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东祭殿

    不管是不是空城计,反正我们完好无损地过了那廊桥,踏足到了这里间来。
    刚才从水帘子洞口直入几百步,周围雾气缭绕,温度异常升高,能够瞧得出这下面是有所布置的,大概齐是用那地热将这一截路程给弄得尽是雾霭,迷综错乱,也算是掩人耳目,然而所有的雾霾却以此水银沟渠为界限,一过廊桥,周遭便是豁然一清,不再朦胧。
    这边一旦瞧了清楚,还没有走下桥来的我们不由得就给吓了一大跳,在我们面前的可不是一处小溶洞,放眼过去,除了黑朦朦看得不甚清楚的角落,目力所及之处,竟然无比广阔,粗摸算下来,空间竟然比一处足可容纳下三两个足球场的大型体育馆,还要庞大。
    在我们面前,几如巨柱的钟乳石笋从下方生长,支撑了这空旷的空间,在石笋之上有晶晶亮的清冷光芒,不知道是法阵、还是别的什么缘故,竟然将此处照亮,高阔的地方离地足有十数丈,矮的也有三四丈,中高两侧低,大约呈现出一个大约倒扣碗状般的形状来。
    如此的空间,既是天然,也有人力雕琢之处,在我们的脚下,至少有长几百米、宽十米的白色条石板朝前蔓延,汇聚在中间的地方是个宽阔的平台广场,也就比东官第一人民广场小一点儿,而在条板石道两旁,则是大片错落分布的石笋和钟乳石,以及岩壁,除此之外还有大块的巨石,上面居然还修筑得有亭台楼阁,瞧着款式似乎十分古旧,还吊挂着许多石制宫灯,不过里面早无光亮。
    在那广场的正中间,有一个占地颇广的五米高台,因为这边光线到底还是有些隐约,瞧得不太仔细,看样子似乎好像是个祭台,旁边似乎还有水道深潭,风水宜彰。
    在石道两旁,还有许多宫殿里面的石灯、石鼎、礼制之物以及好多石质雕像,风格都古朴简陋,但整体上看过去,莫不是大气凛然,让人瞧见了,由不得赞叹一声:“好一处巍峨圣地!”
    这湖底之下的溶洞中,居然有这么庞大的宫殿,实在是让人惊讶不已,然而见到此情此景,杂毛小道和我则面面相觑,相互沉默了三秒钟,不约而同地说道:“东祭殿!”
    是的,同样的建筑风格、石灯石鼎之类的祭祀物件我们见过了太多,敢情这北、中、南、西诸多耶朗祭殿都闯过了,我们竟然还要走上这么一遭。不过瞧这处的规模,竟然比最庞大的中祭殿,还要宽广许多,此处在那洞庭湖深处,千年前的云梦泽更是如海广阔,想来在这腹地里弄出这一番动静来,不知道花掉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方才有我们面前的这般情景。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而如今,我所有的祭殿都走过了一遭,宿命也就结束了么?
    我的心里面乱糟糟的,而小叔却并没有太多的心里障碍,正在四处寻找刚才那头青龙,那可是我们进来这儿,最直接的威胁,然而在我们的面前,哪里还有那青龙的半点儿影子?瞧见威胁不见,我们的心中不安,分散开来,一边用脚轻轻地试探脚下坚固的方块条石,一边四处扫量着。
    小妖从我的旁边飘过,我拉住了她,问有没有见到刚才带着我们进来的那只肥硕的小畜生,小妖说刚才那肥厮偷偷地往回溜走了我也没有瞧见,刚才光注意那突然冒出来的龙头了,谁曾留意那装傻卖萌的憨货?
    我摸了摸手,刚才帮小妖抵挡了一记红芒,本以为要栽在这儿,谁成想这门户就直接洞开了,虽然手臂麻了一阵,到底不妨事,不过仔细想一想,那龙象黄金鼠给我们带路不假,但是却未必不是存着让我们破阵的意思,要不然,我们未必这么巧,能够听到鱼头帮和佛爷堂特使翟丹枫的对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么浅显的道理我们都懂,不过这里面含带着的诱惑,实在是我们所拒绝不了的,所以也就顺水推舟,应承了下来。
    当务之急,我们是得在那头神秘青龙的眼皮子底下,赶快找到龙涎液的地方,收集起来,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是走是逃,我们都掌握着先天的优势,有着更多条路可以选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头苍蝇地四处乱闯。
    “搜一下吧!”
