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相扑胖子

    我在西大寺观音院的山门前,被知客僧拦住,叽里呱啦一阵说,我听不懂日语,不过倒也不惊慌,脸上挂着微笑,从怀中掏出会阳牌来,递给了他。
    知客僧接过会阳牌,验明真伪之后,交还给我,然后上前来,在我身上稍微搜了一遍,手法纯熟利落。我来之前便有所准备,身上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自然也搜不出啥子来,那知客僧搜查完毕,好奇地瞧了一眼虎皮猫大人,嘴里面说了一句话,虎皮猫大人不甘示弱,回了他一句,那僧人不由得笑了,朝我恭敬地施了一礼,请我入了山门。
    我顺着台阶朝里走,问虎皮猫大人刚才到底说了什么呢?
    虎皮猫大人说能说什么,那秃驴问你这鸟是怎么回事,我回答他,说我是你的大鸟,大鸟小鸟不分离。虎皮猫大人的回答让我差一点笑出声来,不过此刻我有求于它,倒也不敢让它太难堪,于是问那接下来,要干嘛?
    这肥母鸡伸展了一下翅膀,左右看了一眼,说那秃驴让你去后院附属的温泉区沐浴,洗净身体的污垢。
    我点头,也没有多问,而是在门口多等了一会儿,瞧见陆续有人交了会阳牌,然后进了山门,便跟着他们一起。西大寺观音院,顾名思义,这里面供奉的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几个主要的大殿宝相厢庄严,香火缭绕,不过我们并没有进去,而是绕过这大殿,从侧面前行,朝着后面的僧舍行进。
    穿过许多建筑,到了后院处,便能够看到腾腾的水雾在上空缭绕。
    我跟着前面的人走过了几道廊门,前面的景致突然变换,宗教建筑再也不见,而全部都是小桥流水,一个又一个的温泉池里面坐着许多白花花的身影,却都是此番前来参加裸祭的成员。最后一道门廊处有几个小沙弥,对每个走进来的人鞠躬,招呼着我们。
    我走在最后面,有样学样,将会阳牌递给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沙弥,他便给了我一把带着铭牌的钥匙。
    这是存放衣物的柜门钥匙,露天的,而这儿根本就没有更衣室,那些家伙直接将自己脱得光溜溜的,放好衣物,连泳衣都不换,袒胸露乳地走到门口处,从旁边一个齐胸高的木桶里面舀出冷水来,泼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不断拍打自己的身体,当全身红润的时候,便找了温泉浸泡起来。
    我一开始有些不愿意,毕竟在众人面前一丝不挂地裸露自己的身体,这种事情我多少也有些心理负担,不过瞧见这里面的日本人都习以为常了,终于还是咬着牙,决定不管了。
    不过好在这几年来本人不断地打熬身体,身材和线条都还算是不错,一身古铜,腹肌啊、人鱼线什么的,该有的也都有,本钱也不错,倒也不丢人。
    这边的温泉是一个坑连着一个坑,有的大,有的小,看着虽然有些简陋,不过却是真正的温泉水,而不是用锅炉烧出来的那种热水。我找了一个并不算大的温泉窝儿,这里无人,离左右也比较远,于是便坐了下去,开始闭目享受起来。
    冈山县的温泉资源非常丰富,被誉为“美作三汤”的汤乡、奥津、汤原,都在这境内,西大寺观音院这里的温泉平时只是供应本寺的僧人,并不对外开放,所以条件自然十分简陋。
    不过这并不代表温泉差劲,躺坐在这经过简单处理的温泉之中,咕嘟咕嘟的自然泉汤从地下冒出来,那泉汤蕴含了很高的温度,以及许多沙砾,冲在身上,让人感觉浑身热气洋溢,一阵面红耳赤的激动之中,止不住地心旷神怡起来。
    我上一次去温泉,还是在那龙虎山逆徒青虚的温泉山庄里,不过那里说是天然温泉,但实际上却都是锅炉烧煮,与这自然泉水又各有不同。我心有余悸,大约查探了一下这泉水的来路,发觉无恙,这才安心地闭上眼睛,尝试着在这水中平静心情,缓慢行气。
    不过所谓修行,必须劳逸结合,且行且走,急功近利不可取,我大概尝试了一下,发现并无多大效果,于是便索性放松心神,闭目假寐起来。
    如此朦胧,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温泉池中水面猛然上涨,差一点儿都要溢到了我的口鼻之处,不由得惊醒过来,睁开眼,抬起头,瞧见我的对面居然出现了一个身高体胖、膀大腰圆的超级大胖子,此君那脑袋圆滚滚,肥腻无比,吨位超重,好不容易在温泉池中坐好,瞧见我睁开眼睛来,十分礼貌地与我打招呼。
    我听不懂日语,但是旁边却是有一个负责任的翻译官:“这胖子在自我介绍呢,说他叫黑田将龙,是一名大关级别的相扑力士,初次见面,请你多多关照。”
