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尽力帮忙,莫名心慌

    说实话,本来洛飞雨扑入我的怀里,那一对挺拔的大白兔紧紧地抵在我的胸口,散发出惊人的弹力时,我在那一瞬间几乎就要暴走了,然而大咪咪这一句热情似火的喊声,却给把我那陡然而生出来的**给直接浇灭在了原始状态哎呀妈哎,这是大嫂的节奏么?
    虽然我承认大咪咪有着让人难以自持的魔力,但是朋友妻、不可欺,尽管杂毛小道并没有承认他和洛飞雨之间有任何猫腻,我也没有瞧见过,但是如果我趁机占了这大咪咪的便宜,说不定哪天就给杂毛小道那家伙给捅死了。想到这里,我费了极大的毅力从这温暖如火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艰难地说道:“那个,我、我不是萧克明……”
    我这一出声,虽然还是张建的磁性嗓音,但是情绪里面却已经表明了太多东西来,洛飞雨十分敏感,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抬头打量我道:“你是陆左?”
    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用极大的毅力又往后再退了一步,朝着洛飞雨拱手说道:“右使大人深夜前来探望,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吩咐?”刚才那一下实在有些唐突,洛飞雨也有些不好意思,那鹅蛋儿脸上双颊绯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子上来,整理了好一会儿心情,这才严肃地重复道:“你是陆左吧,对不对?萧克明在哪里?”
    我摸了摸鼻子,说右使大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是在问高海军的话,他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洛飞雨见我还是矢口否认,秀眉一皱,刷的一下,一把寒光四射的秀女剑便横在了我的脖子上面,她略显得有些焦急地寒声说道:“别装了,你们瞒得过别人,瞒得过我么?快点告诉我,萧克明在哪里,我要见他!”
    瞧见洛飞雨这般直奔主题,根本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我便知道她也是陷入了巨大的焦虑之中。此刻的她一点儿都不像是一个掌握了巨大权力的邪灵教右使,反而有点像一个惶然无措的小女孩子一般,而情绪失控的她万一真的被惹火了,说不定就直接将那秀女剑划拉下来,而我这小命倘若是真的交代在这里了,还真的是有点儿亏。
    没办法,我只有回答她道:“我说了,高海军没在这儿,你要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也是一样的。”
    听到我这般加重了语气的话语,洛飞雨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经是变相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杂毛小道确实不在这儿,她稍微一犹豫,打量了我一番,这才深吸了一口气,低声与我商量道:“明天地魔就要亲自审讯洛小北了,那老**的手段我是知道的,小北若是落在了他的手上,就算留下一条小命,只怕这辈子也毁了。我不能把她留在那大牢里,所以只有去将她给抢出来,我人手不够,所以你要帮我!”
    和说服阴魔颜婆婆一样,洛飞雨的话语不容置疑,直接用了命令的口气,不过瞧她这样一副着急的表情,我心有不忍,皱着眉头说道:“右使大人,这儿是你的老巢,按你的地位和手段,应该不会找不到肯给你卖命的家伙,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过来找我们呢?”
    洛飞雨莹白的脸上多了几丝恼怒,压低嗓音说道:“我有是有,不过有实力的大部分都给外调了,在这里的又根本应付不了什么人,为了小北,你到底愿不愿意去?”
    这女王说话霸气十足,我盘算了一下,杂毛小道请救兵去了,他是虎皮猫大人的阵法传人,而且又深谙水性,独来独往我倒也不用担心,但是邪灵教山门法阵封锁,倘若得到洛小北这样一个熟悉山门之人来作为助力,将山门放开,那大部队的开拔却也不是难题。
    和洛飞雨一同前往地魔大牢去营救洛小北的风险虽然非常大,但是利益还是十分诱人的,而且即便是我不去,只怕洛飞雨也不会放过我,到时候又会惹出许多麻烦,还不如卖一个交情给她。
    如此思虑完毕之后,我没有再作犹豫,直接抱拳说道:“右使大人但有所命,张建全力以赴便是了。”
    得到了我的承诺,洛飞雨显得十分高兴,使劲儿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不错,小北果然没有看错你。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好带,跟着洛飞雨走出房间,心里面却蛮不舒服的,什么小北果然没有看错我,这特么的跟洛小北有什么关系?
