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腾飞服帖,邪灵听证

    屋顶夹层里的法阵是杂毛小道亲自所设,白天李腾飞离开的时候,我们在邪灵峰的顶尖儿上,隔得太远,所以没有感应,现在我们都在楼下了,他自然晓得里面的动静。杂毛小道的这话儿让我立刻恨不得上去揪住李腾飞给质问,然而颜婆婆虽然被喊上了邪灵峰,但是她孙女苏婉却还在家里,我们也不能肆意妄为。
    不过好在苏婉这小孩儿比较听话,不多时我们便把她哄得上了床睡觉,又待了好一会儿,听到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了,这才勾住楼板,轻身而上,瞧见李腾飞那厮居然就窝在夹层角落打盹儿呢。
    黑暗中的李腾飞抱膝而坐,那把除魔飞剑则放在了他右手随时可以拿到的地方,听到动静,也朝着我们这儿来,一脸戒备,然而瞧见是我和杂毛小道,绷得紧紧的身子便也松了一些,微笑,然后低声说道:“是你们啊,有没有吃的啊,饿了一整天了呢!”
    他的语气轻松,而我却一个滑步直接冲到了他的面前,一把将这个家伙的衣服领子揪起来,寒声问道:“你这***,不是让你别乱跑么?伤还没有好就开始跟我们玩躲猫猫是吧,你想死还是怎么的?”
    我这边显得越严厉,李腾飞倒也还轻松了一些,他往后仰,想要避开我的用劲,只可惜他的力量相对于常人来说已经是远远足够了,但是对于我来说还只是小孩儿一般。当试了几下,发现自己的力量与我并不是在一个层级上面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挣扎,只是艰难地苦笑道:“大哥,能让我说句话不?”
    我恶狠狠地放开他,冷声说道:“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可解释的。”
    李腾飞被我松开脖子,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这才说自己刚才去拿一样东西了,这件东西是他们此次前来最重要的目的,为这东西他的师长和众位师兄弟们都已经丢掉了性命,如果失去了,那么他们此次进来就一点儿意义都没有了,所以虽然听了我们的吩咐,但是这件事情,不得不做。
    “你去拿的东西,是邪灵教的圣物封神榜吧?”杂毛小道在旁边悠悠地说道。这话儿把李腾飞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朝着角落瞟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说道:“我拿什么东西,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杂毛小道也不跟他绕圈子,直接说道:“王正孝总共就从佛爷堂那里偷了两件东西,恶魔心脏他自己拿着,死前被地魔给搜了出来;而那个可以沟通两界,源源不断地召唤出各种神魔的封神榜令旗,据说交给了与他勾结的青城派手里,而你这般在意,想必是落在了你的手上,对不对,李腾飞?”
    听到杂毛小道直接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这络腮胡猛男直接就晕了昨天夜里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怎么跟他交谈,治伤布阵,连盘问都没有兴趣,而此刻却直接将他的底细给点了出来,怎么让他不惊讶呢?
    果然,李腾飞却是给吓了一跳,问我们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
    我们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来历,而我也就故作高深,指了指那把除魔飞剑,说不但知道你叫李腾飞,还知道你是青城山老君观的真传弟子,嘿,你这几年在西北萧应忠手下干活,就只是吃沙子了啊,他就没教一教你凡事需要多动点脑子么?别以为自己有把破剑就了不起了,信心万丈啊,知道这是哪里不?邪灵教总坛,这里面随便找出一个人来,爆你菊花跟玩儿一样,知道不?
    李腾飞给我劈头盖脸一顿贬低,有点儿不高兴,在旁边辩驳道:“我们没有冲动,这一次来可是有镇场子的大人物!”
    “大人物,就一字剑那杀猪匠?”杂毛小道指着码头方向,淡淡说道:“知道刚才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就你们当作底牌的那个家伙,现在给三个力有千钧的胖大和尚一掌拍在背上,直接给轰到了河湾里面去了,死活不知,现在邪灵教正在水里捞人知道那水里面有什么不?整整一条祭炼百年的幽冥骨龙,要是被它盯上了,别说他一个黄晨曲君,来十个,也白搭!”
    听到我们两个在这里口气甚大地教训着他,李腾飞的脸霎的一下就白了,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羊羔子进了狼群,有一种浑身都被人透了的感觉,张了张嘴,这才弱弱地问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呐?”
