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邪灵来客

    瞧见这几道黑影,我们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这洞庭湖深处的龙岛之上,有着许多我们所惹不起的大人物,在这个关键时刻,倘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我们还真的招架不住,所幸他们赶来的时间到底还是晚了一点儿,这大殿里潜藏着的幕后黑手小青龙正好给朵朵、杂毛小道合力降服,让我们免于两面受敌。
    这才是最好的消息,两线作战的话,我们可真的就陷入被动了。
    黑影一出现,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启了遁世环,让着法器遮蔽气息的功效瞬间开启,将我们给掩藏着,不让人感知。
    从廊桥到中间祭台足有几百米,而我们所处的这石笋林中,又是在对面的隐蔽处,偏离主干道,所以那些人一时半会也来不了,所以也给了我们反应的时间,杂毛小道这会儿正在给那麻绳儿一般的小青龙做思想工作,告诉它我们是好人,不会伤害它,而那些强盗,杀人放火,无恶不做,那才是真真的坏蛋,就是他们,在外面打你的妈咪呢……
    我也不知道杂毛小道为何认为之前瞧见的那条黑色真龙是母的,至少在我的眼中看来,那又黑又粗又长的玩意儿,瞧不出一点儿女性的美感,这小青龙倒也不是傻瓜蛋儿,它虽然被九尾缚妖索给紧紧捆着,末端给朵朵操纵,然而依旧可以漂浮,眼睛里面浮现出莫名的情绪来,飘到我们的面前,来嗅。
    它就像一条小哈巴狗儿一样,从我的头上游过,似乎在我的肩膀上爬了一下,嗅我脖子,然后在我的裤裆菊花处久久停留,之后不见,想来是在闻杂毛小道和小叔,我一开始不知道它在闻什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想明白了,它是在闻我们身上的气味,有没有沾染到黑色真龙,甚至是那湖蛟和湖泥地龙的气息。
    它虽然不能够与我们沟通,但终究还是一种智慧生物,知道通过什么方法,来分辨良善。
    想到这儿,我感到一阵后怕,我们有机会分食湖泥地龙,也有机会对那头湖蛟分一杯羹汤,然而却被杂毛小道给拦住了,最后并没有下口,多少也算是仁义。
    杂毛小道的远见救了我们,在短暂而漫长的考察之后,小青龙似乎认可了他的说法,那一双眼睛瞧着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能够从它的目光中,瞧出一丝意识,好像是说:“好吧,我们做好朋友,彼此不互相伤害……”
    呃,或许是:“说好了,要做对方的天使……”
    总之小青龙表达出了它的善意,我们还心存疑虑,然而心地善良的朵朵也没有再用九尾缚妖索在为难它,她伸出手,缓缓地摸了摸那麻绳儿小巧的一对犄角,指间似乎还有降龙真言的力量残留,然而小青龙很享受,眼睛眯着,抖了抖,然后身上的绳索松开了,也没有发狂,而是在朵朵的身边趁了趁,朝着杂毛小道咧了一会嘴,表达它无惧这个臭道士的高傲。
    时间紧迫,我的注意力已经不再聚集在小青龙的身上,和小叔他们将身形藏好,然后用眼角余光,小心地朝着对面瞧去,但见来者正是邪灵教的人,为首者是鱼头帮主姚雪清,以及他的左右手水猴儿,除此之外,还有八个穿着单薄衣衫的帮众,皆眉目高深,太阳穴微凸,一副高手模样。
    在姚雪清的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戴着精致的金丝眼镜。
    那个人,却是在茅山内乱时出现过的佛爷堂特使苏参谋。
    小佛爷对此次行动极为重视,不但将自己最为信任的手下翟丹枫派驻而来,连堪称智近乎妖的苏参谋,都给拉来了,让人心情沉重。这一伙人冲到了祭台前方的十几米处,只瞧见高台之上不断挥舞的修罗彼岸妖花,在瞧瞧旁边,一地水渍,人影无踪,便是之前在于修罗彼岸妖花沟通的小妖此刻也见机收敛身形,不知藏在了哪儿。
    这情景让他们惊讶,四处搜寻我们的身影,却无从发现,姚雪清四顾环望,然后大声喊道:“陆左、萧克明,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这儿,何必学那猥琐小人,偷偷摸摸地藏起来呢,是男人,就站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我有点儿奇怪,姚雪清虽然有手下最为精锐的鱼头帮众在,可我们也是今非昔比,锋芒毕露到了此刻,他是哪里来的信心,能够敢跟我们直面交锋?
    这里可不是水下,上了岸的洞庭蛟龙,也有那么威猛么?
