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骨龙撞塔,绝境生光

    地魔、魅魔都是人,他们即便是再恐怖、再厉害,我们倒也有防范的方法,面对着他们带领的汹涌人潮,我们咬一咬牙,倒也能够勉力应对过去,即便是死,那也能剥下一层皮来,然而面对着那么一头恐怖的幽冥骨龙,我却实在没有办法了。
    幽冥骨龙的出现使得我们所面对的攻势稍微减缓,一直冲锋在最前面的地魔和魅魔也抽身后退,隐没在了人群里。
    他们要干什么,此刻的我已经是没有了心思去揣度,只是心中还犹存着一丝期盼,问洛飞雨,说那日你不是骑龙而来么,这条骨龙莫非是被小北控制住了,过来带着我们离开的么?
    面对着我这强烈的期冀,洛飞雨摇头苦笑,说小北哪里能够控制得住这镇守山门的幽冥古龙,刚才空谷吟诵的,是左使黄公望,他应该是看到事情闹得太大,不可开交,想将事情收敛一点,好不太伤及教中的元气。那个老狐狸虽然野心很大,但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时至如今他也是不得不出手了,而当他正式介入此事,所有的中立方肯定会如潮水一般倒下,那么即便是小北打开了大阵,即便是萧克明过来救我们,也不够他们看上一眼的了。
    “我输了!”说完这话,洛飞雨突然感觉全身的精神一阵松懈,没由来地疲倦,而浓雾之中的骨龙已经游过了远处的牌楼,靠到了近前来时,这石桥上狂热的人群也开始往后退开,避免被伤及无辜,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里,我们身前十几米外便已经不再有人。
    幽冥骨龙一路翻腾,终于出现在了数百米外的水面上,探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来,上面隐隐地站着一个老头子。
    此人确实是邪灵教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小佛爷之外的第一高手,邪灵左使黄公望。他站立在龙首骨梁之上,俯仰天地,目光巡视过下方宛如蚂蚁一般的人群,又看向了我们这边儿来,瞧向了藏身于黯淡魔虫之中的洛飞雨身上,一声叹息,说飞雨,没想到我们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面对着左使这委婉的指责,洛飞雨显得更是平静了,她抬起头,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老头子,嘴角微微上翘,说这并不难想象,其实右使反叛,在厄德勒之中不就是一个传统么,当年有屈阳,而现在则有洛飞雨而已。
    她夷然不惧地仰头呈说道:“道不通,则不相为谋,要不是我外公临死嘱托,我洛飞雨堂堂一顶天立地的女丈夫,怎么可能会与你们这般猥琐小人同流合污呢?黄公望,你和我外公生前虽然政见不同,但是私交一直都不错,这一点瞒得过别人,却也瞒不过我,他临死之前,想必对你也有所交待,但是这些年来,你有做过一件合乎他遗志的事情么?看着厄德勒一步一步地朝着深渊往下滑去,你是不是觉得这种毁灭,很有意思啊?”
    左使那僵直刻板的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哈哈哈地大笑三声,这才正经回答道:“厄德勒从沈老总创教之日起,便一直都是一个自我毁灭的教义,不但要毁灭自己,还要毁灭他人,再造一个新世界。我虽然没有秉承你外公的遗志,但是沈老总的创教始念,却是一直都在按着做的。多说无益,叫你那个阵法天才的妹子出来吧,要是再企图开启山门大阵的出口,我便直接指挥幽冥骨龙将灯塔给撞毁去,虽然需要被封锁好几个月,但是却不会面临外来的威胁……”
    洛飞雨眯着眼睛,盯了那条巨大的骨龙好一会儿,这才出声,朝着灯塔里面招呼道:“小北,出来吧,一切都结束了……”
    洛飞雨驾驭过幽冥骨龙,知道自己在这种不死生物面前,或许以前全盛状态的她并不惧怕,但是此时此刻,只能勉力支持着身子不倒下的洛飞雨再也没有了死战的斗志,她即便是不怕死,但是也终究牵挂着自家妹子的生命安危。
    然而正在灯塔之中忙碌的洛小北却并不愿意听从姐姐的吩咐,一边忙碌,一边倔强地回答道:“不,姐,我已经答应了他,我要打开山门法阵,我就一定要办到该死,一只手果然不方便!”
    尽管隔着数百米,但是这话儿却仍然落在了左使的耳朵里,他的脸色勃然一变,不容辩驳地大声说道:“果真是个执迷不悟的小贱人,既然你一心求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吧!”
