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灵魂的祭坛

    我的脑海里面早就已经麻木了,都不晓得自己已经斩杀了多少人,旁边的尸体零零碎碎,有的已经消失了,有的还留在原地,一地血浆,而此时此刻,在我看到面前这个男人的时候,却下意识地喊出了那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名字来。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搜索你就知道了。
    而实际上,我再次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洛十八,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完全没有概念,外婆并没有洛十八的照片,甚至除了留给我的《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外,都没有谈及过洛十八之名,而其他人虽然有认识洛十八的,也从未有跟我讲起过他的相貌,但是我从一眼瞧见面前这个有几分长得象梁家辉一般的男子,便已然认定了他,便是洛十八。
    这是一种神秘的心灵感应,我小心翼翼地手持着鬼剑,一步一步地后退,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倒下,而肥虫子在我的头顶摇摇欲坠地悬浮着,刚才的战斗使得它再也不复平日里的威风,浑身的颜色晦暗到了极点,仿佛下一刻就要死去一般。
    我小心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子,他是一身简单的苗家汉子短打打扮,穿着一双胶底鞋,裤腿挽起,白色对衫,简简单单的模样,跟前面的那些人都不相同,而且更加不同的一点,是他并没有如其他人一般,一出现便二话不说,直接操起刀子来与我拼命,而是站在高台上面,美美地伸了一下懒腰,然后才低头看了一下我,饶有兴致地说道:“哎哟,你居然能够一下子就认出我来啊?刚才打得这么激烈,你还能够一二三四地数个头么,不错啊?”
    洛十八的话语听在我的耳中,就仿佛天籁一样,不由得大喜过望,激动得直哆嗦,大声喊道:“天啊,你居然能够说话?”
    莫名其妙地打了这么久,总算有一个能够沟通的人,我心中自然是狂喜,而洛十八不屑地看着我旁边的那些尸体,缚手而立,说别拿我来跟前面那些早就已经丧失了思维能力的家伙来比,老子才是陨落了百年,又去过东祭殿,记忆可都还在呢!还有,要不是我在,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晓得不?
    他淡淡的话语让我自己想起了很多事情来,当年浩湾广场之下的一声巨吼,怒山峡谷里面对那巨大牛头的一句威慑,以及无数次的意识失控,想来都是洛十八在我体内主导,这件事情我、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其实都有过猜测,而如今则终于被证实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恭敬的说道:“多谢前辈照顾了。”
    面对我的感谢,洛十八不以为意,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挥挥手,说你不用谢我,你要死了,我也会烟消云散,所以救你就是救我,这是分内之事,只不过让我想不到的事情是,你这个性子软弱、犹豫不决、本事也不强悍的家伙,竟然能够吸取东南西北中五大祭殿的鸿蒙气息,将这一个无定空间之中的最终神殿给拼接出来这件事情是历代转世都无法完成的任务,而他们最后的结果就是神识融合,化作了虚无,而我虽然也了解一丝真相,勉强得存,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当然,这也有可能是那个老家伙的筹谋和推算,今人再牛逼,也比不过那些远古的家伙,单单凭着气机推衍,便能够影响几千年后的事情……
    洛十八侃侃而谈,对于口中的那个“老家伙”,一边是不屑一顾,一边又是赞叹不已,这两种情绪糅合在了一起来,便体现出了他无比高傲的性格来。
    我心中大约能够揣测出那个所谓的老家伙,应该也就是当年耶朗大联盟的王,不过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听着洛十八在这儿不断地咒骂着,突然间他话锋一转,低下头来问我,说你晓得我最惊讶的地方,是什么吗?
    我不解,傻乎乎地问,说是啥?
    洛十八的脸上似笑非笑,一双眼睛凝聚如豆,凝望着我,寒声说道:“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那就是你竟然能够将前面这十七个血肉傀儡给全部打败,真想不到,我的后辈之中,竟然会有这样的猛人。”我的师父是外婆龙老兰,再上面是许邦贵,而许邦贵、许映愚、许映智的师父则都是洛十八,我面前这个充满了男性魅力的老男人可算是我的祖师爷,得到他的夸奖,我不由得感到一阵荣幸,下意识地谦虚道:“我这都只是侥幸而已……”
