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是废物

    女要俏,一身孝。
    一身素白长袍的加藤亚也在静阁微微薰黄的灯光衬耀下,明眸流盼、勾人心魂,那凝如牛乳一般嫩滑的俏丽脸蛋儿上面,红扑扑的,点缀着那粉嫩红唇,微微上翘,有着完美而诱人的弧线,美艳得不可方物,让许久未见过她的我差一点儿就感到窒息。
    再听到亚也这清脆软糯的日本口音,是我忍不住便想要抬脚,往前跨去。
    然而我刚要走进静阁之中去,突然心中一跳,便停顿了下来。
    亚也瞧见我身形不动,有些诧异,红唇微张,和缓地轻叹道:“陆左君,你怎么了啊?”我一脸疑惑地朝着亚也问道:“你刚才说了,我一旦移动,那灵魂便会出窍了,我既然不能到墙外去,那么又怎么能够走到静阁里面来呢?”
    加藤亚也那平和恬静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受伤的表情,失望地说道:“怎么?陆左君,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么?”
    任谁瞧见这一张完美绝美的脸孔上面,出现那悲恸欲绝的表情,都会不忍让她失望,然而经历过太多的欺骗和幻象,甚至有过好几次在幻境中死亡的亲身经历,我的心如坚铁,认真地问道:“亚也,你如果真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女孩儿,能够回答我几个问题么?”
    亚也那宛若星空般璀璨的双眸突然一片湿润,有滴滴泪水滑落下来,如瓷贝齿紧咬红唇,垂泪说道:“我等了这么久,没想到竟然等到了这么一个结果你说吧,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样,才能确定我,才是真的我呢?”
    我硬着心肠不去看她那潸然泪下的悲伤,眼观鼻鼻观心,平静地说道:“原二死的时候,交待了两件事情,你可还曾记得?”
    加藤原二曾经是亚也小姐一生中最重要的人,那个小子虽然做事不择手段,但是对自己的姐姐,却从来都没有二话,不畏生死,既然不能用真言来击破幻象,那么我只有依靠逻辑来判断了。
    听到我谈及原二,亚也那粉嫩的红唇开始颤抖起来,泪水如珠跌落在地,颤音说道:“原二死前,说了两件事情,一是拜托你,让你帮助当时还是植物人的我恢复神志,还有一件事,就是让你转告我父亲,一定要除掉刘钊后来我父亲查到刘钊这个人,其实是奥姆真理教潜入我加藤家的内奸,在去年夏天的时候,将他沉入了东京湾里……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加藤亚也的回答让我的心顿时变得迷乱起来,本来我都已经觉得她的出现只不过是那八咫之镜的局中之局,然而这回答却与我所知的分毫无差,甚至还将那个消失许久的刘钊下落,也给我解答清楚。
    在那一刻,我几乎都要放弃了询问,然而理智却告诉我,一定要继续问下去,即使我现在的戒备心是那么的残酷:“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加藤亚也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抬起头来,泪水盈眶,悲伤欲绝地直勾勾地盯着我,红唇轻启道:“你当真不知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了你差点与父亲决裂,不知道我们都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不知道在这片樱花树下,还有一个可怜的女人在痴痴地等待着你,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思念着你么?”
    加藤亚也的话就像迸进了汽油桶里面的火星子,刹那间,便将我久藏的疑惑和情绪都给点燃起来,我的确有无数次回忆起那一夜的事情,总感觉经过不会像她第二日说的那么简单,果然,事实和我所想象中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看到加藤亚也那悲伤欲绝的表情,我的心也跟着痛得厉害,抬脚上前,想去拉她那如藕洁白的手指,口中说道:“亚也,我……”
    激动的情绪洋溢在了我的脑海中,结果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竟无语凝噎,只想抓着她的手,好好安慰一下这个可怜的女人,让她晓得,我陆左并非那转脸无情的负心汉。然而当手即将触及到亚也那纤细而柔软的手指时,我突然瞧见了她红唇边那一抹诡异的微笑。
    “不好,你不是亚也!”
    我失声大叫,结果瞧见亚也那美艳绝伦的脸倏然离远,而我的脚下则出现了一片虚空,在那朦胧的黑暗底下,我瞧见了一条有着八个巨大头颅的爬行动物,正朝着我狂笑。身体急速坠落,而我的心中却是一片冰凉,在那一刹那,我终于晓得了幻境中的亚也为何能够骗得过我了,因为她回答的问题,可不就是我心中,一直所猜测的结果么?
    回答问题的,并不是八咫之镜,而是我心中的潜意识……
    我真蠢啊,明明晓得不要动,为何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啊,这一次,真的要死了么?
