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大红灯笼高高挂,无尽龙吟滚滚来

    是的,就是深渊魔物,那是一种远比矮骡子、害鸹以及河童等灵界来客要更加恐怖、强大的族群,无论是萨库朗血池召唤出来的小黑天,缅北魔罗,还是杨知修或者闵魔所研修而出的天地真魔,又或者洞庭龙岛山崖之内由通臂猿猴带领的一众魔物,皆是此物,而当年耶朗乃至巫咸所镇压的地底深渊,也即是此界裂缝出口。
    只有这样的东西,才会仅仅只是一震之力,便能使修为并不算低的莫小暖吐出来的淤血,充满侵略性。
    我们乘坐的小船被轰散之后,江面上的船只开始分散开来,那些落水的人也陆续被其他船上的家伙甩出船篙或者抛绳拉起来,这些人里面唯独没有见到杂毛小道。我知道这个家伙应该是趁着这乱子潜入水中查探,所以也并不担心,站起身来,没有理会那些纷纷上前假意关心莫小暖的一干人等,而是展目四望。
    我瞧见朦朦胧胧的前方,在水面之上挂起了一连串的大红灯笼,每一组灯笼分作两边,左右相隔几十米,每串足有五个,仿佛凭空生于水面之上,然后遥遥通往远方,红色的灯笼在大雾中散发着微微的光芒,一对又一对……
    而水下的战斗依旧还在持续,那些船上划桨撑船的汉子在居中大船的统一指挥下开始分散,有人拿着尖端镶铁的船篙猛戳江底,有人直接跳入混浊清冷的江水里,也有人在水面上撒下了冥纸,那成百上千亿数额的冥币在水面上漂荡着,远处微微的红光映衬,将场面弄得颇为诡异。
    我砸落在这艘船上的乘员并非是与我们一起从湘湖郴州莽山而来,而是另外一行人,彼此间都不认识,他们都是邪灵教位于各地鸿庐的精英分子,本来是满心欢喜地觐见总坛,却不料路途竟然这般的凶险,还没有接近便要受到那生死之间的考验,不由得一阵慌张。
    当然,邪灵教中最不缺的就是亡命之徒,有人直接操起手中顺手的玩意,一双眼睛珠子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水面,准备在总坛山门之前大发神威,建功立业。
    而水下的那东西一直在持续,陆续又有两艘小船给直接顶翻,而就在那东西窜出水面的那一霎那,我也终于瞧见了那个贸然闯入的恐怖怪物,并非我所担心的二毛以及小妖等人,而是一头全身呈纺锤形的巨大鱼兽,它拥有着修长似剑的长吻和鲨鱼一般的骨质竖翼,外型有点儿像接近灭绝的中华白鳍豚,但是它长约两三丈的身子以及颈旁十来根发黑带毛的箭形触鳃,却显示出此物与我们寻常所见到的生物有着明显的区别,反倒是有点像是我们以前所见过的那洪荒巨怪,鮨鱼。
    视线朦胧,但是并非没有明眼之人,我旁边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头惊讶喊道:“阿难魔豚?”
    这人认识此物,我也起了好奇之心,问这位教友,你可是认识这东西?
    那老头点头应是,说佛经里面有个小故事,说当年二祖阿难尊者还未成为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时,过摩登伽河,曾受此魔豚逐咬,二祖未曾反抗,以身饲鱼,奄奄一息,后得佛祖拯救,成就尊者,而那吞噬了阿难尊者血肉的魔豚,则被世人唤作阿难魔豚,视为佛陀修行道路上面的大敌……
    邪灵教前承白莲教,而白莲教乃中亚摩尼教与佛教教义混杂而成,此人精通佛典也属正常,至于那佛经之中的事情,很多其实也是在当年那万圣齐辉、百花争鸣的万法时代,那些大神通者与灵界、深渊的沟通和交手之后,被写进了经书和佛典里面故事,是最基本的传教手法,春秋笔法,亦真亦假。
    倘若真的如此人所讲,那么这一头巨大水兽,恐怕真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担心起潜入水中那许久没有动静的杂毛小道起来。
    而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头并没有结束,他继续说道:“不过据书上记载,阿难魔豚并非一只一只,从来都是成群结队的……”他这话儿都还没有说完,居中遥遥掌控场面的那艘大船突然一震,下方竟然有四五头一般模样的巨大魔豚将其一顶,直接托出了水面来。
    这些阿难魔豚的嘴部是长长如剑一般的角质物,高速行驶而来的时候,有着恐怖的冲击力,而刚才我们的那艘船便是被这剑吻给如同热刀子切牛油一般破开的,毫不费力。然而这些嚣张的畜生至此终于碰到了敌手,那大船不但没有直接碎裂,而且紧紧悬出水面一米高下,便止住了往上弹起的驱使。
