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血玉破碎

    天空之上有雷,轰隆隆、轰隆隆,隐隐作声,在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如同我一般滚倒在地,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晓得闭眼之前,杂毛小道已经捂着脖子倒下了,而当我们恢复视线的时候,却又变成了望月真人跪倒在地,全身的衣物除了底裤,其余都被撕成了碎片,身后的怒目金刚也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这萎靡不振的老道士,一脸不可置信地瞧着前方。
    杂毛小道是场中唯一站立在地的人,不过他似乎愣住了,呆呆地瞧着自己的右手,而在他的手上,我瞧见了几块碎玉,和一根草草编制出来的红绳。
    这东西我自然认得,那便是杂毛小道初生之时,萧老爷子给他花费了三年功夫制作出来的本命血玉,这东西使得只有三岁的小杂毛便有一牛之力,端得是天王镇一霸,十里八乡没有敢欺负他的小朋友。
    本命玉、本命玉,自然是与人一荣俱荣、一衰俱衰的配饰,算得上十分珍惜,然而此刻却是破碎了,拼都拼不起来。
    好在这东西并不像我的肥虫子一般,性命攸关,生死相依。
    刚才那突入而来的冲击波使得场中一片混乱,围观群众东倒西歪,那些芦苇植株也都朝着反方向倒伏而去,当我费力爬起来的时候,那望月真人这才咳嗽了几下,吐出了几口血来,死死地盯着杂毛小道问:“怎么可能,你脖子上这符箓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如此厉害,不但连我的钉头七箭书都挡得住,还能殉爆出这么恐怖的力量来?”
    杂毛小道似乎还在品尝血玉碎裂之后能量散发的余味,过了好久,才悠悠回过神来,平静地瞧着望月真人说道:“正如你所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师叔祖常跟我说,‘当你的心胸狭隘之时,眼中的视野只有小小的一片天,然而当你放下所有,站在山顶朝远望,便是一片豁然之景。空即是有,心态决定一切’,这句话,我一直铭记于心,不敢懈怠。”
    杂毛小道的话语平淡无奇,不过却是寓意深远,望月真人瞧着面前这个傲然而立的茅山道士,再瞧瞧浑身鲜血淋漓的自己,不由得万千感慨。
    一日之前,在没有瞧见一字剑的时候,他还有豪气能够灭尽寻龙号诸人,然而此时此刻,在两相对阵之中,被杂毛小道纯以自己最为自傲的符箓之道取胜,这种打击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毁灭性的羞辱。
    此刻的望月真人符箓用尽,全身皆是伤,因为之前使用的破酆都离寒庭咒符,甚至都没有人能够进来支援他,只要杂毛小道想杀他,不过分分钟的事情。望月真人败了,彻彻底底,想到自己败在一个小辈的手上,他便万念俱灰,心如灯灭,只是将眼睛闭上,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望月真人心如死灰,引颈待戮,杂毛小道却并不理会他,将手中的碎玉小心收入怀中,然后朝着反方向走去。
    感觉到了杂毛小道的离去,望月真人睁开了眼睛,瞧着那位胜利者的背影,张了张嘴,语气艰涩地喊道:“你……为何不杀我?”
    杂毛小道走到了那游离的火线之前,手指轻轻挑动,地上一缕冥火缓缓升起,然后将这火线给点燃,两种火焰不断地跳跃绞缠,那被刘永湘形容得如同三味真火般厉害的破酆都离寒庭咒符火在几秒钟之后,被果断中和。
    杂毛小道朝着我这边缓步走来,头也不回地说道:“中华道术源远流长,大道四九,各通彼岸,本来就没有孰高孰低之说。我炼就雷罚之时,曾感叹朝代交替,致使此术消亡,而此刻我若杀了你,又有多少源远流长的符箓之术会凭空消失于滚滚风尘之中。我并非饶你,而是饶那些前人智慧凝聚的结晶。另有,李道子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符王,那是因为他的心境,融契自然,虽然符箓之效举世夸赞,但是一辈子都只吃素,不杀生,克己复礼,心性豁达。而你,呵呵,好自为之吧……”
    听得杂毛小道的“呵呵”两声,望月真人难以置信地仰首望了一下东边的太阳,那温暖的阳光照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咳嗽几声,鲜血溢出嘴角,苦笑了一声,长叹道:“枉我一辈子,都将李道子当作假想敌,时至如今,不但连他半分也及不上,便是他的衣钵传人,都远远强过于我可叹、可惜啊。罢了,罢了,什么真龙复出,什么功名利禄,什么天下第一,这些浮云与我何干?回去吧,我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面的可怜虫而已……”
    他这一声叹完,整个人反而轻松许多,从怀中掏出一道符箓,将其捏破,顿时化作一道清光,消失无踪影。
    望月真人既去,龙虎山一众人等的气势便低到了极点,刘永湘也不想与他们纠葛,只是上前一步,朝着对面拱手说道:“各位道长,今天清晨,我们慈元阁也有一名掌柜失踪,行踪迹象,无不指向贵门,然而听你们说贵门也有人员失踪,如此看来,说不定是有人在中间挑拨离间,使那栽赃陷害的粗糙伎俩,敬请知悉……”
    杂毛小道缓满地朝着我这边走来,并不理会刘永湘的交涉,路过我旁边的时候,他平静地说道:“小毒物,我们走。”
    我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跟着杂毛小道往着回路走去,口中还忍不住地夸赞道:“老萧,你今天这一战可算是扬眉吐气了,望月何等骄傲的人物,竟然被你暴打成了狗,真真是人品爆发啊。不过……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我怎么不知道?”