    我朝着下方坠落,那巨蛇之吻越来越近,而在它的下方,则是一方明光,似乎是某个出口一般那里,就是闻名已久的幽府了吧。急速的超重,使得我脑子一片空白,而就在这一刻,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冷笑,虚空之中,有一个男人在说话:“这样的我,真的令人失望啊……”
    就在那话音未落之时,我的腰间突然一紧,那下坠之势竟然停顿住了,我瞧见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洁白如玉的小手臂,然而却无法回头,只听到虚空中的那个男人在轻叹:“你放开他吧,让这个废物去死吧……”
    我腰间的那双手臂并没有动,只是越发地冰冷了。
    那男人开始变得急躁起来,怒骂道:“你算起来可是大祭司的女儿,而我是她的王,你敢不遵从我的命令么?”那手臂依然没有动,反而搂得越发地紧了,仿佛松一点儿,就会失去我一般,那个男人似乎也能够感受到了手臂主人的坚持,叹息道:“为什么?像他这样的废物,连我自己都感到羞耻,还不如让我回来呢,你为何一定要坚持呢?”
    我腰间的手臂越来越紧了,我开始变得窒息了,意识在一点一滴地丧失,迷蒙之间,我听到有一个倔强的女孩子轻轻说道:“他很厉害的,可不是废物。而且,你永远,都没有他温柔啊!”
    ……
    “小毒物!小毒物!小毒物你丫再不醒,他妈的就别再醒过来了!”我的双颊被拍得一阵生疼,突然头顶之上一片温热,下意识的伸手一摸,粘乎乎的,我放鼻间一闻呃,鸟翔!
    我被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脑海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隐约想起一点儿事,看着自己的腰间,并没有瞧见一双小手儿,而面前则是虎皮猫大人那张让人忍俊不禁的脸,正焦急地朝着我大声喊叫呢,见我醒来,大喜,朝着前面喊道:“这吊毛醒了!”
    我双手撑地,勉强爬起来,却见杂毛小道正在与赤松关白交手,而在他旁边,还有神出鬼没的小青龙,以及织出许多蛛网的肥虫子。
    场中交手的除了他们,还有许多穿着奇装异服的真理教成员和神官,在这里面,最让人瞩目的,恐怕就是跟大神官祝部博野交手的那个白衣胜雪的男人。瞧见他在五六个黑衣忍者的帮助下,与大神官拼斗交缠的态势,只怕就是奥姆真理教行动省的老大,守屋松之助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关注的,我瞧见幻境中被碾碎的朵朵也在我旁边,正在抱着双手低垂、闭目不语的小妖哭泣。
    我翻身坐起来,问泪眼朦胧的朵朵,说小妖姐姐怎么了?
    朵朵那婴儿肥的脸上满是哭意,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抽噎着道:“呜呜,小妖姐姐说你中了日本坏蛋的镜光分神,如果稍有不当,意识就会泯灭,她要进到里面去,把你救出来,结果陆左哥哥你醒了,小妖姐姐却没有……”
    啊?幻境之中,抱在我腰间那一双不肯放松的小手,竟然是小妖啊!
    我顾不得旁边的纷纷扰扰,伸手过去,从朵朵的手上将小妖那柔弱的身子给接过来,看着这张清丽妩媚的少女脸孔,双目紧闭,仿佛陷入了沉睡一般。看着这张我熟悉无比的脸孔,不知不觉之间,我的心中突然多了一丝奇异的感觉出来。
    [啊,怎么可以,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儿呢?]
    我的心中如同一把乱麻,复杂极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倏然跌到了这边来,朵朵腾空而起:“杂毛叔叔!”将这身影接过来,我转头一看,却是口吐鲜血的杂毛小道,朝着我苦笑道:“妈的,这个老头太厉害了,他竟然能够用八咫之镜,将此地跟整个天地都隔离开来,老子连绝招都发不出来!”
    看着一脸苍白的杂毛小道,我的心中骤疼,再瞧了过去,只见小青龙正不断地变换身形,不给那老家伙抓住,而肥虫子则一直在旁边结网,并不接战。
    怀中一阵蠕动,我的视线收回来,看见了一双深邃黝黑的眼睛,也刚刚睁开,朝着我看来。
    这清澈的眼神,宛如山泉水一般将我的心灵洗涤而过,几乎什么也没有想,我将怀中佳人往朵朵那儿一推,低头摸到了鬼剑,咬着牙站了起来,朝着前方缓步走了过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证明给她看,我真的,不是废物!”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