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恩师法号无尘

    此番前来洞庭湖的高手扎堆,在自家门派中的个中翘楚,单独拉出来也算不上什么厉害角色,何况仅仅只有一面之缘,我们倒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有些忧虑,这崂山和鱼头帮都已经前来此处,登岛而上,而且都已经开始火拼了,说明我们已经来晚了。
    不过来得早,也并非什么好事,慈元阁少东家左右瞧了一下,指着右边林子里的一条山道,说黄大先生好像朝着那边去了,我们跟过去吧?
    我们商议一番,当下由焦、田两位掌柜率人在周围检查,并且负责回禀寻龙号,而由我们跟随一字剑,朝着林中搜去。顺着林子往前走,走了百步,道左又伏卧着一具黑袍尸体,我们将其翻转过来,瞧见是当胸中了一掌,使得整个胸腔都凹陷下去,显然遭受了巨大的力量撞击。
    这人口中吐出一地的碎肉块来,模样十分惨烈,显示战况还真的有些让人担忧。
    慈元阁少东家硬着头皮检查一番,回过头来与我们说:“白格勒应该还没有这本事,这回来的,莫非是崂山的掌门无尘道长?”
    说起无尘道长,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乡间老农一般的小老头儿,看着寻常,然而能够位列十大高手之中,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不过不管是谁,既然来到了这儿,就得先将情况弄清楚才是,反正既然都是正道,也断没有二话不说就开打的道理,凡事有商有量,说不定还能够搭个伙儿。
    艺高人胆大,我们继续前行,跟在后面的那两个慈元阁弟子却有些忐忑,说林深莫追,我们是不是有些太激进了些?
    他们是慈元阁阁主特意交待来陪着少东家的高手,都是刀口舔血的硬角色,单个儿自然不会有多大畏惧,只是心有所挂,难免会有些担忧。我们没说话,只是看着慈元阁少东家,那年轻人倒是个明朗的性子,并不介意,说有黄大先生和萧陆两位兄弟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大概是昨夜杂毛小道的引雷术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过震撼,慈元阁少东家对我们信心大增,并没有什么担忧。
    既然少东家执意,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跟在后面行走。
    这岛颇大,山势雄奇,而且里面的植株茂密生长,走了一会儿,里面没有路了,有的只是兽径,我们追着一字剑的身影,不一会便跟丢了,这才发觉左右的树林颇密,行走艰难,虽然现在正是寒冬,然而进了岛来,却能够感受到一股暖暖春意,入目处尽是碧绿之景,除了寻常树木,更多的便是竹林,碗口粗,竹节丛生,旁枝斜出,最是挠人。
    走了不多时,前面突然听闻淅淅之声,我们的心中警戒,缓慢靠近,这时头顶上突然掉下来一团黑影。
    不待我们有什么反应,杂毛小道被上的雷罚便冲天而起,朝着这黑影斩落而去。
    经过与一字剑的交流,杂毛小道对雷罚驾轻就熟,伸手一抓,那雷罚回转手中,剑身之上挂着两截物体,定睛一看,头三角形、吻尖、浑身碧绿,唯有尾巴后面一节红,却是一条长长的竹叶青。
    “岛上有蛇!”杂毛小道将这蛇给扔在一旁,朝着后面提醒。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行路更加小心,毕竟这竹叶青的毒性剧烈,被咬一口,也是件十分麻烦的事情。这林子常年没有外人打扰,暗处的蛇虫鼠蚁自然极多,不过好在金蚕蛊虽已沉眠,但是威势犹在,像刚才那条一般不长眼的长蛇倒也不多,纷纷藏着地下躲去。
    我们走了一阵,方才越过了左边的山峰,来到一片洼地,这里是个芦苇荡,沼泽区,要过岛屿的主体去,可能还有一段脚程。
    我们一路赶来,除了一开始那一具尸体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发现,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钻到了哪儿去,这时已经是傍晚,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渐黑,周遭的草丛中传来一片猫头鹰的啼叫,十分凄厉,再加上那些在暗处游动的蛇虫那稀沥沥的声音,这回倒是少东家熬不住了,与我们商量,说两位大哥,现在天色已晚,摸黑赶路,不但瞧不分明,而且还容易中埋伏,不如我们先行返回,到船上去与我父亲商量一番,再说其他,好不好?
    我们虽然也有些心急,不过他说得在理,于是我嘿嘿笑,说肚子有一点儿饿了,倒是有些想念中午的那一顿饭了,走走走,吃饭去。
    我们着急赶在天色全黑之前返回鹅卵石滩边,都已经准备回头了,而就在这时,杂毛小道举起了手,说静一静,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侧耳一听,发现下方的芦苇荡处,似乎有隐隐的人声传来,细细一闻,竟然是有人在叫救命。
    顺着声音的来源瞧去,瞧见那处芦苇荡中一片摇动,应该是有人在交手,间或还有嗷嗷的叫声传来,不似人言。
    “水猴子?”