    黄公望此人说了便做,毫不扭捏停滞,微微跺了一脚,那幽冥骨龙一摆尾巴,便朝着灯塔这边扑来。
    洛飞雨脸色一变,大叫一声“不要”,人便朝着灯塔那边扑去,想要将自家妹子救出来,然而就在此时,那灯塔整个建筑突然一震,厚重的石门轰然落下,堵住了洛飞雨前进的路口,灯塔之上传来了洛小北紧张得直颤抖的声音来:“姐,别闹,不要让我分神,马上就好了!”
    此时的洛飞雨已经是油尽灯枯,无力地捶着那石门,大声喊道:“小北,不行的,你会死的,丫头,你知不知道?”
    灯塔沉寂了几秒钟,传来洛小北的喘气声:“快,快啦姐,我知道我从小到大都只能给你捣乱,我不如你,连一点儿衣角角都不如,也根本没有做成过什么事情,但是我想我今天既然答应了他,就应该做到,不是么?哪怕是死,我也是不怕的……”
    她这话还没有说完,左使黄公望已然骑龙而来,冲到了灯塔之前,然而就在那骨龙头颅即将于灯塔相撞的那一刹那,整个山谷微微一动,一阵狂风平地而起,贴着湖面从外面疾吹而来,将一直笼罩在水面上的那些白雾给尽数吹散,露出了波光荡漾的水面来。
    “不!”
    “不好!”
    连续两句话从邪灵教左右使的嘴巴里面几乎同时喊了出来,所指各不相同,我瞧见那骨龙已经将脑袋撞进了灯塔的根基部位,巨石飞溅,而偌大的灯塔则倒塌下来。我顾不得许多,一步跨上前去,一把抓住洛飞雨的胳膊,另一边则将地上那个随时欲死的李腾飞也拽了起来,朝着石桥中央跑开。
    那高高的灯塔倒塌,无数的巨石砸落在那头骨龙身上,将整个基座给淹没了,我本以为洛飞雨会反抗我的拉扯,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的身子比我想象中的要软,一拽便拉扯了过来,当跑开了落石范围后,我才发现洛飞雨虽然场面撑得十足,但恐怕刚才在斩杀姚雪清的时候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刚才连站着都直怕是在强撑着的。
    难怪她连那石门都砸不开,或者没有用那寒冰蛛丝翻上塔去。
    我的心沉重无比,李腾飞和洛飞雨的相继倒下,而灯塔又被幽冥骨龙给撞塌,此刻的我到底要如何自处,方才能够逃脱生天呢,或者说,我即将要葬身在此处了么?
    左使出手,骑龙而来,为了避免误伤,石桥中间的一截已然再没有了人,就连两侧的桥底下,那成群结队的小艇也纷纷靠岸,此时的我本应该比之前的压力要轻上许多,然而我的心情却是分外沉重,因为在我的身后,有一头硕长无比的幽冥骨龙,还有一个邪灵教中,小佛爷以下的第一高手。
    除此之外,还有超过五百多人的邪灵教众在码头上集结而待,无数的高手如狗,虎视眈眈地在石桥尽头,等着我的到来。
    而我的身边,一个是伤重垂危的青城山老君观的剑客,另一个则是殚精竭虑、油尽灯枯的邪灵教右使,看到这力量对比,我的心情哪里能够轻快得起来,然而旁边的洛飞雨却并没有管这些,她只是伸出手来,拉住了我的裤脚,一脸哀容,拼力地祈求道:“陆左,去救小北,快去救她啊!”
    右使一世高傲无比,然而此刻却是泪如泉涌,哀声恳求于我,我的心中凄然,回头瞧向了那倒塌着的灯塔,小北只怕已然葬身此处了……
    幽冥骨龙在灯塔废墟里面一阵翻腾,终于探出了头颅来,上面的左使也有些灰头土脸,不过还是一脸狰狞地说道:“这个犟脾气的小贱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竟然把中枢给我打开了。不过那又怎样,有那十里迷阵在,又有谁,能够摸得进来?好了,在修理大阵中枢之前,先收拾收拾你们这些家伙吧,怎么样,谁先死?是你么,小子?”
    左使黄公望居高临下,一脸阴霾,我看着那一片倒塌的灯塔废墟,想着某个姑娘之前那句倔强的话语,还有那宁死也不愿背弃的承诺,泪如雨下,将那把尽是缺口的方便铲头丢开,提起了玩具一般的碧绿石中剑,心想着就算是死,我也要给小北报完仇,想来如此,方才不会太遗憾吧?
    我死志已决,凝望天空之上的左使黄公望,然而突然瞳孔急剧收缩,瞧见在那骨龙背后的天幕之上,陡然出现了一个肥硕的影子来。
    ∷更新快∷∷纯文字∷

猜你喜欢: 《步锦年》 《月朗和透》 《妖世纵横》 《无敌杀手俏总裁》 《洪荒之榕植万界》 《篮球之王者荣耀》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