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人血馒头,魔星关系

    我并不知道星魔到底是为了什么朝我发难,事实上,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表现得很沉默,静静地站在人群外围,既不参与那些家伙对伙食的讨论,也不对张三雷等闹事者进行劝解,而是老老实实地将分配过来的清水和玉米棒子窝头吃完。
    然而有的事情真的是没有道理可讲,星魔一出现在偏殿之中,一剑便卸下张三雷的臂膀,又带着这腾腾杀气,将那玉笋一般的指尖朝着我这儿指来,那些原本像关在笼子里面老虎一般窝里横的家伙顿时就成了绵羊,让开一条路来,使我直接出现在了风口浪尖上,独自面对这个一身戾气的女人。
    作为年纪几乎相当的同龄人来说,星魔刚才露出来的那两手,一手精神震慑,一手快得没有影子的剑法,的确已经远远超出了同辈,也足以能够晋身十二魔星之列,威慑群雄,然而却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压力,面对着她的指责,我只是将手中残留的玉米面渣子拍了拍,耸着肩膀说道:“没有啊!”
    我果断干脆的态度并没有出乎星魔意外,她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来,这个女人不穿高跟鞋,都已经有我这般高,她直视着我平静的眼睛,那挺直的秀鼻与我紧紧贴着,之间几乎只有一厘米的距离,我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有一股非常高级的淡淡香水味,这味道倘若转换成价格,应该抵得上我以前打工时一年的收入。
    当然,除了那名贵的香水味,作为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她身上还有女人本身的香气,比用金钱堆积的香水,更加迷人。
    然而被这样一个刚刚面不改色地卸下了“同伴”胳膊的疯女人盯着,实在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尤其是她那一双眼眸之中,竟然呈现出黑红色,如同岩浆一般的力量在里面蕴积。对视了十几秒钟,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尽管你控制了自己的气息,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你是这偏殿里面实力最强的家伙,刚才那个杂鱼闹事的时候,为什么不站出来,阻止他?”
    听到星魔的话语,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在掩藏气息方面,终究还是不如杂毛小道那般熟练,那个家伙有着茅山一脉近乎千年的知识传承,扮猪吃老虎的时候,真的就是个人畜无害的男人,然而我虽然有几本传奇法门,又得过宗教局本脉大佬许映愚的指点,但终究还是不能够完美地将自己给掩藏起来。
    高手之间,有时候是不会看气息的,最重要的反而是第一眼时最直观的感觉。
    那种感觉叫做第六感,又或者说,阿赖耶识。
    不过作为闵魔弟子,我倒也没有什么担心的,即使表现得稍微强大一些,只要不露出破绽,别人也只是会觉得闵魔教徒有方,而不会有太多的误会,毕竟我已经被许多强者所认可了。面对着星魔的指责,我并没有退让,而是诚恳地解释道:“乡下人,刚刚来到总坛,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只是规规矩矩地听话而已,也管不得别人,而要教训那些不听话或者有异议的同僚,我觉得像您这般地位的人,才会没有什么争议!”
    我的不卑不亢让星魔的眼睛一亮,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对我的逼迫,她的身子微微一退,人便已经到了痛得昏死过去的张三雷身旁,而她手上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多了两个金黄色的窝窝头,这或许是某个不愿意进食的教众留下来的,不过此时此刻,却被星魔用来塞进了张三雷断臂的伤口处。
    剧痛使得暂时昏迷过去的张三雷再次醒了过来,立刻痛苦得呼天喊地,不过星魔手一挥,自然有人将他给抬走。
    来自苏北的张三雷,因为在茅山宗的势力范围之内,所以他寄身的鸿庐十分弱势,苏北老怪刀疤龙战死在茅山之后,他们这一脉根本就没有什么强者,也没有什么尊严,星魔根本不理会这种人生失败者,而是捏着两个染血的窝窝头回到我面前,微笑着对我说道:“苦修对于我们的意义,我不必重复了,不过还有一点,那就是没有品尝过鲜血的修行者,永远都只是藏在鸟窝里面的雏鹰,没有卵蛋的东西!你的手,还有眼睛,看起来都很干净,不如吃一点看看?”
    她说完,红唇张得大大,一口便将那个浸满了张三雷热血的窝窝头吞进嘴里,然后将另外一个,递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们重新对视几秒钟,然后我接了过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将那浸润了鲜血的窝窝头吃完。
    当我咬下最后一口,星魔突然狂笑道:“哈哈哈,味道如何?”
