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夜能视物,误指他途

    虎皮猫大人这肥厮向来都是满口胡言,无论是敌是友,都会一通好骗,而且在关键时刻还总掉链子,人影无踪,其实最不靠谱,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在最迷茫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总是它。至于原因,我想大概是它总一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豁达,让人安心吧。
    真龙遁走,不知原由,虎皮猫大人不说,我们也无从知晓,只有打量身周四处。
    这是一处浅滩,旁边流水潺潺,暗河涌去,脚底下都是水流蚀刻的岩石,不过地方并不大,原本挤着六个人,然而此刻地上却只剩下了那个魏先生的尸体。我蹲身下来打量,却瞧见被揭开面皮之后,原本糟老头子的魏先生竟然是一个女子,虽然半边脑壳被拍碎,然而从完好无损的这半边脸孔来看,琼鼻红唇,轮廓柔美,却是一位明媚美丽的女人。
    相比于我的粗浅打量,杂毛小道的搜查要严格许多,他直接将这位化名魏先生的李双双女士衣服揭开,也不看那束胸之下曼妙的女性身体,在怀中摸了摸,除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竟然掏出了一份绘有图案的羊皮纸来。
    我们端详了一番,发现这羊皮纸上面描绘的图形,隐约间竟然和这龙岛之下的溶洞群落有着很多的相似,只不过因为是古法炮制,很多细节对应不上。
    虎皮猫大人挤过身子来瞧,端详了一番,不断点头,说绘图之人,想来也是来过这儿的,所描述的倒也不差。
    我眯着眼睛,瞧着地上这羊皮纸,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不对啊,刚才我们能瞧物,大多是借着慈元阁弟子手中的手电,或者那真龙发出来的微微光芒,而此刻光源早已消散,怎么我还能够瞧得如此清楚?
    我下意识地四处打量而去,瞧见这视野虽然依旧黯淡无光,然而却能够瞧得分厘不差,此刻的我可是没有借助朵朵的鬼眼呢?我这般四处打量一番,心中震撼,顾不得杂毛小道身上的熏臭,拉着他提起此事,杂毛小道表示不知,但他也是刚刚发现自己夜能视物。
    我们这边惊喜,虎皮猫大人却是不屑一顾,说真龙的好处,你们就才发现了这细枝末角,实在是太愚钝了。
    它让杂毛小道先不要着急小叔的安危,先盘腿而坐,用劲气将真龙涂覆在他身上的口水蒸发,吸入鼻中,这是莫大的好处,而它则对照着这羊皮纸,先测算一下应武那小子,到底在哪儿。
    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个道理我们自然晓得,杂毛小道盘坐,运起了茅山真诀,一盏茶的功夫行了两个周天,霍然站立,一双眼睛竟然有如电射,灼灼生光,壮志豪情在心中,不由得放声大笑了三声,胸口中的那一口浊气终于吐了出来,再也不显颓色。
    虎皮猫大人瞧见杂毛小道一身劲气洋溢,然后内敛回去,拍打着翅膀说道:“怎么样?小杂毛,真正得道的真龙,和那些鸡犬升天的长虫有区别吧?陶晋鸿那老狐狸最知谋算,故而这一次根本就没有过来凑趣,大概也是算得有这一遭。你茅山当代先后两人因龙而成,杨知修成就地仙之为后,就要潜修山中,不理世事了,说不得要将你推到前台来呢……”
    虎皮猫大人的意思,竟然是说杂毛小道有可能返回茅山,成为新一届的茅山掌教?
    这话题说得让我诧异,而杂毛小道这当事人也有些不耐烦,嚷嚷道:“别提这一茬,老子和小毒物开开心心闯江湖,有钱吃肉,也有钱喝花酒,几多开心,为毛要跑到那座宫里面,天天供奉那几个连我都不是很熟的先师仙尊啊?”
    杂毛小道这般说,倒是没有隐瞒我陶晋鸿确实有这个打算的事情。不过这事,我也不好多说,只顾着眼前,说猫大人,你推算好了没有,小叔和小妖到底在哪儿?
    虎皮猫大人飞落在羊皮纸上,伸爪一探,沉稳地说道:“他们应该在一起!”