    是水猴儿这些鱼头帮精锐给了他信心,还是旁边那个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的苏参谋,或者是……他还有底牌?我们默不作声,差不多半分钟之后,空中突然落下来一道倩影,一声清越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应该没有想到我们会跟辍在后面,如此迅速,应该是没有藏起来的道理,瞧见这祭台上妖花张扬,潭中水波荡漾,说不定与这妖花战斗的时候,水遁了!”
    我只瞧了那道倩影一眼,便立刻低下了头去,不敢再看,旁边的杂毛小道也低下头来,眼中尽是惊骇之色。
    来人竟然是邪灵教的高层,右护法洛飞雨,此人最擅长蛛丝攀附墙体,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也登岛了,在最开始的惊讶过后,平复心情,然后抬起头来,瞧见从岩壁顶端滑下来之后的洛飞雨落在了姚帮主的面前,手一挥,一个毛茸茸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掌心,她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淡淡说道:“小金子最擅长追踪行迹,这龙宫这么大,且让它慢慢搜寻对方身影,其他的莫管,我们先办小佛爷交代的事情。”
    洛飞雨别看人美波大,但实力确实一等一的强悍,而且她身居邪灵教右护法之位,勋贵之后,是场中地位最高的人,所以她一出现之后,众人皆听从了他的安排,拱手说是,谨遵右使安排。
    洛飞雨手中的那坨毛茸茸的东西,却正是之前将我们领到此处来的龙象黄金鼠,这个一脸萌态的小畜生,却正是邪灵教的卧底,先前我们只当它天真可爱,没有什么小心思,而且当时也是乱头苍蝇一般,所以便随着它来到了龙宫之前,杂毛小道参透石壁上的符文,从水帘之中破开出口,而我则莫名其妙地打破了五行廊桥的限制,闯入宫中,现如今想起来,却是给邪灵教当了开路先锋。
    如今之危局,全部都是这小畜生一手缔造,想到此处,我把它红烧的心思都有了。
    洛飞雨一声口哨,那龙象黄金鼠便直起身子来,然后从她手掌上跳下来,朝着道路左边的石笋林子里窜去。我们不知道遁世环能不能遮掩住我们的气息,不让龙象黄金鼠找到,但是有着那前科,想来希望也不大,于是都捏紧了手中的武器,准备时刻开始战斗。
    不过这龙宫也大,时间充裕,龙象黄金鼠一隐没林中,邪灵教诸人也松了一口气,走到了祭台前方来,仔细打量那从巨大石质棺柩中伸出来的修罗彼岸妖花,瞧着这大如华盖的红艳花朵,姚帮主忍不住感叹,说果真是传说中的龙宫,这花儿听说只在三界黄泉路上盛开,人间少有得闻,现如今见了,果真是举世罕见,让人大开眼界啊。
    洛飞雨淡淡说道:“这东西剧毒,最大的用处不过是用来恢复人前世的记忆,对修为增长无益,并无特别之处……”
    相比于修罗彼岸妖花,洛飞雨对于躺坐在石碑前方的洛十八尸身似乎更感兴趣一些,她若有所思地瞧着已经被胶质溶液裹覆成了琥珀的洛十八,一双美目不断转动,姚雪清瞧见了,也奇怪这龙宫中为何会出现这么一个人形琥珀,不由得问道:“右使,你认识这个人?”
    洛飞雨的脸显得十分古怪,嘴角抽动了一下,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苏参谋,苏参谋越众而出,指着这尸身恭声说道:“姚帮主,这是小佛爷指定要的东西,一会还请几位帮中兄弟搭一把手,见他给抬到船上,小佛爷有大用处……”
    他是佛爷堂的人,虽然在特殊时期代表着小佛爷,但到底位卑,语气倒也十分恭敬,鱼头帮主姚雪清十分受用,微笑着点了点头,侧头吩咐水猴儿一声,然后再次问道:“右使,苏参谋,我们此进水底龙宫,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擒拿那湖底真龙,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布置,敬请吩咐。”
    洛飞雨抬头看着祭台上面的修罗彼岸妖花,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回头与苏参谋商议:“苏参谋,要想谋龙,这祭台必须清扫,不然无法行事,我们是不是趁着真龙被慈元阁那伙笨蛋牵制的时机,先将这祸患给铲除掉?”
    苏参谋凝望了一下台上,从怀中抽出了一个碧绿色的竹筒,点头说好,烧了它吧。

猜你喜欢: 《魔法师和他的猫》 《宠婚烈爱:超能天后来袭》 《墨少,亲够了吗》 《重生游戏大佬》 《擒盗妃》 《摇尾gl》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