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邪灵圣物,腾飞失踪

    前日一聚,王珊情虽然并没有见着小佛爷真面目,然而对于那位传说中掌教元帅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十分感叹,说原来还以为闵魔大人就是这天下间有名有数的高手,遥不可及的高峰,然而今日一见小佛爷,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闵魔大人与之相比,十不足一。
    小佛爷这才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当属天下第一,举世间,莫有能与之匹敌者。
    王珊情魔躯已成,一股萦绕不定的阴寒之气凝于身体之中,给人于强大的威压之感,这还是她初始时难以控制力量的状态,如果能够容她修行一段时间,沉淀下来,返璞归真,只怕又要成为一位名动一方的狠角色,然而即便这样,她对小佛爷的评价也实在太高,堂堂中华,地大物博,人才辈出,这世上有谁能够称得上“天下第一”,这么沉重的身份?
    不过小佛爷对王珊情有再造之恩,我们倒也不敢胡乱劝解,只是小声附和着。谈完这几日的奇遇,王珊情便开始交待起事情来,她告诉我们,说这几日总坛暗流涌动,凡事都需要独善其身,一旦发生冲突,遇到两难选择,千万要记住,厄德勒是紧密团结在小佛爷身旁的厄德勒,而不是任何人的阴谋诡计,所能够撼动的。
    王珊情意有所指,矛头直接对准了邪灵教高层的某些人,看来她被小佛爷约见过后,已经被面授机宜了,而作为她此时的两个头号手下,自然也分享了她的信息。
    邪灵教暗流涌动,隐隐有大清洗之意,在我看来,这应该是小佛爷准备在大动作之前,对教内所有不稳定因素作一些整理,以免在关键时刻被扰乱到自己的计划。
    不过整治的对象,我们倒也真的是很好奇,便问王珊情,说大师姐,我俩个呢,是铁了心跟随你混生活,你叫往东我俩不敢往西,叫我们打狗不敢捉鸡,不过总是愚钝,有的事情还是不明白,昨天潜进来的那几个杂毛道士,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
    王珊情告诉我们,说青城派的那些家伙,现在已经查明是跟王正孝那个叛徒有关联,你们可能不知道,王正孝是前任左使王新鉴的孙子,当年也是惊才绝艳之辈,甚至一度还成为未来掌教元帅的热门人选,虽然后来沉沦,但是因为他爷爷的关系,地位还是很高的,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能够趁小佛爷这次外出之机,盗取了教内两件至关重要的祭品,其中一件恶魔心脏已经收回,然而还有一面非常重要的令旗,却被他交给了前来接应的外敌手上。
    “什么令旗,有这么重要?”
    我有些疑惑,然而王珊情也表示不知道,只晓得这东西是邪灵教非常重要的两件圣物,对小佛爷的计划有着至关重要的左右,一件留在小佛爷手中,还有一件则交由右使洛飞雨执掌。
    听她这般说,我的脑海突然一下亮了起来,顿时想起了初遇洛飞雨时,她从身上展出一面旗帜来,一番舞弄,竟然弄出无边恶鬼来恶鬼墓令旗!
    当初的邪灵教右使洛飞雨,便是凭着这恶鬼墓令旗和魔虫妖灵等等利器,独闯藏边日喀则,力斗十数位佛法高深的红衣喇嘛和千年飞尸,还有我和杂毛小道,身手惊艳绝伦,而那个可以源源不断地制造处汹涌恶鬼的令旗也给我们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如今与它齐名的圣器丢失,难怪地魔会如此紧张。
    盗走教内圣器,这罪名足以让王正孝永世不得超生,不过他却还是毅然选择做了,并且还借助了外力,能够让他有这般的决断,想来他也是对小佛爷即将要做的事情,产生有了深深的恐惧,而这恐惧,足以支持他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和当前的地位。
    王正孝没有经过审问便被地魔灭了口,如此匆忙,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也就无人得知了,然而问题的重点在于,这件事情到底会不会牵涉到洛飞雨姐妹,或者说小佛爷到底有没有心思将洛飞雨从邪灵教高层体系中铲除,这一点倒是值得研究。
    关于这一点,王珊情告诉我,说明天傍晚的时候,将会召开一场高层人员的听证会,专门讨论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有兴趣,可以作为她的随员参加。
