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飞雨远离,好戏开场

    那湖泥地龙钻入土屋里面,一通乱搅,竟然将整栋房子给直接弄得垮塌,那砖石梁瓦纷纷跌落而下,砸在了它的身上,好是一番掩埋。
    这畜牲一身鳞甲,便是飞剑攻击、鬼剑劈砍,也尚不得入,那些寻常砖石对于它来说只是毛毛雨,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只不过分量在这里,一时之间也脱不得身,而听到这声阴柔而熟悉的声音,我抬头往不远处的屋顶瞧去,却见一位青衣道人,卓然而立于瓦片之上。
    这天色黯淡,唯有灵棚处有百瓦灯泡照耀,面前瞧见这人身形清瘦,白发苍苍,颇似个神仙人物,只可惜脸上一片烧伤,脸面几乎挤成一团,不能仔细描绘,怕吓坏了小孩儿,简单一句话,实在如同索魂恶鬼一般恐怖。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正朝着我这边冲来的杂毛小道不由诧异叫道:“杨知修,你竟然没有死?”
    听得杂毛小道这般说起,我的心脏也倏然一沉,顿时记起了屋顶上那人到底是谁了。
    “十年前陶晋鸿,十年后杨知修”,在杂毛小道恩师陶晋鸿在后山生死洞里闭死关的时候,杨知修已然从当年十大长老中排名最末的一位,一跃而成为了茅山最有实力的修行者,实际上的第一人,那时候我与杂毛小道苦战,竟然也敌不过他,倘若不是陶晋鸿出山,只怕所有人都会落入他的算计之中。
    当日杨知修逃入后山,陶晋鸿搜寻一番而不得,我们只以为此人死了,或者在某个未知空间中飘荡,却没想到这人居然再现江湖,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番姿态。
    瞧着他接近毁容的外表,想来在逃离茅山的那段时间里,他必然也是遭了不少的罪。
    而洛小北和洛飞雨刚才对话里面的杨供奉,莫非便是此人?
    想到这里,我心中也多少有些理解,原来杨知修消失无踪影,却是投靠了邪灵教中,还担任供奉一职。
    面对着杂毛小道的质疑,屋顶之上的杨知修发出了桀桀的怪笑声,用一种极为沧桑的语气缓缓说道:“是啊,当年那个骄傲而意气风发的杨知修,的确已经死了。他死在了茅山后院的森林里,而我,不过是一个从幽府里面返回而来的恶鬼而已。萧克明,陆左,后来的每个日夜我都在思考,我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是因为符钧那个二五仔么,还是因为陈志程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呢?”
    他停顿了一下,说后来我想明白了,是你们两个,就是你们,才让我从掌管天下间最顶级道门之一的话事人位置,沦落到现在这般寄人篱下的田地,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想象着我们重逢时的场景,那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然而实在没想到,它居然是在今天!”
    杨知修说是惊讶,其实这般娓娓道来,倒也颇有几分平淡之色,言语之间也是名士风流,并不像他相貌那样凶恶。不过我心中清楚,他越是如此,说明他心中的恨意越发浓厚,只怕今天这一次遇见,那必然是你死我活,没有其它道路可选。
    听得杨知修的话语,杂毛小道却并不乐意,将雷罚收拢在手上,抬头望去,说我的杨师叔,真正让你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并不是我们,而是你自己心中的**,你的野心太大了是它,将你自己给吞没了。
    杂毛小道针针见血,而杨知修却并不与我们逞这口舌之快,拍拍手,我们便瞧见那客老太领着手下四相海出现在他下方的巷子里,而在另外一处土屋的屋脊上面,那个蓑衣人抱剑而立,遥遥锁住了村口的方向。
    洛飞雨、洛小北,杨知修、客老太和蓑衣人,这三方四伙,竟然将我们给牢牢锁住,没有逃脱的空隙,而瞧着正在土屋里扑腾的湖泥地龙,杨知修淡淡说道:“可惜了,竟然勾引来这么一个东西,白杀了那么多人。不过世间难有万全之事,你们两个误打误撞地闯到这里来,倒也是意外之喜,免得我白跑一趟。”
    说完了这么多话,他这才像是刚看到了洛飞雨一般,朝着不远处肃然而立、冷若冰山的洛飞雨拱手问好,说属下不知右使大人大驾光临,来晚了一步,还请原谅则个,多多包涵。
