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同学相见,逃离缘由

    迟钝了几秒钟,当看到鲜血溢流而出的时候,这名鱼头帮帮众才晓得自己的手断了。
    巨大的痛感如同潮水一般蔓延而来,将他的神智给吞没,两眼一黑,便下意识地大声喊叫起来,其声音之凄厉,宛如鬼叫,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而这变故骤然发生,老夜等人心中也是震撼,下意识地聚拢在一起来,朝着空荡荡地四处望去,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经验老到的老夜霎那间便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奥妙,大声示警道:“不对,有鬼!”
    此言一出,立即有人从怀中掏出一把祭炼过的鱼骨粉,往着前方和周围一撒,便瞧见一个带着甜甜笑容的可爱小娃娃,正朝着这边扑来。老夜心中大恸,从腰间哆哆嗦嗦摸出一张珍贵的纸符来,猛然一搓,一条赤红色的火蛇在周身顿起,将众人围住,护得周全。
    鱼头帮的精锐骨干长年在水中讨生活,经常与那水鬼争夺生存空间,寻常鬼物见得也算是寻常,而且自然也有一套应对之法,当下也是不作惊慌,举牌的举牌,念咒的念咒,脚踏罡步的腾挪不休,一时间十分热闹,朵朵刚才只是不让这些家伙召集人手,倒也没有痛下杀手的意思,显了形状之后,反而往后退开,不与这帮人纠缠。
    朵朵一退,这伙人直道是自己的气势如虹,这小鬼儿也怕了,那个老夜倒也是个极有眼色之人,咬了一口中指头,将纯阳指血抹在了自己的眼皮子上面,眯眼一瞧,不由得心花怒放,招呼左右道:“兄弟们,这个小女孩可不是凡物,似鬼非鬼、似妖而非妖,这样的灵物万中无一,异常珍贵,咱们可是要走了大运道了呢!”
    他这般欣喜地说着,右手一勾,那符纸所化出来的火蛇便在空中一阵翻滚,朝着朵朵束缚而去。
    老夜这符箓极为不凡,想来也是求了许久方才得到,压箱底的绝活儿,瞧见这火蛇微微发白,温度可达到了数千度的高温,导致周边的光线一阵扭曲,颇为恐怖,今朝使将出来,心中总归也有些不舍,然而想到面前这头鬼妖便如同自己的囊中之物,多少也有些安慰。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是,那白色火蛇刚刚抵临着小女孩的身前,还没有施展淫威之时,那女孩儿突然伸出了一个兰花指,轻轻一抖,一股浓黑如墨的水滴从她的指尖渗出来,与那白色火蛇轻轻对撞在了一起。
    让场中大部分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那似乎能够燃烧一切的白色火蛇,被那黑色水滴一接触之后,立刻给裹覆住富有灵性的身体,活性丧失,僵直在了空中,挣扎了三两下之后,竟然消散于虚无之中,再无踪影。
    这小女孩儿轻描淡写的化解之法,不但让俯身前冲的老夜吓了一跳,便是旁边几位跃跃欲试的鱼头帮众也都脚步一收,而就是在此刻,老夜感觉身后气息一扬,下意识地往旁边退开,却见挟持着杨振鑫的那个帮众身子一震,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而由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孩子将杨振鑫接住,朝着后面退开。
    老夜心中一颤,箭步上前,从身上拔出了一把定制长刀,朝着那个女子身上斩去,口中大叫道:“莫走!”
    作为深得鱼头帮姚老大信任的大头目,老夜的身手自然是极好的,这边心念一动,那身子便宛若奔马,疾射而起,那长刀如雪,洒落一片光华,然而就在此刻,草丛中突然冒出一个身影,霍然出来一剑。
    此剑如电,快、快、真***快!
