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潜伏任务,再赴险途

    杨振鑫是我在老家晋平一中的高中同学,在我的学生时代,是属于关系比较要好的那种。
    后来我南下打工,为着生活奔波忙碌,而他则考取了中南民族大学,双方便好久没有联络过了,偶尔回老家同学聚会时,也没有听人谈及过他,后来我们再一次见面,是茅晋事务所被邀请去伟相力,他当时说自己是台企储干,后来尘埃落定,才晓得他早已加入了宗教局,成为了打入邪灵教内部的卧底。
    工厂诡事之后,他又去执行任务了,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至如今,差不多又有两年多了。
    大师兄相邀,我们也不敢怠慢,驱车赶往南方市,匆匆到了总部,赵兴瑞在门口迎接,带着我们往里走,我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跟我同学扯到一块儿去了?赵兴瑞左右打量了一下,也没有多说,说陈老大在办公室等我们,见面谈便是。
    他从西南调职过来,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当初大师兄准备把他调来,磨炼磨练再外放,没想到这一用倒也用顺手了,反倒是将七剑之一的布鱼道人余佳源给调到了广南去。做了一年多的秘书,老赵的心态和行为倒也是进入了角色,越加地沉稳了,颇有些当年董仲明的风范,想来大师兄对他还是蛮喜欢的。
    到了大师兄办公室,他依旧是忙得不可开交,一边讲着电话,一边示意我们在会客厅坐下,让老赵招呼我们喝茶。
    大师兄在与电话那头的人吵架,双方争得十分凶,气急了还猛拍桌子,瞧这模样,让人看着多少也有些好奇,不知道到底是谁能够让大师兄放下平日里温文尔雅的风度,像个商贩一般讨价还价。双方到最后还是没有谈拢,大师兄率先挂了电话,低声说了一句脏话,将办公桌上面的茶杯一口饮尽,润了润喉咙,才走到会客区来。
    杂毛小道瞧见大师兄怒意未消,倒也没有避讳,笑嘻嘻地直接问道:“大师兄,是哪个蠢货惹得你这个样子啊?”
    大师兄在我们对面坐下,伸了一个懒腰,毫不在意地说道:“还能有谁呢,不就是那个长袖善舞的赵承风?这种官僚,平时做事的时候不勤快,推三阻四的,但耍起阴谋诡计起来,那是一个比一个强,仿佛娘胎里面就是三角眼的毒蛇一样!”
    他的情绪平复倒快,指着桌上的茶盏,招呼道:“尝一尝,这是今年茅山的新茶,总共没多少,要不是你们两个,我可不会拿出来。”
    杂毛小道听到了,端起来尝了尝,眼睛一亮,说这是我小姑炒的?
    大师兄点了点头,说是,今年春节的时候,应颜托人带了点过来,说是感谢先前给她的药,回敬的。
    杂毛小姑萧应颜当日在茅山遭了邪灵教暗算,精神受创,好在后来陶晋鸿出关,止住危局,经过陶地仙这几年的调理,早已恢复了原先修为;而在此期间,大师兄更是费尽心机,调拨了许多灵药,也是居功至伟。小姑炒制的茶乃人间仙品,尝过她的茶汤,寻常名品便都如同白开水一般寡淡,听得大师兄谈及,我不由得赶紧喝了两口。
    品完茶,这才开始说起他此番找我们前来的原因。
    其实这件事情说来跟我也还是有些瓜葛的,当初大师兄为了还我清白,损失了麾下一名潜入邪灵教内部、而且级别还颇高的卧底,用来收集黄鹏飞并非我主动杀害的证据,使得当日在茅山大殿对峙时,我取得了道义上的胜利,一洗冤屈。
    然而这样一来,证据一曝光,大师兄这些年苦心孤诣布置的伏子也就废了,将那人给安全转移之后,不得已,又再次增选了许多人员,继续打入邪灵教的内部,而我的同学杨振鑫因为某些原因,也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卧底。这两年起起落落,有人被发现,死了,有人却逐步上升,例如我同学,则也已经接近些内围。
    上个星期的时候,杨振鑫传来了一份关于邪灵教的情报,表示蛰伏已久的邪灵教准备在今年年末有大动静,所以目前正在召急全国各地的精英分子,和最有潜力的新兴一代,前往湘湖省某处地界(也许还会转移)集合,接受邪灵教统一的培训,届时不但有邪灵教高层莅临,主办此事的佛爷堂也郑重承诺,说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佛爷,也将会出现,给所有教内精英训示。
    这个情报十分重要,然而此后杨振鑫便再也没有消息传来,联系不上,生死不知,总局对这个情况十分重视,专门召集了各大区的负责人开会,认为这是一次极为重要的机会,倘若能够派人潜入进去,指定方位,到时候一定能够将这伙邪灵教的骨干精英给一网打尽,最终达到铲除邪灵教这个心腹之患的效果。
