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立功心切,深山肉泥

    邪灵教对于此类事情的反应速度是超乎寻常的快,当我们下楼,朝着校务所匆匆跑去的时候,昏暗的路灯下,已经有一队又一队的黑衣人朝着门口跑动,在这些人里面我瞧见了老夜,也瞧见了那天被我和杂毛小道一顿暴打的麻二爷,黑暗中他也看到了我,愣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在那一刻,我揣摸着他的心里面,定是想着我若便是那个逃脱的人就好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报仇,抓到就是一顿猛抽。
    只可惜他终究还是没有想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倘若我们真的暴露逃逸,碰到他,哪里会留他性命,等待他的折辱?
    时间仓促,我和杂毛小道跟着魅魔近二十多个身穿黑色劲装、尽展火爆身材的女弟子,朝着林荫小道尽头的校务室跑去。这路程不远,大家很快便到了,这小楼之前灯光如白昼,人来人往,我和杂毛小道都是外人,不好进出,只得在外面等待,而苏起、莫小暖和另外两个前凸后翘的黑衣女郎则直接进了去,领取任务。
    我们在楼外等待,瞧着人来人往,并不着急,而过了差不多十几分钟,苏起带着人匆匆出来了,让我和杂毛小道到二楼右手边的第一个办公室去。我们依着做,走到那办公室前,门是虚掩着的,推门而入,瞧见里面竟然是佛爷堂的特使翟丹枫。
    办公室并非她一个人,还有一些邪灵教的属下在等待吩咐,瞧见我们进来,这个女人将其余人等都给打发掉了,将我们唤到跟前来,直接说道:“魅魔大人已经带人进山了,临走前告诉我你们是可以信任的,不过现在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们到底值不值得信任?”
    我上前一步,恭声说道:“既入教中,终身尽职,誓死效忠掌教元帅。特使,有什么任务,你尽管吩咐吧!”
    杂毛小道也连忙表态,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瞧见我们这铿锵有力的表达,和誓死效忠的态度,翟丹枫长舒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告诉我们:“在这几天的政治审核工作中,我们发现阳朔鸿庐的马春阳、王陈和刘鑫宁等人有投敌卧底之嫌,他们拒不交待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对抗领导小组的审问,态度恶劣,而就在刚才入夜的时候,更是私自逃离学校,遁入茫茫莽山之内同样消失不见的还有负责与你们联络的杨振鑫,虽然我们现在暂时查不到证据,确定他们是否与政府有关联,但是学校住着东南、中部各省精英,一旦暴露,那么对我厄德勒伟大事业的打击将是致命的。所以从即刻起,我命令你们加入对逃脱分子的追查小组当中,如果一发现这四人,经劝阻无效之后,格杀勿论。”
    “是!”我和杂毛小道身子绷直,异口同声地喊道,将拳头放在心脏处,狠狠地砸下。
    领了任务,离开翟丹枫办公室,我们到了楼下,才知道自己被分到了一个六人小组,小组成员除了我和杂毛小道之外,还有刚才与苏起一起诱惑我的魅魔弟子莫小暖,以及两个五大三粗的鱼头帮弟子;除此之外,领头的居然就是傍晚见过我们的小鬼王珊情。
    每次看到王珊情,我的心里面就颇为紧张,因为她毕竟是灵体,感知域与正常人类肯定是不一样的,一旦在外面起了冲突,动了手段,我们迫不得已使出了最真实的本事,她便有可能第一个发现,并且逃逸迅速。
    虽说进到了山里,也有大把的空间对其下手,然而无论如何,一旦王珊情死亡,我们就会被列入最有嫌疑的人物,虽然不至于立刻对我们下手,但是会将我们给隔离屏蔽,以后便再难接触到邪灵教的核心事物了关于谨慎行事的这一点,此间的三巨头可是一个比一个更严重。
    不过相比这等麻烦,更加让我头疼的是我那倒霉同学杨振鑫,我不清楚那几个广南来的邪灵教众到底是卧底,还是不满此间的安排布置,和翟丹枫的盛气凌人,但是这哥们可是实打实的宗教局卧底,而且他的身手可真的有够呛,同样是民族大学神学班毕业生,人家滕晓能够参加宗教局核心集训营,而他却只能当一个随时都有危险,命在旦夕的死卧底。
    从此可见,在修行一道上,他当真是没有什么天赋,要不然,人家也不会舍得把他丢过来当这炮灰用了。
    想到这里,我便一刻钟都没有耽误,催促着大伙赶紧上路,再立新功。