    杂毛小道没有答我话,等我们两个走过那一道弯,消失在身后的人视野中时,杂毛小道低声喊道:“我艹,不知道扶我一把啊?”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原本稳如山峦的身子便是一软,斜斜地朝着旁边跌落。
    这突发状况把我吓了一跳,好在我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才没有让这位高手摔个四脚朝天。
    将杂毛小道扶在路旁的草地前坐下歇息,我瞧着杂毛小道连吐了三口血,方才释缓,疑惑地问什么情况啊这是,你刚才不是龙精虎猛的,将望月打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么?现在怎么就瘫软在地、浑身无力了啊?
    杂毛小道将嘴唇的血迹擦干,苦笑着说:“小毒物,你自己平心而论,那望月的修为,到底有多厉害?”
    我回想了一下,说应该不如杨知修,感觉跟你家茅山的传功长老在五五之间,但倘若用上诸般符箓,这种高富帅的配置一套下来,绝对超过邓长老。杂毛小道见我拿他茅山来比,又好气又好笑,说且别说这么多,小毒物你感觉你能及得过我邓师叔公?
    我想起即便是身中蛊毒,都还有惊天之威的茅山传功长,摇了摇头,说明着搞,搞不过。
    杂毛小道伸伸懒腰,说妈的,你弄不过,以为我就弄得过?这一次要不是我的这本命血玉,只怕你们给我收尸的机会都没有。
    我诧异,说不可能吧,你爷爷弄的这本命血玉,竟然这么厉害?不但挡住了那恐怖的钉头七箭书,还能够将望月伤成那副狗模样?
    杂毛小道长叹,脸上露出了崇敬的神色来,缓缓说道:“我爷爷自然没那本事,天下间能够有这本事的,只有符王李道子。我竟然不知道他在我的本命血玉中种下了虎贲气神智慧符,此符妙法解除诸冤业,智慧明净心神安,凝聚了他的一缕精血,可保我一时性命无忧唉,十年前我倘若知道有这玩意,也不会让她惨死了……”
    杂毛小道长叹一声,话题回转来:“所以,刚才击败望月的,并不是我,而是我师叔公李道子。”
    我捧腹哈哈大笑,这里面的曲折弯绕,不足外人道也,也正因为血玉之中爆发出来的力量,使得望月误会了自己远远不及杂毛小道,最后心死如灰,遁走远去。
    如此说来,事情倒是明了了,杂毛小道自然不比望月厉害,甚至差一点就被那传说中的钉头七箭书所杀,不过好在李道子堪破天机,在杂毛小道的本命血玉中作了手脚,而杂毛小道又是一等一的装波伊高手,才将望月吓得心惊肉跳,立刻奔逃。
    果然不愧是一代符王,这种算计和实力,实在是让人莫能企及。
    我笑完,瞧着杂毛小道长长舒了一口气,精神终于恢复过来,便问:“你也就是因为被那钉头七箭书的威势所伤,才没有来得及杀掉望月?”
    杂毛小道摇头,说要杀望月,在他死志一起的时候我便可以下手了。不过不动手,一是因为善扬在旁,咱惹不起,其二,也真的是因为望月的一身本事,倘若用在正道上,其实也算是中原道门之幸。希望他在此战过后,能够幡然悔悟过来,不再参与江湖纷争。
    杂毛小道此言立意极高,而我却并不认同,谁还能指望狗改了吃翔的恶习?
    不过这心思我按捺住不说,歇息了一会儿,瞧见慈元阁诸人回返而来,看模样,好像是谈妥了。

猜你喜欢: 《左少董的宝贝宠妻》 《红楼之文豪崛起》 《万界大起点》 《娱乐圈之神秘老公》 《万能电脑包》 《陈君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