    这件事情意义重大,上头决定联合执法,但是具体到了下面,却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争论不休,很多人认为这也有可能是邪灵教佛爷堂的一次阴谋,持着这一观点的人很多,比如前不久刚刚提升为西南局总瓢把子的袖手双城,赵承风。
    纵论各大区实力,除了总局人才荟萃,西北局常年战备执勤之外,各区的实力其实跟境内的宗教和历史文化分布有着极重要的关系,而从这方面来看,东南局和西南局向来都是拔尖之辈,而且还不相上下的。
    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得到赵承风的大力支持,说不得就要容易许多,但是赵承风做事从来都是有着极强的目的性,此前他凭着贪蒙剿灭鬼面袍哥会和越境血族的功劳,坐上现在的位置之后,因为鬼面袍哥会的上层机构遭到破坏,陷于蛰伏,世面太平许多,便认为一动不如一静,除了大肆收罗党羽,培养亲信之外,倒也没有做过几件真正值得称道的事情。
    当然,不过此人长袖善舞,无论在地方,还是总局,都有一帮子人在帮着他摇旗呐喊,故而并不担心太多的问题。
    赵承风消极对待,但是大师兄却是有心做事,开完会回来便立刻部署,昨天突袭了会州一处旅馆,并且查获了两个邪灵教分子,在经过严格的审问和检查,得知这两个邪灵教分子正好是准备前往湘湖参加这一次邪灵教的集训,所以便想寻求我们的帮助。
    大师兄话语说得很明白了,杂毛小道摸了摸鼻子,说这是想让我和小毒物冒充邪灵教分子,秘密潜入,打到敌人内部,然后中心开花的节奏?
    大师兄点头说是,你们两个隐姓埋名,待在那个研究所里面,便是局里面,知道的人也不多,而且你们的本事在那里,如果派你们去,那么即使是失败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大师兄说得很委婉,不过意思差不多也表达清楚了,接下来则是需要我们思考并作出回复的时间。对于大师兄的请求,我无法拒绝,毕竟当初我蒙冤得雪的时候,还欠着大师兄一份人情,这情谊总是要还的,而杂毛小道更是没有任何异议,他骨子里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喜欢冒险,喜欢一切的不可知,这大半年来他也是闲得无聊之极,此刻有了活儿,还不是忙着赶紧答应。
    大师兄没有费多少功夫便将我们说服了,大方向敲定,接下来的便是具体实施的操作事项,这方面的事情,自然会有赵兴瑞过来与我们接洽,倒也不用大师兄事事叮嘱。我们出了办公室,赵兴瑞直接带着我们前往位于西郊的训练基地。
    其实潜伏最麻烦的事情,那就是关于我和杂毛小道的相关资料,估计邪灵教那里也有许多,无论是雷罚、鬼剑还是震镜,或者虎皮猫大人、朵朵和小妖,随便哪个一露面,只怕我们的身份便立刻揭晓了,这事儿倘若在平时那倒也无所顾忌,但是如果真正身处于敌人的核心圈、大本营,我可不认为自己有在敌阵之中杀个七进七出的修为。
    换句话说,此行极其危险,我们所面临的,是全中国最为邪恶、恐怖和聪明的一伙人,稍有不慎,脚下便是万丈深渊,永世也不得翻身。也正是如此,大师兄才拜托得如此沉重。
    想到这里,我越发地不敢让刚刚恢复正常人生活的朵朵受到波及。
    路上我和杂毛小道讨论起是否需要带小妖和朵朵前往,小妖自然是无所谓,而朵朵却一定要跟着我,对我的安全并不放心,这一点,她绝对不妥协。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也不好断然下结论,只是由着赵兴瑞陪着,来到西郊培训基地。
    尹悦早就已经在此守候,待我们已下了车,她拍了拍手,一脸兴奋地喊道:“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感兴趣的!嗯,我先带你们去见一见自己将要扮演的那两个倒霉蛋吧。”
    说:
    有的人,自己不做事,还见不得别人做事,而且偏偏他混得比做事的人还要好,这种人在机关里面,只多不少,终究而言,叫做会做人。
    不过,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终究还是需要有些人,执着地去做着某些事的。

猜你喜欢: 《仙女抽奖系统》 《魔法门》 《最后一个鬼医》 《我可能是怪物》 《科技修仙之旅》 《缠魂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