是了,何必要装着这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说来谁信?”特种纨绔
    洛飞雨又是一声叹息,那叹息里藏着满满的无奈,说杨供奉要的可不是我这有名无实的位置,左使、甚至掌教元帅,那才是他的目标。
    洛小北嘿嘿笑,说也不知道小佛爷怎么想的,竟然引狼入室,总有一天他会吃亏的。对了,姐,你和小佛爷的婚事有进展没?要不然你嫁给他吧,到那个时候你就是佛嫂了,咱们一家人,妥妥的嫡系了,何必像现在这般害怕?
    洛飞雨断然否决,说小北,不许再说了,我与小佛爷,绝对不可能的……
    “这件事情外公在世的时候就说起了,为什么你一直拖着不肯答应,按理说,抛开那心计长相不算数,小佛爷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豪杰,也没有委屈你啊?难道……难道你真的喜欢茅山的那个杂毛臭道士?”洛小北发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声,颇多调侃,不过那洛飞雨却是无比严肃,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倘若在碰到他们,我一定要让他们饮恨在我的剑下……”
    洛飞雨的口气十分严肃,然而我莫名地却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颇有些怪怪的,说到这儿,洛小北也有些疑惑,说姐,我在岳阳城里,私底下见到了他们两个嘞,那个臭陆左,茅坑石头一样的臭脾气,不过修为好像变得厉害了很多,让我都感觉到害怕呢,你说这洞庭湖上下,前来凑热闹的人多得如过江之鲫,但是真正能够将客海玲他们逼走的,却没有几人,难道今天晚上这场面,他们也有参与?
    洛飞雨忍不住笑了,说也有可能哟,说不定他们两人正在对面看着我们呢……等等,对面真有人!
    这洛右使说着话,下意识地朝着对面望去,却发现了对面的土房子里有人影晃过,她毫不犹豫地提醒了自家妹子一声,手果断一抬,那把秀女飞剑便朝着对面的房子倏然射去。丫鬟翻身凤逆天下
    秀女剑在空中划过,很快,一道女生的尖叫,和玻璃破碎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洛飞雨和洛小北两人箭步如飞,朝着那边飞扑而去。
    在屋子里蹲了半天墙角也不敢动弹的我和慈元阁少东家终于站了起来,方志龙拉着我的胳膊,紧张地说道:“陆大哥,刚才那声音是我妹……”
    惹事的自然是他妹,要不然依杂毛小道的修为,哪里能够这么轻易就被洛飞雨发现,那姑娘只怕是听人议论我们两个,忍不住探头来瞧,想看看洛氏姐妹长得到底好不好看。不过这会儿她估计应该看不到对方的面容,因为洛飞雨却是要了她好看。
    但听那秀女飞剑倏然而出,击破了玻璃之后,在那房间里一阵叮叮作响,却是杂毛小道出了手,用雷罚与其交锋对峙。
    这雷罚秀女虽然早已相识,彼此飞剑来去却是头一回。这一方是流传的古剑,另一方则是新晋的法器,各有千秋之处,一时间叮叮当当,打得颇为热闹。土屋中空间太小,杂毛小道施展不开,一脚踹开大门,直接冲出来,雷罚一个旋转,将那把秀女剑直接给甩向了夜空。
    瞧见这屋子里间冲出来的,竟然是杂毛小道,洛飞雨颇有些惊讶,手一招,那秀女剑飞回手中,秀眉一蹙,沉声喊道:“竟然是你?”杂毛小道明人不做暗事,嘿然笑着打招呼道:“飞雨妹子,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洛小北在旁边警戒,瞧见从屋子里面跟着出来的方怡,眉头一挑,说哎哟,几天不见,又把到一个小妹妹,我说道士哥哥,你这泡妹子的手段倒也不错啊?
    洛飞雨面无表情地冷声哼道:”之前分别时说过,再次见面,依然是敌人,生死相见,来吧,动手!“她说得残酷,手上却也不慢,手呈剑指,准备冲将上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道硕长的黑色长影突然从小巷子中蹿出,浑身腥气浓烈,信子长长,正朝着灵棚处的那一堆昏迷的村民,游动冲去。
    邪灵教一直等待的贵客,终于出现了!

猜你喜欢: 《宠物小精灵之御守晴明》 《美貌女配撩宠记[穿书]》 《空姐妻子的秘密》 《绝色王爷的傻妃》 《芷凝春露》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