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旧仇故怨

    日本神道教信奉的最高神灵是天照,也就是高天原的统治者与太阳神,而其在人间最高的领导者则是日本天皇,就连那天照大神,也被奉为今日日本天皇的始祖。
    伊势神宫作为日本神社最重要的代表,宗教与皇权融合的产物,历任祭主都是由日本皇室成员所担任的,现如今的祭主便是昭和天皇的第四女池田厚子。不过虽然祖坟青烟直冒,但是后嗣子孙未必能够个个如龙,比不得那从一亿多人口中脱颖而出的人杰更加厉害,所以能够代表日本皇室最高力量的,便是伊势神宫的大神官。
    作为祭主的副手,现任大神官祝部博野时年六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刻。
    “祝部”这个姓氏,便能够说明大神官出身于顶尖的祭师世家,此人是年少成名,横行京都,与昭和、明仁两任天皇的关系都十分融洽,据说四十岁之后便再无敌手,在日本修行界的声望宛如那正午的太阳。
    这样的一个绝顶人物,也在西大寺观音院坐镇,防的,就是像我们这样的捣乱者。除此之外,王小加还得到情报,说这祝部博野出了三重县时,应该是将供奉在伊势神宫中那日本三神器之一的八咫之镜,给带在了身边。
    日本古已有之的传说级三神器,草薙之剑(又作天丛云剑)、八尺琼勾玉和八咫之镜,是代表着皇权的至高法器,就如同中国那关乎于国运传递的“传国玉玺”一般,鼎鼎有名,我先前看过大师兄给的资料,说这八咫之镜是一件超卓的法器,的确也是供奉在伊势神宫的祭殿之中,享受香火,非核心信徒是永生难见一面的,无比珍贵。
    我万万没想到,这玩意竟然被那祝部博野给带到了大西寺观音院,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日本方面对于此次仪式的重视程度。
    祝部博野是日本神道教的头头,而他下面自然有无数的虾兵蟹将,想要凭借着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去鼓弄风云,与一个国家对抗,这件事情简直就是太疯狂了,根本就不是浪漫,而是在作死了。这消息听得我们一阵沉默,虽然知道此番前来的路途多艰险坎坷,但是真正将这层面纱掀开来,也着实让人难过。
    王小加手上有搜集到的大部分公开资料,再加以筛选和辨识之后,将那天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给我们一一讲了明白,这件事情关乎外交,局里面其实是并不打算参与,毕竟现在两个国家虽然彼此并不对付,但是谁也没有准备在追求和谐发展的今天,撸起袖子来大干一场。
    所以在没有取得上面支持的情况下,老光和王小加此刻纯粹是为了与我往日的交情,在办这些事情。
    瞧见我陷入了沉默,仔细思量这里面的利益得失和成败几率后,老光嘿嘿笑,说陆左,你平日里蛮聪明的,怎么今天倒是傻了啊?怎么样,你行不行,不行老哥我给你支一招,兴许能管用。
    我苦笑,说怎么,难道我去自卫队劫持一架直升飞机来,还是在那附近传播大规模的瘟疫,让人们产生恐慌,推迟祭典的进行啊?王小加噗嗤一笑,说你脑子里面怎么都是这些血腥暴戾的想法啊,论起猥琐,你还真的远逊于老光啊。
    “猥琐”二字,一入杂毛小道之耳,他立刻似有所悟,眼睛亮了起来,而王小加也不卖关子,问我,说你的目的,不就是拯救加藤亚也脱离苦海么,对不对?
    我点头说是,王小加说那为什么不能曲线救国呢,既然没有推翻这个规则的力量,那便顺应规则,你也去参加会阳节终选,夺得那劳什子“最强福将”的头衔,到了那个时候,谁也插手不得。在那三百人中脱颖而出,这难度虽然大,但总比你飞蛾扑火要多了一线生机,对不对?
