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庖丁解牛

    我望着朵朵手上捧着那白花花的玩意儿,有些疑惑,走近一些,便感觉到一股腥甜的气息扑面而来,再瞧她手上还有血丝残留,这才晓得手上捧着的那一坨宛如豆腐脑儿的东西,竟然是猴脑。
    没错,这堆藤茧里面所包裹着的,正是刚才被我用鬼剑一点一点割死的绿毛母猴子,也便是小妖口中来自灵界往生河红树林中的王者,通臂猿猴。
    之前瞧见所有的魔物都化作了无数光粒,汇集在悬崖之上,如同那天上的星河旋转,最后倏然消失于洞中,我还以为那头暴躁凶戾的绿毛母猴子也跟随着消失无踪,却不曾想它居然还在,而且被小妖给惦记上了,非嘱托朵朵,让她监督我将这玩意吃掉。
    小妖曾说当初悉达多从灵界带回了几头通臂猿猴来,当作那佛教护法,想来这些东西定是实力到达了一定程度,便能够抵御住蓝色玉圭的屏障,不会被这世界所排斥,只不过它尸身不走,我便麻烦了,被朵朵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非要逼着我将这既腥又膻的猴脑给整个儿吃点,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
    就我而言,其实在刚才的战斗中,便已经认可了这绿毛母猴子智慧生物的身份,既然如此,又不是茹毛饮血的野人,这种行为跟吃人肉,有什么区别呢?
    我忍不住肚子里的酸水,从本能上抗拒,然而朵朵此刻却化身成为了一头小恶魔,嘿嘿一笑,说陆左哥哥,小妖姐姐告诉我,她对你最近的行为十分不满意哦,如果你不吃了它,说不定你以后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好吧,身体的本能终于被我的理智所控制住了,在我的心中,小妖是绝对不会害我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在我被这绿毛母猴子欺负的时候,不顾刚刚苏醒的虚弱,耗尽精力,发出这般恐怖的大招来,我思虑一番,终于从朵朵的手中接过这一坨又腥又臭的猴脑儿来。
    这东西十分细嫩,软软绵绵,朵朵在上面用了些手段,使得它不至于洒落出来。
    见我接了过去,这小妮子拍拍手掌,上面的鲜血和脑浆立刻消失不见,然后笑眯眯地瞧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朵朵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盯着我瞧。恍惚间,我还产生了幻觉,以为这还是她双魂同体之时,小妖出现的情形。被一直崇拜的小萝莉这般看着,我终于有了些羞耻之心妈的,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不过就是一坨脑浆水么,老子死都死过好多次,还怕这玩意?
    如此一热血地思虑一番,我横下心来,将嘴巴凑过去,咕嘟咕嘟的便喝了起来。
    这不喝不要紧,一口下了肚子,哎呀喂,入口咸腥,然而一过喉咙,便有一股无法言妙的鲜味升腾而起,直冲我的天灵盖,而与此同时,一股热流从我的胃袋溢出,遍布全身,暖洋洋的,如同泡在了温泉里面一样。
    这味道难以言叙,我便也当作那猪八戒吃人参果儿,囫囵个儿吞下,当我全部都嚼裹完毕之后,看着双手之上的那鲜血和浓浆,才想起自己刚才到底在干嘛,这一反应过来,顿时一股腥气从肚子里迅速窜出,止不住地打了一个饱嗝,而随着这口腌臜气,我顿时变跪倒在地上,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强烈呕吐感,呼之欲出。
    朵朵瞧见我这般模样,大声叫道:“不要吐啊,吐了就前功尽弃了……”
    这句话听得我泪流满面,抬起头来,看着朵朵精致可爱的娃娃脸,顿时泪水就流了下来:“这还是俺们家那可爱乖巧的朵朵妹儿么?”
    这会儿杂毛小道也走了过来,他就在跟前,瞧见朵朵遵着小妖的吩咐,将我弄得欲死欲活,不由得哈哈大笑,幸灾乐祸。我在旁边忍着翻腾肚子里的恶心,他则用雷罚将这藤茧给劈弄出来,跟朵朵询问,说你小妖姐姐有没有交待其他的东西?
    朵朵将食指放在唇中想了一会,这才想起来,说对了,小妖姐姐说这臭猴子最值钱的就是脑子,其次就是一身筋骨和腰腹之间的皮毛,至于肉,臭烘烘,扔大街上都没有人要,她让你捡些关键部位来炼器,应该不错。
    杂毛小道搓着手,仿佛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头臭烘烘的猴尸,而是一位国色天香的裸女,发出了嘿嘿的浪笑,说我都已经想好了,这皮可以做两把剑鞘,我一把小毒物一把,筋给小妖当皮鞭,至于骨头……弄一个白骨大圣鞭给朵朵你玩玩,要不要得?
