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浅草寺会面

    日本东京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光居住人口便足有近四千万,比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总人口还多,而这么多的人口都集中在日本本州岛东部、关东平原南端这一片狭窄的区域里,使得这座城市成为了世界上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与此相对应的,东京还是世界五大全球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国际航空口岸,一座拥有全球影响力的城市,也是亚洲第一时尚中心,亦为全球最大的都市经济体,与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并为“世界级城市”。
    东京有着全球最复杂、最密集且运输流量最高的铁道运输系统和通勤车站群,以及极为复杂的道路系统,而作为初次抵临的我和杂毛小道,一下飞机,看着出入口湍流不息的人流,听着英文混合着日语的广播音,自然是一头雾水,对望发懵。
    不过好在我们此番前来的时候,曾有通知过顾老板,而他在东京虽然没有分公司,但是也认识许多朋友,于是帮我们联系了一个对东京比较熟悉,而且还算是可靠的朋友过来接机,并且负责我们这些天在日本的食宿和行程。
    那哥们叫做阿木,四十来岁,个子不高,眼睛不大,单眼皮,为人十分的热情。
    阿木以前是香港来的留学生,来日本二十多年了,娶了个日本娘们,现在入了日籍,继承岳父的祖传产业,在台东区浅草寺附近经营着一家旧式旅社。这阿木跟顾老板是儿时的好友,是那种穿开裆裤就有了的交情,性格开朗,与我们也是自来熟,带着我们出了机场之后,开车载我们先回旅社,一路上那嘴说个不停,兴致颇高地给我们介绍着东京都里的繁华景色。
    我早年先为了生活四处奔波,也算是去过中国的许多城市,感觉每一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的特点,而最大的莫过于南方市,但是这所有的与东京比起来,又稍逊了许多繁华虽然受爱国主义教育许多年,但不得不承认,东京是一处现代化程度极高的巨型城市,一路上看到的建筑和路桥设施,都显示出这座城市集聚的财富和活力,有着多么的惊人。
    我心忧加藤亚也此刻的处境,话不多,和蔫了吧唧的虎皮猫大人在后座瞧看这属于别人的繁华,但是杂毛小道却是十分健谈,与阿木聊了一路,当然,他最关心的问题,还是这东京都的风月。
    三月初的东京,春意已经在路边的枝头树梢流露,但气候还是有些偏寒冷,然而一路上的日本女孩儿却并不畏惧,很多都已经露出了白晃晃的大腿,让人觉得这还真的是一座幸福指数颇高的城市,只可惜现实跟日剧和电影里面描述的景象,到底还是有些差别。
    我们一路看来的日本女孩虽然穿着、打扮都颇为时尚诱惑,但是美女率反而不如国内,特别是偶尔瞧见那些杀马特风格的先锋派,更让人跌掉眼球,惊了魂儿。
    阿木告诉我们,说倘若想看美女,倒可以去涩谷和原宿去,那儿是日本最著名的“年轻人之街”,也东京最著名的核心时尚圈,与此同时,在那儿遍布着各种风俗屋、肥皂店和私人会所,那里集聚了全日本最顶尖的服务性行业从业者,还有好多学生妹妹,从国中到大学都有,可以提供各种形式的援助交际,你们若是有这个兴趣,改天倒是可以带着你们去尝尝新鲜。
    有兴趣,简直是太有兴趣了阿木的建议让杂毛小道怦然心动,恨不得现在就直接杀过去。
    阿木经营的旅社位于浅草寺附近,这附近的建筑完好地保存了江户时期的建筑风格,使得这儿的景致格外优美,而阿木的旅社也很有古韵,总共有着四十多间客房,规模不大,但显得十分温馨和别致,因为靠近比较著名的景区,所以生意很不错,要不是顾老板提前打了招呼,特意给我们留了两间客房,说不定现在都已经爆满了。
    到了阿木这儿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邀我和杂毛小道去附近一家最著名的居酒屋享用晚餐,给我们接风洗尘,不过来的路上我已经联系过了足利次郎,约好一会儿见面,于是便推辞了,先回房间去,将行李放下。
