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鱼头帮主

    那人是慈元阁地位仅次于掌柜的小先生,说话自然没有假,一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的心在那一瞬间就给提了起来,要知道寻龙号可是我们所有人的退路,这后路被断,就等于粮道给截,只怕我们所有人都要在这里喝西北风,无家可归了。
    慈元阁阁主一拍桌子,霍然而起,大声喝骂道:“谁这么大的胆子?”
    那人回禀,说不知道啊,总共五艘龟甲船,突然从湖水中冒出来的,并不攻击,一直试图接近寻龙号,看样子是看上了我们的船,想要夺走它。
    说话间我们已经冲出了营帐,门口一堆人都在聚集着,见到主事者都冲了出来,七嘴八舌地汇报着各种情况。岛上的营帐离湖边并不远,冲上刚才一字剑蹲坐的三米高大石头处,便能够瞧得见有五艘比重型卡车还要大一些的黑色龟甲船,在寻龙号身边游弋。
    这些龟甲船顶部覆铁甲,全身封闭,故而能够从水中潜出,此刻龟甲中间打开一个口子,站出了两个身穿黑色水靠的执旗者,手中的令旗与那战旗一般无二,分作黄红蓝白、镶黄镶红镶蓝镶白八种颜色,不断地奋力摇晃着。
    那战旗之上,似乎有些许蹊跷,但此时效果未显,寻龙号并不与其接近,而是早早地起了锚,在外围游弋。那些黑色龟甲船看似沉重,然而速度却并不算慢,不断地调整方位,将寻龙号遥遥地控制住,双方不断移动,风波暗起。
    寻龙号只是循旧的寻常楼船,上面连螺旋桨都没有配备,但并不代表它没有攻击力,便是湖蛟也讨不着便宜,可见一斑。我们并没有多担心,然而慈元阁阁主的脸色却严肃起来:“来的是鱼头帮,那些黑背龟甲船是鱼头帮姚雪清的亲卫队,最擅长水面厮杀,跳帮夺船。寻龙号上除了老魏之外,没有其他镇得住场面的高手,速回,不然我们真的是有家难归了。”
    这话说完,他人便化作了一道黑影,带头朝着湖边掠去。
    瞧见慈元阁阁主的速度,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果然不愧是一阁之主,没想到他方鸿谨竟然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想来并不比我们差多少。
    慈元阁阁主身形一动,其余人等便匆匆跟至湖边。然而冲到湖边的滩涂上时,我们并没有发现小艇,只瞧见了一片狼藉,还有两具死尸。一环扣一环,原来敌人早就盯着这边了,就是要趁着慈元阁阁主离船之后,那边用黑背龟甲船围困寻龙号,这边则暗潜杀手夺船,因为突然,所以慈元阁看守小艇的两名弟子甚至连警报都来不及发出,便命陨于此。
    瞧见自家子弟的尸体俯卧在滩涂上,那血液浸润了潮湿的泥土,而小艇则不见踪影,慈元阁阁主的脸色一片铁青,旁人四顾而望,瞧见草丛转角处露出一艘小艇来,却正是寻龙号配备的登陆船只。上面站着两个身穿黑色水靠、手提分水刺的鱼头帮成员,正奋力地向中岛划去。
    瞧见敌人踪影,田掌柜大喊一声,准备带人去将船追回,然而慈元阁阁主却叫住了他:“田磊,站住,那是诱饵。”
    敌人行事,干脆利落,不留痕迹,怎么可能刚刚让我们瞧见,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慈元阁阁主眼光十分老辣,一眼便瞧出了不对劲儿,喝止住田掌柜,然后阴沉着脸说道:“大家先别慌,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管怎么样,寻龙号上有我们的诸多布置,老魏他应该可以撑一段时间,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我们要回到船上去,有人在,就有寻龙号在,就没有人能够夺走它!”
    此时的寻龙号和鱼头帮的黑背龟甲船在离岸几里之外的湖面上纠缠,倘若没船,我们即便是游过去,只怕也要给鱼头帮这群天生就在水里面讨生活的家伙给中途截杀,根本帮不上半点忙。不过好在我们这方还有一个顶级高手,在思量一番之后,黄晨曲君掏出了袖中石剑,淡然说道:“我来试试吧!”
    距离如此之远,他怎么能够前往?
    我们都疑惑,却见一字剑在湖边找了一截两米多长的树干,掂量了一下重量,然后朝着前方奋力一扔,人也倏然前冲,朝着湖面如烟奔去飞剑、树干、轻身之法,一字剑便是凭借着这三样东西在这洞庭湖中来去自如,很快便行了上百米,朝着寻龙号进发。
    瞧见一字剑轻松飞腾而去,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悬起的心也放了下来。
    不管如何,只要黄晨曲君能够到达寻龙号,那即便是鱼头帮能够跳帮上船,只怕也要给那碧绿石剑给挑翻湖下去。如此一来,危机立解。慈元阁少东家呼了一口气,瞧见自家老爹依旧愁眉不展,便疑惑地问他父亲,怎么这样紧张,黄大先生不是过去了么?
