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故交少年,古镇大阵

    颜婆婆是个瞎眼老太婆,不知来历,似乎有个儿子是邪灵教驻外鸿庐的小头目,于是得以在这个邪灵小镇之中住着,本身也是个虔诚的邪灵教徒,镇子上和她一样的人有许许多多,过着古朴而平静的生活,为人也十分热情,回头招呼,说小小啊,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情,有什么麻烦的?
    那白袍女孩名唤金小小,祖上是满族旗人,也是邪灵教初创之时便世代居住于此,与颜婆婆相熟,过来商量倒也亲切,两人在门口说了几句话,那白袍女孩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安排,便不再多留,匆匆离去,而颜婆婆则拉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走了进来。
    我和杂毛小道正在房间里面被经过检查无数次的行李,探出头来看,没想到这少年竟然是地翻天的儿子王永发。
    这少年独自前方总坛,心中多少也有些彷徨,瞧着这周边的景色,正愁眉苦脸呢,瞧见我和杂毛小道,不由得兴奋地打招呼,喊张叔叔、高叔叔,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我们出了房间,与他打过照面,旁边的颜婆婆微笑,说你们还认识啊?
    王永发说对,先前老夜叔给我介绍过,这两位叔叔是我爸爸以前的同僚,一个鸿庐吃饭的兄弟呢。
    颜婆婆微微笑,说那就好,那就好,既然是你父亲的战友,那遇见了自然是极好的。她问王永发有没有吃过饭,如果没有,炉子里面还有些余火,她去下一碗面条。王永发摇头说不用,刚才在西码头的食肆里面吃过饭了,本来都已经安排了房间,结果日月潭鸿庐的几个教友非要一人住一间,闹得没办法,所以就把我们几个另外安排了……
    他年纪虽小,倒是什么都懂了,小心说着自己临时被安排过来的原因,然后眼睛朝着我们看,杂毛小道哈哈一笑,说这不正好,反正我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熟人,大家认识,住在一起就是缘分,哪天让你张叔叔教你几手防身之术,也算是叔叔们的礼数……
    王永发连忙躬身道谢,而旁边的颜婆婆则含笑说不错,都是好孩子,不像以前一些人,总以为我们总坛这儿是那人间天堂,总是只想着享受,不想着苦修和奉献,这样的教徒表面上吵得最凶,其实真正需要派上用场的时候,却是卵子用都没有,只是给我们厄德勒丢人。好,你们聊,我给你们烧热水去……
    这老婆婆拄着一根发黄发黑的拐杖,摸摸索索地走到后院去。
    见到我们,王永发比较兴奋,先去将自己一小包行李放好,然后过来找我们聊天,谈起他前来总坛的经历。从王永发的言语中,我们得知,作为邪灵教从小培养的子弟,那些家伙对他们的放心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这些杂牌军,而他是作为学校的优等生,随同魅魔大人一同前来的此处在他们学校,能够有这个资格的,只有五个人。
    这个孩子从小就早熟,当年我一百大钞都拿不下他,而经过这几年处境的剧变,他的性情早已经收敛下来,即便是这般的荣誉,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像个大人一般跟我们谈及邪灵教的教义,以及这一路的见闻。
    先前位于莽山的那个邪灵教后备力量集训学校的教育,在我看来,实在是有些泯灭人性,活生生把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子给培养成了一个故作成熟的阴谋家。这样的学生或者偶尔会有一两个天才人物能够成为邪灵教的中坚力量,但是更多的家伙,也许就只能成为炮灰角色。
    邪灵教中的强者除了修行天赋之外,还有许多更重要的因素,比如传承,或者说是资源。
    修行此道,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源,那么这些家伙永远就只能在炮灰和小喽啰这样的角色之中徘徊,上面有看不见的玻璃板,永远没有上升的可能。不过为了更了解这些学校的运作,我们还是坐在院子里,与他探讨着这些年的学习过程。颜婆婆的孙女是个有些害羞的小女孩儿,并不大,只有六七岁,她有些怕生人,但是又好奇,躲在门边,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们,小心翼翼。
    我刚才整理张建的行李,发现有一小袋大白兔奶糖,瞧见那小女孩,摸出来,招呼她过来,递了几颗给她。
    小女孩有些怯怯地接过奶糖,剥一颗放在嘴里,那浓香四溢的奶糖在嘴里化开来,顿时眼睛就亮了,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看到她这毫无遮拦的纯真笑容,我低下了头,心里面有些难受世界上有这么多的美好值得守护,但是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的野心家,为了自己所为的狗屁理想,将这些东西给践踏得一文不值呢?