    相扑手啊?我打量了一下这大胖子,瞧见他这体型,可不得有三四百斤,人呈宝塔状,那肥肉都成了褶子,一堆一堆,油乎乎的,简直就是一堵肉山。别人跟咱打了招呼,我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出言问好,而由虎皮猫大人来帮忙翻译。
    这黑田将龙虽然看起来又胖又壮,凶悍无比,然而性情却是极温和的,在得知我并不是日本人,而是来自中国之后,他并也没有表现出敌意和冷漠来,而是饶有兴趣地跟我谈论起了中国的美食,跟我说他特别喜欢吃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和麻花,还有西川的麻辣火锅。
    我们的语言不通,所有的谈话都是经过虎皮猫大人来翻译的,结果没谈多久,他便对这只体型肥硕,又聪慧无比的鹦鹉来了兴趣,也许是惺惺相惜的缘故,这两个肥胖界的大拿竟然把我给直接撇下了,聊得热火朝天,口沫四溅。
    通过与相扑手黑田的交流,我得知会阳节终选对于人员的要求十分严格,所有人都必须经过一夜的沐浴之后,在神社或者佛堂之前进行祈祷一整日,而在此期间,是不能进食的,只能喝少量的水,以此来表达对神灵和天地的敬畏。
    听到这个说法,我不由得一阵腹诽,这哪里是什么狗屁的敬畏,分明就是以前的活动方没有能力提供这么多人的伙食,然后一并省了下来。
    这大胖子跟虎皮猫大人聊得热络,而我也多少跟他搭上了些关系,大关级别在相扑界属于明星,不过黑田将龙倒也没有多少傲气,感觉好像以前一个香篙员肥猫一般和蔼可亲,他也愿意多说一些事情,于是我们倒也听得了不少消息。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迷雾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人,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抬起头来,瞧见一张略为有些熟悉的刻板冷脸。
    那人瞧见在温泉汤中泡得正舒爽的我,冷声哼道:“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混进来了。你以为,你能够将亚也小姐带走么?”
    听到这古怪的声音,我才想起来,我面前的这位可不就是被誉为“大和新星”的新生代第一高手、诨名宫爆鸡丁的赤松宫本么?想起昨夜前来刺杀的伊贺忍者,我连身都懒得起来了,瞥了一眼这个家伙蔫不啦叽的那啥,摸着鼻子说道:“呃,难怪亚也屡次三番地拒绝你,原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小啊……”
    虎皮猫大人将这话儿也翻译给大胖子听,那家伙给逗乐了,在旁边哈哈大笑,一身的肥肉直颤,像浪花儿一般翻卷。宫本被我一句有伤男性尊严的话语说得气闷,又无力反驳,于是憋出了内伤,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有种再说一次!”
    我冷笑,直接站起身来,抖了抖水花,昂首挺胸,直接顶着他愤怒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你他妈的就是个软蛋,整天在背地里偷偷摸摸地搞来搞去,有意思么?有啥本事,拿出来亮一亮,我们明天见分晓!”
    我这几年腥风血雨见过不少,葬送在我恶魔巫手上面的凶灵不计其数,自然有一股凶戾之气,宫本左右瞧了一眼,咽了下口水,喉结咕隆一声响,寒声说道:“你等着吧!”这话儿说完,他匆匆离去,惹得我和对面的大胖子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宫爆鸡丁离开,黑田认出了他来,问我们之间有仇么?
    我没多说,笑着说顶多情敌而已,大胖子笑,说我们可不都是情敌?哈哈,不过呢,他父亲赤松关白执掌的吉备津神社,可就在冈山县内,你自己可得小心一些。
    这温泉沐浴,从中午一直到了夜里,饿得我直发慌,其间就喝了一杯山羊奶,便再也没有别的食物。到了夜里的时候,我们换了浴衣,分几批,给赶到了一座座临时搭建的木堂之中,就发了一个草编蒲团,然后跪拜祈祷。
    中间的神像是日本的本土神,我并不认识,也无什么虔诚之心,懒得跪坐,便靠在打着呼噜的相扑男旁边,安静地调息,养精蓄锐。
    如此一天一夜,到了次日晚间八点的时候,有人过来了,交给我们一根十米长的兜裆布,说要准备开始了。

猜你喜欢: 《我的穿越有点问题》 《重生都市修真》 《末世女在六零》 《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 《游走在诸天万界浪子》 《圣光的无限救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