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面对着这个颤颤巍巍的瞎眼老太婆,洛飞雨已经收起了所有的情绪,将秀女剑微微抬起,只是平静地说道:“滚开。”
    颜婆婆是洛飞雨外公一手带出来的手下,在这个已然疯狂的女人心中,就跟自家的长辈亲人一般,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疑虑,先前她十分自信地告诉我,说在这个山里,她最信任的几个人,其中便有一个,是这瞎眼老太婆。
    这话儿犹在我的耳畔回响,那阴魔大人却已然纠集邪灵总坛将近半数的顶端高手在这地魔大牢之外伏击我们,血淋淋的现实让洛飞雨心冷似铁,所以为了妹妹洛小北和自己,前面便是有一座山,她也能够毫不犹豫地一剑斩过去。
    颜婆婆眼睛瞎了,但是感知仍在,她感受到洛飞雨身上凛冽的杀气,仍然没有放弃,继续唠叨道:“小姐,你身上的幽冥变形魔虫是我亲自给你种上去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它,如果你想凭着这魔虫来排斥罡风,我可以告诉你,到了下面,你们只会被吹得骨肉分离,神魂永远不得安宁……”
    刷一道剑光陡然亮起,将这山间小径给闪耀得如同白昼。
    眼见着追兵越来越近,洛飞雨哪里能容颜婆婆再啰嗦些什么,于是秀女剑便陡然飞起,毫不客气地朝着那瞎眼老婆婆斩去。洛飞雨一出手,凶悍莫名,然而颜婆婆能够高踞阴魔之位,这名声却并非虚得,她眼睛虽瞎,但是其它的感官却更加灵敏,当下也将手中的龙头拐往前一指,迎上了这锋利一剑。
    不愧是与前左使同一时代的老牌魔星,阴魔不出手时只是一个慈祥无害的小老太太,然而一旦露出獠牙,却仿佛洪荒怪兽,那看着朽木一根的龙头拐竟然能够硬生生地抵御住了洛飞雨的这凌厉一斩,与此同时,她的周身皆是鬼雾升腾而起,与洛飞雨此时的状态竟然也有七八分相似,魔虫对鬼雾,相互侵袭,纠缠成了一团。
    洛飞雨能够胜任邪灵教右使的位置,自然也有与之相对应的实力,然而从地魔大牢一路狂飚而来,她也承担了大部分的压力,一时之间难免疲软,而且阴魔的功法似乎还有些隐隐针对于她,所以当下倒也成了胶着之势,这两人缠战,我便带着洛小北从旁边突围,然而浓雾之中突然伸出了一只爪子,朝着我的脑袋抓来,伴随着一声怨毒的叫声:“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我儿命来!”
    我对这个出卖洛家姐妹的老太婆已然反感到了极点,右手的法刀一紧,疾出如电,斩中这只手爪,初始锋利,那手爪不断解体,又不断复生,一直矮了半米,这才能够握住法刀,与我僵持。
    洛小北一路匆忙奔走,修为不但没有恢复,反而气息紊乱,脸红耳赤,瞧见这老乞婆,不由得满怀恨意地骂道:“颜奶奶,枉我叫了你十八年的奶奶,没想到你竟然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不知道我外公黄泉有知,是否会后悔当年从那尽是伏尸的黄河古道旁,把你救起来?”
    面对着洛小北的指责,颜婆婆并未表态,或者反驳,她应该是觉得在此时此刻,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
    前方雾霾浓重,洛飞雨与阴魔纠缠在了一起,不分彼此,而这里面阴魔显然是占了上风,因为她毕竟还能够分出心思,过来拦截我们。我知道这老婆子是在忌恨自己的儿子死于我手,拼死相拦,不过此时此刻,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当下便点燃了恶魔巫手,通过法刀传递过去。
    这恶魔巫手当年可是被矮骡子首领诅咒而成,原意是想让所有黑暗和阴灵之物附身,与我为难,然而随着我手下斩杀的凶灵越来越强,越来越多,时至今日已经是血债累累,威名深重,却也成为了一种手段,再加上附着古耶朗神秘符文和黑龙赠与的龙纹,更是凶猛,此刻激发最是针对,便是阴魔有滔天手段也扛不住,于是巨大的利爪开始逐渐消融。
    阴魔炼鬼,成就凶威,然而我却最是不怕这种手段,当下将法刀一震,连劈十八刀,将其斩杀零碎。
    我这边一阵狂劈猛砍,势如破竹,而阴魔分神过来阻拦的手段便是消散,如此形势逆转,洛飞雨那边立刻便有了感受,加强攻势,一阵鬼哭狼嚎,将阴魔步步紧逼而退。
    阴魔此人的修为实际上已经能够排在十二魔星的前列,然而在我和洛飞雨一番狂风暴雨的夹攻之下,身单影只,却也只有步步后退。不过她并不在意,因为她的阻拦已然为追兵的大部队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冲在最前面的地魔已然出现在了十几米之外,这种距离对于那阴损的老魔头来说,只不过是一步之遥而已。
    到了这个时刻,算是尘埃已定了,那阴魔阻挡我们的所有动力都消失了,她本可以抽身而退,徐徐图之,然而没想到陡然间就疯狂起来,放弃了与洛飞雨的对抗,直接扑到了我的身上来。
    阴魔此劲甚大,我被扑得朝后跌飞而去,被这样一个老婆子推倒在地,实在不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我本能地剧烈挣扎,结果那阴魔喘着粗气,竟然张口朝我脖子处咬来。不过她并没有得逞,因为洛飞雨随后递出的一剑直接将她的心窝绞碎,生机断绝,而这时我的耳边却听到另外一声畅意的叫声:“洛飞雨,去死吧!”
