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金蚕蛊现,苗女悠悠

    邪灵教百年大派,高手云集,然而即便是面对着左使那样的老家伙,我和杂毛小道也不会生出太多的害怕感来,毕竟这些年来经历过的凶险实在是数都数不过来,反而有些跃跃欲试,想看看到底谁更厉害一些,唯独对这传说中的小佛爷,却是心生恐惧。
    未来的不可知,才是恐惧的原动力,小佛爷神龙见首不见尾,便是自己人都没有瞧见过他的真面目,然而我们却又时时刻刻都能够感受到他的影响力,无处不在,便如空气。
    听到那人的话语,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却不知道都这么久过去了,小佛爷为何突然就肯露面了。
    难道说,他们是准备对洛飞雨下手了么?
    这些都不管,我和杂毛小道怀着忐忑的心情,驾轻就熟地走进了邪灵殿,依旧还是在东南角的那块地方,盘腿坐定,然后双手合十,等待法会的到来。然而当所有人都入了场之后,主持法会的天魔却并没有宣讲起经义来,而是与一众高层肃穆而立,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场等待足足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不过好在场中的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在邪灵殿中保持着那种肃穆之感,所以倒也没有许多人喧哗,只是静静盘坐,回气修身。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良辰吉时已过去,而邪灵殿也陷入了一片空前的宁静之中,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等待着那一个传说中的男人到来。我盘坐在蒲团之上,悄无声息地行周天之气,让那些劲力洗刷自己的身体,同时也将肥虫子给小心地掩藏在体内,不让人晓得。
    经过漫长的晋阶,此刻的肥虫子已经锋芒内敛,返璞归真,反倒是和我渐渐融为了一体,世间少有人能晓得,也听话许多。
    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沉浸在识海中安静睡眠的肥虫子突然扭动了一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然后突然紧紧地蜷缩着身子,缩成一个点,并将气息收敛至我都难以察觉的地步。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听到耳朵边上传来一阵嗡声,扭头望去,却见一道金光从殿门之外射了进来,越过黑压压的人头,一直飞到了神像之前,方才悬停不动。
    我凝目而望,却是吓了一大跳但见那道金光倏然收敛,露出了一个成年人头颅一般大小的大虫子来。
    这虫子整体宛若蚕蛹,背生双翼,肥硕的身子底下有着数十对小而畸形的触脚,一节一节的身子两侧都有栩栩如生的眼球,而在虫首之上也有一双乒乓球般大的复眼,里面由那万千小眼组成,蕴含了无数瑰丽的色彩,让人看了一眼,便仿佛灵魂都陷入其中,深深不可自拔。
    尼玛,这东西,不就是我肚子里面的金蚕蛊么?
    我转过头来,也看到杂毛小道投射过来的那深深震撼的目光,我们两个都晓得,虽然这一条巨大而肥硕的虫子跟我的本命金蚕蛊,有着巨大的区别,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倘若肥虫子再睡上几觉,说不定就能够变成这番模样。
    在那一瞬间,我整个脑海里仿佛都陷入了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听到天魔口中到底在说些什么。
    要知道金蚕蛊好养,但是这本命金蚕蛊却是我敦寨苗蛊自古耶朗之后的一脉相承,别无分号,怎么还会有另外一头金蚕蛊,突然出现在这世间呢?就这般放空了好久,我瞧见那人头一般大小的金蚕蛊突然腾空而起,朝着后面的那尊神像投射而去,而下一刻,那玩意突然没入那黑曜石神像的眉心去。
    时间出现了一次难以捉摸的停顿,接着有一股庞然充沛的气息从神像之中陡然出现,冲天而起,继而落下,自上而下地徐徐压了下来,将整个邪灵峰都给笼罩其间,仿佛泰山压顶,让人生不出半点儿反抗之心,唯有臣服于下,趴在地上,跟随着旁人一起大声喊道:“掌教元帅,承天既望,黑暗重临,死神永生!”
    这呐喊一声高过一声,如浪重叠,接着又有无数玉珠破碎,配合着压在头上这股威势,有一种被洗脑的错觉。
    我趴在地上感叹,同样是金蚕蛊,怎么别人用起来简直就是吊炸天,而我却也只能这般跪着。
    刚才的情况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多,我都还来不及消化,不过也终于晓得了如左右使和十二魔星这么一番人杰,为何会奉小佛爷为主,即便是被佛爷堂那般欺压,左右使也仍然不敢反抗,大概也正是因为小佛爷所表露出来的那股庞大力量,实在是太让人绝望了吧?