    接下来我们没有再作停留,开启天吴珠再次入水,不过这回有了虎皮猫大人这头识途老马,我们走得倒也不再迷茫,在密集的岔道中左转右行,过了好一会儿,虎皮猫大人一声令下,我们上浮,出现在一个工字形的浅滩旁,直接走上去,远远瞧见有火光,于是缓慢摸了过去。
    结果还没等我们走上几步,前方便是一道黑影翻飞,直接从拐角处冲到了我们的面前来。
    我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心脏骤然一跳,抬头看去,却见竟然是先前和绿脸女子斗得颇为惨烈的善扬真人。这龙虎山第一高手衣衫破败,身上还有好几处伤口,显得颇有些狼狈,瞧见了我们,也大为惊讶,下意识地喊道:“竟然是你们?”
    在瞧见善扬真人的那一刹那,我还真的有给吓到了,毕竟这里间的人物里,我们最怕的就是这种根本让人难以战胜的对手,而善扬真人,便是其中一位。不过我这边震惊,杂毛小道倒是不慌不忙地作揖寒暄,问了声好,我这才想起来,我们与善扬真人在明面上,却也没有翻脸,双方还是保持着同为正道同僚的礼貌。
    这时我们已经走到很前的位置了,朝着那火光看去,却瞧见在那儿的几个人里,躺在地上的那一个人,竟然就是小叔,而在他旁边或蹲或立的三个人中,除了矮胖子罗鼎全外,都是生面孔,想来应该是龙虎山在外面接应的人员。
    那火光跳跃中,小叔躺在石头上面生死不明,而他从三叔那儿带来的雷击枣木剑,却给一个挽着道髻的白发老者拿在手里,细心把玩着,这情形让我疑惑,杂毛小道与善扬真人寒暄几句之后,也瞧见了这副场景,便再也没有耐心应付面前这位名动天下的绝世高人,径直冲过去,喊了一声小叔。
    善扬真人没有阻拦,我便和朵朵、虎皮猫大人也快步过去,瞧见杂毛小道蹲下身来,推了小叔一把,躺在地上的小叔呻吟了一声,但是并没有睁开眼皮来。
    有动静,说明并没有死,这一声让我们的心情立刻由阴转了晴,旁边的善扬真人瞧见给小叔把脉的杂毛小道,在旁边淡然说道:“他只不过是受了些冲击力,魔气临体。不过他倒也是十分幸运,关键时刻被挡了一下,没有立刻身亡。现在既然能够活了下来,出去之后静养三五个月,调养气息,便又能活蹦乱跳了。”
    听到善扬真人的话语,杂毛小道站起来,朝着这长者长身而躬,恭敬地说道:“多谢真人对我小叔的活命之恩。”
    杂毛小道这一躬诚心诚意,然而善扬真人却侧过身子,不肯受这一礼,淡然说道:“这可当不起。我连自家儿郎都照顾得不周全,能够从龙宫回来的,也就只有鼎全一人,哪里顾得上他?救他的另有其人,也就是你们自家的那个小妖精,是她将你小叔抢出了通道口,一路带到了这儿来的,我们可不敢居功。”
    呃,竟然是小妖么?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也无需多问,心中立刻明了了许多事情,不过杂毛小道还是客客气气地说道:“那也要感谢真人在此照顾。”龙虎山此番死了许多人,善扬真人的心情自然不大好,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我心忧那小狐媚子,在旁边问道:“那小妖现在在哪儿呢?”
    旁边的罗鼎全中了毒,脸色乌黑,不过还是能够说话,告诉我小妖将萧应武放置此处后,就返回去找我们了,至于现在,他也倒也不是很清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善扬真人吸了吸鼻子,一把抓着杂毛小道胸前衣襟,激动地说道:“你们刚才遇到真龙了?”杂毛小道这一身浓烈的腥气,一时半会也洗脱不得,所以善扬真人闻见了,我们也并不惊讶,杂毛小道早就备好腹稿,点头说是,刚才在那边与真龙有过照面,它已经将慈元阁阁主和一干手下吞噬,也瞧见了我们,不过却并没有灭掉我们的心思,想来应该我们对它没有什么杀心吧?
    这解释也是如实所说,然而听在了善扬真人的耳中,却有另外一番味道,他一脸的激动,双手都在颤抖,轻轻喃语说道:“不对,它发了狂,怎么可能放过你们呢?哦,对了,它一定是身受重伤,无力再与你们纠缠了一定是这样,要不然它哪里会这般善良?”
    善扬真人仿佛输钱的赌徒,一把抓住杂毛小道,厉声问道:“它刚才在哪里出没?”
    杂毛小道也是个坏得流脓的角色,指了一个相反的方向,那善扬深信不疑,招呼这旁边三个门人,便匆匆前去屠龙,然而当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杂毛小道突然拉住了那个白发老道士,沉静地说道:“前辈,剑!”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