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飞雨怒斥,黄公拼死

    地魔大牢深嵌于山腹之中,外面则有一个大院子,将出口拢住,当我们冲出山壁之时,围堵于此的人退开,整个院子上下皆是举起的火把,守在外面埋伏的人密密麻麻,皆是这邪灵峰上的总坛高手,当中一列,我瞧见了天地双魔、星魔、魅魔、情魔、七八个鸿庐庐主和佛爷堂的一众高手。
    最让人惊讶的,是被一团恶灵厉鬼给围绕其间的那个瞎眼老太婆。
    苏参谋能够成为佛爷堂的副总执事,他这老娘自然是非同寻常的人物,当洛飞雨告诉我这老太婆便是掌管死亡谷的阴魔,便已然毁我三观了我实在是很难把一个玩弄鬼魂、炼制尸体的大魔头,和面前这个整日笑吟吟的慈祥老奶奶联系到一块儿来。
    当初洛飞雨很肯定地告诉我,说颜婆婆是她外公最信任的手下之一,完全没有问题,她完全将自己的行踪也拜托在了这位阴魔大人手上,展示出了充足的信任,然而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却是颜婆婆表面上答应了她,结果一转脸,立刻便将她给卖了一个干净,这情形,叫洛飞雨怎么能够接受呢?
    邪灵教并非铁板一块,今天站在这大院里面的只是邪灵教众多高手的一部分,便连名义上的二号人物左使都没有出现,不过瞧这阵势,收拾我们这几个,倒也是绰绰有余了。面对着右使洛飞雨的厉声质询,那个瞎眼老婆婆拄着龙头拐,平静地说道:“小姐,我的确深受老爷大恩,按理说这条老命卖给你,也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在你旁边那个男人,却是我的杀子仇人,你说说,我该怎么做,我能怎么做?”
    颜婆婆将手指颤颤巍巍地指向了我,一双眼珠子黯淡无光,然而在她身上围绕的那些恶灵却发出了悲戚的哭泣声来,在这大院之中显得无比的幽怨和诡异。
    苏参谋在洞庭湖底死去时洛飞雨也在场,她了解事情的经过,也了解颜婆婆对于自己那个天资聪颖、智近乎妖的独生儿子有着怎么样的感情,胸口那股被人出卖的怒火这才缓缓地平息下来。
    颜婆婆息声,而旁边佛爷堂的总执事秋水先生则越众而出,指着洛飞雨说道:“右使,你勾结外敌,擅闯内务堂大牢,救出要犯,并且杀伤教内弟子无数,罪恶滔天。不过你终究还是我教的高层人物,身份体面,倘若肯束手就擒,我还是可以给予你以前一样的政治待遇,在合议殿中接受所有厄德勒兄弟的质询和听证,你看如何?”
    平日里天魔掌管教务,此刻在这里除了劫牢的右使洛飞雨之外,便属他的身份和地位最高,但是当我们冲出大牢之后,天魔的脸色却一直都紧紧绷着,也不说话,而秋水先生是佛爷堂的总执事,代表着小佛爷的意志,所以由他站出来说话,倒也不突兀。
    不过面对着这重重围困,还有无数人手持强弓利箭、整装待发,以及秋水先生的指责,洛飞雨的脸上却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来,站在洞口的石阶之上,居高临下地环顾四望,用那极具压迫性的目光与每一个敢于她对视的家伙互瞪,瞧得他们一阵心慌之时,然后她像疯子一样恣意地大笑,笑得眼泪花儿都挤了出来。
    良久,她才悲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们不就是布好了陷阱,等待着我一头撞进来么?如你们所愿,我来了,我倒要看看,谁能杀得了我!”
    洛飞雨顶在前头,与邪灵教一众高层对峙,杀气腾腾,霸气无双,而我则在后面左右打量,分析形势这个半环形的大院占地广阔,足足有一个小广场那般大,院墙高有一丈,轻易难以逾越,而这四周之敌众多,高手勿论,墙头上站着一排血巾黑衣,全部都是强弓劲弩。
    洞天福地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遵守传统,所以是没有现代兵器的,不过这些家伙手中的弓箭无论威力还是准头,并不比火器差,如果加上符箓效果,反而是更胜一筹,如此一看,我们的处境还真的是八面埋伏,四面楚歌。
    我现在回过味儿来,原来洛飞雨此战早就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但是终究还是动了,所谓求仁得仁,不过我却是给晃得不轻。我这般四处打量,寻摸着空子,旁边的一字剑却是并不惊慌,在吸收了太多的雷光电芒之后,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莫名的红色,浑身发烫,脚步轻浮,有点儿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他瞧着古怪,然而我却感觉到他在此刻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强大,而就在这些人出声质询的时刻,一字剑一直都在掐着剑诀,似乎在召唤着自己的石中剑只是从邪灵峰到河湾处足足有大半个小时的路程,他竟然有这等本事,将那石中剑召来么?
