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见利起意

    我们身处的这龙宫占地宽阔,足足有一个大型体育馆那般的面积,雄伟神奇,我们虽然并不指望能够永远藏匿起来,不被人发现,然而却也没有想到在遁世环的遮掩之下,居然会这么快就暴露了行踪。
    瞧见这头挺着肥硕肚皮的小畜牲,一双黑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动着,说不出来的可爱,然而在我们的眼中,却是如此的可憎。
    此刻的它,并没有如先前一样与我们一起躲起来,而是“唧唧、唧唧”地叫唤。这处地方虽然是密集的石笋林子,但终究空寂无人,所以显得尤其刺耳。这情况一发生,还没等我们做出什么反应,在空中游弋不停的那条小青龙便已经先发制人,探出一爪。
    这条麻绳儿倒也是个火爆脾气,虽然与我们交好,但终究不听使唤,擅作主张,不过它这一击却也颇合我们心意,恨不能一巴掌便将此物拍得个稀巴烂,最好只剩一张皮。
    然而这头龙象黄金鼠,却也不是寻常货色,它瞧见小青龙一爪探出,隔空便浮现出一只透明巨爪,笼罩全身,也知道了厉害,往后一蹿,避开之后,竟然出乎意料地没有逃开,而是使劲儿吸一口气,那周身皮肤扩展,骨骼喀喀作响,肥硕的脂肪仿佛在燃烧,将它给撑得足足扩大了三两倍,短胳膊往前一挥,竟然真的挡住了这透明巨爪的压力。
    能以龙、象此两种最为神力的动物命名,这憨货平生自有一股子傻气力,最难得的事情是它很明显灵识已开,知进退,明事理,晓得实力衡量,它既然敢与小青龙交锋,而没有立刻逃遁,自然也是有所凭恃的。
    小青龙瞧见这小肥鼠非但没有跑,而且像吹气球一般变大,最是气不过,直接上前拍击,旁边的朵朵也双手结印,准备给这头肥鼠儿吃点苦头。
    这龙象黄金鼠无关大局,我和杂毛小道都没有与其纠缠的心思,既然无法继续掩藏,当下吩咐小叔在此掩藏身形,而我们则咬着牙,提剑从石笋林中冲出,一左一右,然后直接冲了出去。
    鱼头帮的帮众已经将那小心存放着的魔鬼墨鱼肠液从背上取下,正准备喷射修罗彼岸妖花,听到龙象黄金鼠的警讯,也不待吩咐,训练有素地抄起手中的分水刺或者鱼头叉,朝着我们这边扑来。我们这边冲出,正好与当头的一个两米壮汉撞上,这个大块头应该是鱼头帮中的精锐,使的是一根槊铁船浆,两边开锋,雪亮,看着可比偃月青龙刀还要沉重,一挥便是一大片,寒光洒落当前。
    这人是冲锋陷阵的猛将,也是扛东西上好的脚夫,倘若是街头混战,自然是一骑当千的人物,然而撞到了我们却算是他的倒霉,我的鬼剑早已酝酿完毕,雾气游绕,鬼声呜呜,见那根槊铁船浆呼啸飞来,并不恐惧,而是直接一剑对斩。
    双方对撞,鬼剑仅仅停顿一刹那,立刻行云流水地斩断而下,剑尖擦着这大个儿的鼻尖掠过,而杂毛小道趁着那人身体失衡的一刹那,飞起一脚,直接将这人当作了攻城石,踹得他身子飞起,将身后一堆鱼头帮众如多米诺骨牌一般,滚落在地上去。
    而就在我们凶猛现身的那一刹那,一道青光飞出,朝着我的面门袭来,又快又疾,我用鬼剑一挡,刚才因为生劈船桨而有些酸麻的右手臂再次受力,人朝着身后退了两步,蹬蹬,冲势终于收敛,杂毛小道在我的旁边护翼,雷罚与那青光交手三两回,叮叮当当一阵乱响,然后那青光收敛,而他则收剑停在了我的旁边。
    将我们收敛攻势,对方一干人等也才聚拢过来,认真打量我们,莫不惊讶。那鱼头帮主阴沉着脸说道:“原来是你们这两个小子,我还以为你们都跑到水里去了,却不成想当了小人,偷偷地躲了起来,不敢露面。”
    这场中那是一堆高手,姚雪清和洛飞雨实力皆能堪比邪灵教十二魔星,水猴儿和魏先生也都是高明之辈,便算是那八个鱼头帮众,放在外面也个顶个都是高手,旁边的苏参谋虽然实力不济,但耐不住他身上诸多宝贝,也不能不防。
    面对着这些人,我们却面不改色,杂毛小道此刻也恢复了油滑的性子,将雷罚甩出了一朵剑花,嘿然笑道:“所谓小人,说得可不就是你们这些偷偷摸摸、耍尽心机的不速之客么?你也好意思来说我,真的是老得拿屁股,当作了脸皮呢!”
