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真龙你好

    慈元阁阁主下意识地猛回头,除了黑暗,什么也瞧不着,只以为躺在地下这个家伙还在消遣自己,不由得恼羞成怒,一步踏前,便有一根两寸金铁滑落在手,蹲身下来,仔细地查看魏先生那张被水浸泡得发白肿胀的面具,越发觉得丑恶。
    他越想越气,倘若不是这个家伙当日前来整日游说自己,他哪里会舍下偌大身家,来这洞庭湖深处掺合这档子凶险之事的动机?当日直道得了真龙之躯,那慈元阁便能飞黄腾达,成为数一数二的名门,而如今,手下大将折损,门人死了无数,而那真龙却根本抵御不得,反而被当作了猎物,仓惶四散。
    方鸿谨咬着牙,脸色狰狞,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不是说真龙没有几口气了么?你不是说只要用了你的配方,它就会给迷晕毒死么?你不是说这东西唾手可得么?现在呢,你教的所有办法都***没有效果,你的屠龙术呢,使出来啊?”
    魏先生四肢被残,躺在地上,哈哈一笑,却扯到了新添的伤口处,不由得一阵呲牙咧嘴,然而越是疼痛,越难掩他心中的笑意:“我身上的本事,岂能是你们这些家伙所了解的?今天你们若没有伤害于我,使得我四肢健全,或许还能够逃脱一命。但是到了现在这副模样,那么我们就只有一同赴死的缘分了。你回头看看吧,它会来给我报仇的,这一辈子,虽然没有杀过一条龙,但是死在真龙的手里面,我也不算是白活了一场!”
    他说得轻巧,然而慈元阁阁主却是恼羞成怒,伸手往前一抓,却直接将魏先生脸上的面具给拉扯下来。
    然而这一揪,在旁人灯光照耀下瞧见了魏先生的真面目,方鸿谨也是没来由的一愣,失声大喊道:“天啊,居然是你?怎么可能?”
    因为隔得比较远,慈元阁弟子打着的灯光又颇为黯淡,所以从我这一个角度看过去,只能够瞧见一片白腻的肌肤,似乎并不是男子所有这怎么回事,难道那个秃顶猥琐的丑恶老头,竟然还是一个女人?
    刘永湘探头看来,不由得勃然大怒,恨声骂道:“竟然是你这个贱人!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满足我们所有人……老阁主对你有抚养之恩,却不料你长大成人之后,竟然恩将仇报,还装起了魏家老二来!真正的魏老儿呢,到底被你藏到哪儿去了?”
    这坐阁道人似乎还有好多话要问,然而却听那被揭去面纱的魏先生用愤怒的女声骂道:“慈元阁本来就是我外公家的产业,被你方家夺了,难道我就不能报仇么?”
    这声音里面充满了愤怒和不屈,然而当她似乎还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不料慈元阁阁主根本没有再多言,霍然击出一掌,竟然直接将地上这个女人给拍死,脑浆子都溅到了他和旁边那坐馆道人的脸上来,在手电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的血腥恐怖。
    人体的头颅通常说来是十分坚固的,然而我瞧见慈元阁阁主一掌过后,那半边脑袋都塌陷下去,露出大片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显示出此人的身手有出人意料的高。
    这一场变故不但让我们这些局外人惊讶,便是慈元阁阁主旁边的刘永湘和三名门人,都都愣在了当场。
    匆忙一掌拍死了这名颇有渊源的内奸,慈元阁阁主瞧见周围几人一脸惊诧莫名的表情,知道自己这匆忙杀人的心思太急,有些过了,准备着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于是开口解释道:“这贱人害得我们死伤无数子弟,此刻又在妖言惑众,不除,掉不足以……”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以他的修为,到底还是感受到了周围之人所惊讶的,并非自己突然杀人的行为,而是……霍然一回头,方鸿谨瞧见搁在浅滩旁边的那艘小鲟鱼被一道黑影给勾中,直接甩飞出去,而后,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两盏血红色的光亮来,幽幽地看着自己。
    想起刚才魏先生所说的话语,方鸿谨这才晓得他(她)所言非虚,那真龙还真的就在他们的身后,遥遥地注视。
    躲在水中的我们这一刻也是诧异万分,虽然刚才感觉到水流的变化,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接近,然而我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那头与善扬真人斗得两败俱伤之后,重伤逃遁的黑龙。经历了龙宫的一应事情,收获了龙涎液的我们几乎都忘记了它,没想到它竟然还在水道里面巡视,就准备着收割这些对它身体心存贪念的人们。
    黑暗中陡然冒出来一双红色的双眼,灯笼一般大小,慈元阁门人也是下意识地将手中的电筒朝着上方照去,瞧见那龙头可比动车头一般大小,树杈子一般的犄角和下垂的眼皮耷拉,眉头还隐隐有些灰白,那两缕龙须垂落,灰败不已,龙头鳞甲犹在,然而却显得十分干涩,犹如牛皮癣,虽然我并没有瞧见过它太多的同类,但是比起一身朝气的小青龙,我还是能够感受到它这庞大身体里面,几乎如同风中烛光的虚弱。
    龙至暮年,垂垂老矣。
    骤然瞧见这条黑色真龙,慈元阁阁主先是惊讶,而后又是大喜,顾不得满手的血腥,一把拉住了那刘永湘的手,大声喊道:“刘道长,拿降龙杵,只要打中它的逆鳞,这龙便再也没有还手之力了!”