    面对着邪灵教众人,洛飞雨尽显女王风范,然而这时却有一个女人不乐意了,那便是与其并称为邪灵双姝的星魔,此女抽出腰间一把五彩斑斓的软剑,往前一抖,厉声喊道:“别人怕你这女老虎,骚婆娘,我却也不怕,杀你又有何难?”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故,她对于这个与自己齐名的邪灵右使洛飞雨最为不满,根本就经不住刺激,右使大人的话音一落,她便挺身而出,直接朝着洛飞雨抢攻而来。双方原本还在僵持,结果星魔这一番抢攻,场面顿时一度失控,而与此同时,黑暗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放”,便立刻有数十只刁钻的利箭,朝着我们这边袭来。
    洛飞雨与星魔这邪灵双姝交上了手,两人之间一阵火花四溅,那是秀女剑与腰间软剑正面对撞而出来的凌厉锋芒,叮叮当当,不绝于耳,而在弓弦松动的那一刹那间,我与一字剑心有灵犀地一同抽身往后,抓着洛小北,折回了山壁监牢之中,将铁门虚掩,避开了这一大波箭雨。
    山壁的监牢里依然还有一些邪灵教高手,我看一字剑龙精虎猛,气血甚旺,倒也用不着肥虫子在里面,于是唤出肥虫子,让它帮我们稍微断一下后路,而我则死死抵在门口,迎接那雨打芭蕉一般的箭雨攻击,洛小北缩在我的身后,看她的动作倒也灵敏,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地问道:“小北,一会冲出去,你能自己跑不?”
    洛飞雨给我们直接扔在了外面,身为妹妹的洛小北担心不已,听我问起,点头说是,地魔顾忌她姐,只给服了软骨散,并没有对她施加刑具,而她姐刚才已经给服了解药,现在气力正在逐渐恢复,一会她便可以照顾好自己了。
    得到洛小北准确的回答,我心稍安,回头又问了一字剑的状况,这老头的脸上一阵红光,仿佛刚刚浸泡了热水澡一般,挥挥手,说一会儿他出去后,朝左边走,他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来,让我们沿着左边的墙翻过去,他来断后,自然是万事无碍。
    我略有些担心地看了一下他血肉模糊的四肢,迟疑了一下,说您行不行啊?
    一字剑那对卧蚕眉一竖,大发雷霆,说就算是在这邪灵教总坛,老子他妈的现在还是天下十大,你一个卵子毛都没有长齐的家伙,还敢质疑我么?他这话说得严厉,然而我的心却莫名一跳,总感觉底气有些发虚,不过危急时刻,我也不想与他当面顶嘴,奉承了一句,说您老江湖的名声鼎盛,我们能否逃脱险地,还真的是得您说了算呢。
    一字剑不再理我,手掐剑诀,口中喃喃念咒,似乎在进行某种秘法。
    牢门半掩,叮叮当当了好一会儿,骤雨初歇,而就在此刻,我旁边这杀猪匠陡然挺直身子,微微一绷紧,口中说道:“时不待我,走!”
    他一声呼啸,人便已经再次冲出门外,我紧紧握着手中那把黑沉沉的法刀,跟着出来,瞧见一字剑冲入空地,将手上那根黑铁棍舞动如飞,而口中却大声念诵起剑诀,这剑诀凝如实质,围绕着他那矮瘦的身躯,空间扭曲,而当无数箭雨即临之时,从黑暗的天空之上骤然射来一道碧绿色的光芒,似缓实疾,倏然而至,竟然宛若一条绿龙,在墙头上那些捻箭弯弓的家伙身边划过。
    此绿光所过之处,鲜血迸射,人头飞起,沉重的身体如下饺子一般,纷纷跌落下来。
    天啊,这恐怖的丑老头居然真的将他那石中剑给寻回来了,这距离,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啊?
    还没有等我从震惊中回复过来,一字剑一个跃身,陡然冲到了左边一处墙边,收身、敛息,接着轰然打出一棍。这一棍凝聚了一字剑毕生修习的剑意,无数漩涡气流在棍尖积蓄,仿佛炮弹出膛,短短一瞬间竟然连续击出了十数次,接着那厚实的院墙在最后一刻,居然轰然倒塌,生生露出一大片豁口来。
    ∷更新快∷∷纯文字∷

猜你喜欢: 《步锦年》 《篮坛之三项选择》 《大妖通灵》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西游说》 《女装大神》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