    万事只有对比,方才知道不易,这一、二、三、四、五,总共五头阿难魔豚一同从水下上顶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刚刚经历过一次船毁人散的我心里是有底的,而瞧那艘大船的材质也只能算是一般般,便知道坐在那船里面的,果真如同我先前猜测的一样,是个大人物。
    也只有相当于十二魔星一般的人物,方才能够将那只有普通材质的木船维持不散,并且稳稳镇压住这些魔豚。
    想到这里,我竟然和身边的邪灵教教众一般,都伸出了脖子,朝着那大船上面瞧去。
    因为船与船之间是有着落差的,而且江面上的雾气如纱,所以瞧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瞧见那大船微微一震,从里面跳出一个身穿黄色长裙的身影来,双手微微往下一拍,那木船便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接将那五头阿难魔豚给复压了回去;而与此同时,那黄衣人手中突然飞出了一束金色丝束,直入水中,浸水之后一阵追逐,最后倏然一动,那丝束便绷得笔直。
    在下一秒,还在船群之中纵横的那阿难魔豚一声哀鸣,给那黄衣人给拉上了空中来。
    一道干净而利落的刀光闪过,那阿难魔豚给一刀斩断,斜四十五度角,从小腹到鱼头,一拉而过,撒落一大堆黏糊糊的内脏。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而当真正的凶神站出来的时候,那些恐怖的水下杀手在同伴的尸体刺激下,不但没有激发出血性,反而仓惶逃离而走。
    不过在那个黄衣人的关注下,即使是想逃,也不会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很快,在金色丝束以及一柄利落至极的尖刀之下,又是一头阿难魔豚无奈死去。
    黑框眼镜一脸崇拜地看着大船之上,神情激动地低声喊道:“果然不愧是最年轻、最有锐气的星魔大人,光凭这两手,便没有人敢说她仅仅只是继承了父辈的光荣!”
    星魔?我拉了一下那个神情振奋的老家伙,说教友,这星魔大人,到底是何方人物?
    那人用看乡巴佬的眼神瞧了我一眼,不过他显然是星魔的粉丝,激动地解释道:“星魔大人是宝岛台湾日月潭鸿庐的主人,是十二魔星中最年轻的一个,她与右使大人并称为厄德勒双姝,很厉害的好不好?她的背景虽然跟右使一样,爷爷是当年流亡台湾的老星魔,但是到了她这一代,可是用实力,一步一步,打遍了整个日月潭鸿庐,才夺得尊位的……”
    这星魔老粉丝狂热地介绍着那位偶像级魔星,然而四处逃散的阿难魔豚却并不理会这些,在往外围逃逸的过程中,总有一些家伙耐不住心中的狂躁,竟然又想要顺手牵羊,准备将我们这一船人拿下。
    划船的那个家伙是个高手,早一步发现,大声示警,并且手掐法诀,那漂浮在江面上的冥币立刻燃起了冷冷的火焰,闪耀寒光。不过拯救了我们这一船人的并非船老大,而是杂毛小道和在水里差一点儿作了水鬼的王珊情,这两人合作,竟然在那阿难魔豚上浮之际,将这一头给活活弄死。
    杂毛小道不敢发挥出多大的能力,所以这战斗倒是让王珊情出尽了风头,双手一划,直接将那阿难魔豚硕大的头颅给取了下来,然后把那东西的脑子给掏出来,篮球一般大,这女人毫不顾忌旁人的观感,作了几口,直接吞咽下肚。
    就在大家伙儿各自为战的时候,一阵大风吹来,将我们之间的这些浓雾给全部驱散,而在那水上灯笼的尽头,则有一股极强烈的气势袭来,还未有反应时间,我便见到有一个素衣长裙、作古代装扮的女子踏着水面而来,刚开始还隔得极为遥远,而下一刻却几乎近在眼前。
    于此同时,从水中、从天上、从泥土里,隐隐传来一声沧桑洪荒的龙吟之声。
    嗡……
    这真真切切的龙吟声一响起来,便有一股阴寒而浓郁的气息自上而下,将我们压制,双足陷于船板之下。我心中狂震,难以置信地望着那个女人的脚下,想看到在那儿,难道还有真的有一条龙在镇守邪灵教山门?然而我终究没有看到那脚底真龙,而是瞧见那白衣女子的胸部……
    哇哦,好大啊!
    说:
    克明,我来接你了
    人生是一场苦旅,而我愿意与你携手走过。

猜你喜欢: 《一世执仙》 《老子要出人头地》 《特种兵之龙刃》 《我在游戏世界的日子》 《纯阳武神》 《重生我真的是恶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