    对于王珊情的这个提议我们欣然应下,到目前为止,我们最欠缺的就是对邪灵教高层的了解,如果能够有这么一个机会,相信对瓦解邪灵教会有很大的帮助。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确定洛小北是否真的有反邪灵教的倾向,倘若是,我们便可以自由通过阵法森严的邪灵教山门,联系上大师兄,然后将这里面的一干高层给一网打尽了。
    谈完正事,自有侍者送了餐食过来,王珊情已经筑就魔体,也可以进食,不过她吃的都是保持最大程度能量的血食,整整一只活羊,给她吞噬得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
    我们也有,高层享受的正常午餐可比先前那清水窝窝头要好许多,然而与王珊情同屋进食,实在是需要太大的勇气,所以我和杂毛小道一点儿胃口都没有,浅尝辄止。好在王珊情叫我们过来,也只是表示一下亲近之意,并没有久留我们,而是让我们吃完便出去自由活动。
    出了主峰,我们习惯往西边儿走去,在半山腰的山道上面喷到了王永发,这少年瞧见我们欣喜不已,远远朝着我们招手。走近一些,才看到少年那瘦弱的肩膀上背着厚重的行李,一了解方才得知他今天被通知到,准备下到死亡谷里面去潜修了。
    经过这几天的了解,我们已经知道死亡谷就在邪灵峰左边的一处深谷底,吊索方才得入,那里有终年阴森潮湿的气候和遍布谷底的灌木林,以及号称死亡行者的阴魔,而在死亡谷与邪灵峰共同的后方,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那里整日有代表着混乱和恐怖的罡风吹拂,将人扔进下面去,不但身体,便连灵魂都难以逃脱。
    死亡谷是最接近万丈深渊的地方,也是最好的养尸地、阴魂栖息所,所以那里的阴气浓重,常年不见光,一年四季都是见鬼的寒冷潮湿,普通人畏之如虎,然而王永发却并不觉得,因为他觉得在那里,自己能够变得足够强大,一直到能够亲手给父亲报仇为止。
    同样出于炫耀的心态,王永发告诉我们,说死亡谷最近很受掌教元帅的器重,听说不但支援了一批对此颇有造诣的异族来,而且似乎还对一具尸体非常感兴趣,甚至交待阴魔大人特地从死亡谷中出来,亲自运送那一具死尸……
    杂毛小道问是哪具,我们认识么?
    王永发张了张嘴,不过话都说到嘴边了又给咽了回去,说上面交待过,不能说的。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触犯了一些规矩,没有再作停留,匆匆离去。目送着王永发的身子消失在侧边下山的小路尽头,杂毛小道左右一看,低声说道:“莫非是……”
    他想说会不会就是青伢子的尸身,不过在这邪灵峰上面有诸多设置,为避免泄露底细,他也没有全部说完。
    我点了点头,同意他的猜测。
    说句实话,一直以来,小佛爷给我们的感觉除了恐怖,就是神秘,对于他,我们所知甚少,即便是邪灵教的高层人物,比如洛飞雨,都没有见过此人的真面目,而仅仅只是一副没有表情的面具而已,到了王珊情这新晋十二魔星的级别,更是连照面都没有见,便完全落入了别人的掌控之中。
    能够将一个拥有着巨大实力的聚形恶灵给玩弄于股掌之上,别的且不说,小佛爷关于灵魂方面的造诣,绝对是顶级水平。
    越是了解小佛爷,我们越感觉到一阵无力,这般天才的家伙,揭开他的层层面纱,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这个疑问一直困扰了我们一整天,当天下午法会结束的时候魅魔作了发言,再次强调了一点,那就是只有小佛爷,才能够拯救日渐衰弱的厄德勒,只有小佛爷,才能够带领厄德勒完成神圣的目标,走向另一次辉煌。
    魅魔的话语可以视为对小佛爷的再一次效忠宣誓,然而让人觉得好笑的事情是,从我们来到谢灵教总坛,除了王珊情之外,几乎没有人见到过小佛爷,大部分代表小佛爷意志的决定都是通过天魔来发布的,就连那个小佛爷一手扶持出来的佛爷堂,以及护堂十八罗汉,都没有人见过。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小佛爷没有出现,其实反而达到了一种震慑的效果。
    他越是沉着,越表达出了沉如山岳的城府,以及超卓的实力。
    再次下山,路上依旧有血巾黑衣,还是有巡查的人,我们走在小镇街上,也看到白袍者在巡逻调查,一切气氛萧杀。回到小院,我发现瞎眼颜婆婆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里面给我们做晚饭呢,打完招呼过后,杂毛小道给我使了一下眼色,让我去厨房帮忙,而他则去屋顶夹层查探李腾飞。
    我没在厨房待多久,便被赶出来了,而杂毛小道也很快回来,告诉了我一个十分不妙的消息:李腾飞不见了。

猜你喜欢: 《[综英美]脑洞支配世界》 《水浒之特种兵王》 《改造世界之重塑神话》 《白鲢传》 《妻比花娇》 《我家住在绝地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