    我们来到院子里,颜婆婆柱着拐杖守在门口,侧耳倾听,空洞的双眼朝着我这个方向看来,淡淡说道:“张建,你果然不是寻常人物啊。”我朝着她拱手,说这些天来多谢婆婆照顾。颜婆婆语气出乎意料的冷淡,只是点了点头,说分内之事,不必多言。
    洛飞雨急着去救自家妹子,也没有多言,与颜婆婆交代一番,那老婆子再次拱手,说晓得了,小姐你只管去做吧,有什么事,我们这些老家伙担着便是了。
    出了院子,我下意识地回望一下,朝着屋顶夹层看过去,不知道李腾飞那家伙有没有听到动静,他倘若是机灵一点儿,能跑掉最好。洛飞雨瞧见我有些不放心地回望,问我怎么了,我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说颜婆婆可靠么?洛飞雨点了点头,说阴魔大人是我外公一手带出来的老属下,忠心耿耿,在这总坛之中我能够信任的人不多,她便算是一个。
    我没有再说话,加快脚步,紧紧跟着洛飞羽的步伐。
    洛飞雨很久以前跟我有过交手,不过那个时候我的实力实在是太弱,入不得她的法眼,所以在刚才的时候,她也只是想着找杂毛小道帮忙,而对我并不属意,然而我们两个沿着镇子的阴影角落往后山赶去时,却瞧见我脚步轻盈,气息沉稳,不徐不疾,竟然并不落后她几分,反而隐隐有着一股余力,并未全力而为。
    有实力的人,无论是在哪儿都会发光的,也更容易得到别人的尊重,洛飞雨瞧向我的眼神也终于开始柔和起来,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笑脸,对我说不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我微微笑,也不说话自2007年起,我入行已有五年,几乎是一路生死,绝境求生,在这样的环境中与死神跳舞,逼迫得我不得不发挥出最大的潜能,方才没有死去,特别是在这两年,当我真正没有为生活去奔波忙碌,能够静下心来沉淀的时候,也终于了解了力量最基本的规则,堪堪挤入了最顶尖的那一群人行列。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方才能够在几个月之前的欧洲之行中大放异彩,从成千上万的狼人、食尸鬼和血族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帮助威尔奠定欧洲豪门的地位,异域扬威。
    也正因为有着这般的底气,我才敢答应与洛飞雨一起同行,再无顾忌。
    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压制自己的实力,此番一旦展露,便如猛虎出笼,迅疾万里,不多时便出了小镇,出现在了后山的范围之中。夜间的山林中到处都是陷阱和警戒,不过洛飞雨身为右使,对这些早已摸得熟悉,而且之前又拜托了阴魔,所以一路倒也无碍,很快我们就出现在了一片槐树林后面的山包子里。
    她走到一处角落,用指骨敲了敲一根枯树,三长一短,接着那枯树突然一动,露出了一个小口子来,洛飞雨率先跃下,而我也紧随其后,跳了进去。
    枯树下面是一方石室,里面聚集了十来个男女,看这精神气度,都是不错的好手。
    瞧见洛飞雨领着我进来,里面的人都露出了戒备的神色,大咪咪给他们介绍,说不用怕,是一个身手不错的家伙,过来帮忙的,叫他张建就好。她倒也不拆穿我的身份,又给我介绍,说这些是她的亲信手下,还有一些老家人。
    左边靠墙的地方有一排武器架,她见我没有带武器,问我惯用什么?
    我自然是最喜欢用可大可小、可粗可细的鬼剑,只可惜落在了山外,过去看了一圈,挑了一把经过暗化处理的法刀,刀身沉甸甸,锋口倒是蛮锐利的。洛飞雨早就已经跟手下商议完毕,不过还是跟我介绍,告诉我关押她妹妹的大牢在邪灵峰西边,离死亡谷的晒尸房并不远,一会我们通过地道潜入,然后走小道上了山腰,大牢里面也打点好了人,到时候我们直接冲进去救人,然后在下面的接应下离开便是了。
    相关的计划已经做得十分详细,我们也不细谈,石室旁边有一个隐秘地道,一路爬行到了邪灵峰底,然后顺着侧面的小道上山。
    此行留在最后的人并不多,除了我和洛飞雨,还有两个身手很不错的汉子,我们四人一番摸索,终于到了地魔大牢之外,那是一处嵌入山体的建筑,望着门外那几盏幽幽的烛火,我的心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狂跳起来。
    说:
    陆左从来都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那些喊“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的同学们,咳咳,咱们得注意一下身份。
    嗯,对哦,杂毛小道那家伙死不承认,这样说来,倒也不算是嫂子吧?
    ∷更新快∷∷纯文字∷

猜你喜欢: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穿越时空的斩魄刀》 《娇萌鬼差》 《完美至尊》 《香爱》 《神豪的肆意人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