    他说得不客气,然而姚雪清却哈哈笑了起来,环顾四周,傲然说道:“难道你左道的名声,就是靠嘴皮子闯出来的?今朝若是有时间,我自然可以让老满子陪你们聊上个三天三夜,不过我们都是大忙人,便不陪你了。来,亮家伙吧!”
    这老鱼头因为先前我们将他的三艘黑背龟甲船留下,诸多弟兄死于非命,对我和杂毛小道那叫一个恨之入骨,故而一见面,便出言挑衅,然而杂毛小道却并不理会他,而是扭头瞧向了旁边的邪灵教右使洛飞雨,故作亲热地打招呼:“飞雨,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真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对了,怎么没有见小北啊,好久没有见了,怪想她的。”
    杂毛小道这一番亲密无间的老友作派,让洛飞雨旁边的人一阵侧目,便是我,都有点儿吓尿的感觉难不成我上次私会洛小北的时候,这厮也与我一般,跟这个大咪咪有什么奸情不成?
    然而瞧见洛飞雨蹙起的蛾眉,我便知道这杂毛道士又在满口跑火车了。此乃离间计,敌众我寡,如果不能够将其分化,让他们相互之间产生疑心,那么我们还真的有点儿不好打。
    果然,杂毛小道的离间还是起了作用,不但佛爷堂的苏参谋一双眼睛眯成了细线,便是鱼头帮诸人,也下意识地离洛飞雨远一些。不过对于这种伎俩,洛飞雨却并不害怕,那皎洁如明月的漂亮脸蛋微微一笑,然后美目盼兮,凝望杂毛小道,淡淡说道:“萧道长,别来无恙,我瞧见你身上龙气盎然,难道你是准备和那真龙一方,与我们为敌不成?”
    小青龙、朵朵在石笋林中与龙象黄金鼠酣战,虽然被我和杂毛小道给隔挡住,但是依旧瞒不过面前的这些人,当瞧见那麻绳儿一般的小青龙在空中穿梭的身影,邪灵教一干人等的呼吸,都沉重了几分,此刻听到洛飞雨这般问起,他们的眼睛里都不可抑制地散发出了杀气。
    魏先生瞧着空中不断变换身形的小青龙,激动得浑身颤抖,面具下面的脸部肌肉一阵抽动,颤音说道:“自古以来,真龙现世,要么成年,要么便是蛟蟒渡劫而化,无人知道这真龙生育之过程,也从未有瞧见过这般形态的真龙,倘若是能够将其纳入囊中,这天下之大,皆可去得了!”
    他倒没有将这根本没有几两肉的小青龙拿去拆骨扒皮的想法,只是看着那麻绳儿,宛如瞧着绝世裸女一般。杂毛小道不看后面,单剑而立,淡然说道:“龙乃中华之图腾,吾乃中华儿女,自当护卫,倒是你们这些不知道祖宗的家伙,倘若想要对付它,那么就先过我这一关吧!”
    杂毛小道说得正气凛然,不但邪灵教都听懵了,便是我也愣住了神先前他可没有这般卫道士,那真龙是死是活,与我们没有半分关系,怎么此刻又变得如此坚决了呢?然而瞧见旁边的那条小青龙,我不禁笑了,这家伙一副道貌岸然的可爱模样,敢情是演来给那麻绳儿看的。
    只是,这演技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了,让人瞧得这么假?
    不过这小子的禀性也就我能了解一二,旁人听了这慷慨激昂的话语,只以为这人的脑袋给门挤了,疯狗一样多管闲事,被杂毛小道用了离间计的洛飞雨听到,也没有多说,只是淡淡地讲了两句话:“既如此,受死吧!”
    此言一落,她便倏然朝前飞来,手中的秀女剑朝着杂毛小道的胸前刺去。
    她下手狠厉而果决,没有留一分情面,这是她对于杂毛小道刚才使那离间计最坚决的回答,唯有死,方才能够洗脱一切的阴谋诡计。
    洛飞雨什么人物,当年可是以一人之力,生生扛住了日喀则一众喇嘛的轮番攻击,对付我们不费吹灰之力,而且还在重伤之下,逃过了宝窟法王的追杀,这般顶尖的人儿,也不是我们所能企及的,瞧见这一剑飞来,原本吊儿郎当的杂毛小道脸色立刻变得无比凝重,伸出雷罚一绞,化解了这凌厉一击,人便已经退出了三四步。
    我瞧见此景,抽身上前相帮,然而却被洛飞雨一剑荡开,旁边的鱼头帮主姚雪清狞笑道:“都说你陆左厉害,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这本事!”然而我们两个还没有交上手,旁边突然发出了一声厉啸,我听到洛飞雨失声喊道:“原来伦珠虹化的能量,竟然被你所得了?”

猜你喜欢: 《唯将终夜共展眉》 《仙途缘起》 《珍珑.无双局》 《赤龙天尊》 《女人的眼泪 李晓雅李奕辰》 《帝国总裁霸道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