    只一剑,老夜手中的长刀便立刻断了,碎成了两截。
    出剑之人,自然是潜伏已久的我。老夜此人的修为极高,倘若不能够先发制人,一举拿下,此后必然又是一番追逐,麻烦得要命,所以在朵朵和小妖两人相继出手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藏住身形,陡然杀出来。瞧见老夜手中的长刀被我一举斩断,我没有片刻停留,手持鬼剑,疾步上前,那剑尖朝着他的喉咙处抹去。
    双方否不是弱者,老夜更是人精儿一般的家伙,自然在一照面之下便已然认出了我来,然而他那一声“张建”还没有出口,鬼剑斜斜一抹,剑走直线,又疾又快,仿佛一道闪电,再次破开老夜挡在身前的断刀,一剑封喉,将他所有的疑问和不解,都封在了一双鼓起的双眼之中。
    一击毙敌,我并不停留,配合着肥虫子一起,将剩下几人也迅速灭了口。
    做这种活计,肥虫子比我更加纯熟,三两下,这五人追兵便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火拼陡然而生,继而停歇,当所有人都倒下之后,虎皮猫大人从黑暗中钻了出来,呼唤朵朵道:“将他们的天魂吞噬,不让后续者从亡者身上找到线索来。”
    真正厉害的人物,能够凭借着死者一缕残魂来推断当时发生的情况,更有甚至,仅仅是身处现场,凭借着周遭的气息残留,便能够在大脑之中模拟出几小时、甚至几天之前的事情来,我刚才露了面,便不得不防,将这些隐患给掐灭在萌芽状态中。
    正忙活着,突然地下传来一声弱弱的呼声:“你,你是阿左?”
    我低头,瞧见刚才昏死过去的杨振鑫居然硬挺着疼痛,又醒了过来,当真是一条硬汉。我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招呼肥虫子过来给他解去寒毒,笑吟吟地说道:“振鑫,是我。那年匆匆一别,说好要一起喝酒的,没想到你转眼又人影无踪了,搞得我们到现在才能见面,有没有感觉到意外啊?”
    此刻的我虽然还是张建的模样,然而朵朵、小妖等一众人等却将我的身份暴露无遗,于是也不隐瞒,将他与总部失去联系,我们被临时派来卧底的事情简单跟他说明,杨振鑫听闻,紧紧抓着我的手,激动不已:“我说怎么感觉你们两个有点儿怪怪的呢,原来都是假的不过太像了,跟真的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唉,毕业之后也有十年了,想不到你为了我,竟然还能够这么冒险,阿左……”
    我嘿然笑了,说都是兄弟伙儿,我总不能看到你死在这个山窝窝里面吧,再说了,咱们是一个战壕的同志,都是工作安排,谈不上这些东西。
    两人好是一番感慨,我心中疑惑,于是便问道:“振鑫,你不是已经过了搜魂术那一关么,为什么不能够再忍几天,待尘埃落定了再离开呢?”听到我的疑问,杨振鑫一声苦笑,说你们以为我中了搜魂术,什么都没有交代,便是我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然而直到昨天中午的时候,我才隐隐找到一些遗失的记忆,得知其实我并没有过得魅魔那一关,身份早就已经暴露了,他们之所以会容忍我到现在,是因为想查探你们的底细呢。
    杨振鑫的话语说得我不寒而栗,作为最擅长于蛊惑人心的魅魔,她对于此类邪术的研究并非常人能比,杨振鑫被王珊情怀疑之后,魅魔搜魂,自然已经将他的底细查探清楚了,本来想着直接杀人灭口便是,只可惜当时我们已经到来,指名点姓地要他,所以才保留得有一条小命。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三巨头晓得张建和高海军确有其人,但是又多少有些不放心,想要将杨振鑫的记忆篡改,误以为自己熬过了搜魂术,与我们接头联络。
    邪灵教打得一手好算盘,差一点儿就阴到了我们,却不曾想杨振鑫此人的意志极为坚定,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而且在得知前来接头的张建和高海军并非本人之后,便萌生了去意,想着即使死掉,也要成全计划,故而趁着阳朔鸿庐逃脱的机会,一起夺路而逃。
    听得老同学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解释完全,我的心中充满敬佩,或许杨振鑫的身手修为远逊于我,但是在人格魅力之上,我却感觉他是那么的高大。既然已经逃脱出来,我便不想杨振鑫再受到伤害,说要护送其离开,然而他并不肯,非要我依计划去卧底,不要因为他这将死之人,耽搁全盘任务。
    我自然不愿,双方好是一番争执,最后商定将其带到山壁岩洞暂避,由虎皮猫大人照顾他的周全,我继续与虎谋皮,他这才罢休。此事商议完毕,虎皮猫大人就在此处的山壁上找到一个鹰巢,由小妖拎着他入住,而给养也暂时只能搜刮死者的,至于老夜这五个家伙,肥虫子在附近找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子,直接抛尸下去即可。
    干完这些事,我们赶回瀑布处,突然听到刺耳的喊叫声和搏斗声,从山那边传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将两个朵朵都召集回归,窝在草丛中蹲伏片刻,便听到有人吹起了凄厉的哨声求援。

猜你喜欢: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最强高手混都市》 《异世音动时代》 《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 《星际美食宝典》 《炼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