    慈元阁阁主摇了摇头,说志龙,你太天真了,依照鱼头帮步步为营的谋算风格来看,你觉得他们会不知道黄大先生也在我们一方么?你认为他们会没有准备么?
    这两句话问得少东家一阵发愣,而就在此刻,似乎为了印证慈元阁阁主的话语,湖面上唯一一艘夷然不动的黑背龟甲船上面,出现了一个肩宽腰窄长条腿儿的黑衣人,他站在船上,巍然而立,目光遥望快速接近的黄晨曲君,而脚底的黑背龟甲船,也开始缓慢移动,朝着一字剑迎了上去。
    “果然,”慈元阁阁主一声长叹,语气从来未有的低落:“鱼头帮总瓢把子,人称洞庭黑蛟的姚雪清,他也亲自来了!”
    我摸了摸鼻子,瞧见那个身穿鲨鱼水靠的瘦高个儿,瞧模样似乎并不算什么突出,便问这人很厉害么?难道连黄大先生都比得过?
    慈元阁阁主回过头来,说陆左,我听说你曾经跟茅山的水虿长老徐修眉交过手,你觉得他如何?
    我没想到他尽然问起这话儿,思考了一番,说若在陆上,我不怕他,若在水里,他便是入水的龙,天下江河湖海,难觅对手。慈元阁阁主没有说话了,倒是旁边的杂毛小道轻声说道:“徐师叔在水里,一生只败过两次,最后一次你也知道,而第一次,则是败在洞庭黑蛟姚雪清之手。”
    我靠,邪灵教果然是人才辈出啊,这从未闻名的角色竟然也如此厉害,到底还让不让人活啊?
    果然不愧是如鬼面袍哥会一般能够**开帐的分庐,看来鱼头帮并不比张大勇的鬼面袍哥会,差上多少啊。
    我们在岸边观望,而这个时候黄晨曲君则已经开始与敌人接火了,最先出手的不是鱼头帮大瓢把子姚雪清,而是水中两头黑影,猛然蹿出,一个扑向了黄晨曲君脚下的枯树干,一个则挡住了他迅捷的去势。
    我们站在远处,旁观者清,却是瞧得仔细,这黑影竟然是两头稀有罕见的扬子鳄。
    这种世界上体型最细小的鳄鱼通常来说,脾气温顺得很,断不会贸然伤人,然而这两头身长两米的中华鼍想来应该是被鱼头帮所豢养的,此刻无端凶猛,口中雪亮利齿乍现,呈现出野兽的狂暴形态来。
    一字剑全身戒备,自然早有反应,手中飞剑立刻朝着身前跳出来的那头黑影射去。
    碧绿石剑一入扬子鳄之腹,立刻就是一阵搅动,血沫飞溅。然而那畜牲到底不是凡种,竟然去势不减,硬生生地扑到了树干之上。而在这个时候,另外一头扬子鳄也抓住了那根浮木,张开短吻便啃,竟然是在用性命,直接拖延住了一字剑的前进之路。
    扬子鳄是我国一级保护动物,官方统计的结果仅存100多条,然而这危急时刻,哪里顾及得了这个,一字剑气急败坏地将这两头扬子鳄给戳成筛子,却发现自己脚下的枯木早已分崩离析,再无立足之地。他虽然之前演示过凌空飞渡的本事,但此刻离寻龙号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即使距离足够,他也不敢如靶子一般飞跃而起,好在这个时候岸边传来了一声高喊:“黄大先生,且接住!”
    这声音是杂毛小道发出来的,原来他在瞧见姚雪清出现之后,早有预料水下有鬼,于是备好了另一节枯木,朝着湖中奋力一掷。
    杂毛小道的臂力及不上黄晨曲君,故而离那一字剑还有好长一段距离,但总比落下水去要强上几分,于是一字剑抽身后撤,准备先回那根接应的枯木中,而就在此时,站在黑背龟甲船上面的洞庭黑蛟突然冲起,朝着水中一跃,隐没在了湖水里。
    蛟龙入水,危机重重,只有一根枯木支撑的黄晨曲君能够突入龟甲船的包围圈,解救危难么?
    我们在湖边看得干着急,而就在这个时候,左边不远处突然又出现了一条大船,有一人站在船头朝着我们高声大喊道:“慈元阁的朋友,请上船来!”

猜你喜欢: 《三生劫之缘措》 《铁血女儿传》 《万炼宝炉》 《娱乐圈之思考者》 《风语旅程》 《纵血之魔法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