    此呼声持续了九声,九九归一,方才缓缓停歇,而余味还在殿中荡漾无休。
    我用余光四处望了一下,瞧见殿门口有一个身穿青衫的中年文人缓缓走了进来,风度翩翩,一脸儒雅,像个大学教授,看着似乎并没有什么修为,但是眉目之间又隐隐藏有许多不凡之处,心中一跳,下意识地问道:“这……就是小佛爷?”
    旁边的杂毛小道虽然看到了那只巨大的金蚕蛊,但是却没有我那般感同身受,淡定许多,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刚才天魔大人不是说了么,那只巨大虫子叫做金蚕蛊,是小佛爷的分身,此刻已经入了神像,化作全能神子,在高处,遥遥看着我们呢……”
    有人在旁,他说话倒也讲究,不过却也否定了我的说法,很快我们便知道那个大学教授是何许人了原来他便是佛爷堂的总执事秋水先生。
    秋水先生身后总共还有六人,其中翟丹枫也在其间,这七人正是佛爷堂的一干高级执事,缓步走入大殿正中,与天魔低声交谈。
    殿中很多人都是一片茫然,要知道佛爷堂这些天素来低调,从来不主动上台,而此刻却一下就展露出了所有的高层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有着先前的威压,再加上融入黑曜石神像之中的金蚕蛊,倒也没有人生出什么意见来,上面交涉完毕之后,天魔表情古怪地宣布了秋水先生的身份,然后把话语权交给了他。
    那个一连儒雅的中年男子站在台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平静地说道:“掌教元帅近日正在冲击死关,本人到不了场,但是他却将自己的分身金蚕派至此处,与大家面对面,感受所有人虔诚的信仰。这是第一件事情;而第二件事情,我替掌教元帅宣布,小佛爷将确立一位教中圣女,作为他在教内权力的象征!”
    小佛爷行踪飘忽,然而他却牢牢掌握了佛爷堂,也等于变相地掌握了邪灵教,本来并不需要立什么圣女、代言人来常驻总坛,不过想来也是为了威慑麾下一众骄兵悍将,所以才会如此。
    此言一出,场下立刻议论纷纷,而即便是天地双魔、左右使也都显得十分惊讶,显然在此之前,他们也是被蒙到了鼓里,没有得到消息。秋水先生宣布完了之后,并没有等我们消化太久,而是朝着外面一声高喊道:“有请厄德勒圣女殿下!”
    这家伙修为不高,但是那一把嗓子却是十分嘹亮,在大殿之中来回震荡。
    殿外立刻有人应诺,我朝着殿门口瞧去,却见走进了两个皮包骨头的怪物来。仔细一看,这两个家伙并不是怪物,而是身体畸形,面目丑恶的人类,脑袋上面还插着色彩鲜艳的鸟羽,上身*,瘦得皮包骨头,不过那诡异的身子里面却似乎蕴含着野兽的力量这形象,不就是我们在青山界一线天谷底交过手的耶朗遗民,穴居人么?
    瞧见这些,杂毛小道似乎想起了什么,眯着眼睛朝门口瞧去,却见当初遗落在了一线天处的小苗女悠悠,竟然出现在了这儿来。几年过去了,当初的黄毛丫头个子也长高了一些,或许是少见到光的缘故,一身皮肤洁白如牛乳,她在四个穴居人的簇拥下缓缓走进殿中,而在身后,还有护堂十八罗汉中的六个在外面护送。
    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小苗女悠悠脚步缓慢地朝着神像之下走去,虽然事先有过交代,但是她还是有点儿紧张,小脸绷得紧紧,不过她身上却也有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黑气萦绕,里面充满了死亡的味道,旁边的人纷纷让开,唯恐沾染到一点儿。
    看到小苗女悠悠这般走到台上,杂毛小道一双拳头握得紧紧,几乎都要发出响声来。
    我能够理解杂毛小道愤怒的心情,虽然不知道小佛爷是怎么找到的悠悠,但是杂毛小道对待悠悠的感情,可就像女儿一般,现在她却变成了小佛爷的圣女,如此之转变,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悠悠走到台前来,秋水先生则给大家介绍,说圣女悠悠,是小佛爷从时空缝隙中找到的族人,在她的麾下,可有着大量对灵魂颇有研究的高手……

猜你喜欢: 《撩妻总裁365式独宠霸爱》 《超级军工科学家》 《搅乱韩娱》 《魔学狂潮》 《天魔弈》 《万界棋尊》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