    “放屁!”面对着我的自谦,洛十八破口大骂,说什么叫侥幸?这条路是你一步一步踏出来的,这些人也是你一刀一剑砍出来的,你谦虚个毛啊,给谁看,给我看么?虚伪!
    这位祖师爷的咆哮声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我们隔得好远,竟然都有唾沫星子飞到了我的头上来。
    我知道他这个人素来都是放荡不羁,不拘一格,为人也癫狂暴躁,根本就不是啥子好相与的人,要不然他的那些徒弟们也不会要么一肚子仇怨,要么就只字未提,不过现在一番感受下来,也晓得他还真的是难以伺候。
    血战良久,我瞧见从石像之中走出来的洛十八虽然还有理智,但是敌我不明,倒也不敢放松戒备,一边催动腹中的阴阳鱼气旋快速回气,一边与其应付周旋着。洛十八发了一通脾气,这火儿也差不多消了一些,瞧见我头顶盘旋的肥虫子,眼睛一亮,说这就是鲑鱼带回去的蚕种,孕育而出的金蚕蛊吧?
    我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回过神来,说啊,鲑鱼是谁?
    “鲑鱼,许邦贵啊,你不认识他么?”洛十八一脸诧异,我则摸了摸鼻子,说应该是吧,这金蚕蛊是我外婆传给我的,而许邦贵则是她的师父。“你外婆是谁?”洛十八仿佛许久都没有说话了,满腹的疑问,而我也不敢得罪这个看着仿佛很恐怖的祖师爷,有问必答:“我外婆叫龙老兰。”
    洛十八点了点头,说哦,原来是那个小姑娘啊,她倒是一个底子不错的娃儿,当年我还想着等她长大了,把她收成关门弟子呢……
    洛十八的话语让我十分诧异,抬起头来,说祖师爷,难道你不知道我外婆是你的徒孙么?还有,你在我体内这么多年,难道不认识肥虫子么?
    洛十八的表现有些不正常,完全就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面对着我的质疑,洛十八冷声哼道:“你还真的当我是那无所不知的神了?转世轮回,你当是小孩子在过家家呢?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等你真正跟我一样的时候,就晓得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希望你到时候别跟他们一样,都变成了没有思想的血肉傀儡了!”
    他说着话,手一挥,祭坛突然一阵抖动,而所有的景物都隐隐变换,仿佛都是虚幻的一般,而下一刻,地上所有的尸体都消失了,包括血水和肉屑,而与此同时,那些石像在滚滚的黑烟之中竟然又重新出现在了祭坛周围之上,与之前并无区分,一模一样。
    做完这一切之后,洛十八这才淡淡地说道:“王传承于世,留下来的不是力量,而是积淀千年的知识财富,而这些都不是你所能够理解的,这个虚空之中的祭坛,除了与上苍直接沟通之外,更多的只是一个牢笼,而想要冲破牢笼,对你获得控制权,这其实是需要很强大实力的,而且消耗也大,要不是几次我感知道了死亡的威胁,你以为我会去救你?”
    我总感觉洛十八的话语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不过也不敢深究,只是问出了憋在心里许久的一个疑问:“祖师爷,这儿到底是在那里,是不是洞庭龙宫?”
    洛十八为了探寻控制金蚕蛊的方法而前往洞庭龙宫,并且死在了那儿,这一点是早已得到过证实的,所以我才会猜测这儿说不定就是洞庭龙宫的地下,而至于我为什么会从老家到了这儿,那还需要再做考量。
    然而洛十八却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我,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不明就里,问怎么了,不是么?洛十八摸着下巴说道:“古耶朗总共有东南西北中五大神殿,你每到一处,便会有精岩之气溶入你的身体,当你汇集了五处性质不同的气息,再配合我当初留下来的引子,便能够你灵魂中包括我在内的十八世轮回给唤醒,并且将耶朗王当年和神亲自沟通的灵魂祭殿构架出来,而你所在的地方,就这个灵魂祭殿……”
    “你的引子?”听到洛十八的坦白,我不由得勃然大怒,指着他喊道:“原来我父母被吊在房梁上,竟然是你捣的鬼?”
    洛十八感受到了我的愤怒,却只是笑着摇摇头,也没有多解释,而是直接从高台上面跳了下来,搓了搓手,说道:“这些先不说了,后来者,按照仪式,你还需要打败我,才能够避免堕入深渊的命运。那么来吧,我的传人!”
    说:
    ……
    哟哟,切克闹,煎饼果子再来一套,你懂得。
    ∷更新快∷∷纯文字∷

猜你喜欢: 《娇不可攀》 《首席老公,太闷骚!》 《娶个女鬼老婆》 《抗日之铁血智将》 《谁用流年乱了浮生》 《女老板的致命诱惑》

热门小说