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疯狂与清醒

    魏先生自谓唐朝名相魏征之后,说祖上曾经斩过龙,故而对龙之一属,最为了解,也知道如何斩杀。
    世间没有绝对的强大,只有相对的克制,若说实力修为,他或许并不如我们厉害,但是对付起龙来,他或许比善扬真人还要熟络尽管这只是理论上的。
    在得到了慈元阁阁主的一声吩咐之后,他立刻将准备好的羽箭激射出去。
    莫道那羽箭细小,并不足以破入真龙御防,这羽箭乃采用早已绝迹的迦楼罗,也就是大鹏金翅鸟的尾羽化石而制作关于此物的传说极多,最离谱的便是它乃一个吃货,食量极大,每天要吃掉一条大龙王和五百条龙。这当然是传说,然而迦楼罗克制真龙,却并不作假,故而这羽箭绝对是那珍贵之物。
    在借助了机关和烟花定型之功效后,那大鹏羽箭一经射出,便立刻跨越空间,倏然射入了真龙的逆鳞之处。
    何谓逆鳞?古人传言,那真龙脖子下都会有巴掌大小的一块白色鳞片,呈月牙状,它的血液都是从心脏的主血管涌出,再从白色鳞片这里分散到各支血管,是最为**和防范之处,也是真龙的致命之处,倘若被插入此中,那便代表着此龙的死期不远。
    魏先生射出这么一箭,便耗尽所有精力,浑身萎靡地瘫软在地,随之而出的是一字剑黄晨曲君,他脚尖点地,冲天而起,我并没有瞧见那羽箭是否射入了真龙逆鳞处,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突然感觉到一阵撕天裂地的龙吟声,在整个空间里炸响开来。
    吼、吼、吼!
    平静的湖面突然波澜抖动,那荡漾的湖水变得无端凶猛,朝着岸上卷涌而来,而我们脚下的土地开始变得动荡不安,宛若火山一般的真龙怒火从头顶上倾泻而下,树木纷纷倒斜下来,那湖水一个大潮,直接将龙虎山大部分人的浑身给拍打得**,我与杂毛小道那是早有防备,往后腾空跳起,跃到了那大石头上面,方才避过一劫。
    这滔天动荡无止休,头顶上也是战况热烈,风声、火光与飞掠而过的剑光,将头顶照耀得绚丽非凡。
    我们脚下动荡,便来不及瞧看状况,直感觉这整个岛屿都在颤抖,仿佛有一股巨力,要将这岛屿给一分为二,直接撕裂开来。稍微适应了一点儿这天摇地晃的节奏之后,我还没有来得及抬起头来,便听到天空一声炸响,轰隆隆,这巨大的力道在整个天空中回荡不休,一道白色的光芒在头顶如炎日,闪烁光芒。
    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剑气从虚无之中诞生,又朝着某一处尽头刺去,一往无前,有去无回。
    我正要抬头看去,却有一股灼热的风朝着四处吹散而出,旁边的杂毛小道抓着我的肩膀,往水中跳下,那陡然漫上岸间的湖水将我们的身体淹没,然而下一秒,一片灼热的气息将这冰寒的水给直接煮得温热,所幸这气息只是一道,当潮水退下的时候,我们站起来,便没有之前的热意,只能够感受到那温热潮湿的空气以及……燃烧的树木、和人体。
    来不及多瞧,头顶处突然掉落下来一个黑影,管不得许多,我伸手将此人给接了下来,稍一平稳,便仔细瞧过去,却是一脸鲜血的一字剑,口中不断地吐着血沫子,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我将黄晨曲君给扶在了地上,忙问他的身体状况,这杀猪匠吐完口中血沫,长吸几口气,然后缓缓说道:“真龙已经被我和善扬道友所伤,现在龟缩回巢,还需乘胜追击,方才奏效,而要是等到它恢复过来,只怕所有人,都逃不过它狂躁的报复。只可惜……我受了重伤,需要立刻调养生息,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他勉强站起身来,却并没有前往寻龙号上,而是朝着湖畔后方的密林跑去。
    一字剑的话语让我有些发愣,没想到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们竟然已经将真龙给重伤了,不过瞧着他身上这伤势,想来自己也够呛。黄晨曲君如此,那善扬真人呢?