    听到这声音,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二话不说,操起身上的家伙就朝着下方的芦苇荡跑去。
    下方那处洼地是这岛屿两处连接之地,土地并不结实,冬天水少便露出来,夏天降水充沛便淹没覆盖住,周边生长了许多高高的芦苇和水生植物,里面也有沼泽,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掉落下去。我和杂毛小道的脚程一般快,几乎是同时冲到了刚才发声的地方。
    我拨开丛丛芦苇,还未瞧见啥东西,便瞧见一个黑乎乎的身子朝着我的脸门处扑来,朦朦胧胧的光线中,那货雪白的牙齿铮亮。
    鬼剑上提,一刺一收,袭击我的这东西整个身子便都没入我的剑上,颇为沉重。
    我低头来看这水猴子,却见这东西脸目似人又似猴,浑身是毛,青草绿,手长过膝,鬼剑之上蓝色鲜血流淌,一双红色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似箭。
    矮骡子?我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东西了,这种山魈野怪是我最早接触这个世界的引路人之一,与它们的恩怨长得可以足写出一部书来,我最后一次见到矮骡子,是在青山界里,万万没想到,在这洞庭湖的岛屿中,我竟然还能够看到这种据闻能够游走在灵界边缘的奇怪灵兽。
    不过现在可不是发愣的时候,当将这矮骡子飙血的身子给甩落在地上,一脚踩碎它丑恶的脑壳时,我瞧见在前面一块平地上,有一个灰衣道士正给十来头矮骡子围攻,好几头已经攀附在他的身上,张口咬去,那人给咬得疼痛,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铮!雷罚一声轻鸣,电射而出,朝着灰衣道人身上、腿上的那几个矮骡子射去。
    雷罚锋利,破空而出,三两剑,便将那几头矮骡子给戳死。
    寻常凶物碰到这种扎手的对头,或许早就呼啸而逃了,然而矮骡子这种鬼东西最是悍勇和记仇不过,当下竟然放开了那个灰衣道士,朝着我们这边扑来。时至如今,矮骡子对我们来说早已经构不成威胁,当下鬼剑扬起,健步如飞,我好是一番砍瓜切菜,几下施为,拿下了许多矮骡子人头,而杂毛小道却并没有太多杀戮之心,只是瞧见有想跑的,便一剑飞去,让它难逃法网。
    我们下手飞快,等慈元阁少东家和他两个护卫也赶过来的时候,只瞧见一地死尸,横七竖八地躺在芦苇中,蓝色鲜血洒落一地。
    这些矮骡子的血是冷的,跟蛇类一般,全部杀戮完毕之后,那个被围攻的灰衣道人忍着疼痛,上来见礼:“崂山门下宋小一,见过各位,救命之恩,难以回报,还请指教名号,以后好能够报答。”
    瞧见此人,我忽然想起了当日在酒楼之上,他便是代表崂山参与坐斗之人,修的是邪灵教的红尘冰魔功。
    杂毛小道也记了起来,上前说起了我们的姓名,那人的眼睛一亮,恭敬地说道:“原来是雷罚飞剑、和疤脸怪客两位少年英雄,家师常说现在的修行界,一代不如一代,不过也总有异数,两位便是其一,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修行界,当你们这些人执牛耳。我当日不信,现在才算是真心实意地叹服了。”
    这人说的话是在恭维,然而每次听到那“疤脸怪客”的名号,我就忍不住地郁闷都说中原自大,所以咱们这来自苗疆的边民,连给取个外号都这么粗糙么?
    当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情绪,杂毛小道谦虚一番,又给宋小一介绍旁边的慈元阁少东家,双方又是一番寒暄,自不必言。
    我们给宋小一草草包扎一番,然后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对于救命恩人,宋小一倒也没有多做隐瞒,只说到他跟着门中长辈乘船来到这岛,然后与鱼头帮起了冲突,双方一番打斗,他师父率众追着鱼头帮杀去,而他则一脚踏空,掉进了沼泽,落了队伍,好不容易从泥潭爬出,正想跟上大部队,却被这群突然冒出来的山魈缠上,杀了五六个,但终究寡不敌众,最后差一点就死在这里。
    “你师父是谁?”杂毛小道插嘴问道,而那宋小一回答:“恩师法号无尘!”

猜你喜欢: 《恶灵之瞳》 《琥珀之剑》 《重生之贤妻修炼攻略》 《穿越后的活命日常》 《网游之超级盾战士》 《嫁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