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慈元阁阁主

    不管结局如何,战阵结束,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拖着疲倦的身体回返而来,彼此对望,感觉活着真好。
    杂毛小道关心自家小叔左手上面的伤势,小叔则活动了几下,告诉我们,说无妨,客老太这双龙金刚剪的确是一把好法器,不过她使用不当,又预料有差,故而只是将那手臂表面的拟真皮肤给破坏了,里面的结构倒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值得庆幸的是她还好没有拿来剪剑,要不然小叔还真的没办法给他三哥交待。
    我们察看一番,发现小叔这假手的做工确实精致坚固,算得上是良心产品,倒也没有什么损伤。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我们走到了灵棚那儿,刚才被客老太等人催眠了的村民现在陆续也都醒了过来,有人甚至更早,都瞧见了刚才杂毛小道引雷的场景。
    村民们吓得哆嗦直抖,有的跑得无影踪,有的跪倒在地猛磕头,除了这些,还有的给那垮塌的灵棚给罩在了里面。
    那灵棚只是用几根木头桩子和三色塑料布搭起来的,即使倒了,也不会压死人,只恐怕会有几个倒霉点儿的村民给木头砸到,破点口子。我们几个把那灵棚给掀开,将里面的人救出来,然后杂毛小道和慈元阁少东家在前边儿帮着安抚村民,让他们不要惊慌失措,免得乱了章法。
    我并不善于言辞,特别是面对这一群愤怒而悲伤的普通村民,只得在旁边帮着腔。
    杂毛小道口才极佳,而且他刚才引雷的那一刹那,实在是太夺人心了,于是在一番宣讲之后,被吓得直哆嗦的村民们终于接受了现实,有的高声痛哭,有的则麻木地跪倒在地,默默不得言,当然,也有许多人奔走回家,想要亲验证一下自家人的死讯。
    那些被倒吊在房梁之上的死尸,它们的魂魄已然被天打五雷轰,魂飞魄散,留下的尸体也是有剧毒的,慈元阁做的便是这种生意,那三个幸存的掌柜也没有闲着,带着村民将那些死尸给妥善处理,务必避免二次传染。
    这些人走来走去,自然也瞧见了地上那条已然死去的湖泥地龙,免不了又是一阵惊恐,不过受到的惊吓太多,麻木了,也就适应了一些,坚强地继续着手头的事情。
    一字剑言出即行,既然说好了龙珠归他,那湖泥地龙的身躯他便丝毫不动,找来了十多个村中壮劳力,来到了村边起山的凹地,然后挖出了一道深坑来。这挖坑的活计自然不能一蹴而就,但是有了我们这些修行者的加入,却也不是很难,十几把锄头上下飞舞,不多时便已然成渠,我们和慈元阁等人将那头湖泥地龙给抬到深坑里去,杂毛小道燃符祈愿,行了一番道场,也算是将这畜牲给超度了亡灵。
    然后便是掩土,将其深埋,并且告诫这些村民,此为龙,有了它坐镇村中,自可庇护村中安宁,风调雨顺,倘若有谁起了贪心,或者口风不严,遗漏了消息出去,掘了土,以后村中还要遇到一次大灾祸,没有一人能够逃脱得过,整个村子也将不复存在。
    我们说得严重,那些受尽了惊吓的村民无不点头纷纷,唯唯诺诺,莫不敢从。
    接下来便是将其余尸体收敛,一切完毕后,我摸出防水布里面的手机,发现并无信号,而从村民口中得到的回馈知晓,客海玲等人早已将村中电话线给剪断,与外界失去联络。
    我找来村中一名长者,让他派两名青壮,到最近的村庄去找电话报警,除此之外,我还给了他们赵兴瑞的电话,让他们联络专门负责这种事情的部门,前来解决,我还特意嘱咐,要给那焦炭做一下基因鉴定。
    这时大雨收敛,唯有微微毛雨飘扬,瞧着村民们离去,我、杂毛小道、小叔、一字剑和慈元阁诸人站在湖泥地龙之墓前,恍然若失,那方怡询问黄晨曲君,说黄伯伯,我父亲在哪儿?
