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悲愤欲绝的湖泥地龙

    在瞧见那条准备去吞噬灵棚村民的硕长黑影,我眉头一皱,心中立刻了然这不是真龙。
    何谓真龙形象,头似牛,角似鹿,眼似虾,耳似象,项似蛇,腹似蛇,鳞似鱼,爪似凤,掌似虎,是也。其背有八十一鳞,具九九阳数;其声如戛铜盘。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而那条从黑暗中钻出来的长影,身长三丈,浑身有如穿山甲之鳞甲,尽是污垢,头似鼠,身下百足,外形简直就像一条放大版的蜈蚣,或者马陆。
    这畜牲浑身土黄泛黑,爬动时地上的沙石淅沥沥地响动,有点儿沙漏的声音,然而那速度极快,泥浆飞溅间,已然冲到了灵棚跟前,将刚才散落前方的麻将桌给一下掀翻,张开三瓣相连的丑恶嘴唇,准备一口咬中里面的村民,吃个囫囵儿饱。
    而就在此刻,一白一黄两道光划空而过,朝着这长虫的身上刺去。
    长虫身上的鳞甲都有巴掌一般大,又硬又韧,飞剑全力施展,竟然扎不穿透,不过即便如此,那头长虫还是受到了惊吓,放弃了即将到嘴中的食物,倏然转身,前端昂起,老鼠一般的脑袋上面有三双泛着绿光的眼睛,阴晴不定地凝视着面前这两位发剑的男女。
    “湖泥地龙?”
    我旁边的慈元阁少东家瞧见那长虫,不由得一声惊呼,我回过头来,低声问他,说你可识得这玩意?
    少东家点了点头,说我在家传古籍中曾经看过绘图,这东西是一种史前巨虫,常年生活在大江大湖下面的淤泥中,以鱼虾为生,虽生于水,但为土属,更是精通火性,以前古人见了,只以为龙,便以“地龙”称之,后来发现有异,又加了前缀辨别,不过即便如此,这畜牲还是极为厉害的妖物,浑身铁甲,精通五行之三,一旦发起狂了,少有人能够对付。
    我说这东西既然是史前之物,怎么还能够留到现在来呢?
    慈元阁少东家摇头,说洞庭湖乃古之云梦泽,广阔接近千里,在大湖深处,潜藏着许多上古异种,它的存在并不算稀奇,更加珍惜的物种也有的是,奇怪就奇怪在前几日的湖蛟,今天的湖泥地龙,这些东西平日里都只会缩在自己的领地,从来都不会上岸乞食,现在却纷纷临岸,只怕事有蹊跷啊?
    他这般说,我便想起了当日在藏地,听闻那剑脊鳄龙也是洞庭湖云梦泽中,镇压水眼之物,洞庭湖有水道直通天下水脉,故而现身天湖之中,最后身受屠戮,落了个拆骨扒皮的下场,便是杂毛小道的雷罚剑里,也有此物精血莫非那剑脊鳄龙,也是因为此遭变动,才仓皇逃离的?
    这些故往旧事暂先不谈,那湖泥地龙昂扬上身,与杂毛小道和洛飞雨巍然对峙,而杂毛小道却并不在乎这条面目丑恶的长虫,而是朝着洛飞雨冷声哼道:“真好笑啊,都已经将这村子杀得血流成河了,想不到你居然还会顾忌这些无辜村民的性命?你刚才为何要回转长剑,直接朝着我心窝子刺来便是,那岂不就是一了百了、了么?”
    杂毛小道血淋淋地讽刺让洛飞雨面皮红红,分外妖艳,虽然连我都知道这小村灭门案与洛氏姐妹无关,但是杂毛小道的这般说法,她们也反驳不得。
    当然,像洛飞雨这么骄傲的女子,自然也不屑于跟杂毛小道解释什么,长剑陡转,竟然真的就直接朝着面前这道人刺去。
    杂毛小道的飞剑之技,最初还是从洛飞雨这边传承而来,虽然后来又蒙得陶晋鸿嫡传,但是模子里的手法还都是一样,所以洛飞雨这边一出剑,杂毛小道便能够预防,一个铁板桥躲过,翻身而来,又与洛飞雨对拼几招,一来一往,气势都颇为凶狠,生死之间性命反转,不知道有几多危险。
    这两人一搏命,我们没看懂,那湖泥地龙也没有瞧明白,不知道这对奇怪的男女到底在做啥,它全身戒备,连脖子上面的鳞甲都立了起来,结果半天竟然根本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于是也不再理会,转过头去,再次张嘴,朝着地上那个昏迷的村民咬去。
    泥湖地龙正流着口水,准备大快朵颐,结果叮、叮两声,脖子上面又中两剑,火花飞溅。
    这畜牲连忙将脖子一缩,愤怒地长嘶一声,回头一看,瞧见这对狗男女居然在自己就食的那一瞬间,对自己又下了黑手。我藏身在对面的土屋里,隔着窗户瞧见了那头泥湖地龙猛然回头来时,那狰狞扭曲的面容,三对六只泛着绿光的眼睛里,写满了悲愤。
    我猜想那畜牲心里,必然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简直憋屈到了极点。
    果然,它没有再理会灵棚里的这将近三十份的美妙食物,而是尾巴一拍,朝着杂毛小道和洛飞雨激射而来。这泥湖地龙身长三丈,腰围如橡木酒桶粗细,浑身鳞甲坚韧,便是那飞剑都刺穿不了,一旦发起狂来,那真的是坦克一般,势不可挡。
    杂毛小道和洛飞雨都不敢掠起锋芒,纷纷闪开,至于洛小北和少东家妹子方怡,则一追一赶,朝着我们这边跑来。慈元阁少东家本来还藏在土屋子里,瞧见自家妹子被那洛小北追得四处跑,立刻便坐不住了,转身朝着门口冲去:“陆哥,我得救我妹子,暂且告辞了!”