    虎皮猫大人下了飞机之后情绪一直不高,车里面也一直在打着盹儿,不过回到了房间里,吃了些茶叶梗子,终于又恢复了些精神,召唤出朵朵、小妖和肥虫子,还有附身于雷罚之上的小青龙,开了一个主题为“拯救神女大作战”的会议。
    虎皮猫大人是个全才,懂日语,所以它自封是联席作战部长,然后跟我们分析起了此番前来日本所需要面对的对手,也就是著名的伊势神宫。
    明面上来说,伊势神宫是位于日本三重县伊势市的神社,被定为神社本厅之本宗,内宫祭祀天照大御神,外宫祭祀丰受大御神,负责统筹管理全日本的125座神社,现任祭主为昭和天皇第四女池田厚子,但是实际上伊势神宫就如同我们的全国道教协会总部白云观一样,是一个专门统御本土神道教的组织,而与白云观所不同的是,作为皇权的代表,伊势神宫更有权势、更加独断专行。
    我们先前所碰到的织田信玄、赤松等神官,皆出自于伊势神宫门下。
    从大师兄提供的资料来看,日本的修行者分成三块,第一就是以神道教神官和安倍晴明这样阴阳师为代表的本土多神教修者,第二就是改良中原五行道术之后发展出来,以刺探情报、谋杀为目标培养的忍者,以及佛教东传之后的真言和尚。这些在日本的许多文化中都有体现,也广为人知。
    古代的日本是一个妖魔横行的混乱之地,而越是混乱,越出强者,传承渊源也悠长,所以我们并不能够小瞧天下英雄。
    这一次我前来日本,首先是要跟加藤亚也见上一面,毕竟光听足利次郎的一面之辞,就傻乎乎地冲上前台来,这样做其实很不成熟,而只有确定加藤亚也被强迫、违背她的意愿而被当做了祭品,那么我们才会出手,将她从伊势神宫的魔爪之中,给拯救回来。
    那个祝部博野之所以会指定亚也小姐成为此次会阳节的终极彩头,只怕是因为她身体里面有那巫咸遗族的力量存在,任何获得亚也处子花冠的人,实力都能够得到飞跃性的进步。
    虎皮猫大人在百年前,就曾经和入侵中国的日本神宫势力有过交手,对此也熟,在这儿一五一十地宣讲着,探讨各种方案,指手画脚间,倒也颇有些大将军的气概。朵朵和小妖吵吵闹闹,肥虫子四处拱吃的,倒是那小青龙特别喜静,盘踞在房梁上面,一动也不动,当真像根上吊用的麻绳儿。
    安静,和乌龟差不多,新陈代谢就慢,这或许是真龙能够长寿的原因吧?
    大概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们接到了足利次郎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台东区,约我们在浅草神社附近见面。得到消息之后,我草草地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衣服,也没有带鬼剑,喊杂毛小道出门。朵朵并不喜欢神道教的寺院,没有随着我们,连同着小妖、小青龙和虎皮猫大人都不愿意去,于是我便带着不情不愿的肥虫子,留这些小家伙们帮着我们看好行李。
    先前在路上便大概问好了这一片区域的位置,我和杂毛小道出了门,倒也没有迷路,径直朝着浅草寺那边走去。阿木这旅社离那边距离不远,我们又走得快,十多分钟的样子便到了寺院的外围。
    在东南角的一处树林边上,我见到了那个远隔重洋给我打电话的少年,许久不见,他长高了一些,嘴唇上面也有了浓密的绒毛,略瘦,个儿显高,没有穿这黑白色的神官服,而是西裤衬衫,还有呢绒子的灰色中山领,让人感觉像是日剧里面的高中生。
    瞧见我们从道路尽头缓缓走了过来,足利次郎很激动,迎了上来,与我们招呼。
    言谈没有几句话,我便直接提出了要求,让足利次郎安排一下,我要跟亚也小姐见一次面。
    足利次郎连连摇头,说不行,亚也小姐现在被供奉在西大寺观音院的静阁中祈愿,她在静阁之中,衣食住行都不能出阁,连与人见面谈话都不行,而这个过程则有神道教与东传佛教派人监督,一旦有违反,必须打断重来,如果超过三次的话,那可能就需要……
    “需要什么?”我的心中一紧,厉声问道,而足利次郎则喘着粗气,低声说道:“需要将亚也小姐放在一个内置尖钉的棺材中,封上盖子,让她受七日针刑,流血不死方才能活……”
    我的心一跳,尼玛,这么残酷的东西,加藤一夫那老狐狸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这儿心揪得紧紧,而这时旁边的杂毛小道突然朝着林中黑暗处喊道:“谁?出来!”

猜你喜欢: 《[综]她是秃头披风侠》 《穿越之福临门》 《宇宙级大反派》 《圣斗士星矢改》 《极暴玉皇》 《折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