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龙穴

    从回龙潭下的湖道潜入后,我们一路跟随小鲟鱼入得暗河来,然而经过那魔鬼电鳗的一番追逐,我们夺路而逃,到现在,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儿,身处何方。
    从那空水湾中勉强爬出来,瞧这处溶洞子空间广阔,四通八达,鱼头帮的人也在,倘若没有这头肥硕黄金鼠的出现,我和杂毛小道说不得也要耍把子狠力气,与鱼头帮动回手,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一些详情,然而此刻有这小畜牲在前面引路,我们倒也不必冒那个险,径直跟着便是了。
    这溶洞广阔,道路复杂,绕过了一个又一个从地上长出来的石笋,前方便出现了许多道路,有通上方的,有下坎的,也有诸多掉洞子和死胡同,复杂繁多,倘若没有领路的,只怕在这里转上个三天三夜,也寻摸不出一个结果来。
    我们虽然也跟着,不过多少也留了一些心眼,使唤着小妖在后面盯着,可不能让这个看似可爱的小肥鼠儿给我们诳骗了去。虽然知道这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这个莫名其妙对朵朵献殷勤的小畜牲形迹十分可疑,但是我们终究也是没有了法子,只能先这般草率地做了决定。
    如此走了大半个时辰的光景,那龙象黄金鼠看着好像也并不知道路途,东嗅嗅西闻闻,那蒲扇般的耳朵还不时张开收起,一路走走停停,着实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过有一点多少也让人安心,那就是我们一路行来,竟然也没有寻常所见的死胡同,说明这小畜牲果然如传说中的一般,是个天生的寻宝大师,这话儿似乎作假不了。
    路到尽头没有路,初时能够听到哗哗水声,潮气生出,走到了尽头,眼前便出现了一道白花花的瀑布帘子,直挂在一道跨河的对面,我们行走的这溶洞宽阔得可供六人并走,还算是干燥,然而到了这突兀出现的跨河前方,便出现了许多墨绿色的青苔,看着颇为湿滑。
    跨河倒也不宽,三四米,上面有断层,而我们的对面则是将整个视野都给遮蔽的水帘子,暗河的水在上面的落差中跌下来,轰隆作响,刚才在转角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现在过来,只觉得那耳窝子嗡嗡嗡响个不停,大滴大滴的水珠子跌落在跨河中,溅起许多碎末子的水汽,在此处形成好大一片氤氲,白雾缭绕,如似仙境。
    那肥硕的小畜生在跨河前停住了脚,终于没有再没命地狂奔了,而是回过身来,一下子就窜上了朵朵的怀抱中,一双黑珍珠一般的眼睛水汪汪的,直瞅着朵朵那天真无邪的脸,唧唧、唧唧地叫唤着。
    这简单两句叫唤我们不明白,朵朵倒是听懂了,兴奋地招呼我,说陆左哥哥,到了,阿黄说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啦。
    朵朵心思单纯,以为那龙象黄金鼠将我们带到这里,我们此番前来洞庭湖的目的便要达到了,心中高兴,由不得容颜焕发,小脸得意,然而我和杂毛小道、小叔瞧着面前这道水帘子,眉头却不由而同地皱了起来。这里可不是西游记,我们面前的也不是水帘洞,透过水幕往里看,分明就是一整片实打实的山崖悬壁,哪里还有什么路途可走?
    得,我们到底还是信错了那小畜生,能够将一字剑玩弄于鼓掌之上,还真的不能把它当做普通活物来瞧,弯弯绕绕,转了大半天,竟然还是将我们给弄到了死胡同里面来了。
    事到临头,我到底还是有些心存侥幸,捡起地上一块海碗大的石块,朝着对面投掷过去,结果这贯力一投之下,那石头被我巨大的力道砸成了三两瓣儿,啪嚓一声响,径直跌落到了下面的跨河中去。杂毛小道皱眉,瞧着面前这条并不算宽阔的暗河小渠,说莫非又要走水路不成?
    我摇摇头,呼唤他和小叔在面前这七八米见方的山壁上不断尝试,差不多两分钟的时间,终于弄明白,水帘后面,果真没有通道。
    一旦查明,我便是一肚子的火,并不用招呼,旁边的小妖便是一声狞笑,将那头贼眉鼠眼、准备朝着角落跑去的龙象黄金鼠给直接揪起来,这憨货给小妖抓在手里,竟然比一般的家猫还要大,肚子里面可不知道有多少板油,小妖瞧见了,也窝火儿,伸手就准备去把这肥鼠儿的胡须,好让它吃吃教训才行。
    朵朵到底是个善良的女娃娃,见我们准备责罚阿黄,回身过来拦着,说阿黄不会骗我的,陆左哥哥,我们要找的地方,真在这儿!
