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阴谋浮现

    我们有见过红色的、白色的火焰,也有蓝色的和黄色的,甚至还有如杂毛小道之前弄出来的黑色幽火,但是有谁见过那碧绿盎然的火焰呢?
    我们知道,火焰的颜色与温度有关,有时候也与燃烧的物质有关,比如中学实验课时燃烧的镁,就是白色,甲烷和一氧化碳是蓝色,等等,然而当苏参谋将那碧绿色的竹筒给拧开来的时候,一朵璀璨如翡翠一般的火焰从里面升腾而起,迎风便涨了一倍,从他的手上缓缓飞出来,吹一口气,然后朝着祭台之上,晃晃悠悠地飞去。
    这火焰虽然涨了一倍,然而看着依旧还是十分弱小,仿佛风一吹就要熄灭一样。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翠绿火焰中,却隐藏着一种让人惊悸的力量在,仿佛它一沾染到了什么东西,那玩意就会点燃,没有什么能够在它的侵袭下,保持完好无损。绿火虽然还没有将修罗彼岸妖花给点燃,然而我却有一种直觉,仿佛它已经在祭台之上掀起了滔天的火焰,四周变成了一片火海。
    每一个从佛爷堂里面出来的人物,都有着自己最独到的地方,也有着某些常人所不能及的能力,苏参谋大名不具,以参谋为名,自然是智谋深远之辈,与此相对的,便是他的修为其实并不算高。然而修为不高,并不代表他不可怕,很多蛊师比普通人还要虚弱无力,但是谁也不能够否认他们是一伙绝对可怕的家伙,苏参谋也是一样,他燃起的这一朵绿色火焰,让场中的所有人,包括鱼头帮帮主在内,都惊呆了。
    那种不好的幻想一出现,即便是先前被那修罗彼岸妖花给攻击到,至今脚踝还有暗疼,但是想到小妖那么护着那花儿,我便忍不住想要站起来,准备冲上去,将那绿火给扑灭。
    而就在这个时候,祭台下方的水面突然有两道水柱冲天而起,竟然直接浇在了那绿色火焰之上。
    倘若是普通火焰,恐怕就会给直接浇灭了,然而它却根本没有熄灭,而是凭借这自身的高温,直接将这水柱给蒸发得热气腾腾,白雾四散,将整个祭台都笼罩在了一片雾气缭绕之中仅仅只是一朵拳头一般大小的火焰。
    神奇的火焰,它虽然并没有被水柱给浇灭,然而却还是改变了先前飘去的方向,而是随着这冲起来的水柱蔓延下去,经过它的融合,那水柱仿佛变成了汽油一般,轰然一阵燃烧,接着朝了下方蔓延,一直在水面上漂浮荡漾三两秒,这才熄灭,而在它消逝的那一刻,从潭水之中,冒出了一截木质的船头来。
    瞧见自己蒙那小佛爷恩赐的千年菁木绿火意外熄灭,苏参谋再深的城府,此刻也忍不住骂了一声娘,怒目瞧向了弄出这水柱的始作俑者,瞧见竟然是一艘如同鱼儿一般的蒙皮小艇,它在一出现之后,几乎是以一种冲刺的形象,直接跃出水面,半截摔在了条石板上,半截还浸泡在了水里。
    接着那狭小的船舱之中似乎在打斗,不断地动摇,支点转换,在最后的一次颤抖之后,终于稳定了下来。
    我们瞧见这艘小鲟鱼陡然从深潭中冒出来,心中惊讶,想不到这水潭竟然是通向外界湖底的,而且还能直接潜入这里来,那为什么邪灵教的人还会费尽心机,让龙象黄金鼠那头小畜生哄骗我们,瞒过了机关开启呢?
