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人立威,下棋落子

    张建和高海军这俩家伙有两个共同点,一就是修为都还不错,二就是脾气火爆。
    这两人的实力仅仅只比闵魔首徒大猛子差一线,然而之所以给一直扔在会州乡下,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很主要的一点就是脑子不够活泛,一根筋,用湖南话讲就是“霸蛮”。当然,这脾气也是相对的,当初两人被抓起来的时候,也是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模样,结果尹悦一上刑,立刻就服服帖帖了,什么东西都一箩筐地给抖落出来。
    此刻我们既然要冒充这两个浑人潜入敌人内部,这性格自然要模仿透彻,下手也就没轻没重了,那人挨了结结实实地一通暴打,眼泪水都流了出来,抱着头喊是自己人。
    杂毛小道听得他这般说,更是来气,一把就将其从床上拽起来,离地举起,恶狠狠地说道:“你个扑街仔,谁他妈的跟你是自己人,说,你偷摸进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个家伙的脸肿得老高,热泪肆流,不过依然还是能够瞧出他就是傍晚时分偷我钱包的那个矮个子,为了避免被再次暴打的命运,他只有将嘴里面的血水吞进肚子里,然后艰难地解释道:“两位,你们是不是叫作张建和高海军?我是麻老大派来接应你们的,没有经得你们同意,便先探个底,抱歉啊,不过……”
    这小子一副猪头模样,此番又是陪笑又是痛,不知道有多难过,然而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根本就没有搭理他,杂毛小道毫不犹豫地给了他的肚子一拳,然后使劲儿一甩,直接将他给砸到了地上去,大声骂道:“老子不认识什么麻老大,要找死,别来撞老子的枪口!”
    杂毛小道的断然否决让那个矮个子一阵犹豫,而这个时候那房门突然一动,涌进一伙人来,为首的一个家伙穿着黑呢子呢子大衣,带着一副墨镜,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冷声哼道:“别否定了,老子是鱼头帮的麻二,奉了差遣来找你们,识相的就赶紧跟老子走,要不然……”
    我抱着胳膊,也哼声冷笑,说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路过这里,等一个朋友的,至于你们,老子见都没有见过,鬼知道你在讲什么?
    先前在训练基地的时候,老赵便已经跟我们交待清楚了,张建和高海军一直都是由杨振鑫负责单线联络,而这次过来,为了确定那位同志的安全,一定要咬死,没有杨振鑫的出现,那就以怀疑对方是官方诱饵为理由,绝对不会跟着那些来接头的人走。
    我们不走,对方却不可能说甩开我们单干,毕竟南方省是一处极为重要的地方,倘若任其一片混乱,这绝对不符合邪灵教的利益。至于我们下了这一步棋,对方怎么接招,那就只有再说了。听到我的回答,这个戴着墨镜的鱼头帮麻二嘿嘿一笑,说你们等的那个人,是不是叫作杨振鑫啊?
    杂毛小道装着有点儿吃惊的模样喊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麻二说道:“我们就是杨振鑫叫过来接你们的,车在外面,我们得连夜走。”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警惕地往后面退了一步,然后郑重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我们不认识,就不会跟你走;要走,只有见过那个朋友之后,才会离开。”
    这麻二和颜悦色地说着话,谁知道面前这两人是油盐不进,脸色不由得一变,冷声说道:“你们两个吊毛,还把老子当成条子了不成?赶紧走,要是敬酒不吃,那我可要给你们吃罚酒了?”
    我哈哈一笑,说老子长这么大,倒是从来没有吃过罚酒,你给倒一杯,让我看看是什么样子的?
