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枸杞大骨超咸粥

    这一夜奔波忙碌,身上无数伤痕,体内的脏器也是一团糟,我早已是疲惫不堪,瞧见小妖和朵朵皆无恙,而大师兄亲至,掌柜的也带着大部队都赶了过来,便不再强称着了,躺倒在青伢子的尸身旁边,疲倦欲死,闭目长眠。
    这一觉从夜里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当夕阳的光芒斜射入窗帘,照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的眼球动了动,这才睁开眼皮,瞧见一个阳光明媚的少女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有着精致妩媚的瓜子脸、滑如凝脂的晶莹肌肤和一双宛若秋水蕴涵般的明眸,水汪汪的,嘴唇自然噘起,呈现出完美的弧形,让人有忍不住想亲一口的冲动。
    瞧见这个似乎有些陌生、又似乎有些熟悉的少女,个儿高挑地站在我的床头,举手给我换吊瓶,露出蔚为壮观的胸部,我的思路一下子就有些滞涩了,不知道大师兄他们到底是把我送到了哪家医院,请的护士小姐,竟然比那什么电影明星还要漂亮十倍、百倍。
    “你醒了?”
    美少女瞧见我睁开了眼睛,目光还在无意识地游离,不由得欣喜地喊了一声,接着将秀脸一板,开始教训起我来:“我说你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小心,别人插你一刀,也不知道躲,要万一插中你的心脏怎么办?青伢子那臭小子的确可恶,但犯不着以命相搏啊,你要死了,你叫朵朵怎么办,叫我怎么办?”
    骂完我,她似乎担心语气重了,又笑嘻嘻地说道:“不过呢……昨天你虽然掉到河沟里面去,臭烘烘的真讨厌,但是你最后干嘛学小娘我啊,人家也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嘛,也没有真的去吃啊,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啊?呃,不过当时你的样子好帅啊,跟我说说,人肉好吃么……”
    这女孩儿一连串的提问,搞得我脑子都有点儿短路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着这个在温暖的夕阳中美丽绽放的青春少女,不确定地喊道:“小、小妖?”
    少女应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气愤,伸手掐着我的脖子,恶声恶气地骂道:“陆左,你是吃了豹子胆了,还是脑子进水装失忆,居然连小娘我都没有认出来?”
    面前这个少女那恣意飞扬的火爆脾气一上来,我这才最终确定了她便是小妖,而此刻的模样不过就是陡然长大了四五岁的模样么。
    脖子给掐得死死的,毫不留情,我只有费力往后仰,无辜地说道:“大姐,我闭眼时你还是一个稚嫩可爱的小女孩儿,结果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就一模特个儿地杵在了这儿,叫我怎么认得出来?”
    小妖也是有些心虚,刚才的张牙舞爪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听到我这般说,小心翼翼地问道:“呃,那个,这个样子不好看么?”她摸了摸自己那令女人嫉妒,让男人疯狂的完美脸孔,眼角流露出来的那股狐媚劲儿简直就可以直接拉到《封神榜》剧组里面去饰演那祸国殃民的苏妲己了,杀伤力简直爆表。
    我也不敢看她,莫名的心慌,只有闭上眼睛,说这倒没有,只是不习惯。
    小妖瞧见我一副慌张的表情,顿时就得意洋洋起来,嚣张地说道:“那你就习惯习惯好了,睁开眼睛来,看看小娘这青春靓丽的样子,刺瞎你的钛金眼!”我鼻子有点儿塞,但还是有一丝馨香往里面钻,忍不住想打喷嚏,闷声闷气地说道:“小妖,你可要记住了,陆夭夭的身份证上,可是只有十一岁。”
    小妖浑不在乎,说那又怎么样,在这地头,还有人敢查小娘身份证不成?
    跟小妖瞎扯两句,我的心情也好了一点儿,所谓秀色可餐,此言不假,看来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我也不能免俗。
    小妖这狐媚子嘴上虽然对我又骂又损,但是倒也没有忘了照顾我,喂了我一点儿水,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旁边拿出一个保温饭盒,里面是一碗枸杞大骨粥,喂着我来喝。这待遇不错,但是说句实话,粥却着实不怎么样,盐放多了,粥熬胡了,简直就有些难以下咽。
    就这,小妖还一脸期冀地问我粥好喝么?我一脸郁闷,说哪儿弄来的粥,太难喝了。
    这小狐媚子前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秒便黑了下来,骂了一声:“哼,不喜欢吃就别吃,好像谁求着你吃一样。”
    这话说完,她居然把饭盒往床头一放,人却气哄哄地跑出了房门。
    直到小妖消失在门口的那一刻,我这才想起来,这一碗难吃得跟刷锅水有得一拼的枸杞大骨粥,难道是小妖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来没有下厨房”的大小姐亲自做的?
