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宛如樱花的爱情,以及凋零

    2011年3月11日,日本当地时间14时46分,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地震震中位于宫城县以东太平洋海域,震源深度海下10公里,连东京都有强烈震感。地震引发的海啸影响到太平洋沿岸的大部分地区,造成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4号机组发生核泄漏事故。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脚下的大地在微微颤动,余震激烈,仿佛那大陆板块在剧烈挤压。
    杂毛小道一脸的古怪,这神情瞧得我有些心慌,下意识地问道:“这大地震,不会跟昨天晚上八咫之镜碎裂的能量有关系吧?”杂毛小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沉吟着说道:“理论上,昨天被我用虚空斩转移走的能量,如果出现在了合适的地方,的确有可能会引发这样规模的地震……”
    我说别可能啊,这段话,出得你口,入得我耳,千万不要再跟别人、特别是那些日本人说去,要不然,不管是不是,都是黄泥巴落在裤裆里,咱们都是吃不了还得兜着走呢。
    杂毛小道说我傻啊,这事情咱也只能自己猜测一下而已,谁会自己把翔抹在屁股上?那虚空斩引出的时间是在昨天夜里,而这次的地震爆发时间,可是在午后时分,光从时间上面来看,也怪不到我的头上来;再说了,即便跟八咫之镜有关系,但是你想想,昨天我们救的,可都是什么人?在那些知情人的眼里,孰轻孰重,他们自己也还不是能够掂量清楚的?
    我打开电视看新闻,日语是听不清楚,但是满屏的文字里面,多少也有些中文。现在只是开始,胡乱揣测,也能够知晓个大概,叹了一口气,说地震倒是没什么,不过倘若搞出核泄漏来,整个东亚、乃至泛太平洋地区都要跟着担惊受怕,这笔买卖,不知道怎么算起来。
    被这消息惊醒,我也就再无睡意,起了床,打开手机,才发现有无数的电话打了进来,有老光、阿木等东京的朋友,有大师兄、林齐鸣和破烂掌柜的,有李家湖和顾老板、茅晋事务所的同事,以及许多知道我们来日本的朋友,我挑了些重要的回复过去,好言安慰,告诉他们我们离发生地震的地区比较远,所幸还算安全。
    余震一直都有,谁也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下去,我们也就没有再待在酒店,而是收拾了行李,尽量往宽敞的地方疏散开去。
    一路上,我看到那些日本人虽然面容严肃,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慌失措。作为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无论是国民的心理素质,还是对于地震的各种应急方法,日本人做的,远远比我所想象到的要更好,即便我对日本人的普遍观感不好,但是这一点,还是十分值得敬佩的。
    有的时候,尊重你的对手,远远要比漠视或者扭曲他们,要来得更加有意义。
    一路上我们都在打电话和发信息,只是报平安,多余的事情,现在讲也不方便,谁知道我们此刻的通话有没有被人监听呢?冈山县附近有许多美丽的樱花林,此刻正是绽放得最绚烂的时期,然而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使得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了心情去观赏,而更多的,是对自身安全和未来的担忧。
    我的手机可以上网,浏览了一些国内的论坛,关于这场地震的讨论很多,偶尔看到几条幸灾乐祸式的留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摇摇头,唯有沉默。
    我总觉得,在灾难面前,生命是最宝贵的,也是最值得敬畏的,无论是战争,还是地震和海啸。
    大概下午的时候,我们在某个广场等待老光从东京过来接我们,然后我接到了亚也的电话,她告诉我,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祝部博野已经禀报给了日本皇室和内阁,对于我和杂毛小道的出手,日本高层充满了感激,表示稍晚一些会对我们的行为进行表彰,并且会给予我鬼武神社中至高无上的“鬼武士”荣耀。
    这所谓的鬼武士,其实跟西方那个册封骑士、封爵是一个调调,不过我好好的中华男儿,没必要接受他小日本的册封,这事情要真干了,我回去,说不得要给我那老娘给唠叨死。
    相比祝部博野给我的补偿,我更关心亚也以后的事情。关于这个,亚也告诉我,说得到了八咫之镜的神力,她自己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祝部博野倒也没敢太为难她,在经过与伊势神宫、日本皇室以及整个神道教宗教界同仁的商议之后,决定让亚也成为真正代表天神的神女,她今天晚上就会赶往日本东京,接受神道教最高领导者,也就是平成天皇的正式册封,然后会赶往东海灾区进行慰问工作。
    我问亚也,说这个鸟神女,会是一个什么职位?