    我扭头瞧去,却见地魔倏然而至,手上拿着一根带血的铁钩子,上面红光游动,却是即将要钩中了洛飞雨的后心。场面一片混乱,所有人都打疯了,而就在洛飞雨即将受到重创的时候,我感觉浑身一松,那阴魔压在我身上宛如山岳般沉重的身子突然一阵扭曲,竟然脱离了我的怀抱,直接挡在了洛飞雨之前。
    刷,血钩一划,漫天的血肉飞扬而起,宛若朦胧小雨。
    地魔被这突然爆发的反击力给轰得朝后面连滚带爬地退去,而洛飞雨也扶着阴魔颜婆婆只剩下半边身子的残躯往后退开,她紧紧地抓住这个理论上应该已经死去的老人,情绪异常地大声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举报我,为什么不躲了,为什么又要给我挡?”
    这一连串的“为什么”伴随着一串清泪划过眼角,而恐怖的老妇人却是眼神涣散,也是一片茫然,嘴角嚅动,喃喃呓语道:“啊,一边是待我恩重如山的故主王公,还有你们这两个我看着长大的姐妹俩,一边是我最爱的儿子,心肝儿一样的宝贝,你说说,我该怎么做,才算是好呢……”
    这疑问伴随着她走向死亡,修为已至巅峰的阴魔在面临命运抉择的这个严酷问题上面,仍然还是像一个惶然无措的小孩子,不断反复,心中纠结如乱麻,然而在死去的那一霎那间,她那满是皱纹的嘴角上面,苦楚散开,却浮现出了一丝解脱的微笑。
    人生是一场苦旅,而她终于不用负担起这么多的东西,轻松离去。
    或许,唯有一死,方能消解所有的仇怨吧?
    就在阴魔逝世的那一刻,一直尾随而至的追兵也终于尽数到达,呈现出一个半圆的包围,将我们给堵在了邪灵峰后崖边的一块石台上,那个位高权重的德裔犹太老人脸色绷得紧紧,朝抱着颜婆婆尸身的洛飞雨寒声问道:“飞雨,够了没有?”
    天魔以前称呼洛飞雨,一般都是叫职务,然而此刻直呼其名,却显然用上了长辈的语气来责难。
    洛飞雨这些年来与天魔相处不错,以前升任右使时这老人也是一直都是支持的态度,对于这个为邪灵教鞠躬尽瘁一辈子的老人,洛飞雨向来尊敬,然而此刻她的心却是冷如坚铁,将颜婆婆的尸身缓缓放平在地上,一脸悲怆地笑道:“哈哈哈,我也想问一下,你们够了么?”
    两人言语浅淡,这里面却包含了无数意思,众人默然,然而旁边的秋水先生却并不愿意就此放过洛飞雨,站前一步,越众而出,厉声指责道:“洛飞雨,坐鹿、欢喜、举钵、静坐、骑象、开心六位罗汉身死,星魔重伤垂危、阴魔死亡,内务堂中死伤无数,整个邪灵峰顶腥风血雨,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一手造成。你看看吧,难道你真的想要毁灭当年王公一手维持出来的厄德勒么?”
    黑雾翻卷,显露出一张莹白如玉的绝美脸孔来,嘴角轻轻一挑,蔑视地看着这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冷笑道:“说得真好听,但若没有你们这些奸妄之徒咄咄逼人,事情又何至于此?多说无益,我只想告诉你,洛小北是老娘的底线,你们谁敢动她,老娘他妈的就鱼死网破,知道么?”
    洛飞雨终于展露出了狰狞的獠牙,而秋水先生那平淡的面孔上也出现了一丝恼怒,不再多言,嘴角一撇,哼声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你就去死吧!”
    他刚要下达杀令,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际却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陆左,崖底往左是死亡谷,沿壁而下,可以避开罡风,我替你们来阻挡片刻,快走!”
    万语千言说不尽,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死者既逝,万事皆休。

猜你喜欢: 《你是明珠,莫蒙尘》 《重回七九撩军夫》 《重生最强弃少》 《八荒剑尊》 《金牌主持》 《戒求仙》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