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汽车旅馆,神秘失踪

    地魔一出现,便剑指杂毛小道,显现出了十二分的不信任,毫不客气,也不理会王珊情的招呼,这行为让力图在我们面前树立出在总坛很吃得开的王珊情颇为恼怒,那张脸陡然便黑了下来,接着仿佛沸腾的水,无数的泡泡充满了她那张还算是漂亮的脸庞,陡然间变得如同麻风病人一般,十足恐怖。
    气势一起,王珊情便寒声质问道:“地魔大人,请问我闵粤一脉,或者我师父有得罪你的地方么?您老人家是不是觉得闵魔死了,他的门下便无人了,留下的弟子和属员,随意欺弄也是没有事情的?”
    这女人的心思玲珑,一出口便是诛心之言,颇为恶毒,倘若地魔一口应承下来,说不得又要惹上许多官司。不过能列入十二魔星之中翘楚,地魔这辈子吃得盐可比王珊情睡的男人要多得多,老奸巨猾,嘿然笑道:“小情情,转眼几月,你竟然铸就凝结成了人形,可喜可贺,不过我这个老不死的,行事从来都只是以厄德勒的利益为第一原则,任何可能威胁到教内的事情,我都不能马虎,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个地魔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参差不齐的烂牙,无比恶心,然而更恶心的是他的话语,面对着这般的埋汰,杂毛小道摸了摸鼻子,闷声说道:“这位教内前辈,请问你将我弄成这个模样,到底又找出了什么证据呢?如果你想要我脱衣服,大可不必使用这么极端的手段,拿我来开刀,震慑别人,我自己脱便是您这么强大,就算是为你捡肥皂,我也是甘愿的……”
    杂毛小道通过这种自嘲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然而面对着我们的怒视和责问,这地魔却并没有当做一回事儿,或者说身为十二魔星的他,对于我们这些后辈的情绪没有一点儿在意,他冷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朝着我们乘坐的那辆黑色别克商务车走去。
    我看着杂毛小道这一身被锐利的劲气撕得稀烂、顾前不顾腚的破烂布条,并没有找到八宝囊的藏处,晓得他刚才在出来的时候,已经将他的和我的一起,都放在了商务车的某一处地方,藏匿起来。然而那个地魔仿佛能够预料一切,在搜查杂毛小道无果之后,竟然根本不理会任何人,直接搜查起商务车来。
    我的双拳捏得紧紧,想着倘若我们的八宝囊给找了出来,小妖、朵朵她们一旦给发现,我定然顾不得许多,一定要保证那两个大丫头、小丫头的安全,即便是赴死,也再所不惜。
    别克商务车已锁,地魔走到跟前,手一碰到车门上面,立刻电子报警,不断的响起来。这一路充当司机的老秦也是需要被检查的对象,正在排队呢,瞧见这情形,屁颠屁颠儿地跑过去开门,并且帮助地魔车里车外、车盖引擎都检查了一边,这过程我感觉是那么的漫长,每一秒钟我敢感觉难熬至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曝光,亡命生死。
    当然,即便是心里面紧张得不行,我表面上却依旧淡定无比,默默地运着气息,脸上还充满了淡淡的嘲讽,表情自然。
    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地魔翻遍了整个别克商务车,都没有发现任何东西。这结局让我惊讶无比,不晓得杂毛小道在刚才到底使了什么法子,竟然将八宝囊给弄得悄无踪影了。这个情况也让地魔有些吃惊,不过他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询问了老秦几句话之后,径直走回我们的面前来,拍了拍杂毛小道的肩膀,说道:“进屋去,里面有衣服!”
    他这话儿说得比较轻柔,我们都以为他这般说是在表达歉意,然而下一秒,他用那一双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盯着我和杂毛小道两人,露出了诡异的微笑:“你们两个给我小心一点,不要有什么把柄留在我的手上,要不然,我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我以地魔之名保证!”
    这话儿说完,他便没有再理会我们,而是朝着别的人走去,继续他的审查行动起来。
    王珊情瞧着那个老家伙,一脸不爽,低声安慰道:“别理他,就是个疯子,整日整夜地琢磨人,心里面都有毛病了。他以前跟我们师父不对头,所以找我们麻烦也是可以理解的,忍一忍,等见到了小佛爷,确定下闵粤鸿庐的发展方案来的时候,我们就不用怕任何人了!”
    杂毛小道心有余悸地瞧了不远处的地魔一眼,想着隔墙有耳,也不敢多言,只是小声说道:“呃,还好,就是冷了点而已!”
