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太极晕起

    慈元阁小公主身娇肉贵,虽然天资聪颖,擅长厨艺小道,但鲜有下厨做饭的兴致,便是她老爹也不曾饱过口福,所以刚才也顾及不得形象,难免露出了饕餮之色,然而今天她之所以这般积极,明眼人都瞧得出来,这是冲着杂毛小道的面子。
    小女孩儿年少慕艾,最喜英雄,杂毛小道这两年声名鹊起,耍得一手好剑法,特别是昨夜那一手风骚的神剑引雷术,简直就是帅爆了,别说是旁人,便是一字剑都平辈论交,不敢妄语,如此威风凛凛,却是将少女的春心给打动,为之彷徨,魂牵梦萦。
    然而杂毛小道伸手这么一挡,却是有些生硬,方怡会错了意,好是着急,不由得眼圈一红,问是不是觉得不好喝?
    杂毛小道摇头,说大小姐的厨艺惊艳绝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门艺术,你没看到我们几个人的吃相有多难看,就像乡下来的土贼,舌头差点儿都吞进了肚子么?
    他说得有趣,方怡心情好了些,问那为何不喝这汤呢,是抓的走地鸡,真的很补呢。
    她说的急迫,而杂毛小道摸了摸鼻子,说这汤好虽好,但功效终究有限,太多人分喝了,效果不强,这里面放的龙珠是昨日我们已经言明不要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丁是丁、卯是卯,从来不会失言,便也不想占这便宜了。
    瞧见杂毛小道分得这般清,方怡眼圈儿红红,而慈元阁阁主也劝说道:“萧道长何必客气,如今我们已经在同一条船上了,都是一家人,分这些东西,倒显得太生疏了。”杂毛小道依旧摇头不肯喝,我们也只得拒绝,旁边的慈元阁少东家知道这鸡汤里面放了龙珠熬制,也不肯喝,说他也不能误了自己的言行。
    如此推托一番,方怡倒是发了脾气,说爱喝就喝,不喝拉倒,于是把这汤给几个掌柜的分了,还恨恨地骂道:“有本事,这些菜都别吃了!”
    杂毛小道是个疲赖性子,刻意又猛挟了几筷子道碗里面来,说这可不行,那汤珍贵,我舍不得喝,但是这些菜却都是美味,我可停不下来啊。他吃得狼吞虎咽,差一点儿都噎着了,方怡生了会儿闷气,瞧见杂毛小道这满嘴流油的脸,不由好笑,扔给他一张餐巾纸,说得了,你还是把脸给擦擦吧,不够了再做,后厨食材多得是,没有人跟你抢。
    这一餐是美味,一桌子有头有脸的人,一来也是饿了,二来则为了讨好方怡小厨娘能够继续做来吃,于是倒也没有客气,吃得盘儿光光,彼此一瞧,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中餐完毕,自有人前来收拾桌子,然后沏上茶,谈及了这两人的情况,慈元阁阁主不无担心地询问我们,说昨夜与杨知修那背信弃义的恶魔拼斗,留下来的伤势可曾好了一些?其实除了最后与杨知修对拼受了些内伤,我们也只是有些脱力,多加休息也就无事,不过为了怕被慈元阁随意差遣来去,杂毛小道还是说好了一点,不过连番大战,多少也有些勉力,还需要多休息才是。
    我也点头,说昨天之战,黄大先生出力最多,受的伤也极重,不知道现在可曾好了一些?
    黄晨曲君点了点头,说不过就是些互震之后的损伤而已,山人自有办法,大家无需担心。他说得轻巧,然而仔细回想一下,他昨日与杨知修交手之后的那惨白脸庞,便知道他应该还是受了比较重的伤害,不过至于现在已经回复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到底不是能够交心的伙伴,一番试探之后,便不再言,而是谈及了接下来的追踪方向。作为最先发现真龙的人,坐馆道人刘永湘这两日一直待在一个**的房间里,依靠龙鳞与真体的那一丝联系,给寻龙号提供方向,他告诉我们不远了,说不定今天夜里,就能够赶到真龙落脚之处。
    一条大泽湖蛟便能够教陆地强大的龙虎山追得到处奔逃,那么倘若是遇到真龙,我们能够降服得住么?