    小叔摸了摸鼻子,招呼我们说道,我们点了点头,并没有走那条石道,而是朝着两旁的石笋林子里搜去,试图先将那头有可能潜藏在这里面的青龙给找出来即便是找不到,也要确认好安慰,可不能让它突然一下跳出来,将毫无防备的我们给结果了。
    其实这事儿很好做,真龙到底还是长虫之属,身上有着很浓烈的腥气,这种腥气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它可以被当做是一种地盘的象征,也足以显露踪迹。
    几分钟之后,小叔在左边三丈处的一个垫满草梗的凹地旁朝我们呼唤,貌似有一些发现,于是我们都赶了过去,低头一瞧,却瞧见了几个南瓜大的白色卵子,其中有一个早已破了壳,碎成几瓣,旁边还有一些早已干涸发黑的液体痕迹,另外两个看着似乎完好无损,然而小叔直接掂量起来,却发现都是空的。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什么动物能够生出这么大的蛋儿来?
    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和杂毛小道、小叔面面相觑了,这一路行来,真的是惊到了我们,难道刚才露面的那条青龙,并不是外面受伤逃遁的黑龙之妻,而是它的后代小孩儿?呃,那啥,谁能告诉我,真龙到底是靠着什么方式繁衍后代的啊,貌似有些混乱啊?
    不管如何,瞧见了这窝蛋壳,杂毛小道长舒了一口气,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真龙这神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倘若这蛋壳不是人特意布置的话,那么刚才那条真龙或许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般可怕,如此一来,我们暂且先放下心防,专心寻找雨红玉髓便是了。”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们开始四散开来,杂毛小道用的是手中那家传红铜罗盘,小叔作为资深驴友,自有一套甄辨查询的方法,至于我,那可就真的是随着性子,随便乱逛了。
    当然,说放心那是假的,我让灵觉最为敏感的朵朵和小妖飞在空中,四处巡视,但凡发现有异常的地方,那便大声示警,多少也能够让我们有提前聚集的机会。搜寻开始,小叔钻入石笋群,杂毛小道直奔中央的地方,而我则沿路巡查,试图找到些蛛丝马迹来。
    所谓雨红玉髓,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龙涎液,这玩意据说是从石笋的心脉中冒出来的,而那石笋大约也是有些玉质的,要不然不可能叫做什么玉髓,凭着这层关系,我沿路走来,首先便用炁场巡视,查找那些道路两侧的石笋,看看是否除了碳酸氢钙的成分之外,还有别的玉质成分。
    一路走来,我看得惊讶,据说这些石笋每百年方才长一米,而我旁边这些,差不离都比我还高一个头儿,可不知道长成这般模样,要花多少万年的时光呢。
    如此仔细搜寻着,小心翼翼,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样子,我突然听到在石笋群中传来了小叔的一声大叫,顿时就菊花一紧,还没有多想什么,身子便朝着缝隙冲了过去。我们相隔不远,当我提着鬼剑匆匆赶到的时候,瞧见小叔挥舞着那把六转雷击枣木剑,正朝着面前一根石笋戳去,剑刃和石笋发出了沉闷的碰撞声,当他收回手来的时候,我瞧见那石笋上面有一个拳头大的孔洞,里面黑黝黝的,不知道是什么。
    我问小叔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说刚才瞧见一道白色的影子从他的旁边一掠而过,心脏顿时就提了起来,下意识地挥剑刺去,却见到那白影子钻入了这洞里面去了。
    啊,这样啊?我瞧着那孔洞,倒也真不大,想来不过是条四脚蛇或者别的东西吧,大惊小怪了。
    我和小叔盯着那石笋中间的孔洞瞧了一下,那边传来了杂毛小道带着回声的问候,小叔这才意识到自己这突然的喊声有点儿吓人,回应说没事的,就碰到个小东西。杂毛小道也不多问,让我们直接到中间去,有个很重要的东西,让我们来瞧一瞧。
    我和小叔听出了杂毛小道语气里面的紧张和焦急,也没有再停留,而是回到了石道前,朝着中间那边的广场跑去,几百米的距离并不算远,我们很快就到了近前,瞧见杂毛小道紧张地站在一具石碑之前,我拉住他,问怎么了,他回头苦笑,指着前面让我看。
    我探头看去,瞧见石碑前面躺坐着一个人,衣服很破旧,脸色苍白,浑身亮晶晶的,我没来得及多想,与他的目光一对上,突然脑袋轰然炸开,感觉全身一阵痉挛,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大叫一声:“他……”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综]》 《朕的皇后能见鬼》 《穿越喵》 《曾是青春年少时》 《异界小军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