    我抬头去寻找这龙虎山的第一高手,却并没有瞧见人影,上面依旧还有巨石往下落,雾气连横,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腥气,先前那真龙喷发出来的龙炎将这一片区域的植物给燃烧许多,到处都有袅袅的烟雾,火光冒出,乍一眼瞧去,感觉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
    视线之内,不但善扬没有瞧见,便是那头巨大的真龙也没有了踪影。
    我看向了杂毛小道,而这家伙则四处观察一番,说先回寻龙号,看看专业人士怎么说。此刻潮水退去,龙虎山众人从水面冒了出来,四处打量,呼朋唤友,确定损伤,我们心里面乱糟糟的,总感觉做了错事,也不管这些家伙,而是找到了几块在水面上漂浮着的木板,借着这玩意,朝着远处的寻龙号划去。
    因为事先就有所准备,所以在龙威降临之时,寻龙号虽然也受到了震荡,但终究没有太多损失,此刻也起了锚,朝着我们这边接应而来。等借着软梯上了船,慈元阁阁主便匆匆上前来,拉着我的手,问刚才黄大先生都对我说了什么?
    我把一字剑给我说的事情讲了一遍给他听,阁主听到了,兴奋得全身直颤抖,回头问魏先生道:“那真龙逆鳞中了大鹏羽箭,一般能够坚持多久?”
    魏先生也有些激动,稍微一思量,便回答说倘若射穿了逆鳞,多不过一个时辰,但是如果没有射中,只怕三五天之后,它便能够恢复个大概。这话儿跟一字剑所说的差不多,慈元阁阁主心中大定,回头来看围上来的手下,长吸一口气,振奋地喊道:“我的兄弟们,经过这么久的等待,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一天,那也许是这世界上最后一条真龙了,倘若落在我慈元阁手上,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你们还要等么?”
    “不等了,杀龙、杀龙、杀龙!”
    许与重利,手下的这一票汉子立刻陷入了疯狂,大声地喊着,让我感觉到一股奇怪的陌生感,然而就在此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等等,父亲,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杀了这条真龙?”
    说话的,是慈元阁的少东家方志龙,他随着我们一同登了船,心情一直处于激动之中,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出言质问道:“不对啊,父亲,我们不是只需要它的半截长须,给奶奶熬汤服用么,怎么突然就说要对它下手了?这可是龙啊,是我们中国人一直以来最崇敬的图腾,我们的守护神啊?”
    慈元阁阁主往日挺喜欢自家儿子的谦礼正义,然而此刻却为他的固执所头疼,见周围手下的情绪逐渐冷了下来,于是强行辩驳道:“志龙,这龙我们不要,必然会被龙虎山得去,到时候别说是一截小胡须,便是一根毛,只怕都没有了。所以无论我们出手不出手,它的结局都已经定了下来,还不如我们拿了呢,你说对不?”
    少东家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环顾周围,发现除了我、杂毛小道和小叔处身事外,默然不语之外,其他人的眼中都迸射出足可燃烧的光芒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倔强地说父亲,这样是不对的!
    慈元阁阁主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说道:“本来也不打算让你入水,那你便和你田叔叔留在船上,看好寻龙号即可。记住,照顾好你妹子,给我们守住这唯一的退路,倘若是寻龙号丢了,那么我们所有人的性命,只怕都要交代在这里呢。
    他说完,旁边的方怡不乐意了,嘟囔着嘴说不嘛,屠龙这么新奇好玩的事情,怎么不带上我呢?
    她非要闹着去,然而此刻的慈元阁阁主却并没有纵容她的小任性,直接虎着脸凶道:“你跟你哥哥在船上好好待着便是了,要是再敢乱来,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方怡到底还是个懂事的女孩子,瞧见父亲这番暴怒,便知道现在也不是由着她闹得时候,于是不再说话,撅着嘴,返回了房间里去。
    交代完家事,慈元阁上下开始运转起来,左侧的船体突然裂开,出现了一个平台,上面竟然有三艘造型古怪的密封式潜水器,外面全部用橡胶封住,每艘可以容纳六人,分别由慈元阁阁主、魏先生、刘永湘带领,而田、朱两位掌柜则留守寻龙号上。
    一切准备就绪,慈元阁阁主这才想起了我们,回头望来,客套地问道:“这每艘小鲟鱼上,还可以挤出一个位置,三位分散着挤一挤吧?”
    他也算是瞧清楚了我们的实力,知道合则锋利分则散,想要将我们拆开来,杂毛小道脸上洋溢着笑容,却一口回绝,说不用,我们几个的水性不错,在后面跟着便是。慈元阁阁主不再多言,吩咐手下进了那小鲟鱼之中,然后在田掌柜一番主持,将那三艘潜水器都放入湖底。
    下面一阵湖水搅动,田掌柜深深吸了一口依旧残存的浓烈腥味,转头瞧向了我们,出言说道:“三位……”这话儿还没有问完,早已收拾妥当的我、杂毛小道和小叔便朝他挥挥手,直接没入水中,留下一脸震惊的田掌柜,和一片狼藉的湖面。

猜你喜欢: 《快穿炮灰逆袭》 《纯阳武神》 《我重生的老婆》 《坏蛋改造计划》 《都市罪梦》 《我的道士生涯》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