    我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啊,不过我来可不是因为跟亚也小姐那啥来的……
    老光不耐烦地说道:“先拿下再说,如何安置加藤亚也,还不你说了算?要我是你,嘿嘿嘿……”老光的笑声猥琐而意味深长,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个法子倒也不失为一份良策,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我现在根本没有参加会阳节终选的资格。
    主方向有了,那么接下来的问题都好解决,老光告诉我他们会回去想办法弄一个名额来,如果不行,到时候混进去就是了,而且加藤家族这边也不要忽视了他们,试着多接触一下,说不定加藤一夫这个老狐狸早就打算好了,手里面就攥着一份名额呢。
    我们探讨了一番这事情的可行性,觉得大有可为。事情便这样决定下来,我和杂毛小道商量,准备再次返回丰池宫苑,老加藤虽然赶回了名古屋乡下,但是他留下那仁丹胡田中翼,未必不是闲置在这儿的一手棋。
    然而就在这时,阿木那边打来电话,告诉我旅社今天被一伙不良分子强冲,目标好像是我们的房间,他现在正在拦着,让我们如果可以,尽快赶回来看一下。
    听到这个消息,我浑身发麻,当然不是担心放在屋子里的东西丢失,而是怕那伙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家伙不知好歹,将在旅社里面休息的小妖给惹恼了最近小妖的心情可真的不咋地,正处于青春叛逆期,倘若一言不合,动了手脚,那可是要人命的事情。
    先前死的那帮忍者刺客,我一点儿都没有担心,那是因为双方都不想闹到官面上,而加藤家族又罩得住,阿木一个入赘的外来户,可真担不起这责任。
    当下我也没有再返回丰池宫苑,而是匆匆赶回浅草寺附近的旅社。
    虽然我们紧赶慢赶,然而路上终究还是耽搁了一些时间,当赶到旅社的时候,我瞧见门口停着三十来辆重型机车,而进了里面,走廊和庭院中躺着一地痛苦呻吟的暴走族。这所谓的暴走族,其实是日本的一种奇异现象,最初是一些退伍军人组成,而至如今,则差不多成为了日本各个城市中混混团体的代名词。
    瞧见这些穿着紧身皮衣,怪模怪样的杀马特们,我一阵无语,不知道刚来日本的我们,到底惹到了谁,不过好在一路走进来的时候,没有瞧见一个咽了气的,看来小妖那小狐媚子到底还是懂得手下留情了,没有捅出大乱子来。
    我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瞧见前面匆匆走来一个人影,却正是阿木。
    瞧见我,阿木大喜,过来告诉我,说刚才他没有拦住这些家伙,让他们强冲了进去,结果从我们的房间里出来了一个少女,那功夫比电影里面演的还要厉害,啪、啪、啪,一个人眼花缭乱地收拾了三十多个人,而地上几乎没有一个能够爬起来的……
    刚才的情形让阿木大开了眼界,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单枪匹马,竟然将三十来个肌肉发达的暴走族揍得全数趴下,这简直是太神奇了,而且特别是在他刚才拦人的时候还给揍了两拳,如今看来,更是解气。
    杂毛小道用脚踢了踢地上一个死狗一样趴着的家伙,眉头轻皱,问阿木,知道这些人过来干嘛的不?先前电话里面急,阿木没有说清楚,此刻倒是说起来,说这些人骑着摩托车呼啸而来,手上大多戴着铁拳套或者拿着棒球棍,说要找两个中国人,要为什么赤松君报仇雪恨。
    “赤松君?”
    杂毛小道有些莫名其妙,回想了半天,问我认识不。我听到这个名字,似乎隐约有些记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赤松可不就是当时我们在集训营试炼的时候,与织田信玄等人一起去怒山找寻肉灵芝的时候,跟在一起的中年神官么?
    那个家伙与同伙对刘明和魏沫沫一路追杀,最后死在了刘明手上,也算得上是自食恶果,却不料我们刚刚到日本还没两天,就有人找上门来,给他来出头,还赖上了我们。那么,到底是谁泄漏了我们的行踪呢?
    我的脑海里一阵思虑,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便是织田信玄那猪肝脸。
    这个老家伙对我一向都很仇视,要说可能性,就他最大。我着急小妖,不及细究,便问阿木,说那小女孩儿哪里去了?阿木也一脸疑惑,说她打完人,便翻墙跑出去了,我还想问你们呢,你房间里面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女孩子?你们认识么?
    我们当初来日本的时候,为了避免繁复的手续,就没有让小妖通过正经渠道过来,这两天也是避开阿木不提,现在闯了这么大的祸事,自然也不敢多言,杂毛小道怕我说漏嘴,连忙插嘴解释道:“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个女贼儿,过来偷东西的,我们去看看有什么东西丢了没。”
    我们走进房间,发现里面一点儿都没乱,显然这些家伙连门都没有进去,就给小妖弄残了。
    房间里没有见到留守的小妖、朵朵和小青龙,而就在我满屋子找寻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一阵喧闹,我回头一看,瞧见阿木陪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阿木跟我们介绍,说他报了警,警官过来了解一下情况,说两句,又回去跟警察解释我们不懂日语的情况。
    那几个警察一脸狐疑地打量着我们,为首的那个方脸警察一下就瞧见了我身上的鲜血,伸出手来,生硬地问道:“血,哪里来的?”

猜你喜欢: 《女尊之当时明月在》 《总裁大人饶了我》 《情深不相忘》 《系统之主播奇才》 《幻想生物降临》 《都市神仙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