    我这挑衅的话一说完,那个麻二立刻将墨镜往旁边一扔,身子化作一道黑影,朝着我这边窜来。步踏七星,势若大虫,此人的身手倒也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我抱着胳膊冷笑,并不出手,旁边的杂毛小道却是一声哼,摇身一晃,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结了一个大自在天的手印,将此人拦住,那手若蛟龙,在他眼前一晃,直接就将其也拉扯住,往床上一扔。
    麻二自负绝学,正要给我们好看,结果眼前一花,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天旋地也转,砰的一声摔在了床上,脑袋嗡的一声响,睁开眼睛来,瞧见那漫天的掌影落下,却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暴打。
    这一伙人挤进房间的,数一数,抛开先前潜入房间被我们暴打一顿的矮个儿和床上的这麻二,另外还有四个,有一个是一米九的大胖子,瞧见这副场景,全部都冲将上来,结果被我连着踢了好几脚,直接摔落在地上叠起了罗汉。其他人身子骨儿若,一点即飞,而那个大胖子沉重,直退一步,结果我有点发狠,直接冲上前去,一记窝心拳,然后他跪倒在地,吐出了一大滩的秽物来,将整个房间弄得一片熏天臭气,恶心之极。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杂毛小道给这个略有些嚣张的鱼头帮麻二扇了几十个大耳刮子,一手油腻腻的鲜血,不过他对于力道的把握还是十分精准,倒也没有弄出什么重伤来。此人身手的确不错,但是连他们帮主在我们手上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处,此刻一个小杂鱼便想逞威风,实在是有些天真。
    不过为了符合闵魔弟子的身份,我们倒也是收敛着修为,将这些人教训一番之后,杂毛小道懒洋洋地说道:“好了,爽了。告诉你,我们真的只是路过的生意人,在这里是等朋友呢,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行了,自己走吧,不要我扶吧?”
    麻二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脸的猪头模样,幽怨地瞧了我们两个一眼,那意思仿佛是在说:“把我们打成这副狗模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生意人?”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一句话,转头便走,然而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却叫住了他:“等等!”
    麻二在一帮摇摇欲坠的兄弟支撑下,转过头来看我,我捏着鼻子,指着地上的秽物说道:“看看吧,好好的房间弄成这副模样,到底还怎么住人啊?得了,留点钱,一是赔酒店的费用,二是我们要换一间房。”
    麻二一脸怪异,张了张嘴,结果又是一口老血吐出来,说不出话,旁边有个小弟出声问,说大哥,你觉得多少钱合适?我说五千吧,毕竟把人家好多东西打坏了。这一伙人围在一起,你一张我一张,勉强凑出了四千多,放在桌子上,然后像逃难一样的跑了,留下忍俊不禁的我和杂毛小道,捧腹大笑。
    又过了十分钟,我们才叫来酒店方,协商换了一个好点儿的套间,在确定房间里面没有监视器和监听设备之后,来到休息区的沙发,将憋闷了一天的小妖、朵朵、小肥虫和小青龙都给放出来透风。
    小妖越来越习惯了人类的生活,对于进入槐木牌,有一种类似虎皮猫大人之于飞行有氧舱一般的抵触感,出来便在我腰间掐了一把,痛得我眼泪直流,这小狐媚子才得意洋洋地带着一众小伙伴,跑到房间里面去,留下我和杂毛小道商量事情。
    我此番前来,对于任务的完成倒也没有什么心思,主要是担心同学杨振鑫的安危,经过上一次老万的死亡,我已经越来越害怕熟悉的朋友离我而去,不过杂毛小道却安慰我,说你同学倘若是真的出了事,那些家伙只怕就不会是这样的反应了。我们今天将前来接头的人暴打一顿,拒不承认,这行为可以理解为谨慎,而他们如果真的急着与我们接头,只要杨振鑫没有死,必然会找他过来的。
    我摇了摇头,说你忘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南方省的邪灵教虽然分崩离析,但毕竟还有许多隐姓埋名之辈,倘若闵魔还有一两个徒弟,或者有与张建、高海军相互认识的人在此处,他们也是可以派过来的,而到了那个时候,事情的主动权就易手了,我们则需要反过来,接受邪灵教的考察……
    我们两个人商谈好一会儿,仍然没有什么头绪,只有回房洗澡,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窗户的玻璃窗有声音传来,打开窗户,虎皮猫大人拱了个身子进来,告诉我们那伙人并没有去医院,而是到了市民政局后面的一处宅院里,那里有几个高手,防范森严,没办法接近,它就回来了。
    我们这边出了招,敌人到底怎么应子,还需要时间反应,一路舟车劳顿,我和杂毛小道也是疲倦得很,便不再等,嘱咐小妖领着大家注意一点,于是各回房间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的耳边突然痒痒的,立刻清醒过来,瞧见小妖站在我的床头,趴在我的旁边,附耳说道:“门口又来人了!”
    我耳朵痒痒的,眼睛一瞥,哇,好深的事业线啊。
    说:
    呃,那啥,小小通告一下,我的新浪微博名正式改名为南无袈裟理科佛 了,以后会定期撰写一些关于苗疆的小番外,小人物的故事,其实也算是通过另外一种视角的一种填坑方式,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另外,

猜你喜欢: 《名模》 《天选者游戏》 《特工皇后:庶女步步高》 《星际争霸的星际世界》 《天字号保镖内》 《我在西游修法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