    朵朵的坚持让我们也变得谨慎了,这个小萝莉有一颗晶莹剔透的善心,也通物性,平日里招猫逗狗,对动物最是亲切不过,这也是龙象黄金鼠亲近她而非其他人的缘故。水帘子后面没有,不过其他地方,是不是可以再推敲呢?我们这般想着,然后视线不断在周围左右巡视,终于,小叔在靠左边的一处岩壁上面,瞧见了一些蹊跷。
    这是一处短刀刻就的法阵推演算法,里面有诸多术语和图案,颇为玄奥,反正像我这样粗通一些的,也看得云山雾罩,但从这石刻之上的青苔和印痕来看,却差不离有上百年的光景了。
    这显然是人为的结果,既然有人来过这儿,说明这里并非如同我们所看到的一样。
    我看这推演算法,一头雾水,然而学过那半部《金篆玉函》的杂毛小道却看得甘之如饴,那一双眼睛瞧着岩壁上面的石刻,手上却不断地掐指推演,口中还不断地喃喃自语,精神极度亢奋,我靠近一些,除了听到许多卦门术语之外,还听到他无意识地话语:“太厉害了,居然是这样的,真的是没有想到啊……”
    这种情绪大概持续了十分钟,正在我和小叔准备给这家伙后脑勺敲一下,免得他发了癔症的时候,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来,口中感叹道:“留下这石刻的家伙,真的是个学究天人的阵学高人啊,这么诡异蹊跷的入门之法,他竟然能够从蛛丝马迹之中,抽丝剥茧而出!”
    我和小叔在旁边听他打了半天哑谜,早就有些不耐,看到他还在这儿卖弄,不由得大怒,我出一拳,小叔出一脚,将这个家伙教训了一番,问他怎么回事,杂毛小道嘴角往上一翘,说这东西讲不好讲,给你们做出来看看。
    此言说罢,他左手并出剑指,背上的雷罚立刻飞起来,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儿之后,竟然直冲前方。
    雷罚剑气纵横,强悍得竟然直接将那水帘斩断,而所指的方向也是杂毛小道精心算出来的,连出了七剑,暗合北斗七星之术,从头至尾,一气呵成,那场面花哨无比,自不必叙,而就在我们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咔嚓一声响动,那浑然天成的山壁突然从中间裂开来,里面有白蒙蒙的光线朝着这边射来,让人眼睛下意识地闭上。
    视线稍微恢复之后,我这才瞧见,身前那七八米的山壁竟然在此刻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一个热气腾腾的通道来,那龙象黄金鼠唧唧一声叫唤,后爪子一瞪,直接跨越面前暗河,朝着里面狂奔而去。
    我推了推杂毛小道的胳膊,说什么个情况啊,你到底变的什么魔术?
    杂毛小道又仔细地看了一遍那石壁上的推演画儿,跟我们解释道:“这里是前面那处建筑的后门,是建造工匠留下来的逃生通道,因为要瞒过寻思的监工,所以弄得巧妙了许多,此处本来是常年封闭的,可是在这石壁上面刻画的前辈是个经天纬地之才,竟然光凭着这河流和炁场的走向,直接推算出来这里面的布置,我刚才就是依照着他留下来的方法,才打开这儿的……”
    里面的建筑?
    瞧见杂毛小道也跟着跨了进去,我按捺下心中的疑惑,跳过前面的暗河,朝着山壁裂开来的缝隙往前走,这里依然还是一个通道,比先前的还要窄许多,两边有滚滚的白色雾气缭绕,竟然有一种蒸桑拿的错觉,旁边的小叔瞧见这情景,倒是插话了:“这个地方的下面,应该是有地热,将那湖水熬成水蒸气,然后……驱动机关!”
    往前面走了十几米,踩着那整齐的大理石,我们终于瞧出来了,此刻大家身处的可不是天然而成的溶洞,而是某个地下陵穴,不过四周烟雾缭绕,可视距离不过三两米,方才不知道全部面目而已。
    这通道走了十几米,前面顿时开阔了一些,别的没有瞧见,但瞧前方十米处有一道波光粼粼的小河,不宽,上面有五个精致的廊桥,瞧着倒也富丽堂皇,我们正想上前一瞧,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廊桥后面探出一个硕大无朋的头颅来,狮目牛鼻木杈子角儿,鳞片覆体,长须着地,可不就是一条真龙么?

猜你喜欢: 《苍穹仙主》 《龙印神皇》 《界灵之斗灵大陆》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唐思雨苏希》 《仙界归来当红包神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