    他是那么的兴奋,以至于刘永湘的身躯被他摇得几乎要散架,然而相对于阁主的兴奋,旁边四人却是一阵脸色惨白,那三名慈元阁门人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小心翼翼地往后面挪动身子,而刘永湘则吓得把手中的拂尘直接跌落在地上,颓然说道:“阁主,你大概是忘了,李双双这贱人给的降龙杵,下来的时候落在了小鲟鱼上面……”
    刘永湘这一句话说完,那三位慈元阁门人脚顿时就软得站不住了,直接拔腿就跑,然而真龙潜至此处,哪里会再让他们给跑了,我瞧见那黑家伙的鼻孔处突然一阵异动,结果两道红色的炽焰倏然而冲出来,横跨几十米,将这三人给直接化作了三团奔跑的火焰。
    这龙息的温度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几秒钟之后,三具活生生的人体全身血肉都直接给焚烧成了灰烬,冷风一吹,灰飞烟灭,几乎没有一点儿痕迹停留在人间。
    真龙虽然一直都在守护着人类,但是并不代表它手执利器而不伤人,我不知道在它的心中,人类对于它来说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有这样的实力,对于胆敢冒犯我的小蚂蚁,我也从来不会心慈手软的。
    真龙接下来的反应也符合我的猜测,它没有与慈元阁阁主、刘永湘一点儿沟通的**,直接将头一仰,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威严到了极点的吟声,这声音让人浑身战栗,打心底里都感到寒冷和莫名的臣服,而就在这两人正准备绝地反击的时候,那龙头直接从水中蹿了出来,一口,便将这两人给吞入嘴中,稍微一咀嚼,便吞进腹中。
    真龙吞云吐雾,吸收日月之精华,修行千年万载,然而却并不代表它不会吃人。
    还是那句话,莫惹它,不然会很后悔的。
    我和杂毛小道藏身在这冰冷的湖水中,吓得胆寒,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我却能够大概预料得到,慈元阁阁主方鸿谨这人的修为差不多能够和鱼头帮帮主姚雪清一般,或许实战差上一线,但是相隔应该也不远了,他手中应该是还有许多手段,然而此刻一时心慌,又被那真龙豁然一口咬来,竟然悄无声息就陨了命。
    方鸿谨死得是如此的干脆简单,就如同一份简单的食物,热狗或者三明治,一点儿也没有身为一派之主的尊严,我看得直发抖,手中暗扣遁世环,遮掩起自己的气息,心中默默祈祷着:“千万别看见我们,千万别看见我们……”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背,我越是祈祷,担心的事情却越是发生了,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升高,缓慢地脱离水面,渐渐升高,然后缓缓平移到了慈元阁一帮人所待的浅滩之上,我下意识地往下瞧了一眼,却发现我们竟然给那真龙满是鳞甲的尾巴给平托了起来。
    我全身的肌肉一紧,正想从这尽是龙鳞的身子之上跃下来,然而肩膀却给杂毛小道一搭,这家伙一脸紧张地低声说道:“别、别动,小毒物,静观其变吧,别惊动了它,我们又没有冒犯它的地方,说、说不定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呢……”
    杂毛小道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也发虚,我瞧见他表面镇定,而一双脚却抖个不停,唯一没有惊慌地,倒是朵朵,她趴在龙尾之上,好奇地抚摸着巴掌大的龙鳞,缓缓抚摸,仿佛瞧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一阵移动,我们终于被放置到了这真龙的前头来。
    我深深吸了几口气,想着即便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于是猛然一抬头,却瞧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傲然屹立在那龙头的犄角之上,不由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艹,那家伙怎么在会这儿?

猜你喜欢: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混元灵珠》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从此无敌》 《蛮荒神殿》 《一流天师[重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