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码头血战,我这边可是拼了老命,然而以地魔为首的邪灵教高手却也并没有再留手,攻势如潮,不顾伤亡地朝着我这边横扑而来,我且战且退,已然是有些扛不住了,然而就在此刻,一声剑啸声起,在人潮的后方突然出现一阵骚乱,宛如沙漠甘泉,让人顿生希望。
    我一铲挡开了地魔那凶狠的一钩子,气都还没有喘匀,透过人群的间隙瞧了过去,看见本来应该在阴魔小院屋顶夹层中养伤的李腾飞,不知道何时竟然也冲上了码头来。
    他突如其来,一番偷袭,竟然将邪灵教后方的几个穴居人箭手给杀死,此刻正在承受一个鸿庐庐主的凶猛攻击,他本来身上有伤,而那个庐主的修为虽然不比十二魔星或者姚雪清这样的四大外门首领那么高,但是比之我以前见过的苏北老怪刀疤龙,倒也不差几分,所以一番攻击之下,李腾飞左挡右避,显得十分狼狈,还好有一把除魔飞剑在身侧,倒也没有受到多少的伤。
    且不论这身手,他今天能有这番的表现,与当年追杀我的时候相比,却已然是成熟了不少,可见这些年在西北边疆吃沙子的时间里,也教会了他不少的东西。
    李腾飞的突然闯入,虽然影响不大,但是多少也给我分担了一些压力,至少那些舍身忘死的血巾黑衣不再只朝着我这边狂冲而来,这让我喘了好几口气,也才有心思与面前这地魔剧斗。
    此番交锋,凶险之处远远比我以前参与的任何一战更加突出,对手也是相当的凶猛,时间却并没有过去多久,一番血战下来,我终于守不住了阵线了,使得魅魔带着人绕过了我,朝着灯塔那边冲去,而地魔则带着大部队缠住我,让我回不过身去支援。
    在不断的腾移周转之后,我和李腾飞终于会合在了一起,两人背靠着背,然后小心翼翼地打量对面的敌人,一番凶猛拼斗过后,这会儿也出现了僵持,所有人都在喘息,而我们也终于有了一点儿时间,我手中的方便铲那精钢长竿都已经断成了两截,分开拿着,一边喘气,一边问身后这个青城山老君阁最出色的弟子,说你干嘛要跑过来送死啊?
    李腾飞此时也已经成了一个血人儿,不过精神却越加地兴奋起来,大声说道:“难怪你们前几天没有告诉我自己的身份,原来你们两个人就是左道,就是我当年傻逼逼去追杀的陆左和萧克明,哈哈,我说呢……你都在这儿拼命了,难道要老子当个娘们儿一样窝在角落看着不成?所谓生死,不过一念之间,老子这把破剑虽然已经比不上你们两个厉害,但是这些年来,磨得倒一直都挺快的!来来来,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妈的,谁能赐我一死?”
    与我并肩作战,让这个当年初出茅庐、心比天高的道门弟子有着难以言叙的兴奋,当年的他或许还有一些不谙世事的鲁莽和傲气,然而经过这些年的打磨,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而肩头的责任和胸中的道门真义,也使得他那道法,已经足以担当起手中这“除魔”之名。
    我听着他这豪气热血的叫骂声,心中也是豪情澎湃,瞧着我们两个虽然伤痕累累,但是对方也因为我们两个刚才表现得实在是太过于凶戾,方便铲之下,几乎没有全尸,两端上下全部都是脑浆子和发黑的血浆,脚下躺倒一堆人,多少也有些发怯了。
    见我和李腾飞互成犄角,骨头硬得出奇,摇摇欲坠,但总也倒不下去,一直以凶戾恐怖而著称的地魔此刻也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大声喊道:“陆左,你跑不掉了,知道么?不过你可曾知道,小佛爷对你一直青睐有加,念在这一份情面上,你只要放下抵抗,束手就擒,我就可以饶你一死,而且说不定在小佛爷见到你之后,还会给你大好的前程呢。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放下武器吧?”