    对于这个问题,慈元阁阁主却并没有太多的担心,真龙虽然在中华民族中的地位尊崇,但是终归到底,它最终还是一头生物,而非我们臆想之中的神灵,只要是生物,便会有着缺点和弱势的地方,而他们此行前来,做了许多准备,可以说寻龙号就是为了真龙而制作的,而舱底一直有一位没有露过面的供奉,姓魏,祖上唐朝魏征,曾经传承过一套降龙之法,到时候倘若遇上了,也不必太过于慌张。
    说到这儿,旁边的少东家笑着说道:“再说了,我们所要的不过就是一点儿龙须,那玩意就像我们的头发,断一点儿还可以长,真龙未必不会答应啊,是吧……”
    他这般说着,旁边诸人也点头应着,那个坐馆道人刘永湘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嘴角呈现三十度,上翘。
    饭后,船上诸人各行其是,而我们在甲板上待了一会儿,便返回了房间,加紧养精蓄锐。
    所谓周天运行,它可以说是一种物质上的移动,也可以说是一种精神意念之上的修行,当你全身心投入其中的时候,便会发现时间变得匆匆,如白马过隙,难以察觉。常人只以为这修行枯燥无味,但很多修行者喜欢隐居在山间,喜欢辟谷,喜欢闭关,这都是因为修行上面所带来的喜悦,带给人们是一种不一样的满足感,那就是能够自己了解自己,掌握自己,以及力量。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船依旧还在行驶,鼓帆,但是船下还有桨在划,拨动水声哗啦啦,我是被方怡的声音吵醒的,她给我们熬了补元气的药汤,正在跟杂毛小道说着话呢,见我醒来,问我要不要也喝一点儿?
    我闻那中药虽苦,但是却还是有一股芬芳,想来船上懂医的不少,肯定喝不死人,于是要了一碗来,喝一口,发现里面放了冰糖,倒也不是很难喝,于是一碗喝完又要了一碗,当做凉茶。
    此刻的方怡也是个自来熟的妹子,缠着杂毛小道说起我们的经历,在人家的船上,也不好拒绝,于是杂毛小道便胡咧咧,胡乱吹嘘起来,也没有跟准数,我听得有些晕,又怕方怡找我求证,我嘴笨露了馅,于是抹了一把脸,走出了舱房来。
    走出甲板,这时天色已晚,夕阳在远山缓慢下沉,将湖面映得一片金色,而我们周边则开始起了雾,朦朦胧胧,瞧不住多远。湖上行船,最怕这种白雾,要倘若是瞧不清楚,碰上暗石或者搁浅,到时候极为麻烦,于是下意识地朝着前舱走去,然而有人拉住了我,回头一看,却是田掌柜。
    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带着歉意的笑容,咧着嘴,说他们在测算龙息,别去打扰,不过应该是要到了。
    我有些疑惑,这到了的意思,难道是我们已经到了龙穴?
    我瞧着田掌柜一脸神秘,不过却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心情,于是也不多问,朝着远处极目远眺,总感觉白茫茫一片胧纱中,似乎有一处比较特别的灰色,正在前方不远处。
    方怡在我们房间待了半个小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出来的时候小脸红红,瞧见我望她,一跺脚,朝着船舱跑去。
    我有些发愣,瞧见杂毛小道也跟了出来,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刚要问什么个情况,然而杂毛小道却先露出了惊讶之色,指着我的身后问道:“啊,这是什么东西?”
    我回头一看,却见船头所朝方向,迷雾中凭空出现一处岛屿来,呈现出品字状形,南宫橘末,八重冰梅,出云鞍马,满岛的苍翠,峭崖上有一处处洞穴石窟,在湖中之岛的上空,则有有五圈浓浅色系各不同的颜色,且如太阳周包裹,层各一色,浓淡浅深,璀璨夺目,有如日之周围,发生重轮之势,一圈之外,复套一圈,形形有极,星星有晕,模样十分奇特,让人心中免不得生出许多疑端来。
    瞧见那东西,我眉头皱起,脑海里不断地回忆起平生所学,就在我即将呼之欲出的时候,杂毛小道却先我一步,将其说出了口:“太极晕!”
    太极晕,真龙穴,盖两仪、四象、八卦,至此方显,如水到穷时太极明,囊括真龙至理出。
    我真的有些想不到,这周遭浓雾弥漫,航向偏移,常人哪能寻得此处,而我们在一阵恍惚间,竟然凭借着几片龙鳞,寻到了这里来。幸福来的太快,着实让人有些惊讶,这景象不但我们瞧见了,整条船的人都不由得欢呼起来,舱下力士更是奋力,鼓动船桨,朝着那山字形的岛屿行去。
    然而就在众人兴奋得难以自已的时候,船头望风的田掌柜突然回过头来,告诉我们:“不对,好像有人提前登岛了!”

猜你喜欢: 《爱比死寒冷》 《桃运村医》 《荒古魔神》 《学霸男神攻略》 《末世无限夺舍》 《英雄血巾帼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