    杂毛小道不耐烦地说道:“我们是何方神圣,轮不到你来打听。李腾飞,你给我听着,你这伤还没有好利落,这几天最高跟我窝在这里,我不管你到底有什么任务,但是我只告诉你一句话,就目前为止,活着永远比死了重要,无论是对你,对你身后的那些人,还是我们,都一样,听到没有?下回再有私自出去的事情发生,就不麻烦邪灵教的小朋友了,我一个手指头,就灭了你,免得暴露我们的身份,知道不?”
    杂毛小道这霸气的宣言果然镇住了李腾飞,这孩子终于服服帖帖地点头了,说好,我以后不乱跑了。
    真正的牛逼要有着足够的实力来匹配,李腾飞昨夜伤重昏迷,差一点儿就死了,早上全身的伤却都好了许多,而我们又对他的来历、底细和传承都一清二楚,这样一来,他再也没有脾气;更重要的事情,是我和杂毛小道根本就没有盘问他,让他绷得紧紧的心弦都落了空,这才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这家伙老实了,杂毛小道这才下去给他弄一点儿吃食,李腾飞这家伙在萧家大伯麾下倒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学着,旁敲侧击地问起我们的身份来,给我好是一通训斥,这才不敢多言。
    虽然不愿意告诉我们接应的人员安排,但是李腾飞却透露了另外一个信息,那就是最早还是王正孝联系的他们据王正孝说,他在邪灵峰上面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那就是小佛爷这几年来一直在准备一个大型的祭祀,对象是全能神,而通过血祭以及其他阵法的手段,小佛爷将召唤出传说中能够毁灭世界的凶神大黑天来,如果真的让他成功了,那么整个世界的规则就变发生改变,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有可能被杀死。
    而即使是少部分能够活下来的,也都需要成为小佛爷的傀儡,方才能够得以存活。
    正是这个消息,使得王正孝最终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破坏小佛爷的计划,因为人生一世,除了所谓的力量和权力,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是可以去追求的,比如父母亲人,比如兄弟朋友,比如爱人,又或者沿途那些美好的风景……
    李腾飞的说辞跟王正孝临死之前说的差不多,并没有什么新意,不过多少也代表了他足够信任我们的意思。安顿好了这位爷,我和杂毛小道这才回到了房中来,朝着外面担忧地瞧了一眼,不知道跳入水中的一字剑能否逃脱出邪灵教的追捕。
    先前一字剑血战码头,生死时刻也显示出了自己恐怖的战力来。高手对决,双方的搏斗都显示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以及对整个场面的掌控力,还有许多只有生死之间才会出现的战斗直觉,而这些都是一场宝贵的财富,无论对我,还是杂毛小道,都是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虽然得到许多礼遇,也受到许多邪灵教高层的赞扬和认同,但是我和杂毛小道终究只是一个小喽啰,所以也没有什么渠道去打听一字剑是否有被抓到,而今夜的禁宵又是特别的严厉,所以我们此刻也不能直接撞到枪口上面去,没有办法,只得闭目而眠,等待明日的到来。
    次日的时候我们又是早早地上了邪灵峰,这回路上好多人都在讨论昨晚的事情,昨夜瞧见过一字剑出手,十步杀一人的那种威势,使得好多人都有些胆寒,为黄晨曲君那种恐怖的杀伤力而震惊,而更多的人则在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为何防守如此严密的邪灵教总坛,怎么会漏了这么多家伙潜入进来呢?
    矛头开始被人有意识地引导到了今日奉命接手山门大阵的首席阵法师洛小北身上来,我不止一次地听人说起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为何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内奸,而洛小北一接掌总坛山门之后,就漏了这么多的老鼠进来呢?
    这件事情实在是很难解释,不过也没有人向我们解释,一天的法会又在漫长而繁冗的祈祷声中结束了,而在散会之后,有一个身穿白色祭祀长袍的女孩子走了过来,让我们先别忙着下山,情魔大人吩咐了,说晚间的时候有一个听证会,她到时候会和我们一起参加。
    于是在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朦朦的太阳落下,大地陷入黑暗,而在这个时候,在邪灵峰左边的一处偏殿之中,举行了针对近日来一系列事件的听证会。
    说:
    要审大咪咪了,你们说到底怎么审呢?
    提个具体的意见来嘛,哈哈哈哈哈哈。
    更新超快,请按“crtl+d”将本书加入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猜你喜欢: 《提督,你好》 《超武文娱》 《农女当家》 《论习惯对颜值的影响》 《我什么没干过》 《海贼之雷神降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