    不过知道了也没有用,小妖离开了,喊都喊不回,我全身都包裹着纱布,也动弹不得,唯有深呼吸,行了一遍气,经过雨红玉髓疏通过的经脉倒也没有什么滞涩,睡了一天,先前被药师佛慈悲棍震出来的内伤也有了很大缓解,只不过并没有发现肥虫子,想来它还在张艾妮的身体里。
    小妖当真是决绝,把我一个人扔这儿不管,我呼天喊地无回音,过了好久,那病房的门吱呀一响,我便大声求饶道:“这粥我吃,我吃还不行么,咱别闹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挤进来,瞧见我在病床上瞎咧咧,不由得笑了,说陆左,你这是跟谁说话呢?
    我瞧见来人是尹悦,心里莫名失落了一下,然后脸色一转,敷衍了两句,立刻转移话题,问起了我昏迷之后的事情来。青伢子此番北上,能够悄无声息地潜至此处,无论是交通、情报还是落脚点,必然都还有余孽和帮凶,这些要是不挖出来,这件事情就不能算完。
    尹悦让我不要担心,这次某人是动了真火,连总局关于不得滥用搜魂逼供的禁令都不顾,以雷霆之势,通宵审理,到现在,差不多有近三十人陆续被抓获,这些人里面有随着青伢子来国内的萨库朗成员,有跑边贸的商人,有国内被收买的不法分子,以及配合他行事的邪灵教成员,相关的审讯和抓捕工作还在继续,估计这一次要办成大案、重案,从严从重处分,该杀的杀,该关的关,务必要狠狠地刹一下这些家伙的威风,让他们心惊胆寒,吃个教训。
    掌柜的对东官分局的掌控不够,但是大师兄经过这两年的经营,却是在东南局里树立了绝对的权威,此番由他亲自坐镇,所有涉案的相关人员不死也要脱层皮,倒也由不得我来操心。
    尹悦跟我聊了一阵,便告辞了,说张艾妮也在这家医院,她要过去看一眼。我发现她对张艾妮并无好感,也不多问,挥手让她离开,结果尹悦起身,指着床头那饭盒,淡淡地说道:“每个人都会有第一次的,那粥虽难吃,但终究还是一番心意,你千万别辜负了小妖啊……”
    她一副感慨良多的模样,我也不好多言,只是苦笑道:“那……你能帮我倒一杯水么?这粥,太咸了!”
    尹悦也不忌讳,尝了一口,皱着眉,点了点头,说一杯水可能不够,我给你倒三杯吧。
    我:“……”
    在三杯温开水的帮助下,我勉强把这粥喝完,躺在床上行气,过了一会儿,小妖拿着手机进来了,瞧着空空如也的饭盒,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收敛不住的笑容,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手机递给我,说是杂毛叔叔打来的。
    她把手机给我,自个儿去刷碗去了,而我将电话接通,杂毛小道告诉我他已经得到了消息,现在正在往南方赶,估计明天就能到。
    我们两个谈了一会儿,杂毛小道叹气,说茅晋事务所呢,其实对于你我来说都只是游戏之作,一直以来都没有投入什么心思,主要都是雪瑞、艾妮姐和四娘子她们这些娘子军在支撑,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情,威尔、雪瑞和四娘子都不在,安全没有保障,那么就没再继续维持下去的理由了,我过来呢,跟你一起把这件事情正式处理一下,多少也要给顾老板和李家湖一个交待,给手下那些员工一个交待。
    关于茅晋事务所的结局,上一次去缅甸的时候,我和杂毛小道就有过讨论,“入世救人”,这想法是没错的,但是天地自有规则,总是补天逆道,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我和杂毛小道的情况又有所不同,仇人极多,以后未必没有像青伢子这样的疯子,所以事务所现在就变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还不如早早了结便是。
    杂毛小道在赶路,很多话也不好沟通,我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又聊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便挂了电话。
    我这边醒转过来,立刻就有好多人过来探望,源源不断,都是局里面的同事和熟人,大师兄稍晚的时候也过来了一下,跟我谈及张艾妮的伤势,说她的底子没有我的厚,想让肥虫子在她体内多待一会儿,尽量调养好些,我也答允了,说这是份内之事,无需多言。
    说:
    经历了打打杀杀,风风雨雨,回归生活,讲一个不会做饭的女孩子,和她那若得若是的小心情,多少也算是一种美感吧。
    嗯,朵朵会做饭,但是小妖可是大小姐来着哦。

猜你喜欢: 《[综]她是秃头披风侠》 《穿越之福临门》 《宇宙级大反派》 《圣斗士星矢改》 《极暴玉皇》 《折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