    生命如此美好,又是那么地值得敬畏,然而在这些人的眼里,却仅仅只是增强力量的一种资源而已。
    那天我们聊得很晚,从与王永发的谈话中我们得到了许多关于邪灵教培训后备力量的第一手资料,于此同时,我在不透露自己身份的前提下,还教了一些修行的基本方法和小技巧给王永发,那孩子一脸慎重地朝着我鞠躬,让我颇有些不习惯。
    不知不觉已到深夜,那个叫做苏婉的小女孩也陪在我们身边,双手撑着下巴听得出神,那颜婆婆过来催了两遍,我们才各自返回房间休息。
    一夜无话,次日我与杂毛小道起了床,洗漱完毕之后在院子里练习一种传自闵魔的瑜伽套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若想人前牛逼,必得人后苦逼,既然做不得固体,练一练这瑜伽术也是不错的选择,王永发也在旁边锻炼,这少年比我们起得更早,凌晨五点便已经绕着小镇旁边的青石板路跑了好几圈了。
    邪灵古镇并不会阻止我们这些前来总坛祭拜的各处鸿庐成员行走参观,镇后面有几座修筑得有巨大殿堂的山峰和白雾笼罩的老林子,那儿才是真正的禁地,没有人领着,一般是不容许前往的,这些事情在船上便有人跟我们讲明。
    能够近距离观察邪灵教总坛的情况,这机会是许多宗教局乃至整个修行界中人都难以获得的,我和杂毛小道自然不会错过,再坚持将这一套瑜伽术锻炼完毕之后,杂毛小道建议王永发带着我们再出去跑一圈,那少年欣然应允,然后我们三人脖子上面挂着毛巾,穿着运动衣朝外面出发。
    昨天到达此处已是夜里,又给直接安排到这儿来,这邪灵古镇倒也没有怎么瞧看,今儿白天出来,发现这小镇依山势而建,顺水流而设,以青色角砾岩铺就而成,镇中有好几条宽阔的青石板路,道路两旁都是清朝或者民国时期的古建筑,居庐骈集,萦城带谷,瓦屋栉比,看着简朴,其实很有韵味。
    每一处街道前都会有一个黑曜石牌楼,或大或小,上面雕刻着各种神像,有三头六臂的大黑天,有骑虎持枪的力士,还有羽扇纶巾的三眼魔王,颇有神韵,仿佛凝聚了许多信念之力。
    小镇之中的水网密布,许多老房子都是临河而建,有河便有桥,一路行来,那廊桥、石拱桥、石板桥、木板桥无数,平添许多风景。不过这风光美则美矣,在我们的眼中却是另外一种景象,但见那桥、路、屋、树,方位、材质和构造都凝聚了设计者的许多心血,隐隐之中,有一股庞然大阵在支配着这古镇,只要一启动,这个宁静而安详的小镇,立刻便能够化作一个绞肉的磨盘,便是成百上千的敌人涌入,只怕也会碾成粉碎。
    百年邪灵教,果真是不同凡响,名不虚传。
    虽说是邪灵教总坛附属的小镇,但是这镇上的居民尽管和邪灵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大多数都不是修行者,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工作,各种作坊、店铺和摊贩也都有,从外表上看跟南中国某些偏僻的小镇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我们能够看到,这里家家都信奉全能神,宗教气氛十分浓厚。
    小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共也有好几千的人口,我们沿着青石板路跑到码头,又围着旁边的稻田跑了一圈,这才停歇,缓缓走回颜婆婆家里去。
    回来的路上能够瞧见一些同船队的熟悉面孔,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古镇悠闲氛围的影响,先前不怎么理睬旁人的那些家伙,也会跟我们打招呼了,让人吃惊。回到颜婆婆家,没有进去,我瞧见翟丹枫那个女人在街角处和颜婆婆说着什么话,颜婆婆拉扯了一下翟丹枫,那女人不断摇头,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有些悲戚,不过她看到了我之后,却收敛了情绪,又说了几句话,匆匆离开。
    这佛爷堂特使大人的出现让我和杂毛小道有些惊疑,回到颜婆婆家吃了早餐,我看到颜婆婆去了后厨,便小声问那小女孩婉儿,说怎么没有见到你爸爸妈妈?
    小女孩骄傲地告诉我,说她爸爸妈妈可都是大人物,特别是爸爸,大家都说他特别聪明,是诸葛亮一样的智者,只可惜爸爸出差了,好久好久没有回来了……

猜你喜欢: 《爱比死寒冷》 《桃运村医》 《荒古魔神》 《学霸男神攻略》 《末世无限夺舍》 《英雄血巾帼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