    我朝着这个留着两撇山羊胡子的老家伙冷冷一笑,将两根残破的方便铲作十字交叉,合在胸口,大声喊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此言一出,那地魔似乎早有预料,也是冷声哼笑着,朝着周围的手下大声喊道:“快、快、快,还记得秋水先生交给你们的护身符么?立刻激发,就不怕他身上的金蚕蛊了!”他这番吩咐着,然而肥虫子的速度却更胜一筹,已然从我的胸口浮现,随我心意,朝着左边的一个鸿庐庐主身上射去。
    那个家伙一身本事,瞧见了并不慌张,激发出自己身上的劲气,然后手中一根骷髅杖,抖落几许光辉,朝着那一点儿金光砸来。
    能够坐到一庐之主的位置,那必然也是修为到了一区顶尖的角色,他这一砸的功夫相当出色,时机、劲道和准确性都把握得炉火纯青的地步,眼瞧着肥虫子就要被砸中在地,受尽束缚了,然而此刻的肥虫子再也不是当日那个畏惧气息的小家伙,身子一仰,直接腾飞于半空,然后一个滑翔而下,一下扑在了那人的脸上。
    这样一条肥虫子附在脸上,那几十双小脚上下划动,直接抓在皮肤上,感觉怪异无比,那人本来想要将劲气集中在脸皮上,使劲儿一绷,将肥虫子给弹开,结果并不能如愿,反而给肥虫子趁着他张口惊叫的时候,倏然一动,伴随着口水,直接钻进了嘴巴里面去。
    咕嘟
    这一下可真的要了他的老命,当下也慌得将手中的骷髅杖一丢,从怀中摸出了那包符袋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嘴巴里面塞去。这人的修为只比十二魔星和十八罗汉稍差一线,故而能够扼守着通向灯塔的道路,结果他给肥虫子给钻入体内,离死不远,连也将这条路给让了出来。
    我也不再等待,将左手上面的一根残铲朝着地魔奋然掷去,而自己却越过这条防线,朝着尽头的灯塔跑去。
    灯塔位于河湾左侧的水中,与码头处有一道百米石桥相连,此刻的洛氏姐妹已然冲到了尽头位置,然而以鱼头帮为首的阻拦力量却将她们给牢牢地阻挡在了那儿,一步都前进不得。
    姚雪清此人是邪灵教四大外门首领之一,与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张大勇平起平坐,一身实力并不比十二魔星差,反而能够名列中游偏上,但倘若说是水战,甚至鲜有人能与之匹敌,他往昔与洛飞雨关系不错,而且对小佛爷其实也并不感冒,但是此番洛飞雨想要打开山门,这已然是掘动了邪灵教的根基,所以他不得不拼命。
    姚雪清率领着一众鱼头帮的弟子在此死战不退,洛飞雨也强冲不得,而后面的魅魔也带着人手绕过我的防线,夹击而到,即便是邪灵右使洛飞雨,也挡不住这番冲击,一时间形势已然岌岌可危。
    不过就在魅魔即将得手之时,突然身后飞来一道劲风,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瞧见一道黑黝黝的飞剑激射而来,却与洛飞雨的秀女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抬头看去,却见一个满身血污的青衣道士正朝着她疯狂冲来,晓得是前几日潜入总坛的青城山余孽,便吩咐两人过来阻拦,而自己则继续与姚雪清夹击洛氏姐妹。
    李腾飞提前杀到,而我则在后面且战且退,虽然肥虫子出人意料地弄死了一个大人物,然而对于这个小东西,佛爷堂也是早有防备,他们的小佛爷同样有这么一条更厉害的金蚕蛊,自然晓得如何防范,那配发而来的护身符里面散发着一种邪恶暴戾的气息,那是经过悉心搜集而来的符水,与最开始肥虫子害怕的矮骡子来自同一个地方,即使是以此刻的肥虫子,也靠近不得。
    不过这样的护身符配给并不算多,除了这些领了任务、刻意在此埋伏的家伙,那些闻讯而来的小角色,却也根本是毫无防备,肥虫子专门找他们下手,虽说聊胜于无,但是却也引起了恐慌,拖延了追兵的进度。
    有着肥虫子的帮忙,我暂时与追兵脱离了一段距离,然后随着李腾飞一起,与魅魔前去夹击洛氏姐妹的人马战在了一起。
    此刻的魅魔已然与洛飞雨战成一团,而我心急如焚,顾不得颜面,朝着那老女人高声挑战道:“刘子涵,你这骚老娘们,你不是想和小爷我单挑么,来吧,我的大铲子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让它来满足你吧!”
    此言一落,魅魔听了顿时就火冒三丈,朝着洛飞雨一阵猛攻之后,折身回返,推开众人,朝我厉声扑来。然而就在这一刻,我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这声音十分的耳熟,透过人群的间隙,我骇然瞧见一直紧紧跟在自家姐姐身后的洛小北给姚雪清那老鱼头偷了空隙,一道分水刺将她的右手给绞成了碎肉,漫天血肉飞扬,惨叫着倒向了地下去。

猜你喜欢: 《渔色大宋》 《惹霍成婚:总裁,你逃不掉了!》 《术法惊天》 《太白天君》 《重生之大明摄政王》 《火影之逆袭的王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