    一字剑眼神扫量了我们,沉吟一番,然后说就在这附近,我这就带着你们前去。
    我们没说话,倒是慈元阁少东家想一事,禀告一字剑,说想带着我们一起前去见他父亲,洽谈合作事宜。听少东家这般说起,一字剑的眉头又是一皱,回望旁边的田掌柜,那田掌柜知道这杀猪匠误会了,于是言明了先前的商谈协议,在知道我们此番前来,所求的不过是那龙涎液,并非要与他们抢夺真龙。
    一字剑稍稍安心,低头想了一会儿,也无法决断,只说便一同前去会面,等待方老友如何分说。
    诸事已定,剩下的可能需要宗教局的人过来收尾,我们没有再在这个村中多作停留,而是出了村子,沿着湖边朝着西边摸去。大雨过后的道路泥泞,而淋透了雨水的我们也有些脱力,行走得并不顺畅,何况还要轮番背着三具死在邪灵教手上的尸体,十分艰难。
    行了几里路,一字剑也终于将于杨知修一战留下来的暗伤给压制住,告诉我们沿着湖边前行,倘若看到水面上有灯光亮起,便停住,而他,则前去通知慈元阁的大部队,再过来接应我们。
    此法最好,不必过急赶路,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缓慢行走着。
    这三名死者中的女性是方怡的伙伴,要搁在古代也就是丫环的角色,然而这个丫环长得秀美灵动,竟然比方怡还要好看,死了的确可惜。瞧见了这死去的伙伴,方怡终于没有纠缠杂毛小道的心思,陪在背着那可怜女孩的田掌柜身旁,独自垂泪。
    不过那慈元阁少东家虽然也神伤,但是却颇为难缠,一直紧紧跟着我和杂毛小道,跟我们讨教修行的道理,想知道我们为何能够以这般的年纪,却能够有如此的成就。
    这所谓修行,无外乎“法、练、悟、行”四字,法为修行之法,练为意志勤修,悟乃参悟明了,行便是亲身实践,这是修行道路上不断重复的过程,来不得半点轻巧,至于其他机缘,那便另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便是狗屎运如我,平日里也是勤学苦练,生死边缘无数徘徊,方才有了一点儿底气,很难三言两语,就给说明清晰。
    这长话短说,却也说了一个多钟头,正在我们走得疲倦的时候,前面有人喊了一声:“灯、灯,湖上有灯!”
    正跟少东家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的我转头瞧去,只见薄雾拢纱的湖面上升起了十来盏灯光,正朝着我们的来路缓缓行来。
    那是一艘长船,既不是寻常渔民的那种渔船,也不是铁壳机动的湖艇,更不是寻常用来运输沙石的水泥船,而有些像是古代的那种大船,高高的船舷,雕阁栏坊,船面上还有舱室,不知能容多少石,侧面伸出四只船桨,上面还有帆,颇为奇特。
    瞧见这船,少东家也有些激动,兴奋地说道:“啊呀,我父亲将常德老翁手里的宝贝都给弄来了,事情就顺了!”
    慈元阁这边的田掌柜从怀中拿出一支胡哨,啜嘴吹了三长两短的哨声,那船便反应过来,开始挑头,朝着这岸边靠来,靠近了些,方怡兴奋地冲到湖边,大声喊道:“爹地,是我,方怡,我们在这里呢!”
    湖上的船也有了回应,让我们在此稍等,不要离开。
    大船靠不了岸,那边放过来两艘小艇,不一会儿便划到了近前,那领先的一艘小艇之上站着的自然是一字剑黄晨曲君,而稍后一艘,则站着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矮肥中年人。小艇还没有着岸,方怡便忍不住了,朝着那个矮肥中年人扑了过去,放声大哭道:“爹地,呜呜,月月死了,李欣儒的俞越和两位掌柜的也遭了谋害,他们被坏人给害死了……”
    这女孩哭得雨落梨花,那个矮肥中年人好是一番安慰,最后才苦笑说道:“早跟你说了,这一次来十分危险,九死一生,让你别来,你偏来,看看,知道厉害了吧?”
    方怡猛地摇头,说不,你和哥哥都来了,我怎么好在家里待着呢?
    这中年人便是慈元阁的掌舵人方鸿谨了,作为最会赚钱的修行门派首脑,他倒也颇有些商人气质,行事十分周到,安慰了一番自家女儿之后,转过头来,与我们拱手问好道:“三位便是萧应武、萧克明叔侄,以及陆左兄弟吧,我刚才听黄兄说过了,是你们救了我慈元阁诸位掌柜,和我的一对儿女,这情分我记下了,以后定当重报!”
    方鸿谨发出爽朗的笑声,过来与我们握手。他的手掌宽厚温软,与我紧紧相握,还摇了一摇,瞧着十分热情。
    我们三人之中,小叔是长辈,自然由他来答话,一番寒暄之后,小叔便提出了之前的话题,说我们此番前来洞庭湖,便是为了那龙涎液,如果大家目标差不多,不如合作,获谋共赢,阁主你觉得如何?
    慈元阁阁主的笑容收敛了一些,沉吟不语,开始打量起了我们来。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