    洛飞雨也是抱剑而立,带着小北远远站着,平静地说道:“杨供奉是江湖上的老前辈,地位高、修为深厚,现在又投入了我们厄德勒,成为小佛爷麾下一员,更是亲切。大家都是教内的兄弟姐妹,无须多礼。我今天过来呢,也只是接到了帖子,来瞧一瞧,既然你在这儿坐镇了,来的又不是真龙,本座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那便先告辞了。”
    两人彼此客气,也不过是做些表面工作,实际上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并不会过多纠缠,洛飞雨说走就走,根本不理会谁,直接掉头转入黑暗中去,而杨知修自恃甚高,瞧见洛飞雨自行离开,却并不阻止,而是点头恭送,不作多言。
    洛飞雨一走,那湖泥地龙终于冲土屋的瓦砾中冲了出来,三双眼睛忽眨忽眨,没瞧见洛飞雨,却瞧见了杂毛小道还在旁边,对于此人的愤恨已经充斥了它的脑袋中,当下也是鼓动上百条腿足,朝着杂毛小道爬来。
    这畜牲爬得飞快,转瞬及至,杂毛小道正全身戒备地瞧着头顶之上的杨知修,不过身后仿佛有眼,瞧见这湖泥地龙蹿出,于是腾空而起,一蹿两三米,躲开了这长虫头颅巨腭的钳击,直接落在那粗壮的长虫身上,双腿夹住。
    被杂毛小道这么一压,湖泥地龙立刻原地打滚,想要将杂毛小道给碾压住,然而杂毛小道却并不慌张,不断跳跃左右,避开这畜牲暴烈的反击。
    两者相隔不远,杂毛小道有意引导那地龙朝着杨知修立足的土屋滚去,几秒钟之后,又一栋房子垮塌下来。簌簌落下的砖石瓦砾砸落,杨知修不见影踪,客老太等人朝着旁边躲闪,不过既然猎物已入瓮,她便也没有再就此低调,而是身形一晃,直接跳上了灵棚之上,双手从怀间掏弄出骨灰粉末,里面掺有朱砂若干,朝着四周洒去,口中不断念叨着,摇头晃脑。
    她此番动作,显然是想要引发那法阵之威,先将湖泥地龙这最不可预料的变数,给控制住。
    变故若消,那杨知修好整以暇地对付,那这儿还有谁能够逃脱得了他的魔爪呢?
    要知道,陶晋鸿远在茅山,许映愚人在帝都,这两个能够稳稳压得住杨知修的靠山都不在侧旁,我们当下也只有往那湖边且战且退,最后依靠天吴珠避水的法子,逃入湖中,这才有一丝生机可寻。不过即便是要逃,也要打过才行,要不然依着杨知修的性子,和他对我们的了解,怎么可能让我们安然撤到湖边去?
    此念一动,我朝着慈元阁诸人大声喊道:“对手来头太大,你们先撤!”
    那少东家并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朝着我拱手,脸色凝重地道了一声保重,拉着自家妹子便跑开,然而他们刚走几步,封堵村口那条路的蓑衣人倏然而至,手中长剑陡出,从上而下,依托俯冲之势,朝着这两人连刺好几剑,剑剑直指要害之处。
    这蓑衣人能够在我和杂毛小道、小叔的围攻中还支撑了好几个回合,倘若不是震镜之威,或许还让他给逃脱了,慈元阁这少东家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几下拼斗,奋力还击,却还是给劈砍得跌倒在泥浆之中。
    他虽然实力并不济,倒也是个仁厚的兄长,跌在地上之后,自知必死,竟然一个翻身,直接将自家妹子死死压着,想着凭借着自己的身体,来给方怡挡住接下来的攻击,留自家妹子一条活路。
    少东家的这行为倒是让我诧异,当下也不作犹豫,脚步疾奔,鬼剑递出,却是将那凶狠一击给接了下来。双剑交击,剑刃黏着一块较力,我感觉到一股阴霾之气顺着对方那剑刃之上,飞速传递而来,我半边手臂微麻,却是十分厉害。
    我心中惊讶,这死物的实力倒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强,却让我起了几分争胜之心,左手也把持住了鬼剑,恶魔巫手一激发,巫力与其两相抵消,顺着鬼剑也蔓延过去。
    我们两个在这边较力,稍微一僵持,跌倒在地上的慈元阁少东家瞧见必死无疑的自己并没有刀斧加身,欣喜若狂,一边将自家妹子推开,一边从怀中掏出一个如意金锁,暗自猛咬了一下舌尖,含着一口血喷了上去。
    那如意金锁却是一个了不得的法宝,血光临体,立刻一片金光耀体,辉煌得宛若佛光降临,将这角落照得透亮,而被这光芒照上,那蓑衣人有些抵受不住,仿佛直接置身于烈日之下,浑身黑烟滚滚,他脸上蒙住的一层面罩也在分离,露出了一张让我诧异万分的脸面来。
    “黄鹏飞?”
    我失声痛叫道,脑子一片空白,万万没想到这凶恶的蓑衣人,竟然是在鬼城丰都惨死在我手下的黄鹏飞。我和杂毛小道因为此人亡命天涯小半年,而他竟然还修成了这等本事?我正兀自诧异,这时后方传来了小叔铿锵有力的高声呼喊:“火离七截阵,七龙夺嫡,起!”

猜你喜欢: 《幽若天眷顾》 《[综]我的笔友各个都是大佬》 《万蛊至尊》 《巅峰文明》 《被快穿的人你伤不起》 《逍遥小僵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