    来不及多作思量,小鲟鱼的头部突然被打开,里面冒出了滚滚的黑烟来,有一个身影从里面跳出来,结果当他双脚一落地,四五根之前缠住我的那带刺藤茎便从水里蹿出来,直接将那艇身卷住,然后往着水潭里面直接拖拽而下,咕嘟咕嘟,竟然隐没不见。
    呃,原来如此,想来那真龙出入此中的通道便是这水潭中的水道,而负责镇守这水道进出的,便是那朵神秘的修罗彼岸妖花,杂毛小道说它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真正恐怖的是其根系,邪灵教应该是没有把握在妖花把守的水道中前来,所以才会花费那么大的气力,将我们骗来。
    只是,这慈元阁的小鲟鱼里面可容纳成员六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只有一个人逃了出来?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我的目光顺着瞧去,却见是一个将身子笼罩在袍子里面,脸上带着面具的家伙,瞧见这人,鱼头帮帮主姚雪清意外地喊道:“老满子,你怎么来了?”这个被姚帮主称为老满子的人,却正是慈元阁阁主方鸿谨的座上客,自称是那唐朝名相魏征后人的魏先生。
    此人果然是邪灵教的内奸,慈元阁一个正正经经做生意的团体,此刻损兵折将,死了不知道多少阁中栋梁,做了多少有违天和的事情,终归到底,都是出于此人的蛊惑,将有些野心的慈元阁阁主哄得团团转,而就在刚才,那小鲟鱼里面的动静,想来应该也是他在处理同船之人。
    瞧见这人从地上爬起来,远离水潭边,我的双拳便捏得紧紧,恨不得立刻挑出来,一剑将他给捅死。
    然而一只手抓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回过头来,瞧见杂毛小道微微地摇了摇头。
    此时此刻,我们必须忍耐,要看看敌人的罐子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魏先生连滚带爬地站起来,瞧见了面前的一干人等,不由得十分诧异,说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怎么会在这儿?水猴儿在旁边解释,说这里是那真龙栖息的洞庭龙宫,我们刚才依着苏参谋的绝顶妙计,借着两个傻波伊的势,进了来,正准备布置屠龙大阵呢,结果你就闯了进来……呃,忘了给你介绍,这个是我们厄德勒的右使,洛飞雨洛护法,这个是佛爷堂的特使,苏先生。
    这个水猴儿到底还是一个人精的家伙,瞧见洛飞雨面无表情,而苏参谋因为刚才那两道将自己火焰给湮灭的水柱,铁着脸生闷气,便出言寒暄,打着圆场:“两位领导,这是魏满魏先生,他是我们鱼头帮的首席智囊,精通屠龙之术,我们这一次的前期准备,就是他给策划的!”
    旁边的姚帮主也点头,说老满子的祖上是唐朝名相魏征,家传屠龙术,要不是他运筹帷幄,说通慈元阁谋得那墨家寻龙号,只怕这一次我们的毒龙方案,未必能够成功……
    这两人的一唱一和,总算是将我们心中的疑惑给解释清楚,原来这魏先生竟然是鱼头帮的白纸扇,所以才会这般歹毒,这样也解释了为何明明最为隐秘的行程,然而邪灵教却于我们先一步到达。不过他为什么要拉慈元阁入伙,而那寻龙号似乎也没有奇特之处,那所谓的毒龙计划又是什么呢?
    最关键的事情是,先前鱼头帮谋夺寻龙号,这个魏先生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这些都是我们所猜测不到的,而旁边一直很安静的小青龙瞧见这个家伙,突然怒目圆睁,一副十分仇视的模样。好在它多少也能够照顾我们的感受,并没有立刻爆发出来。
    经过水猴儿的介绍,双方不冷不热地寒暄几句,看得出来,双方都不是很热切,而这个时候魏先生也解释起了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的问题:“我们追踪那受伤的真龙,一开始还盯得上,结果后来就是去了踪影,我在水里推算出真龙的大概方向,于是在水网密布的地方与方鸿谨那老家伙分兵各处,然而后来却不曾想那真龙并没有跑了,而是拼着重伤,去追方鸿谨的船队了,我回头找,七窜八窜,结果找到这里来,感觉龙气旺盛,便上来了,没曾想方鸿谨求救,说被真龙袭击了,船里的手下让我回去救,于是发生了冲突……”
    他说得详细,然而旁边的苏参谋却感觉到不可思议,指着魏先生诧异地说道:“冒昧地问一下,怎么在你眼里,真龙就那么不堪一击?”
    魏先生听出了苏参谋语气里面的不屑,嘴角一抽,微微笑道:“在很多人的眼里,真龙是不可战胜的,他的对手只有像善扬那样的十大高手,然而在我的眼中,它至多也只是一种比较稀少的生灵而已,我手上掌握着至少六种家传屠龙术,很多方法都是不传之秘,所以别人怕,我不怕!”
    这话儿听起来有些像是吹牛,然而他说的是那般的自信,让人忍不住去相信。
    苏参谋不置可否,然后讲起了对付那修罗彼岸花的事情来,他本来打算一把火将这妖花烧掉,然而此刻手上却没有了强有力的手段,于是犯愁。没有了火,还有毒水,鱼头帮姚帮主献策,说他手下备得有魔鬼墨鱼肠液,腐蚀性堪比王水,泼将上去,效果一样。
    几人回合,各谋奇术,当下也是做了准备,而这个时候,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却并没有瞧向场中,而是看向了脚底下的一个金色的肥影儿,那一双玻璃珠子的小眼睛,正直愣愣地瞧着我们。
    然后它欢快地叫唤起来:“唧唧、唧唧……”

猜你喜欢: 《她谁都不爱》 《我的完美御姐老婆》 《末世之无尽杀戮》 《永夜之锋.》 《荒仙主》 《穿越之胖妞的如意人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