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伙食抗议,星魔逞威

    天魔已有半个世纪没有出外,常年居于邪灵教总坛主持教务,相当于邪灵教中的大祭司,传播教义的信徒无数,他的威严并没有因为他是一个德籍犹太人而减弱,反而因为这种特殊的出身,使得他的宣教,更加具有魅力。
    这长长的一段《创世纪》,即便是在场的许多人都了然于心,但是听他这般娓娓道来,再加上刚才的神光沐浴,却也平添了许多虔诚。
    所谓洗脑,便是不断地重复有一些东西,思维模式、世界观和宗教观,以及对错的行为准则,然后将个人的思维体系融入宗教哲学里面来,最后便成了狂热的信徒,意志力薄弱一点的人,很快便会在这样的氛围中丧失自我的思考能力,梵我不分,从此沉沦。
    当然,这也正是邪灵教这七日祭祀所希望达到的效果和目的。
    不过这玩意儿对于我来说,却远远没有比“到底是谁帮了我们”这个命题,更来得有吸引力,如此忐忑不安,浑浑噩噩地思虑许久,便听到铜钟长鸣,左右前后的人突然高声呼喊道:“查苦哇!”
    这从清晨开始的法会便已然接近尾声,所有人都从盘坐的蒲团上站起,双手捧在心口,大声赞美着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并且念诵着愿意永世追随的誓言。
    法会结束之后,大殿之中的成员鱼贯而出,自有身穿白色祭司长袍的人员指引,分区划分,前往山峰各处侧殿休息。
    我参加过的大型法会并不算多,瞧见这情景,不自觉地和当初杨知修主持的茅山法会来做比较,发现一点,那就是或许从规模看茅山要大上一些,然而论起整体的高端力量,其实茅山并不如邪灵教,而且还是远远不如最高端力量除外。
    当然,用一个雄踞一方的道门宗派,和一个扩张型的全国性宗教团体来作比较,实在是有些不妥,但也由此可以看出邪灵教的强大。
    我和杂毛小道被引到靠西峰的一处偏殿,这儿离邪灵大殿有二十分钟的脚程,峰石耸立,有人送了今天中午的食物过来,出乎意料的简陋一小碟清水,两个玉米面掺杂谷糠的窝窝头,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面对着这样的待遇,我和杂毛小道倒是能够泰然自若,盘腿坐在光洁的青条石砖上面,安静地吃着这有些粗砺的食物,安抚早就已经饿得火烧火燎的五脏庙。
    清水是山间的泉水,有着一股清新的青草味,而窝窝头里面虽然没油没盐,还加了难以下咽的谷糠,但却也有食物本身质朴的香味,细细嚼来,倒也不错。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食物配得上自己,很快便有一小撮人开始呱噪,表达起自己的不满来。
    这些人一开始还只是小声议论,当见到没有人阻拦,便大声地喧哗起来,更有人直接抓着送餐队伍中一个长相颇为清秀的白袍女孩的手,大声地质问,说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些厄德勒的重要人物,吃这种猪都不看的东西?
    邪灵教的规模十分庞大,成员来自天南海北,在保证了实力强横的前提之下,素质便没有太多的要求,成员通常都是良莠不齐,除了那些真正明白力量真谛的高手,其中也不乏恶棍、流氓和投机分子,所以有人通过公开质疑食物的问题,来表达自己的存在,也不是不能理解。
    身手虽强,但各自为战、桀骜不驯,这也正是小佛爷一直难以降伏所有教众的根本原因。
    那个白袍女孩本身并不是什么值得一说的高手,要不然也不会做起这种送饭的粗活,而她的同伴也没有人能够胜得过这个摸着她洁白小手的家伙,除了有一个人见机不妙匆匆离开去报信之外,场面一时僵持起来,只有那个清秀的白袍女孩强作镇定地跟这个粗鲁大汉耐心解释:“修行者除了要磨练自己的力量,还需要打磨自己的心灵和意志,简单的食物和生活能够帮助我们将心里的**解放出来,真正拥抱自然……”
    金小小告诉我,邪灵教总坛有一些苦修士,那些疯狂的家伙平日里是见不着的,他们会在后山的某个山壁之上,凿出一个又一个仅能容纳身体的洞,然后带着为数不多的干粮和水,在连伸展身子都不能的洞中苦修,长年累月,从无疲惫。
    苦修是对人之意志的考验,也是表达自己虔诚的一种方式,然而能够坚持的人并不算多,而且邪灵教又恰恰是一个以走捷径闻名的组织,那些家伙更愿意通过痛苦的灵魂,又或者含着腐烂气息的僵尸来增强自己的力量。
    每一个人的思维模式都是不同的,虽然苦修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这个大汉很明显并不喜欢这种方式,他那一脸的横肉都在跳动,恶狠狠地威胁白袍女孩,让这些人去给他弄一些烤肉来,如果没有牛肉,猪肉排或者炸鸡都可以,当然,如果能有啤酒那就更加不错了。
    有人闹事,自然也有人看不过去,一位年长的中年男人在旁边劝说,让这个壮汉不要惹事,这是在总坛,不是他那一亩三分地,这里可是汇聚了全国各地的高手,以及差不多所有的高层,事情闹大了,谁的面子都不好看。
    按理说这样的劝告已经是相当严重了,然而那个大汉却显然是个浑人,这种人的脑子里面就只有一根筋,装不过弯儿来,一脸狠色,不依不饶,而他的这种行为惹怒了与白袍女孩一同前来送食物的年轻人,那个男子显然也是邪灵小镇成长起来的一代,有着总坛人人民的傲气,指着这个大汉厉声说道:“在厄德勒大殿之上,你还敢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这就是在渎神,你是哪个鸿庐的?我发誓,你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这话语就像一点火星子溅进了火药桶里面,那个壮汉暴跳如雷,大声骂道:“好啊,你有本事就来吧?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苏北张三雷,我的两个哥哥都死在了总坛这该死的山门前面,你***有本事,就让老子死在这儿吧!”
