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诺,会阳节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句结结巴巴的中文:“你,你是陆左先生么?”跟日本人打过交道的我立刻能够听出了这别扭的口音,应了一声,那人就变得十分激动起来,在电话那头大声喊道:“陆左先生,我是次郎,足利次郎啊!求求你,救救亚也小姐吧……”
    这通远隔重洋的电话,便是以这般的对话作为开头,我闭上眼睛,思虑好久,才想起那个来自伊势神宫的瘦弱少年子。
    足利次郎与我有过几面之缘,但是作为日本神道教的信徒,他和他那死里逃生的老顽固师父织田信玄一样,都不喜欢我,按理说我们这辈子基本上都不会再打交道的,但是他们奉命保护的对象加藤亚也,却是与我有着很深的交情,当年在逃亡之路的时候,还无私地伸出了援助之手。
    想起了加藤亚也,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一张温柔似水的美丽脸孔来。
    琴绘小姐是一位像春风一般柔美的女子,让人想起她来,便由不住露出会心的笑容。说起来,我对加藤原二的这个姐姐,心里面或多或少都还是有一份爱慕的情感在,毕竟像她这般美丽又性情温婉、灵性十足、家境优越的女子,从来都只有在偶像剧里面,才会有的女神,像我这样的家伙,要说没动心,只能说明我不是男人。
    只不过,大家身世、经历和情况相差实在是太大了,而她……咦,等等!现在是三月份了啊?
    “陆桑,你说你欠我一个人情,那么明年三月若有空,去日本,陪我赏一次樱花吧。”
    ……
    足利次郎这次打电话过来,自然不是受亚也所托,邀我去日本看樱花,而是告诉了我一个消息,加藤小姐这次作为伊势神宫的第一神女,将会成为会阳节的终极彩头,被赏给作为本年度“最强福将”称号的男人享用。
    什么是会阳节?会阳节又称裸男节,始于江户时代末期,参加者都是男性,在每年2月的第三个星期,来自不同地方的强壮男人(通常是武士),会只着系日本传统的兜裆布,来到西大寺观音院,抢夺两根由修正会秘制的宝木,而最终抢到的人,会得到日本当年“最强福将”的称号,可以成为伊势神宫的护殿武士,并得到天皇的召见,扬名立万。
    会阳节每年都会举行,表面上是祈祷丰收、宣告春天的到来,但实际上的意义,是选拔出个体力量强悍的修行者,成为本土神道教中最顶尖力量的伊势神宫的护殿武士,也就是最神秘的的“鬼武神社”集团。
    此乃内中辛秘,我自然无从得知,然而足利次郎却不厌其烦地在给我解释,然而我终究还是不能明白,为何加藤亚也会成为这次会阳节的彩头,毕竟加藤家族地位虽然比不上三井、三菱、住友、安田这四大顶级财阀,但通过联姻以及股份支配等手段,也并不弱于鲇川、浅野、古河、大仓、中岛、野村等家族,实在没有到被逼迫成为一名“祭品”的地步。
    加藤原二死了,在加藤一夫的信心中,亚也就是天然的继承人,而不是其他旁支子弟。
    那个老狐狸怎么可能让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受到欺负呢?
    足利次郎却告诉我,说这件事情,加藤老社长也是知道,但是却没有办法,因为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伊势神宫的大神官祝部博野阁下在日本神道教,大神官的地位除了平成天皇和神道教祭主之外,再无上者,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的意志,加藤一夫也是神道教徒,不可能违背大神官的决定,而且加藤家族似乎还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伊势神宫的手上……
    我问会阳节不是已经结束了么,亚也现在难道已经被当作神赐之物,献出去了?