    朵朵皱着眉头,瞧看着这具猴儿尸,摇头说不要,它好丑哦。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等我做好了,你就不会这样想了。说完这个,他又开始谋算起来:“至于其他的,倒也不用浪费,上好的制符材料,我以前只用过龙骨,却不知道这传说中的通臂猿猴,能够有何等功效……”
    杂毛小道这般兴高采烈地展望,我的心思也不由得浮动起来,当年他从香港和合石坟山弄来一块龙骨,制成的符箓在浩湾广场时大放异彩,拯救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时至如今,杂毛小道的制符之道早已今非昔比,虽然这猿骨不知道是否有那龙骨厉害,但胜在量多,即便是只有一半威力,那也足以在这般高手环伺的情况下,好过许多了。
    想到这里,我便感觉没有那么恶心了,站起来,问这分尸的事情谁来干?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你刚刚吃的脑浆子是谁弄出来的?
    我们都瞧向了朵朵,小丫头摸着鼻子说:“鬼道真解里面倒是有探筋拆骨的手段,不过朵朵从来都不喜欢……”这小宝贝儿的本事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只不过大家都当她是小孩儿,所以才会选择性忽略。
    我们好是一番哄,各种许诺,颇有些拿棒棒糖勾引小女孩的怪叔叔风范,朵朵到底善良,经受不住我们两人的软磨硬泡,终于点头答应了。
    此生既然为鬼,自然也见多了血腥,这是朵朵跟普通小女孩不同的一点,当下也是悬空而起,白嫩如藕的小手在虚空中不断挥舞,不多时,整个猿尸便被她给分解,骨头是骨头、筋便是筋,不沾一点儿血液,仿佛艺术品一般摆放,让人汗颜。
    每一个人的潜力都是无穷尽的,朵朵恰如其分地证明了这一点,干起黄晨曲君当年的那老行当来,简直比解牛的庖丁还要生猛,杂毛小道背着一大袋子的战利品,东摸摸,西摸摸,兴奋得跟讨了媳妇儿的新郎官一般。
    我们这边完毕,桥对面便叫我们,说寻龙号过来接我们了,让我们赶紧过来。
    我们三人喜气洋洋地返回崖间,这才发现慈元阁当真是思虑周全,竟然还带了钢丝缆绳,根本不用那小艇靠近崖底来接应,直接滑下去便是了。我们回来,帮着返回崖顶的一字剑架设着缆线,这活计倘若是寻常人来做,那打桩、缠绕、定线、拉直等诸多工序,必定需要各种辅助设备,然而我们都力大,直接徒手布置,不多时便完工了,在寻龙号与山崖之上,架设出一道缆绳来。
    接下来的活计,便是每人各自带着一个轴轮吊杆儿,直接滑下去便可。
    都是修行道路上的同行人,这轴轮吊杆儿十分好操作,只要注意控制速度,断没有发生事故的危险,所以很快,我们便陆续从山崖之上,滑落到了寻龙号上面来。
    寻龙号上,慈元阁阁主早已和一众留守成员在甲板上等待,他们在湖面上其实也瞧见了许多蹊跷,心中担忧不已,刚才黄晨曲君回来也是语焉不详,于是下来之后又是一番寒暄。
    崂山一行死了三个,白格勒的弟子坠落湖中,掌门真人失踪,也都是生死不知,如此数数,小半折损,诸位道长疲惫不堪,带着上方搜寻到的两具尸体,没有太多的谈兴,他们自己也有船,以及留守人员,于是也不愿留在寻龙号上,只请求派小艇将他们放回岛边即可。
    慈元阁阁主一律听从,并且告诉白格勒长老,说他们在岛左的那名弟子尸首已经收殓起来了,一会儿也给他们带回去。
    崂山诸人皆满口子感激,不住赞叹,然后乘着夜色,返回了岛上去。
    送走了崂山一行人,慈元阁阁主让我们先回房清洗,都准备好了热水,洗漱完毕之后,来前厅用餐。我一身鲜血,早就想洗个热水澡,正想带着朵朵匆匆离开,却瞧见这小可爱被慈元阁少东家和小公主方怡给围了,好是一番热情招呼,瞧模样是走脱不得了,无奈之下,只有跟着杂毛小道回舱。

猜你喜欢: 《异鬼之下》 《医品将门妃》 《王的女人谁敢动》 《宅门逃妾》 《火影之天王》 《最狂野爱神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