    总坛山门一役,骨龙一出,所有人欢欣鼓舞,死去几个人便也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然而人存在于这世间,总是会留下许多痕迹,比如某两位不知名的死者,他们还有一个弟弟留了下来,并且还在为他们的死而耿耿于怀。
    这个壮汉张三雷之所以闹事,想来也是因为上面对于他死去兄长们不闻不问的态度在愤怒,周围有许多本来都已经准备掐一下他气焰的人听到这话,也都按捺住了心思,至于我和杂毛小道,自然是置身事外,袖手旁观了。
    邪灵教反应的速度很快,或者说终于有了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就在张三雷抓着白袍女孩的手,僵持不下之时,一个穿着华贵的黄衣女子被人一群气质明显异于常人的家伙众星捧月地簇拥着,走进了偏殿里面来。
    此人正是来自宝岛日月潭鸿庐的新晋星魔,瞧见堂中二十多个人围在这儿喧闹不已,她那秀美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快,眉头皱起,轻声喝道:“怎么回事?”
    轰这四个字声音不大,但如同洪钟轰鸣,在整个偏殿中来回震荡,将那平静的炁场搅得波澜顿起,惊涛骇浪,好些人承受不住这恐怖的震荡,脸色灰白,而力量弱一些的家伙更是身子摇晃,竟然有些站不稳了。
    这声音有震慑灵魂的力量,显示出她对精神意志领域里有着超卓的造诣,十二魔星,果然个个都不是善与之辈,即便是这个看着像明星模特般的美丽女子,也有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所有的喧闹都止于此,刚才寒声威胁张三雷的那个年轻人走上前来,将事情的经过作了汇报,听到这略带有些主观色彩的说法,星魔偏了偏头颅,打量着首当其冲的张三雷,又看了一圈旁边跃跃欲试的那些人,那娇嫩的红唇轻启,朝着张三雷淡淡说道:“你是不打算放开了,对吧?”
    面对着实力恐怖的星魔这威严如山的询问,蛮横若张三雷,也没有了胆子,只不过还是想着狡辩一下:“我只是想……”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便化作了一声尖厉的叫声,我的双瞳微聚,瞧见星魔竟然连听人辩白的机会都没有给,直接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一抖,一收,然后仿佛什么也没有做过一般,一脸无辜,而张三雷抓着白袍女孩的那只右手,便已经与自己原来的主人分家了,鲜血激射,溅了那个白袍女孩一脸。
    张三雷哀号着倒下,而在星魔凌厉的目光环视下,场中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往后退开来。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角色,自然也不会没见过血腥场面,然而这一语不合便动手伤人,卸人胳膊,而且还是自己人,这样狠戾的角色显然并不好惹。场面血腥无比,然而星魔却一尘不染,娇艳的脸上露出了恬淡的微笑,朝着我们小声说道:“还有谁有意见?”
    所有人都沉默了,面对这样的杀人狂魔,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我们沉默,但星魔却似乎并不愿意就此放过,她环视一圈,突然朝着我指了过来:“哎,你,就是你!听说对伙食不满意啊?”

猜你喜欢: 《幽若天眷顾》 《[综]我的笔友各个都是大佬》 《万蛊至尊》 《巅峰文明》 《被快穿的人你伤不起》 《逍遥小僵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