    足利次郎说没有,这一次的会阳节是六十年一次的大斋,初次仪式抢神木,而触碰过神木的勇者,才能够在终选的二次抢夺中,成为最强福将,获得在静阁中祈愿了十五日后的神女,也就是加藤亚也小姐花冠祝福。
    听说这一次的最强王者选拔是为了迎对神典中记载的千年大劫,所以格外受隆重。
    会阳节终选将在一个星期后的晚上十二点举行,加藤一夫已经屈服了,而亚也小姐也已经被封在了西大寺观音院的静阁中,接受神道教和东传佛教两大势力的监督,足利次郎这一次还是背着他师傅织田信玄跟我联系的,让我如果还记得亚也小姐,一定要救救她。
    听完足利次郎的叙述,我陷入了沉默。
    因为地处于一个地震和火山多发的岛链,日本是个比较极端的国家,从修行上来说,属于对生命比较漠视的态度,切腹自杀什么的,几乎成了一种常例,他们容易狂热,对于本性,也不讳言,女性的社会地位偏低,有着很强的生殖器崇拜心理,这会阳节其实就是一种很浓烈的男根图腾崇拜,所以曾经是伊势神宫神女的加藤亚也被当作那劳什子胜利品,我也是能够理解的。
    只不过……我闭上了眼睛,听着电话那头足利次郎忐忑的请求,脑海里开始一直盘旋起那个纯净如雪的神奇女子,一颦一笑,一言一语,认真而又笨手笨脚的模样,还有那一桌提前的年夜饭,以及……
    长舒了一口气,我冷静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琴绘小姐,她是自己愿意做那个奖品的么?”
    足利次郎的回答当然是不愿意,而我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告诉足利次郎,我将会在最快的时间达到日本,到时候会去与加藤亚也见上一面,倘若她愿意,我祝福她,倘若不愿意,我就会将她给带走。
    我和足利次郎相互交换了联络方式,在挂了电话之后,我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几分钟,仔细想着自己这个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说句实话,我不是木头人,加藤亚也对我的情意自然也晓得,那日在丽江一夜,虽然迷迷糊糊,诸多疑点,但从我主观上面的印象来看,亚也与我之间,的确应该是有发生过了些什么,要不然我也不会一夜之间就阳毒尽消,脱胎换骨。
    我真正步入一流高手、正面击败茅同真的转折点,也正是在那一天。
    当时我亡命天涯,自顾不暇,而到了现在,该是我弄清楚事情原由的时候了。我欠亚也的,便不能放下她不管,所以这一趟日本之行,我必须去。
    决定完了这件事情,我第一时间告知了杂毛小道,我本以为他会大肆嘲笑我,然而这一次他却是罕有地表达了对我最彻底的支持:“小毒物,人这一辈子,总要活得恣意妄为一些,才会少留遗憾。如果你不想在以后的时光里被后悔折磨,那现在就尽管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他用极为深沉的播音腔说着,然后坚定地说道:“你放心,就算是前面有着再多的困难,我都会和你一起的!”
    杂毛小道的话语说得我特别感动,差一点儿就要掬出一把眼泪水了,然而恰巧也在旁边的虎皮猫大人却道出了真相:“你是想去亲身体验一下那个产出全球九成毛片国家的色情业,有多发达吧?”
    时间不多,既然决定下来,那我们便立刻准备了行动,我当天就找到了高升的破烂掌柜,让他帮我办理护照、签证和机票的一系列相关手续,特别是虎皮猫大人,因为飞的是国际航班,有氧舱还需要防疫证明。大师兄得到消息,听说我们准备去日本,还在百忙之中抽空打电话过来,问明情况。
    当得知了我的去意时,他多少也犹豫了一会儿,不过到底还是选择了支持,不但联络总局负责东亚事务的同志在日本接应我们,还告诉了我两个暗线的联络方式,说无论碰到什么情况,只要联络到他们,都能够带着我们潜回国内来。
    对于日本势力分布的格局,他还特意叫破烂掌柜的把相关资料带给我们。
    茅晋风水事务所因为缺少我们的照看,现在的情况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不过张艾妮和小俊等人的回归,算是勉强撑起场面来,倒也没有成为日本之行的阻碍。唯一不满意的大概就是小妖了,当得知我们此番前往日本,是为了去救加藤亚也那个日本美女,她顿时就不乐意了,骂了我几句,整个晚上都没有与我说话。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小青龙倒是最黏小妖朵朵,好像就是天性一般,那小龙女瞧见小妖不开心,挠东挠西,没多时,那张绷得紧紧的狐媚瓜子脸好歹也算是和缓下来,只是对我没什么好气。
    因为走的是特殊渠道,护照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送了过来,而第三日清晨,我们便乘坐国际航班,直飞日本的首都东京。当飞机离开地面,腾空而起的那一霎那,我回望白云机场那变得越来越小的建筑,暗暗地捏紧了拳头,在心中轻轻地说道:“琴绘,等我,我来与你共赏樱花了。”

猜你喜欢: 《花匠》 《史上最强狗熊系统》 《圣师重生》 《丧尸统治全人类》 《娱乐圈之神秘老公》 《孤单之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