    少东家一声招呼,夺门而出,我从窗户中望外面仔细一瞧,却见那方怡并不是洛小北的对手,给那狠毒的小娘子逼得没头苍蝇一般逃。不过洛小北并没有起杀心,而是在戏耍,将慈元阁这小公主给吓得哇啦哇啦地大叫:“哥,哥,救我……”
    少东家方志龙从屋子里冲出,手中一把寒铁青锋,与洛小北接上了手,两人拼斗,几招过后,方志龙被洛小北一脚给踹开,滚落在泥地中,瞧见面前这狼狈的两兄妹,洛小北一脸傲气,说这一对狗男女,实力不咋样,倒是挺情深意切的。
    她这般奚落方家兄妹,而我则摸着鼻子,缓缓走出来,咳了咳,纠正她的话语:“人家是兄妹,可不是别的什么,你想搞事情,最好先调查清楚,再说话……”
    洛小北见我从土屋子里缓慢走出来,眉头一掀,恨声说你果然也在,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我回过身子,将大门直接踢开,指着里面吊在梁上被风吹得直晃悠的尸体,脸色阴霾地厉声喝道:“你看看自己做的恶事,便知道我们过来做什么了……”
    洛小北视线瞄到了那具垂落四肢的尸体上,那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长年艰苦的农活和水上作业,让他整个人显得十分苍老,一头白发,眼睛充血凸起,脸上是大块大块的尸斑,滴滴答答的尸液滴落下来,让人心中既害怕,又心生怜意。
    瞧见这场景,洛小北的语气也软了一些,弱弱地解释道:“我跟你说过,我不是邪灵教的人,这些都是客海玲做的,跟我们两个是没有关系的……”
    我呵呵一笑,说没关系?好一个没关系,那你们还出现在这里,对我们刀剑相向干什么?做就做了,何必遮遮掩掩,洛小北,你这样子,我很瞧不起你!
    听到我在这儿冷笑,洛小北的俏脸憋得通红,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瞬间爆发,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是啊,我虚伪!不过你不是很厉害么,你这么有正义感,干嘛不救他们?就知道怪我,就知道怪我,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一口就回绝了,现在又知道来装道德崇高的正义人士了?当初你干嘛畏畏缩缩,事不关己呢?你这个浑蛋!”
    洛小北一边骂一边哭,委屈的眼泪直在眼眶里面打转转,瞧得旁边的慈元阁少东家和他妹子有些发愣,不知道刚才这个如狼似虎的凶狠小婆娘,怎么变得这般多愁善感,委屈满满了。
    我被洛小北一通骂,也感觉有些耳朵热,小人物便是这样,遇见不平事就愤愤不已,然而事到临头又只知道躲避。正心中惭愧,突然听到杂毛小道和洛飞雨几乎同时喊道:“躲开!”
    我抬起头,瞧见那头湖泥地龙舞动着自己上百条小短腿,正飞速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邪灵教在此布阵,是为了吸引真龙前来,谁知李逵变成了李鬼,出人意料,不过这李鬼却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东西,全身甲胄,刀枪不入,又有一身蛮力,寻常手段施展不得,而这般高速冲来,我们哪里能够扛得动它的撞击,唯有抽身后侧,朝着房子旁边绕去。
    我、洛小北和方氏兄妹都朝着旁边跃开,那畜牲便也蠢,直接撞进了屋子里,浑身一摆动,那小三间的屋子顿时轰隆一阵响,终于垮塌了下来。
    我支使慈元阁少东家和他妹子赶紧离开,也顾不得与洛小北磨嘴皮子,抽出鬼剑,朝着那露在外面的长尾斩去。我全力施展,然而锋锐之极的鬼剑砍在上面,却是给直接崩了回来,我的双臂都还一阵酥麻。这奋力一剑仅仅崩飞一片鳞甲,而它的尾巴倏然抽动间,拍在鬼剑上,我手里一阵酥麻,人便跌飞在泥地里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阴恻恻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来:“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没想到啊,在这洞庭湖边的小村子里,我们竟然还能够相见。天意啊,天意!”

猜你喜欢: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最强高手混都市》 《异世音动时代》 《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 《星际美食宝典》 《炼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