    我强忍着心中的呕意,平静地说道:“有点淡,我更喜欢辣椒酱。”我的回答引发了星魔另一阵疯狂的笑声,她回转过身去,大声喊道:“不错,真的不错,这样的家伙才有点儿意思。我继承了星魔的位置,本来就打算找闵魔决战的,可惜他死了,不过有你这样的弟子,我倒是很期待那么一天,能够将你的心脏挖出来,吃掉呢!”
    星魔狂笑着,往殿外走去,周围的人群立刻让出一条道路来,目送她离开。
    瞧见星魔那高挑的背影,我这才幡然想起来,妈的,原来这女人从头到尾都是冲这我这狗屁闵魔弟子的身份来的,至于我刚才闹与不闹,却是半点关系都没有。闵魔和星魔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搞得那老头子死掉了,而星魔到现在都没有释怀,甚至将仇恨延续到了下一代弟子,而且还公开挑衅呢?
    这答案很快匆匆赶来的王珊情给解开,她大概是在二十分钟之后到达的西峰,就在我蹲在一处山石后面将刚才吃下去的窝窝头给全部给吐出来之后,她穿着招牌式的黑色套头风衣出现,告诉了我们一个让人无语的消息。
    现任星魔的花冠,是被精通双修之术的闵魔给采摘下来的。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和杂毛小道震惊得差不多有好几分钟没有说话即便是没有被镇虎门重伤之前的闵魔,也是个暮气沉沉的老头子,贞洁被这样的老棺材给玷污,想来真的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难怪星魔至今耿耿于怀,换了是除了王珊情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估计也会想不开。
    幸福者总是相似的,而不幸者各有各的不同,星魔表现得这么嗜杀且疯狂,果然不是没有什么理由。
    不过王珊情还说了另外一件事情,其实按理说以星魔这样的资质,并不用作为闵魔的鼎炉,她之所以如此,是被前任星魔安排的,巅峰时期的闵魔,甚至有足以挑战天地双魔的实力,他在十二魔星之中的排名应属前列,而与现任星魔双修之后,闵魔的实力足足下降了三成,而正是这三成,使得闵魔在与镇虎门的拼斗中,两败俱伤。
    如果按照黑暗世界之中,以力量为第一要素的理论来看,闵魔这一次其实是亏了大本的。
    身份到了这个地步,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闵魔为何会答应前任星魔那种简直可以说是无理的要求呢?对于这个疑问,王珊情给了另外一个让我们震惊的答案闵魔和现任星魔,有着直系的血缘关系,换句话说……
    好吧,我承认疯子的世界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换了是我,过来找我们这些似乎是亲近弟子关系的家伙麻烦,这种报复其实已经是相当的克制和容忍了,想必知道内中详情的邪灵教高层也能够容忍这种程度的争斗。在这一连串的震撼过后,王珊情告诉我们的第三个消息,反倒算不得有多惊人了佛爷堂通知她,三日之后,小佛爷会接见她,并且帮助她解析深渊之力,如果成功,她将有可能直接晋级为新一任的闵魔大人。
    王珊情离去之后,我和杂毛小道两人一直处于一种震撼的状态,过了好久,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到了西峰一处偏僻的角落来。
    这里有一处很小的院落,建筑风格不像宗教殿堂,反而有点儿像是坟墓,或者说是棺材。
    在这里我们瞧见了昨天还见过面的王永发,他很高兴地与我们打招呼,告诉我们,他在总部获得了一项工作,那就是成为死亡谷的守尸人,而在他背后这像棺材一般的建筑群,则是死亡谷的英灵停尸屋。对于这个少年来说,尸体并不是让人厌恶的东西,恰恰相反,这是力量的源泉,而获得了这份工作,他将能够在总坛停留,在强者之路上继续走下去。
    王永发显得十分兴奋,在其余守尸人去用餐的间隙,他甚至还得意洋洋地带着我们参观了英灵停尸屋。
    他到底是个新人,要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种不合规矩的事情,然而当我们漫不经心地出现在这间房子的时候,瞧见在第三排的第一个棺材里,出现了一具让我噩梦不断的尸体来。
    天啊,事情真的会有这么巧合么?

猜你喜欢: 《霸道总裁强宠成瘾》 《代行者之证》 《都市特种狼王》 《[西游]贫僧是个假和尚》 《异宝秘藏》 《校花的极品仙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