    亚也告诉我,说如果确定下来,那么整个伊势神宫,除了祭主和大神官之外,就属她大了,怎么样,厉害不?电话那头的女孩儿娇憨地笑了,我则恭喜了三两句,心情陷入了沉默。
    此刻的亚也,在经历过许多事情之后,能力已经并不比我差上许多了,而如今又成为了伊势神宫的第三号实权人物,实在是不用我再去担心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面,终究还是有一些隐隐的失落难道这是我心中那大男子主义的想法,在作祟?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亚也,离我已经是越来越远了。
    我并没有跟亚也见着面,甚至都没有跟伊势神宫的势力再做接触,祝部博野说要补偿于我们,但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谁也不求着谁,还不如不见面,来得干脆。不过我倒是意外地遇见了加藤一夫这老家伙,这个和赤松关白有着一样白头的老男人此刻算是渔翁得利的大赢家,他从我们身边乘车路过,然后停了下来,走过来与我真诚地道谢。
    与当日那仓皇逃离的狼狈不同,从名古屋老家赶回来的加藤一夫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也难怪,女儿成了天选神女,伊势神宫的第三号实权人物,鲤鱼跃龙门,他哪有不开心的道理?
    不过有件事情我倒也是奇怪了,所谓天选神女,为了保持宗教的严肃性和纯洁性,明面上是不能结婚嫁人的,加藤一夫总共有两个子女,原二惨死缅北山林,如果亚也再不婚嫁,他这一脉岂不是绝了后?
    然而我跟他试探几句,却没有发现他有任何介意,难道他是打算老树开花,再来一春?
    昨天之事,加藤一夫对我们充满了感激,对待我的态度也是天差地别,恨不得搂着我亲两口一般,然而我们却实在没有什么精力跟这老狐狸较量,稍微聊了几句,便挥手告别。
    老光傍晚时分的时候过来接我们回东京,不过并没有再去阿木的旅社,而是直接找了一个关系户的落脚处。西大寺观音院一战,我和杂毛小道都受了许多伤,虽然不至于走不动路,但短时间之内,还是不宜与人动手,再说小青龙的露面杂毛小道虽然跟伊势神宫解释说是幻术,但估计也哄骗不了多久,所以也有隐蔽的需求。
    后面的几天我们并没有急着回过,而是在关系户那里养伤,杂毛小道写了单子,我和他两人便都如同药罐子一般,每天早晚都在熬药,然后与虎皮猫大人一起,谈论起这一战的得失,总结经验和教训,如此方才能够得以提高。
    朵朵和小妖在这一战中所受到的伤害其实远远比我们大,主要是那八咫之镜里面蕴含着太阳神光,作为一位鬼妖,朵朵自然有些承受不住,好在她现在已经能够将鬼妖婆婆教习的修行之法融汇,却也不会太损伤;重要的是小妖,这个倔强的女孩儿,虽然我并不知道在我进入幻境之中她做了什么,但是她竟然能够以意识融入八咫之镜中去,那么里面的风云争斗,实在让人敬畏。
    我们在外面打得如此激烈,但是却远远不如小妖那意识和灵魂之战来得凶险。
    所幸的是,她还活着,如此便好。
    我自从发现自己开始对小妖有了区别于亲情的那种感情之后,面对这个小狐媚子便有些不自然了,同样的还有小妖,她虽然还是那个火辣辣的性子,但是似乎并不太愿意理会我了,反而对杂毛小道亲热起来,那一声“杂毛叔叔”,哎哟喂,喊得那叫一个娇媚,听得人魂儿都酥了。
    杂毛小道乐在其中,笑得那叫一个坏。
    我们总共在日本前后待了差不多小半个月,一直等到福岛核泄漏危机进入尾声,正好也将身体勉强调理清晰,方才准备返回中国。离开日本的时候,我没有机会再见到亚也,那个女孩儿已经成为了日本宗教界的希望,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乘飞机从东京离开的前一天,我特地去附近最有名的樱花大道走了一趟,一个人,看那满地的樱花落下,枝头一朵不留,想了一想,我和亚也的爱情,应该也是如此吧?

猜你喜欢: 《万剑圣帝》 《妃本妃》 《我欲逆乾坤》 《不管爱从哪来》 《蜜恋甜妻:傲娇帝少,轻轻宠》 《英雄血巾帼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