    他这般说着,王珊情上下打量了一下杂毛小道,脸上露出了颇为古怪的表情,直勾勾地说道:“是啊,小高,没想到你本钱还蛮足的啊?”被一个女鬼用这般的眼神瞧着,即便是杂毛小道这种不要脸的程度,也感觉到了一丝羞涩,双手捂着腰间布条,谦虚道:“还好,一般般而已……”
    这话儿说完,他屁股一扭一扭地,三步并着两步地冲到了地魔所指的那个屋里面去,只留下王珊情放荡的笑声。
    杂毛小道由地魔亲自搜查,已经过关了,关于我的审查还在继续,而且还是一个一个的排队,让人郁闷。不过这气氛越是严肃,我越能够明白,现在既然把左使、地魔以及十八罗汉这般的人物都扯出来了,而且还如此严格,说明我们离目的地已然不远了,说不定明天天一亮,我们便已经到达了邪灵教的总部基地。
    事情倘若如此顺利,那么邪灵教的覆灭的也就不远了,想到这一点,我不由得动力十足,诸多麻烦和困难便都不再是事儿了。
    检查完了之后,我们被带白袖章的工作人员领到了大院里面去,在那儿我看到换了一身衣服的杂毛小道二楼栏杆处招呼我,说张建、张建,你饿了不?你闻一闻,晓得这是什么不?赶紧上来,这里准备得有神仙都不换的驴肉火锅,香得很呢,赶紧来凑桌,老子饿的前胸贴肚皮了呢!
    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不知道是位于祖国的何处,不过依照今天这形成,我估计着不是在湘湖省的张家界,或者在常德,倘若再远一点儿,瞧刚才过来的路况,也有可能到了万三爷的地盘。这处大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两层坊楼,却是个专门停靠长途车辆的中国式“汽车旅馆”,而二楼正是餐馆堂子。
    我闻得空气中那火锅料子四散飘逸的奇异香味,才想起这一天奔波,当真是没有正经吃过什么玩意,肚子不由得便咕咕直叫唤了起来,看了眼一直跟在旁边的王珊情,她摆摆手,说老娘不用吃,去找左使套套交情,你们自去吧。
    得了这吩咐,我不再停留,匆匆跑到了楼上,上面一排油腻腻的桌子上,有着热腾腾的铜炉火锅,旁边都是油汪汪的辣椒菜,瞧见这菜式,我估摸着应该还是在湘南。我和杂毛小道落座之后,那些检查完了的教友也陆陆续续地上了来,也许是习惯,老秦、莫小暖和她两个师妹,我们刚才一车的同伴又坐在了一起来,吃着这香辣鲜美的驴肉火锅,感觉身上的疲惫也消减了许多。
    饭桌上又聊起了许多事情,老秦这个人还挺有意思,说话风趣幽默,见识也有,只可惜没有酒,兴致倒也不浓。
    饭后我们被集中起来训话,给我们讲话的是一个不知道什么角色的中年妇女,说一些“辛苦了”的废话,之后便催促着我们各自到指定的房间休息,至于邪灵教左使、地魔以及十八罗汉这些算得上是顶尖力量的人物,却一个都没有露面,想来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大概也是为了刚才那一番突然袭击来镇肠子的,确保倘若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能够以泰山压顶之势,压住一切心怀不轨者。
    我表面上看着没心没肺,该吃吃该喝喝,然而心中七上八下,一直都在担心那两个八宝囊到底归于何处,揪心得不行,然而一直都没有跟杂毛小道沟通的机会,最后到了休息的房间,条件有限,四人一间,我和杂毛小道同床,旁边两个鱼头帮的家伙一直在聊天,我们不敢妄动,便假寐而眠,等到了深夜时分,我才睁开眼睛来,推了杂毛小道一把。
    那个家伙浑身炁场笼罩,一有动静,立刻醒转过来,见我张口准备问起,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手指在我的背上写道:“隔墙有耳,梁上有人。”
    这个家伙到底是个谨慎的性子,我也不敢多言,于是也用同样的方式表达:“八宝囊到底到哪儿去了?”
    杂毛小道回我,说不知道。这答案让我大吃一惊,追问之下,才晓得他当时的确是把八宝囊藏在了车子里,至于地魔为何没有找到,他也不知道。不过他随后又给了我一个不确定的答案:“小妖吧?”
    我忧心忡忡,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一夜未眠。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 《许你风光大嫁》 《回归都市的巫师》 《表哥见我多妩媚》 《女神掠夺系统》 《山沟皇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