    在先前那个瘸腿守夜人的带领下,我们在学校保卫室领了装备,强光手电、丛林军刀、信号弹、识别标牌以及一壶水,还有一个只属于组长拥有的无线电联络器,然后便出了场院。这孤儿院离周围的村庄都有一段距离,靠近莽山东部的山窝窝里,虽然通车,但交通其实并不方便。
    消失无踪的人,都是老道的修行者,没有留下太多的踪迹,需要搜寻组朝着不同的方向和路径追去。
    相比于其他小组,拥有着恐怖小鬼王姗情和魅魔高足莫小暖,以及我们两个便是三巨头都另眼相看的闵魔门徒的队伍,阵容无疑是除了三巨头之外最豪华的,所以并没有安排到去附近村庄的搜查,而是直接朝着孤儿院后面林子的山路进发。
    能够在此开办孤儿院并且还有了一定的年头,邪灵教在附近的势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这道理不但我们懂,想必逃走的人也是门儿清,故而最有可能的,是利用这茫茫莽山为逐鹿之地,天然屏障,在这大山里打几天游击战,等到时候赶时间和心虚的魅魔、老鱼头等人自然会撤离,不再与其纠缠。
    三月初春,正是春寒夜冷,惊蛰的时令,春雷隆隆,那山里面沉眠了一个冬季的虫子便开始冒了头,在这山林的黑暗中摸索穿行着,平添许多麻烦。
    进山有路,然而逃跑者绝对不会走,更多的是翻山越岭,跨越丛林,这也使得我们遭了罪,不断地往草丛里面钻。
    我和杂毛小道在东南亚那热带雨林里面日夜奔走,倒也不觉得辛苦,只可惜除了一身轻盈的王珊情,其余三人虽是修行者,却并不适应其实这也可以理解,莫小暖跟随魅魔,平日里学的是魅惑男人的功夫,倒是少有在山林里奔走的机会,而另外两个鱼头帮大汉,让他们在水里翻滚十天半个月,他们浑不在乎,但是这钻老林子的事情,却只有喊一声亲娘,泪流满面。
    然而这些并不是身为领队的王珊情所需要考虑的问题,此獠一出孤儿院,入了山,那浑身的毛孔便仿佛轻了几分,兴致昂扬得很,不断地运用起她那细致入微的观察术,一会儿路边,一会儿草丛,一会儿树上,那阴气蔓延,黑雾翻涌,左右西东,让人好不厌烦。
    不过瞧她这股劲儿,应该是憋了许久,想着是在为自己以后能够掌控闽粤鸿庐加分呢。
    不过说实话,它这般作态估计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因为倘若我是小佛爷,也不会将这般重要的位置,让一个连白天都不能露面的阴灵小鬼儿来做。不过身为小鬼,到底还是有着诸般好处,没多久,它便发现了一丝线索,那是丛林中的一点血迹,闻着味道倒是十分新鲜,前后不过一小时。
    这发现让王珊情兴奋得浑身战栗,飘到我们面前,嚷嚷道:“看到了么,看到了么?那些狗杂碎就在前面,跟上去,砸扁他,将叛徒的肚皮剖开,将那黏糊糊的肠子拉出来,那味道一定美极了,姚老大和魅魔大人一定会高兴的,对不对?”
    附身小鬼之后的王珊情越发变态,催促着所有人不要命地往前追逐,像个扬着皮鞭的恶毒监工。
    黑夜的山林中路途难行,在手电那微弱的灯光照耀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林子里走去,不知不觉便已经入了深山,王珊情身为灵体,身轻腿快,为了跟上它的速度,莫小暖和那两个鱼头帮大汉跌跌撞撞,一路上不知道跌了多少跤,好在身手不错,倒也没有受多少罪。
    我和杂毛小道心藏鬼差,也想着赶紧找到杨振鑫,让他安然逃离此处,所以一路上不急不慢,左右打量。
    在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一个山弯子,前面有一条清亮的小溪,但空气中却突然传来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闻到这气息,王珊情大声叫了一声,都顾不得我们,直接朝着前边飞了过去。我们的心一紧,大踏步,快速上前。终于到了地方,我瞧见在王珊情悬空的下方,竟然有两滩被碾压成肉泥的尸体。
    我紧张地拿着手电照上去,倒还能够看到其中一个拥有着完整的脑袋,正是此次私自逃离出来的阳朔鸿庐二档头。
    说:
    有的人,即使做鬼了,都忘不了对于权利的**。
    其实呢,人到了最后,两腿一伸,还不就是那么一会事儿么,对吧?
    每天开开心心的过活着,我感觉这比什么都重要。
    朋友们,跟着我一起深呼吸,学会原谅、忘记和让自己快乐。
    ∷更新快∷∷纯文字∷

猜你喜欢: 《重回80当大佬》 《我真的长生不老》 《绝对杀戮》 《影帝暖宠:重生娇妻怀里来》 《厂公独宠“他”》 《盖世农民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